第二卷 第四十三章 要么你去,要么它去

  所謂鬼火,通常是的說法是動物骨骸里面所含的磷,自燃成火,不過在我們這個行當之中,卻又另外的解釋,那就是人的靈魂,在這個世界上的投影。

  當然這些并不重要,一般來講,野地里面出現的鬼火,沒有人知道它們什么時候出現,也不曉得它們什么時候消失,這是一種無意識、不可控的現象,不加理會,其實是最好的選擇,然而這個時候,那些隨風飄蕩的瑩藍色鬼火竟然凝結成了一張詭異的笑臉來,朝著我們發出了無聲的嘲笑,這可就真的有些詭異了。

  最早發現的是胖妞,而最早反應過來的卻是戴巧姐,但見她將手一伸,在半空中畫了一個圈,這一個圈有零有整,接著在中間又畫了一個“S”型。

  太極,一字劃分陰陽。

  戴巧姐的指尖處呈現出一抹濃密的鮮紅,那是沾了朱砂之后的效果,而當她弄出這么一招來的似乎,那團游動不同的鬼臉竟然微微一動,消失了。

  這手段讓人嘖嘖稱奇,我不曉得這到底是一個什么原理,但卻知道申重之所以讓她來當副隊長,是很有道理的。

  這個女人很強,比我強,比申重強,比工作組絕大部分的人都強。

  或者說,我仔細琢磨一會兒,竟然找不出能夠跟她對抗的人。

  鬼火構建而成的詭異臉孔瞬間消失了,而老孫也鉆入了盜洞之中,聽那動靜,已經走了一段路程。我的目光落在了旁邊的一處土丘那兒,老鼠會的人在小半天的時間里,已經在這兒打出了一條極長的洞子,這本事讓人嘖嘖稱奇,而那些土,便是從盜洞里面運出來的。

  或許在別處,還有土,不過瞧著分量,便曉得這盜洞若是往下,足有三四十米。

  沒有人想到老孫走得這般堅決,戴巧姐在將那鬼臉驅散之后,臉色變得陰沉了幾分,左右看了一下,目光落到了胖妞的肩膀上面來。

  在猶豫了幾秒鐘,她終究還是說話了:“小陳,你這猴子,可通人性?”

  我點頭,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答案,沒想到這女人接下來,卻欣喜地說道:“是么?那好,你讓它也下洞子里面去,一旦發生任何情況,便上來跟我們匯報。”戴巧姐算盤打得極響,這盜洞里面還有老鼠會的人,貿然闖入,生死未卜,除了老孫這瘋子,無人愿去,所以才想讓胖妞去冒險。

  在她的心里,一頭小猴子的性命,自然沒有人的性命珍貴。

  然而,她的這看法我卻不同意。

  胖妞在我的心中,獨一無二,說句不客氣的話,這些跟我相處才十來天的工作組隊友,他們的性命或許還不如胖妞珍貴。

  戴巧姐和我對是否讓胖妞進洞去的事情,發生了激烈的爭執,她是個不太懂得領導藝術和回旋技巧的人,當自己的要求得不到滿足的時候,頓時就火冒三丈,指著我肩膀上面一臉無辜的胖妞說道:“我就是讓它去看看情況,如果有事兒,就出來報個信就好了,這樣子很難么?”

  這女人是那種很容易將自己的想法,強加于別人身上的那種人,在感覺到自己說話不好使了之后,直接祭出了絕招:“要么你去,要么它去,你自己選吧!”

  我們單位雖然不像軍隊一樣,等級分明,但好歹也算是紀律部門,公然違反上級的命令,這事兒還真的不好解釋,回去之后,即便申重罩著我,恐怕也得穿小鞋,混不下去。所以當戴巧姐直接祭出“官大一級壓死人”這大殺招,我就真的沒脾氣了。不過就這般屈服,自然不是我陳二蛋,于是在停頓了幾秒鐘之后,我堅定地說道:“好,我去!”

  當我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旁邊的張知青和小魯拉了我一把,勸我不要下去,這根本就是茅坑里點燈籠,找死。

  不過當我瞧了那個怒氣勃發的女人一眼之后,心中也生出了一股火氣,想著我陳二蛋好歹也曾經讓人聞風喪膽過,當初在巫山學校的時候,好歹也跟蕭老炮、巫門棍郎齊名過,哪里能受得了這等氣,于是一咬牙,也跳下了那土坑里。

  我那個時候才十五歲半,人都還沒有徹底長開,這盜洞是按照成年人的體型挖掘而成的,對于我來說,竟然還顯得有些寬敞,再接著,我帶著一個手電筒,在張知青等人的挽留下,便匍匐前進,朝著里面摸了過去。

  我進洞,一來是爭一口氣,二來呢也是有經過考慮的,畢竟這個盜洞里面的人,如果只是老鼠會的話,我未必會怕一群挖地的土夫子。

  進洞之后,我第一時間將小寶劍給拔了出來,輕輕一彈劍鋒,立刻有一泓寒光浮現于劍尖。

  接著白合出現在了我的前方,睡眼惺忪地揉眼睛,打著呵欠問我:“干嘛,這兒黑乎乎的,到底是哪兒啊?”陰靈需要睡覺么?答案自然是否定的,這種東西跟擁有實質身體的人類,無論是生存狀態還是生理機能,都是天差地別,完全不同,然而白合這小妞整日一副沒有睡醒過的樣子,讓我十分好奇,一問,方才得知,以前在省鋼的時候,上班太累,連個囫圇覺兒都沒睡過,現在在補覺呢。

  好吧,這個當初將我們嚇得一愣一愣的女鬼,就是這么一個自欺欺人的二貨。

  不過再迷糊,她總是能夠派得上用場的,我將她喚出來,就是幫著我領路,免得被前面的人給埋伏了,這一夫當關萬夫莫摧的氣勢,我還真的需要先知先覺才行,要不然,隨隨便便,就有可能死在這兒。

  我進來的時候,胖妞也想擠過來,它再胖,也比我瘦小許多,不過我為了做給戴巧姐看,讓它在洞口等著我。

  有著白合在前面探路,我便也暫且放下了些心神,一點一點地往前移動,沒想到這傾角往下的洞口沒走多遠,便出現了一個向下的豎井,下方除了幾處可供攀登的口子,再無他物。這豎井并非盡頭,然而從這里面的痕跡來看,卻注意判定老孫從這兒下去了。

  我最主要的責任,并是不查探此處的墓藏,而是保護好科考隊的人,而老孫是科考隊里除了程老之外最重要的人物,他的地位和那兩名助教以及其他學生是不一樣的,我既然有已經冒死進來了,自然還是要完成任務的。

  我朝著下方的豎井喊了好幾聲“老孫”的名字,聽著回聲挺空曠的,顯然下方還有很深的空間,不過讓我郁悶的是,老孫沒有回應我。

  我和老孫相繼進入,這前后間隔的時間很短,也就幾分鐘的模樣,按照這個豎井的深度,老孫下去應該是有難度的,他走得肯定不快,那么到底出了什么問題呢?

  短暫的沉默后,我感覺到老孫的處境有可能不是那么的好,他當初急吼吼的進來,不顧任何阻攔,甚至還將槍口對準了自己人,到底是為什么呢?

  難道就是眼巴巴地跑到這兒過來送死的么?

  這話兒自然不是,不過這死一樣的沉寂讓我心中生出不好的預感來,忍不住打起了退堂鼓。而就在我準備折身返回的時候,卻聽到那豎井下方傳來一聲微弱的呼聲:“救我,求求你,救我啊……”

  這呼救聲讓本來都已經準備抽身離開的我頓時就沒了去意,將耳朵貼在洞壁處,這回聽清楚,還真的是老孫的呼救聲。

  原本生龍活虎地沖進來,就是想將這些準備截胡的家伙給一網打盡,然而讓人沒想到的是,老孫出師未捷身先死了,直接就受了傷來。我轉身很難,不過還是對外面說起了此事來,結果話兒還沒有傳出去,我又聽到了老孫的一聲尖叫。

  這是只有驚悸到了極點,方才會發出的叫聲來。

  我讓白合下去瞧一瞧,沒想到這個女子卻大搖其頭,告訴我,這洞子里有一種東西,讓她感覺到十分不舒服,甚至連外面都待不得了,唯有進入我的小寶劍中,方才能夠得以避免。

  白合罷工,鉆回了小寶劍里,我聽到老孫叫得凄慘,也沒有再停留或者折返的心思,而是在此爬到了豎井跟前,仔細打量了一下,我找到了一個東西。

  一根麻繩,貼著井壁垂落而下,我拽了拽,還挺結實的。

  我幾乎沒有多考慮什么,直接將這嬰兒手臂般粗細的麻繩給拽在手上,然后開始往下方降落而下。

  這事兒我以前在觀音洞的時候經常做,這會兒倒也沒有太費精神,很快,借助著繩索以及豎井壁上面的腳踏,也從上方下了來。然而我這邊剛剛一落地,便感覺到腳下不對勁,低頭一看,卻瞧見剛才還在奮力呼救的老孫,竟然已經躺倒在了血泊里面。

  不會吧,他這是摔死了么?

  我的手還停留在老孫的鼻子之下,溫度猶在,然而口鼻之間,已無氣息了。

  整件事情充滿了古怪和迷霧,我一瞬間就想到了消失在這坑中的那幾個黑影,是不是他們搗的鬼,將老孫給殺害了呢?我的腦海一轉,就想到此處,然而也就在此時,我的后背被一根堅硬地鐵管子指著,接著有人壓低著嗓門說道:“站起來,小子!”

  我渾身僵直,不敢動,小心地站了起來,然后將雙手舉起。

  在我身后,頂著我后背心的,就是老孫先前奪來的那把微沖,稍有反抗,對方必然會一摟火,而我則化作了蜂窩塊。

  千鈞一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