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四章 不是爛泥,是肉泥

  我剛剛將雙手舉起來,手上的小寶劍便被從后面奪了過去,接著有人朝著我的屁股踹了一腳,我受不住勁,骨碌一下,滾落在了地上。

  我的手電掉落在了地上,不過卻還是有光,這光是一盞油燈散發出來的,我瞇著眼睛看過去,心中卻是驚訝萬分,這燈火竟然是之前地包天給我展示的陰陽燈,也就是那種一旦有陰靈近身,立刻火焰閃爍的那種神奇燈具。

  而在這燈光照耀下,我瞧見這豎井盡頭是一處狹窄的石室,周圍站了六個人,虎視眈眈。

  拿槍頂在我后背的那個家伙,是個光頭壯漢,眼睛閃爍不休,充滿殺氣,不過旁邊還有一個面目通紅的家伙,拿著一把血淋淋的短刀,沖著旁邊一個漢子喊道:“三哥,我宰了他,給王二和吳哥報仇?”

  老孫那一梭子,連殺了他們的兩個人,老鼠會的這些家伙,都是本鄉本土的同鄉以及親戚,感情最是深厚,這回一開張就死了人,自然是氣憤不過,然而我抬起頭來,瞧向他們為首的這個漢子,不由得一陣驚訝,直接喊出了聲來:“馬領導?”

  我這一聲,那個漢子走上了前來,低頭,疑惑地打量著我道:“你是誰?怎么知道我姓馬的?”

  此人正是當日去我們麻栗山謊稱勘探礦產的勘測隊領導,后來在麻栗山北界遇到了楊二丑,結果劉領導給殺死,而剩下這個馬領導,跳河逃生,卻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出現。我心生一計,朝著喊道:”馬領導,是我啊,我是麻栗山龍家嶺的二蛋,陳二蛋!”

  我大聲喊著,馬領導的眉頭皺緊,想了好一會兒,才從我臉的輪廓中瞧出了個大概,笑了笑:“嘿,想起來了,你是麻栗山里面的那個小孩兒吧?竟然長這么大了。”

  我站起身來,嘿嘿笑道:“是啊,是我,就是我呢……”

  我還待上前套著近乎,結果馬領導一下就翻了臉,又是重重一腳,直接將我給踹到了墻上去。這個家伙當日對付楊二丑,根本不是對手,然而這一腳踹在我的身上,卻是重得很,我一陣騰空,后背傳來一陣巨大的力量,喉嚨一甜,雙眼都有些發黑。

  瞧見我軟綿綿地躺倒在地,馬領導冷笑道:“咱們是有些交情,不過我的兄弟剛剛死了,總得有人負責不對?”

  我哭喪著臉,大聲叫屈:“我冤枉啊,我跟那些人不是一伙的,我就是來我舅家玩,這些人說幫忙挑擔子進山,給錢,我就來了,剛才下來,也是被他們逼著的……”

  我這邊說得惟妙惟肖,自己都不禁佩服自個兒的演技,然而馬領導卻不買賬,而是在旁邊冷笑連連,我有些莫名其妙,卻見旁邊走出了一個剃著小平頭的男子來。雖然沒有見過幾次面,這人也將眼睛摘了下來,但是我卻還是第一時間,認出了他。

  這個家伙,就是昨天夜里離奇失蹤的程老的學生,那個叫做張快的老實男孩。

  有他在,我再厲害的演技都表現不出來了,低下頭,不再說話,心中不由得后悔起此行來了。張快毫不留情地揭穿了我,然后掏出一把刀子來,比在我的胸口說道:“說,現在外面什么情況?”

  這落入了敵人之手,對于我來說是常有之事,不知不覺,已成習慣,我當然知道“要節操就沒有性命”的道理,連忙將實情講出:“程教授在得知你離開之后,立刻召集所有人進了山,我們現在這里,只是先遣隊,后面的大部隊馬上就趕來了,你們要走,得趕快。”

  我一副為他們考慮的樣子,然而馬領導卻嘿然笑道:“你們是來得快點兒,至于后面的人,哼哼,半里坡那兒還有人幫著料理,紅魔的徒弟,可不是那么好惹的,簡單一個鬼打墻,就可以將這些人弄得團團亂轉,天亮之前,是不會有人過來煩我們!”

  他笑完,臉色一冷,頭一偏,朝著手下吩咐道:“好了,送他一程!”

  光頭壯漢提刀上前而來,我心中劇震,沒想到這伙人當真是殺人不眨眼,一點兒緣由都不問,全身頓時就繃得緊緊,準備劫持這個光頭壯漢,跟這伙人周旋,而就在這個時候,角落處傳來了一個陰柔的聲音:“等等……”

  這人的聲音很低,幾乎不可聞,然而原本摩拳擦掌的光頭壯漢卻一僵,停止了動作,我順著瞧過去,卻見到角落里,有一個將全身包裹在黑袍子的男人,他一說話,場中立刻就是一靜,顯示出了他超然的地位來。所有人都看向了他,而黑暗中的那一雙眸子發亮,平和地說道:“一會兒要下墓了,讓他先走,幫我們趟一趟路也好。”

  光頭壯漢剛準備替兄弟們報仇了,結果被這么中途阻止,有些不滿,正想出言反駁,結果那人一揮手,直接說道:“一切都是為了把活干好,這個你們是專業的,自己評估一下,找到那東西之前,到底會不會死人?這小子反正都是要死,臨死前,貢獻一點剩余價值,豈不是更好?”

  黑袍子這般說了,馬領導考慮了一下,點頭,然后沖著我說道:“小子,你不要耍花樣,要是有任何異動,這槍可不長眼。”

  這話說完,光頭壯漢過來推我,讓我朝著左邊的一個通道走去。

  古墓兇險,這個我也是有過經歷的,心中雖然有一萬個不樂意,但是被槍給指著,卻也不敢不走,而后面,馬領導則在吩咐一個小矮子:“張鼎,這人死透了沒有?”小矮子回答說弄死了,妥妥的,馬領導還不放心,吩咐道:“辦事仔細點,再補一刀……”

  后面說著話,而我被趕在了前面,這洞子里空氣沉腐,讓人透不過氣來,被人拿槍逼著,我一步一步地挪,左右打量,發現老鼠會果然專業,這半晚上的時間里,他們竟然挖出了這么長的一個盜洞來,而且瞧見這前面的坑道,已經露出了厚厚的白膏泥。這玩意是地下墓穴的外包裹,粘性甚強,滲透性極低,一旦堆積得厚實均勻,封固嚴密,能形成一個高標準的恒溫、恒濕、缺氧的無菌環境。

  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中,尸體才能夠保存長久。

  墓葬在人類文明的歷史中,是一件十分神圣而莊嚴的事情,人們相信死亡并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的開始,所以手握權力者,便想要將此間的輝煌延續到另外的世界,而還有一種信仰,是相信人可以永生的,而通過墓葬祭祀的方法,可以讓人獲得新的生命。

  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需要保存完好的尸體,作為承載工具。

  這些都是巫家的理論和手法,而后被諸門各派發揚光大,不過一般有能力實現的,非富即貴,而投入了這么多的資源,對于那些謀圖不軌者,更是有許多縝密兇險的手段防范。

  所以,盜墓,絕對是一件兇險至極的事兒。

  我被一路逼到了左邊通道的盡頭,這兒正蹲著兩個家伙,小心翼翼地那兒商量著什么,跟在后面的馬領導問道:“老云,咸穎,怎么樣,查清楚了么?”

  有個胖子扭過頭來,嘿然笑道:“三哥,那個老家伙找得還真準,這兒應該就是真正的軑侯墓,破了這一層墓壁,我們就能夠進去了。”

  “云篆,有把握么?”那個黑袍子跟了上來,略有些緊張地問道。

  那胖子笑了,拍著胸脯說道:“毛爺,你放心,我們老鼠會做事,向來都是有譜的,這樣的漢朝墓,我經手的就有五處,失不了手的。”我瞧見黑袍子和科考隊的叛徒張快走在了一起,而其余六人則以馬領導和胖子云篆為首,另成一伙,便猜想到黑袍子和張快應該是雇主,而老鼠會的人,則是被人請過來助拳的。

  胖子信心滿滿,胸有成竹,卻也是有著幾分本事的,他跟旁邊的助手咸穎一起,合力在這通道盡頭的墻壁上面,布置了一個精鐵打制的機關,這玩意前頭是鋒利切刀,上面還紋得有符文,后面是搖桿,兩人輪番上陣,只見那切刀一陣寒芒閃動,堅硬的石壁竟然在短時間內,就給削得跟爛泥巴一般,沒多久,就給他們弄出了一個籃球大的碩長圓孔來,接著對面似乎傳來了一陣落空聲,這堅硬的墓壁竟然就給鑿穿了。

  整個過程不到十分鐘,黑袍子感嘆道:“不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們這‘鉆山甲’,當真是好東西!”

  胖子將那隧洞擴大一倍之后,小心地將這一副機關給收入木箱中,嘿然笑道:“老祖宗留下來的玩意,當年挖慈禧的東陵,可就是靠這玩意進去定點,才炸開了大門呢。”幾人說著話,那隧洞里面突然吹來一陣風,冷颼颼的,所有人都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而這時馬領導則瞧向了我,面無表情地說道:“你,下去。”

  我根本沒有辯駁的機會,就給那槍指著腦袋,從那剛剛挖出來的隧洞,一點一點地往里面爬,這段路程大概有三四米,我一點一點地挪進去,結果后面的人嫌我慢,蹬出一腳,我一急,直接踩了個空,就滾落了下去。

  這隧洞離地半米,我倒也沒有摔倒什么,只不過一落地,摔到了什么東西上面,用手一撐,好像陷入了爛泥之中。

  呃,不對,這不是爛泥!

  是肉泥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