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五章 臨仙遣策

  “啊……”

  我摸著地下那軟爛的肉泥,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巨大的慘叫,而頭頂上的隧洞那兒則傳來了馬領導的喊聲:“怎么了?怎么了?”

  我沒有出聲,而是忙不迭地爬起來,扭頭來看,卻瞧見我正好掉進了一個巨大的石鼎中,而這兒鼎底下正好是一大坨黏稠不化的油膏,厚達一尺,我剛才撐著的觸感軟綿柔滑,竟然有一種肉泥的感覺。不過即便是油膏,也透著一股子腥臭的氣味,讓我很懷疑這玩意的出處,于是雙手攀著那石鼎的邊緣,朝著上面爬去。

  我在這石鼎中忙著,而上面的隧洞則傳來了一陣慌亂,我聽到了拿著陰陽燈的小矮子驚慌喊道:“啊,好濃重的煞氣,這燈要熄了了……”

  “別進去,先別進去,等那個小子出聲——姓陳的,下面什么情況,快點說,慢一點兒,一會立刻弄死你!”

  上面一片嘈雜,我也只當做聽不到,翻上那石鼎,瞧見這兒竟然是一個巨大的墓室,面積比我們單位的會議室還要大上一倍,而高度則有一丈多高,在墓室的中間以及四角,有微微的光亮傳來,是昏黃的顏色,像夕陽。

  我瞇著眼睛看,發出這微光的是一顆拳頭大的珠子——夜明珠?

  我身處的這石鼎在墓室的邊角處,同樣的石鼎在墓室里面還有三個,分鎮四方,而在墓室的正東方位置,則有一個巨大的棺柩,感覺比一輛吉普車還要大上幾分,黑漆素棺,微微的光照之下,顯得十分的威嚴肅穆。除了這棺柩,旁邊還有許多木俑以及石雕,而大量的鐵器、漆器和木箱、竹箱堆放在墻壁兩側,使得這寬闊的墓室顯得十分充實。

  石鼎高約兩米,我從上面翻落下來,沒想到腳底全部都是油膏,結果腳底一滑,整個人身體失衡,又跌倒在了地上。

  這地下鋪著方方正正的青石磚,我滾了好幾圈,前面突然出現了一個深池,一股嗆人的氣味從里面散發出來,說不上臭,就是讓人感覺難受,好像口腔里面的粘膜在這一刻都糜爛了一般。我趕忙屏住呼吸,低頭一看,這深池長兩米、寬兩米,離地面半米處,有濃黑如墨的液體,似乎還泛著些血光,原本還寧靜如水,然而此刻,似乎因為墓室被打開的緣故,咕嘟咕嘟,貌似有氣泡由下而上地冒出來,不斷翻滾,好像燒開的水。

  這深池里面的液體,到底是什么?聞著這氣味,似乎有些硫磺的氣息。

  我還在想著這問題,結果聽到“哎喲”的一聲叫喊,扭過頭去,瞧見又有人順著那隧洞朝著墓室里面爬了下來,也是跟著掉進了剛才的那石鼎里面去,接著我聽到那個光頭壯漢的聲音:“三哥,老云,毛爺,這兒沒事,那個小逼養的逗我們呢。”

  我聽到這聲音,心叫不好,四處一打量,發現這墓地左邊斜角處和正對著那巨大棺柩的方向,有兩個通道,如果我撒腿逃開,是否能夠逃脫他們的追殺呢?

  正琢磨著,那光頭壯漢身手矯健,已經準備從石鼎上面翻滾而下,我知道自己如果落在了這伙人手上,必然就是一死。

  我這心一沉,直接翻身滑落進了這個深池之中。這池中的液體翻滾不休,似開水一般,然而我一下去,卻一陣冰一般的陰寒,水很深,即使踮著腳,也能夠漫到我的脖子,那氣息沖得我有一種要暈過去的想法,不過我還是咬著牙,閉氣,左右一打量,瞧見這下面竟然有一個凹口,正好可以容一個人頭。

  我悄不作聲地移動過去,聽到了光頭壯漢翻身下來的腳步聲,接著他氣急敗壞地大聲喊道:“那小子不見了!”

  “不見了?”陸續有人從上面翻了下來,我用心數著,這伙盜墓賊總共有八人,除了留兩人在上面照應,防備我們的人進洞之外,其余的人都跳了下來,馬領導厲聲喊道:“不可能,找!”

  這話兒一出口,立刻就有人朝著我這邊跑了過來,我心中一緊,暗道糟糕了——我剛才掉落到那石鼎里面的時候,雙腳上面是沾滿了油脂,而下地一滑,一通亂滾到深池邊,這些都是有痕跡的,這些就像黑暗里面的明燈,我如何躲,都是躲不過的。

  想到這兒,我不由覺得口中發苦,看來老子陳二蛋真的要報銷在這兒了,不過也無妨,就算是要死,老子也要拖一個人下水,要不然我怎么會甘心呢?

  我雙拳捏得緊緊,聽到那腳步聲一點一點地靠近水池,接著有人喊了起來:“唔,這是什么味道,好沖啊?”

  墓室夜明珠散發出淡淡的光芒,我瞧見有兩個人的倒影出現在了那黑乎乎的液體上,先前說話的是科考隊的臥底張快,而那個叫做毛爺的黑袍人則說道:“小快,你可知道這是什么嗎?”

  兩人竟然沒有發現我留下的痕跡,反而是說起了這池子的水來,我不由也心生好奇,豎起耳朵聽,張快說不知道,而毛爺則解釋道:“長沙國丞相轪侯利蒼,是西漢時期最有名的方士之一,據說他曾經在神農架遇到過天外飛仙,得授《臨仙遣策》一書,只要假以修行,便能夠存活千年。雖然后來利蒼終究還是沒有活過百年,但是他卻憑著這書中法門,成就了絕頂的名聲。不過我跟你講,《臨仙遣策》此書,說是臨仙,實際上卻是求魔,明朝白蓮教中的圣典《夷數佛幀》和《四天王幀》,據說都是此書殘卷,后來的厄德勒,據說也沿用此經,只不過一直沒有得到全本,而這深池,則是無數巫門傳說中提到過的育魔池。”

  “育魔池?”張快輕輕念著這三個字,而毛爺則肯定地說道:“對,這玩意的作法,只有《臨仙遣策》有載,據說在墓地里面放置這個,那么墓地的主人靈魂則不會潰散,而在積累成百上千年的時間過后,當力量達到極限,便會破繭而出,孕育出一條嶄新的生命來!”

  他稍微停頓了一下,然后斬釘截鐵地說道:“我毛旻陽花了二十年的時間,終于找到了長沙馬王堆漢墓,然而這盜洞都差不多挖好了,卻被姓黃的那個老家伙截了胡,不過那兒終究不是正墓,今天在這里看到了育魔池,那《臨仙遣策》也必定就在此處!”

  他說完,興奮得難以自抑,這時那胖子走到了這邊來,問他倆道:“有沒有瞧見剛才的那個小子?”

  黑袍人搖頭說沒看到,而張快則好像指向了一處出口說道:“他是不是跑到那邊去了?”

  胖子應了一聲,然后朝著別處跑去,我心中莫名生出幾許詭異來——這么明顯的痕跡,他們都看不到么?這怎么可能,難道是毛爺和張快這兩人在替我掩護么?這也不對啊,若真的如此,以那胖子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也沒有發現這地下的痕跡呢?

  難道說……有什么東西,已經在此之前,將我所有的痕跡都給抹除去了么?

  這么一想,我頓時渾身就發涼起來,而這時也有些憋不住勁了,忍不住又吸了一口氣,感覺肺里面都辣麻麻的,整個人都不自在了,頭昏昏的,恨不能直接栽倒到水里去。

  我感覺我就要堅持不住了,這時馬領導走了過來,征詢黑袍人的意見道:“毛爺,你看,那小子找不到人影了,時間緊迫,我們也不知道您的那位兄弟能夠擋得了多久,我們是不是現在就開始找那東西?”

  對于我這個小人物,黑袍人是一點兒都不在意的,他同意了馬領導的建議,然后說道:“先找那東西,傳說中,它大概是一塊玉簡,不過也不一定,帛書、竹簡,都有可能,我只要這個,至于其他的珠寶文物,你們自個兒選,能拿多少就多少,不過有一點——若是找不到那東西,你們也是知道我和我后面那人的手段的。”

  馬領導答應了一聲,然后嘿然笑道:“你就放心吧,我們是專業做這個的,只要東西在這里,那就飛不走。我建議先從那個棺材開始找——那棺材是套棺,我估摸著有三副,每一層都有至寶,而你要找的,必定就在第三層里面。”

  “要開棺?”黑衣人并不驚訝,而是沉吟了一番,然后說道:“開館可以,不過這里面的講究,你們曉得吧,別詐尸了——馬王堆的事情你知道吧?轪侯利倉的老婆,辛追她當初要是沒人鎮壓,只怕在場的所有人,都活不成了!”

  馬領導嘿然笑道:“瞧您說的,咱們老鼠會干這個行當,都有幾百年的歷史了,點燈開館,封繩禁墓,這法門我們都懂!”這邊保證完,他朝著旁邊一聲招呼道:“嘿喲,升棺發財了,兄弟們,走起來喲……”

  隨著他一聲招呼,下到墓地的這四人便開始跳了起來,口中念念有詞,大概過了五分鐘,一聲暴喝響起:“升棺!”

  我聽到一聲轟然而響的聲音,應該是那巨棺給人開啟,而就在此刻,我突然看見面前的池水涌起一股暗流,中間處,出現了一個小漩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