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七章 內棺摸寶

  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突然之間,就從這池水中一躍而起的。

  要說受不了這池水的氣味,一開始我就暈乎得不行了,何必輪到現在?而且,我也不可能從這么深的池子中跳躍而起。

  一切都仿佛是有人在背后操縱,我就想一個被連上了線的木偶,出現之后,踉踉蹌蹌地朝著場中的幾人沖了過去。那是一種奇異的感覺,這明明就是我,卻仿佛自己置身事外,看著另一個自己。

  一瞬間,我瞧見了這些人臉上流露出來的恐懼。

  的確是,這池水深深,原本看著不像是有什么活物的去處,卻突然蹦出另一個東西來,無論是誰,都會嚇一跳。我腳步如飛,一瞬間就沖到了幾乎被拆散架了的棺柩之前來。

  “育魔池,天啊,這玩意到底是什么?”正準備查看內棺的老鼠會幾人瞧見這狀況,頓時就嚇得不敢站在上面了,一躍而下。

  短暫的恐懼之后,有人從這黏糊糊的液體中,瞧出了我的真面目來:“別怕,是剛才逃掉的那個小子……”

  說這話的是科考隊的臥底張快,他離我最近,一把沖過來抓我。而我幾乎沒有什么意識的,一下就將他給抱住了,對準了張快的嘴巴,嘴對嘴地親了下去。這行為不但張快沒有想到,就連我自己,都給嚇了一跳,然而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張快根本來不及躲閃,一下被我給咬中。所幸的事情是,這姿勢雖然正確,但是我和張快的嘴唇之間,卻沒有碰觸到。

  我感覺先前火辣辣的肺部一陣蠕動,接著有一大團蠕動的血塊,集中在了我的胃部,然后順著食道,一路向上,最后落在了張快的嘴里。

  我肚子里好像存著了許多瘴氣,結果這么一番嘔吐,整個人就輕松了許多,然而張快卻活生生地吞下了我這一大口蠕動的血塊,直接翻滾在了地上,雙手伸入嘴中,大聲的嘔吐起來。

  我這剛輕松沒多久,結果感覺后腰被人一腳飛踹而來,沒有避開,一骨碌就滾到了一邊,而這個時候,一雙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我抬頭一看,卻見一個碩大的拳頭朝著我的臉上砸了過來。我硬生生地挨了這么一下,金星直冒,鼻血呼啦啦地往外流,而在這時,有人將我給拎了起來,死死按在了旁邊的棺材板上面。是馬領導,他惡狠狠地笑道:“我艸,是你小子啊,剛才還說搞完這兒,就去解決你呢,沒想到你提前就刨出來送死了。行啊你,竟然想到躲到那個池子里去,那地方比糞坑還臭,你可真能忍!”

  有人抽出一個皮帶子,三下兩下,便將我的雙手給捆了起來,而與此同時,黑袍人蹲下身,將張快扶穩了,沉聲問道:“小快,你沒事吧?”

  張快雙腿跪地,從胃里面嘔吐出了一大堆腥臭的穢物來,好一陣干嘔之后,舒緩了些,搖了搖頭,顯得特別虛弱:“毛爺,我沒事,就是有些惡心。”在得到確定答案了之后,黑袍人轉過身來,看了我一眼,竟然沒有多說什么,而是朝著旁邊的馬領導說道:“馬三,趕緊進內棺,將那東西給找出來!”

  馬領導攤開手,上面有三根銀針,又長又短,不過前端皆是烏黑發臭,他有些猶豫地說道:“這內棺里面,全是棺液,我剛才試了一下,那液體有毒素,雖然不是腐蝕性的,不過一旦融入血脈之中,就會發揮毒效,你先等一下,我讓老云組裝出一個撈爪來……”

  黑袍人揮了揮手,指著旁邊的我說道:“不用,讓這個小子來找,連育魔池那樣的地方,他都能夠憋得住勁兒,這區區棺液,應該也是不在話下的。”

  黑袍人輕描淡寫,然而我瞧見馬領導手上那三根前端發黑的銀針,卻止不住地打冷戰。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卻也由不得我愿不愿意,在馬領導的一番逼迫之下,我被松開了雙手,然后逼著走上了棺柩基座,翻上一層又一層,終于來到了最高處的內棺處。

  我人還未到,便聞到了一股奇異的味道,這氣味說不上香,也說不上臭,就像煮熬的中藥,濃郁不散,不過就是這常人聞著便要嘔吐的氣息,卻將我剛才在育魔池中所受到的那股嗆人氣味給中和了,總算是好過了一些。正如剛才我在那水泡中所見的一樣,這內棺之中,一大半都浸泡在濃稠的棺液里面,不過一具被絲綢布帛包裹得結結實實的尸體,也躺在了里面。

  如果真的按照這伙人的說法,這個地方,就是軑侯利蒼的真正墓地,那么這相距兩千來年,別說是人,就算是骨頭都沒有幾根了,然而這具尸體,那被包裹著的身體和頭部暫且不說,唯一露出來的雙手,就仿佛那人剛剛躺入棺材之中一樣。

  這棺液,濃黑之中泛著一絲綠色,仿佛生命的光輝,我瞧了好一陣子,愣是沒有敢伸手往下撈。

  然而我這邊一停頓,屁股立刻被人用槍口捅了捅,是那個矮個子,用微沖比著我的腦袋,惡聲惡氣地喊道:“小子,我知道你害怕,不過如果你再拖延時間,這槍子就要鉆進你腦袋里面了——我還沒有試著用這玩意爆過別人的頭呢,不知道是一個什么情況……”

  他嗜血地舔了舔嘴唇,而我旁邊則站著黑袍人和馬領導兩人,一左一右地看著我,我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一咬牙,踮著腳,手就往棺材里面摸去。

  盡管我不是土夫子,但是多少也能夠了解一些事情,那就是但凡墓葬,一般都是將最好的東西,貼身放在主人的棺木之中,這是風俗,便算是麻栗山,好多老人故去之后,都會將什么金戒指啊、玉手環之類的東西貼身擱著,這《臨仙遣策》如果真的是成就軑侯利蒼一生的東西,要么就在這內棺之中,要么就流傳給子孫了。

  我的手浸入棺液之中,那玩意黏黏滑滑的,有點兒像是鼻涕,似乎有稀疏一點兒,并沒有我想象中的冰寒,然而冥冥之中,還有一絲兒溫暖。

  這棺液到底是什么,沒有人能夠說清楚,不過跟過楊二丑的我多少也能夠猜測道,至少有一部分,是這尸體分泌出來的尸液,因為人畢竟在死了之后,肉體防腐保存得再好,也不可能完好如初,總是會有一些改變的。

  這般讓人頭皮發麻的摸索,我終于抓到了一樣東西,有些沉,不過我還是費力地將其提了出來。

  當這東西一浮出了棺液表面是,我瞧見是一方巨大的印記,是用玉石做的,印面足有飯碗大。我將這玩意小心地提出來,放在了腳邊的地上擱著,這方印黏呼呼的,胖子老云弄了一個粗糙的吹氣筒來,對著這東西一陣鼓起,將黏液弄散了,然后用一張黑色的毛皮包裹,翻轉過來,仔細地看了一下這上面的印文,朝著黑袍人點頭說道:“嗯,是利蒼,沒錯……”

  我低頭瞧著,黑袍人豎眉一瞪,如骷髏一般的臉上流露出了幾分兇橫,陰森森地呵斥道:“看什么看,繼續摸!”

  我不敢再分神,開始努力地攀在棺壁邊緣摸著,陸續又摸出了幾支毛筆,一把刻刀,一把鋒利的玉劍以及好幾個黏糊糊的玉佩,這些東西都被黑袍人和馬領導、胖子老云相繼檢測,不過都被否定了,時間拖得越久,場中的人便顯得越發的急躁起來,隧洞那邊值守的人也催了兩回,說上面的人好像有異動,似乎準備下來了。

  上面的兩人,此刻正在用老鼠會的鎮幫之寶“鉆山甲”開鑿另外的一條通道,免得被人在洞口封死,槍火交射,而且最開始的那條盜洞有幾處落點,他們隨時可以弄塌,倒也不用很急,只不過這墓室之中的氣氛越來越凝重,沒有人想在這兒待上太久。

  這些家伙一急躁,就開始催我了,惡言相向,倘若不是我身上滿是那黏糊糊的液體被嫌棄,說不定就有人上來推搡了。

  這時候我也有些急了,倒不是說心急找不到那東西,而是因為我在害怕對方在得到東西之后,第一時間殺人滅口。

  雙方這般糾結,我在那尸體腦殼下面的枕頭旁邊一陣摸,突然間摸到了一個狹長的玩意,感覺質地冰涼,而這形狀,好像是卷起來的竹簡。黑袍人一直都在觀察我臉上的表情,我這邊一有異動,他立刻發現了,沉聲問道:“嗯,發現了什么?”

  我也不敢相瞞,說:“好像……摸到那玩意了!”

  我這邊正說著話,黑袍人像是打了雞血一般,沖著我大聲喊道:“快,快拿出來……”這激動的話音還未落,接著我的手腕突然之間,就感覺被一只手給緊緊抓住,使勁兒往那內棺里面拉。

  我受不住這勁兒,感覺捏在我手腕上的那只手有種神秘的力量,讓我全身發麻,接著整個身子騰空而起,被拉進了內棺之中。

  棺液淹沒過了我的頭頂,四周一片漆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