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八章 墓室亂局

  我感覺自己特倒霉,任何事情,其實如果沒有我,說不定就平平安安,萬事無恙了,然而只要我一摻和進來,保管立刻就會變了模樣。

  比如現在,這具尸體本來應該安安穩穩地躺在棺材里,根本什么事兒也不會有,這些家伙倘若能夠將這內棺給傾斜一下,將里面的尸液倒出,慢慢找尋,定能夠將他們所要的東西給找出來,然而他們偏偏硬要逼著我,讓我來掏。

  我是誰?我陳二蛋簡直就是霉運當頭的禍害轉世,身負十八劫,李道子當初曾經斷言我活不過十八歲,這樣霉運纏身的我,他們居然放心我來弄。

  結果我剛剛摸到了那疑似魔簡的玩意,便被一只手給拽著,整個人都給拖入了內棺的棺液里面,浸泡下去。

  我感覺腳似乎被黑袍人拉了一下,不過這邊的力道甚大,就算是這個神秘的家伙,也根本弄不動,最后我感覺自己被那棺液覆蓋,世間瞬間變得無比的沉重起來。寒冷在一瞬間侵襲了我的全身,我拼命地掙扎著,然而發現無數纏人的力道從四面八方席卷上來,將我的身子給緊緊包裹住,讓我根本掙脫不得。

  棺液開始從我全身的毛孔滲入,我感覺這似乎是一種交流,整個人的熱度一會兒流逝,一會兒又緩緩流入了我的身體。

  這過程,怎么說,好似換血。

  在經過了初步的驚慌之后,我突然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在這黑色和綠色混雜的棺液之中,竟然能夠呼吸,雖然那液體依舊能夠順著我的口鼻滲入氣管里,但是卻并不嗆人,反而是將剛才在育魔池中被折磨得火炙一般灼熱的肺部,給深深的舒展開來。

  很自然的,我睜開了眼睛,瞧見我沉入了內棺的地下,而那具被無數綢布包裹的尸體,交疊在了我的身上。

  此刻的我,即便是身體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恢復,但是卻依舊被這種詭異的情況給嚇得半死,正要再次反抗,結果感覺天地一陣顛倒,幾個倒轉磕碰之后,我被甩出了下方的地面上來。

  古有司馬光砸缸,今有老鼠會踹棺,前者是救人,而后者則是另有目的,我被摔得七葷八素,掙扎著坐起來,發現先前纏繞在我身上,使得我無法掙扎的東西,竟然是一束又一束的黑色長發,這玩意將我的四肢纏得滿滿,慌亂之中,又打了無數的結,我根本無法自解,左右扭頭一看,朝著旁邊的光頭壯漢乞求道:“大哥,這頭發古怪,幫我割一下!”

  光頭壯漢一臉嫌棄地看著我,不過在征求了旁邊馬領導的同意之后,還是抽出了從我身上繳獲而來的小寶劍,將這些頭發給挑掉。

  這些頭發韌性極強,即使是以小寶劍的鋒利,完全割斷也有些麻煩,光頭壯漢勉強幫我將手給解開,又被馬領導叫了過去。我一邊解開腳下的頭發,一邊轉頭過去,只見這內棺被從上面踢落下來,而尸體也給甩落在地上,馬領導叫他過去,是將那綢布給解開來呢。

  我被扔在了一旁,除了拿槍的小矮子警戒,無人看管,于是不動聲色地將那卷東西,小心地藏在了衣服里面。

  這東西,自然就是我剛才摸到的那疑似魔簡的玩意,不大,就在剛才兵荒馬亂的時候,我將它給揣進了兜里面去。沒有人注意我,所有的人都開始在地上這一攤棺液中尋摸起來,而馬領導則讓光頭壯漢將這尸體上面的綢布割開來看。

  黑袍人在旁邊,點了兩盞油燈,一盞放在頭頂處,一盞放在胯間,那火焰冉冉而動,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而先前在巨棺四周點起的那四盞陰陽燈,此刻早就已經被那棺液給澆滅了。

  時間緊迫,光頭壯漢下手也沒輕沒重的,橫幾刀豎幾刀,那具纏了幾十件衣物的尸體就暴露在了我們的目光之下,只見是個白白胖胖的小矮子,鶴發童顏,高不過一米六,頭發長長,無論是肌肉,還是面容,狀態幾乎如同常人,只是那臉色有一些發青而已。

  黑袍人站在旁邊打量,也確定了此人的身份,輕聲嘆道:“任你生前縱橫萬里,死后不過是爛肉一堆,輝煌之時的你,可曾想過,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被這么幾個后輩拖出棺材,暴尸于地上?若是你知道,是不是后悔這般張揚,還不如平平淡淡地化作一堆黃土呢……”

  這家伙此時還有時間嘆息,不過旁人卻是一臉著急,大聲喊道:“毛爺,沒找到你要的那玩意……”

  黑袍人先前焦急,而見到這利蒼的尸體之后,卻淡定了下來,平淡地說道:“你們先收拾其他東西,那東西,我自有計較。”說完話,他揮揮手,讓別人離開,而自己則從懷中摸出了一個小瓷瓶子,抖了一點兒白灰在尸體上,結果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那尸體竟然在幾秒鐘之列,迅速地軟化瓦解,一陣濃煙升起,沒一會兒,這具尸體竟然只剩下了一副皮囊,在一灘濃液里面冒著氣泡。

  咕嘟、咕嘟……

  做完此事,黑袍人扭過身來,看著我,平靜地說道:“小兄弟,我毛旻陽做事向來公平,你的性命,是我替你給討要下來的,他們幾次說要將你滅口泄恨,是我救了你,這一點,希望你曉得。那么,你是不是也得投桃報李,報答我一下啊?”

  黑袍人在這兒的人里面,地位最高,他若是開了口,我說不定還能活,于是他這么一說,我立刻接茬道:“老人家這話說得,只要能活命,您說什么,便是什么。”

  黑袍人瞧見我這么上道,指著我的胸口說道:“既然如此,那便是極好的。既然如此,那你就把《臨仙遣策》的玉簡,拿出來,交給我吧?”

  他這話兒一說出口,在旁邊忙著收拾財物的所有人都停了下來,扭頭過來看我,被眾人團團圍住,特別是被那把槍給指著,我心中發寒,曉得此事既然被黑袍人看在了眼里,自然是逃不過一死了,不過我現在就是案板上面的肥肉,生死由不得自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于是訕笑著說道:“入寶山而空手回,我不由得也生了點貪婪之心,大家不要怪罪啊,莫怪罪……”

  我一邊笑著,一邊將那玩意從懷里掏出來,眾人的目光都匯聚到了我的右手上,這東西我只摸過,也未曾得聞,于是低頭一看,卻見竟然是一根搟面杖大小的棍子,表面圓滑,溫良如玉,上面有好多細小的文字,盡頭好像有一個機關,可以將其拆解成卷書。

  瞧見這東西,黑袍人一直如水平淡的眼眸頓時光芒乍現,激動地伸出手道:“給我,快點!”

  這東西也不知道有什么魔力,場中所有人的呼吸都沉重了幾分。我將這玉簡從右手交到左手,結果上面黏糊糊的棺液在我的兩手之間,拉出了許多黑亮的黏絲。黑袍人離得遠,而旁邊的胖子老云生怕我不給或者摔碎,便擠上前面來,朝我討要。

  我在這盜洞和墓地之中,一露面起,從頭到尾,給人的感覺便一直都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形象,仿佛他們隨意揉捏我,都是可以的一般,不過這只是因為最早與我交手的,是老鼠會的頭目馬領導。

  那個家伙久趟江湖,身手遠非我這菜鳥所能比擬,而后我一直被用槍或者短刀比著,于是只有低頭裝孫子。

  但是到了這個時候,我如果再裝,恐怕就連黃泉路上,都抬不起頭來了,而這個胖子老云雖然是盜墓摸洞的行家里手,但是看這一聲肥膘,卻不是一個擅長近身格斗的高手。

  這并不是說胖子里面沒高手,有的胖子雖然肥,但是那肉都是緊繃繃的,真正練就起來,金鐘罩鐵布衫,烏龜殼一樣,根本就無法擋,但是這個家伙,一身虛肉,走路都直打晃蕩,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沒有人會想到一個剛才還被踢來踹去的家伙會奮起反擊,黑袍人還在為胖子老云突然插出來的這行為而猜忌的時候,我一個錯身,漂亮地將胖子老云的手肘給扭到了身后,接著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緊緊掐住了他的喉結。

  這是我當初在巫山學校學習的殺招,以我手指的握力,只要使勁兒一捏,這胖子的喉結便會給我捏碎,接著他的呼吸道就會阻塞,血液返回了肺葉之中,嗆血身亡。

  一招制服這老鼠會中占有重要地位的胖子老云,我立刻將身子一縮,躲入了他肥碩的身軀之后,厲聲喊道:“都退后,誰要是輕舉妄動,我立刻將這胖子弄死!”

  這變故讓所有的人都十分意外,手中拿槍的那個矮子張鼎有些猶豫,而旁邊的黑袍人卻厲聲大喝道:“蠢貨,開槍啊!”

  這人一聲吼叫,我們所有人的耳朵一陣轟鳴,我心中一跳,感覺這話里面,竟然有一種迷幻的心理暗示。

  果然,拿槍的矮子雙眼一紅,竟然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我心中大叫失算,渾身恐懼,然而就在此刻,那槍口竟然朝著上方翹起,而矮子的胸口,則突然多出了一只血淋淋的手掌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