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章 殺伐果斷

  人的頭蓋骨究竟有多硬,這個實在是難以用言語去表達,然而我卻曉得這個紅臉漢子究竟有多厲害。

  論貼身肉搏的能力,他絕對比我們在巫山學校的時候,請來的那些教官還要兇悍幾分,很多時候,這已經跟技巧、套路無關,而是在于殺人的膽氣,以及生死之間的領悟有關。

  但就是這么一個人,在全神貫注的交戰中,被人從后面偷襲,一把刀,噗,生生扎入了后腦殼子,雙眼一直,連一句狠話沒有說出口,便軟趴趴地倒在了地上。

  我瞧見了出手偷襲他的那個人,整個人頓時就渾身發麻,大聲地喊道:“孫老師?”

  由不得我不驚訝,原來此人竟然就是剛才提前我一步進入盜洞,接著又死在了老鼠會手中的孫策符,孫老師。那個留著花白胡須的老頭子,他不是死了么?我們到這兒之前,還聽到馬領導吩咐手下,對他的尸體補刀啊,怎么竟然又出現在這兒,還出手將紅臉漢子刺殺了?

  難道是……鬼魂?

  孫老師的出現,不但將我給嚇了一跳,老鼠會的咸穎也給嚇得直哆嗦,他被我和孫老師給夾在當中,左右一看,孤孤單單,頓時大叫道:“鬼啊!”

  他一叫,聲音自然就傳到了下方去,我提著小寶劍,上前想要讓這個家伙閉嘴,沒想到孫老師卻朝著我擺手說道:“別,他們用機關,把雙包丘那兒的盜洞給弄塌了,沒了他,我們一樣出不去。”

  聽到這個白胡子老頭的話語,我一邊想著難怪戴巧姐她們沒有下來,一邊高興地喊道:“孫老師,原來你真的沒有死?”

  孫老師苦笑著指指胸口,嘆氣道:“內臟移形術,龜息縮骨功的一種,他們人多勢眾,特別是毛旻陽在,我也只有通過裝死,才能得活。小子,你不錯,竟然能夠從那伙喪心病狂的家伙手中全身而退,怎么樣,下面什么情況?”

  我瞧見老頭的胸口上面一片模糊,不曉得被戳了多少刀,實在很難想象得到,這被戳成布袋子一樣的身體,是怎么活下來的。我將下面的亂局告訴了他,孫老師的眉頭一陣糾結,大聲罵道:“狗屎,那幫瘋子,以為將尸體毀滅了就行了,要是真的如此,利蒼就不會是當時最強大的方士之一了。”

  我有些聽明白了他的想法,問道:“你指的意思是,利蒼依舊還在,不過是通過靈魂轉移的方式,附身在了張快的身上了?”

  孫老師的臉色凝重得都能夠滴出水來,寒聲說道:“是,也不是,一時間很難把這事情講清楚。他們這些愚蠢的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們放出了一個連自己都控制不住的東西來……”

  在一陣咬牙切齒的話兒之后,他的雙眼突然一瞪,看著我的胸口說道:“魔簡在你身上吧,拿出來給我。這魔我們是擋不住了,先出去,從長計議!”

  孫老師遙遙伸出了手來,朝我討要,然而我卻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

  這東西,倘若是李局或者是申重朝我討要,我給了也就給了,畢竟這懷璧有罪,以我自己的能力,也拿不起,但是這孫老師是程老的人,跟我基本上都不熟,知人知面不知心,此刻的他這般詭異,讓我怎么放心交給他?

  再說了,那魔簡我是貼身而放,但是他卻能夠一眼瞧出,很明顯對這東西是十分的熟悉,倘若他并不是好人,我豈不還是有危險的可能?

  我一猶豫,孫老師就察覺出來了,他在停頓了幾秒鐘之后,妥協道:“那好,你先將東西收起來,等我們出去了再說。”

  我同意了他的方案,這時我們才將精力集中在這個惶恐不安的老鼠會成員身上來,那家伙并不擅長武力,瞧見我們兩人手持兇刃,除了渾身打顫,也只有將希望投入到了我身后的盜洞中去。

  孫老師年紀雖大,但是手段卻強,一步跨過來,輕輕松松地將這老鼠給拎著,還染著白花花腦漿子的尖刀頂在了他的心口,喊聲說道:“第二套方案,在哪里?”

  他對老鼠會的操作方法十分熟悉,而這剛剛殺過人的氣勢讓那叫做咸穎的老鼠會成員一陣癱軟,結結巴巴地說道:“你說什么?”

  孫老師頂著他的胸口,來到了下到墓地去的隧洞口,朝著里面望了一眼,看得不真切,不過還是能夠感受得到里面激烈的拼斗,他回過頭來,輕描淡寫地說道:“看到沒?不要指望馬老三和毛旻陽了,他們現在被那墓中惡魔給纏住了,脫不開身呢。他們死定了,想活命,快點告訴我你們的備用方案。”

  也許是紅臉漢子凄慘的死狀,也許是胸口尖刀的銳利,那老鼠竟然結結巴巴地指著遠處的一處巖壁說道:“從這兒走,有一處結構層斷點,我們在附近有一條備用盜洞,挖通了,應該就能夠出去了。”

  這邊一確定,孫老師也是毫不客氣地從身上摸出了一張狗皮膏藥的東西,貼在了那隧洞的中間部位。

  接著他把我們都給拉到了一邊兒去,口中念念有詞,然后打了一個響指,那隧洞一陣抖動,竟然就直接垮塌下來。那隧洞可不是泥土筑成,而是墓壁石板,外面還有白膏泥,這一番垮塌下來,立刻煙塵四散,整個通道都是飛散的細碎塵埃。

  孫老師并沒有立即走,而是返回到隧洞口子處,掏出一支金色的毛筆來,一邊踏著罡步,一邊在這亂石堆中畫出了許多怪異的線條來。

  這行為足足持續了三分鐘,他才停歇,轉過頭來,跟我解釋道:“稍微封印一下,免得它很快出來。我們趕緊走,出去之后,聯系上面,調集人手,要不然讓這東西肆掠,就沒有人能夠阻擋了。”

  我們三人來到了剛才所指的巖壁處,老鼠會的鉆山甲并沒有帶下墓穴,給了我們很大的便利,在這個咸穎的教導下,我們將這玩意給重新組裝起來,然后不斷地搖動搖桿,在這巖壁處開鑿出一個可供人通行的通道來。

  嚴格來說,“鉆山甲”也屬于一種法器,或者說部分屬于法器,一人在前面引導,一人在后面搖桿,通過繪滿符文的鋒利切刀,那巖石便如橡皮泥,柔軟得很。

  經過了十多分鐘的作業,我們終于來到了另外的一處隧洞,這兒是老鼠會提前布置好的退路,孫老師在前,咸穎居中,而我則在后面,走之前孫老師吩咐我,說這個老鼠一旦有什么異動,立刻就將刀子給遞出去,要堅決,一點猶豫都不要有。

  我嘴上應著,但是總感覺這個白胡子老頭兒,當真是有些兇戾過分了。

  不過這話兒,我也只是在心中想一想而已,孫老師能夠帶著我離開這個鬼地方,那么我何必要對一個在此之前想要我性命的老鼠會成員,產生憐憫呢?

  這一回的盜洞有些長,我們在那潮濕的洞子里足足爬了二十幾分鐘,才感覺到前面有空氣的流動,清新而帶著青草的空氣吹入鼻子中,讓我已經麻木的嗅覺恢復了一些,然而就在我們即將到達盡頭的時候,那洞口方向的位置,突然傳來一個聲音:“誰,報上名字。”

  這個后退的盜洞,居然還有人在看守?

  我心中大驚,而在最前面的孫老師也停了下來,伸腳踢了過來,挨了兩腳,這個僅存的老鼠倒也知趣,朝著那邊喊道:“魯漢、老魯,是我啊,我咸穎。”

  那個聲音停頓了一下,然后幽幽問道:“小咸,就你一個人么,其他人還沒過來?”

  我們開始繼續往前爬,而咸穎則回答道:“是啊,我們找到利蒼墓了,發現了好多好東西,不過那邊的通道被堵住了,所以我先把這里打通……”說著話,我們都已經走到了盜洞盡頭,上面那人嘿然笑道:“我艸,我們足足打了五條備用盜洞,沒想到那墓地竟然離我這兒最近啊……”

  那人還待說,結果走在最前面的孫老師突然從盜洞中暴起,朝著守在通道出口的那人殺去。

  我聽到洞口有廝殺聲響起,心中也著急,不知道外面什么情況,拿著小寶劍捅前面那人的腳,催他快點。那人背著一個巨大的鐵箱子,十分疲累,不過還是勉強爬出,我跟著滾出去,只見孫老師正在跟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家伙拼得正兇,而那個咸穎想要跑開,被我一把抓住,死死按在了地上。

  孫老師是個厲害人,在一陣激烈的交鋒之后,他終于將尖刀送入了對手的心口,然而自己的身上卻又多了幾道嚇人的傷痕。

  這時的我才發現,經過這一陣時間,孫老師已經是人不成人,鬼不成鬼,渾身鮮血浸染,十分的恐怖。

  殺完了那個留守的絡腮胡,他轉過身來,只一刀,便將這個把我們辛辛苦苦帶出來的咸穎給殺了,我正好按著那家伙,結果鮮血飆了我一臉,正納悶著呢,結果孫老師的刀口又比向了我:“小同志,把東西交給我,快!”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