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一章 魔簡生光

  也許是從小的心理陰影,我一直對有種類型的人十分恐懼,那就是不懂得尊重生命的人。

  我遇到過很多這樣的人,比如楊二丑,比如揚大侉子,還比如我面前的這個朝我討要魔簡的孫老師。

  在這短暫的一段時間里,他竟然已經親手殺死了五個人,雖然這些人都是十惡不赦的老鼠會成員,同樣視人命如草芥,但卻遠遠沒有此人,讓我更為恐懼。

  五條生命啊,除了前面那兩個是被遠射而死,其余的三個人,都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用一種極為利落的手法,一刀斃命。

  殺完人之后,他竟然連一點兒不適感都沒有。

  仔細想一想,這心得有多硬。

  而這刀子,隨時都有可能捅到我的心口,或者我的腦殼上面來。

  所以當一身煞氣的孫老師拿著刀,扭頭看向我的時候,我遍體身寒,但卻一點兒都不肯屈服,一邊從那人的尸體上面爬起來,一邊說道:“孫老師,我覺得,這東西我會上交給我的領導的,你若是想要,可以通過程老,跟我的上級討要……”

  我這邊在敷衍著,身子一步一步地退后,而孫老師則和顏悅色地繼續伸出了手,說道:“給我,小同志,這東西會害了你的,你不能留著……”

  孫老師這邊逼來,我則盡量逃開,雙眼一瞪,寒聲說道:“孫老師,你過分了!”

  我這邊來了火氣,而對方也是滿臉憤怒:“我就知道你小子有問題,聞聞你的身上,全部都是血漿膿液的氣味,你入魔了,對不對?你一定是被那魔頭給誘惑了,我要殺了你,把那魔頭給趕回去!”

  他說著,舉刀就朝著我這邊沖來,我被這老頭給嚇了一大跳,轉身就跑,而對方則一直在我的身后發足狂追。

  按理說,這個家伙絕對是一個高手中的高手,我估計都能夠有蕭大炮那么厲害了,不過他到底是受了很嚴重的傷,又在底下匍匐前進這么久,跟我比速度和耐力,自然還是稍遜一籌,結果沒一會兒,我已經遠遠地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圍去。

  硬的不成來軟的,他開始跟我妥協,跟我說剛才只是嚇我的,讓我不要跑了,有事好商量。

  再美妙的謊言,也不能騙人第二次,我根本沒有停歇,而是繼續快步跑開,而后面的孫老師追得急,結果一下摔倒在了地上。這一疼,他頓時就發了邪火,大聲喝罵道:“小子你站住,你若是跑了,再將那魔簡給弄丟了,我便是窮盡宇內,也要將你給抓住,讓你的神魂永不得安寧!”

  這狠毒的話語讓我頓時就火冒三丈,回身就罵道:“老頭,你有本事你就追過來,看到時候是你二蛋哥兇悍,還是你這老兒牛逼!”

  孫老師言語間跟那邪魔中人,幾乎無異,這讓我心中憤然,瞧著這左右周圍幾乎沒有什么人,頓時就一股邪火,想著我要不要陰一下這老頭,直接把他給弄死了,免得他喘過氣來,真的像他所說的一般。

  不過我雖然經歷了那么多的事情,但到底還是個熊孩子,這種殺人越貨的事情,也就只是想想而已,其他的還真的做不出來,罵完之后,順著山脊往林子里面跑去。

  我陳二蛋生于大山,長于大山,對這種連綿的山窩窩最是熟悉,對著頭頂上面的月亮,我朝著前面的路跑去,只求離這個瘋子遠一點兒。

  我足足跑了二十多分鐘,這才在一條小溪旁邊停歇下來,感覺渾身都是黏糊糊的東西,特別是鞋子里,給我搓成了泡沫,當時也顧不得溪水冰涼,直接跳入那還不及腿肚子的小溪之中,將全身那污垢給沖洗干凈。

  這一通忙碌,結果一不小心,就將那魔簡給掉了出來。

  這讓所有人都為之瘋狂的魔簡,其實也就是一根搟面杖一般大小的玉棍兒,末端有一個紐扣的開關,應該是展開的機關。這夜里雖然也有月亮星光,不過暗淡,而溪水還是有些湍急,我趕忙伸手去摸,左弄弄,右弄弄,總算是找到了這東西,結果一不小心,就碰到了那末端的開關。

  咔嚓……

  掉落水中的時候是一根棍兒,結果我撿起來、出了水面的時候,卻整個兒都展開了來,足有兩本書寬,溪水洗滌而過,那玉簡之上的文字亮晶晶的,好像有點兒光華閃爍。

  這東西的威名,我也是聽得耳朵生繭,那么多的家伙搶來搶去,自然是有道理的,我也難免好奇,湊近去一看,結果感覺那玉簡之上,有金光升起,好似有一個復雜到極點的符文透體而出,朝著我的眼珠子射來。

  我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然而終究是躲不過,那眼睛好像是被鋒利的尖針扎過了一般。

  眼睛是人體最柔弱的地方,平日里掉一根眼睫毛,都要痛哭好半天,這一回遭了難,我感覺整個腦袋都好像被重錘敲了一下般,啊的一聲叫喊,又掉進了溪水里去。

  那金光充斥了我整個腦海里,仿佛全世界都只有這顆包羅萬象的神符。

  過了好一會兒,差一點兒溺死的我掙扎著又仰起了頭,這溪水不深,我踉蹌著爬起來,感覺眼珠子不疼了,努力睜開眼睛來,雖然依舊有淚水往外流,但是卻也能夠看清楚景物了。我又找了一下,將玉簡給收攏成棍,也不敢再看了,貼身放好,急沖沖地上了岸,擰巴擰巴,又朝著雙包丘大致的方向跑去。

  即便是有著巨大的危險,我也依舊要趕回去,那是因為在雙包丘的下面,胖妞、張知青和小魯都在那兒呢,他們都是我最熟悉的人,我可不能讓他們出了事。

  深更半夜,黑咕隆咚,在這山里面其實特別容易迷路,然而我可能是運氣,竟然跌跌撞撞地找對了地方。

  大概半個多小時之后,我瞧見了雙包丘,那兒的鬼火已經不見了,點燃了一堆篝火,有幾個人影在那兒矗立,我小心翼翼地走上高丘,往著那遠處望去,卻瞧見戴巧姐帶著其余等人,圍在這幾個泥坑旁邊焦急地走來走去。

  然而讓我感到心寒的是,時間過了這么久,程老和申重率領的大部隊依舊還是沒有趕到現場,可以想象得到,必然就是馬領導口中的紅魔徒弟將他們給攔截住了。

  紅魔,哇,一聽到這個名字,就知道是不好惹的人物。

  我怕張知青、戴巧姐他們著急,于是匆匆往著雙包丘那兒趕過去,然而就在我即將接近的時候,突然瞧見前方的草叢中,竟然蹲著三個鬼鬼祟祟的黑影子。

  我們的大部隊如果及時趕來,自然不可能只有三個人,也不會偷偷摸摸地蹲在草叢之中,那么這幾個人,到底是誰呢?

  我心中警戒生起,緩步走到了這三個人的身后。我一開始走得還算快,然而越接近,腳步便越輕緩,宛如貍貓,而就在這時,我突然聽到其中有一人在輕聲說道:“老鼠會和法螺道場的人進去了,現在六扇門的人都在這兒盯著,要不然我們撤了?”

  這人建議著,而旁邊的人心中有些不甘,緩聲出言道:“要不然,再等等?機會難得,這《臨仙遣策》的出土一定能夠改變這江湖十年的格局,要倘若是我們集云社拿到了,豈不是妙哉?”

  中間那人也說話了:“妙哉個屁啊,發螺道場跟我們集云社同根同源,信的是同一個老大,雖說這些年大家也相互不來往,但是這半路搶活的事情,咱也做不出來——即便是想做,就我們這幾個嘍啰,還是算了吧!”

  三人各有各的意見,一時間有些爭吵不休,我不了解他們的本事,不過想起當日那白紙扇王斌之兇蠻,也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

  此間關系,太過于負責,集云社再摻和進來,實在不恰當,我心生一計,拍著小寶劍,喚出白合來,讓她去將這些人趕走。

  白合先前在墓中,恐怕是被那利蒼的氣息給鎮得不敢出面,而現在倒是如魚得水,被我喚出來,不用言語,也能夠明了我的意思,朝著我豎起大拇指,微微一笑,然后飄啊飄,朝著草叢三人飛去。

  那女人……呃,不,應該說是女鬼還真的是好手段,我才剛剛蹲下身去沒多久,腦袋還沒伸出去呢,便瞧見這三人“啊”的一聲叫喚,撒丫子就朝著樹林里面狂奔而走。

  這三人像風一樣地從我面前經過,倒是把我給嚇了一跳,這三個家伙還好意思自稱集云社的,見個鬼都嚇成這樣子,果真不愧是“小嘍啰”啊。

  嚇走這三人,我快步朝著雙包丘那兒跑去,很快就沖到了火堆前來。

  然而還沒等我走近,就被人發現了,有人直接舉槍警告道:“站住,什么人,不要靠近,再過來,我可開槍了!”

  說話的是小魯,我使勁揮了揮手,表明身份,在得到確定之后,我走到了近前,他們瞧見原本應該在盜洞里面的我竟然從外面跑了過來,而且還渾身濕漉漉的,大為驚訝,紛紛上前來問我,然而我掃視一圈,抓著張知青的胳膊問道:“張叔,我家胖妞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