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八章 小紫葉檀香木

  打電話給我的是李家湖,他告訴我,他小叔今天晚上在香港半島酒店請我們吃飯。

  這是一筆大生意,而且之前也答應過人家了,我和雜毛小道自然沒有推辭的道理,連忙答應。如此一來,雜毛小道的計劃也就落空了,不過香港也不是什么獵艷的好去處,他并沒有太放在心上,而且昨夜詛咒貓靈一事讓我們心中忌憚,于是老老實實返回酒店,不再外出。

  閑著無事,雜毛小道便躲回房間里,去給手上的幾個家伙什篆刻上符文咒法,好賴總是有些效用,免得到時候抓瞎,我則打電話給顧老板,說起章董的事情已經了結。他自然是連聲感謝,說到晚上的飯局,顧老板一再叮囑,說李家湖的小叔,是個有名的收藏家,商界里的人脈也多,若能讓他欠一份人情,到時候幫忙找尋麒麟胎的事情,也可以拜托于他。

  我說那便好,多一個人,便多一分力量,像李家湖小叔這樣的強有力人士,自然越多越好。

  下午五點鐘,李家湖派來司機,接我們到半島酒店。

  預約的餐廳是半島酒店的嘉麟樓,自有人將我們帶入其中。因為涉及到某些不想人知的秘密,這一次李太太沒有陪同,李家湖則已經在包廂里等待我們的到來。李家湖的小叔名叫做李隆春,大他不過十三歲,正值盛年,是個日理萬機的人物,故而沒有到。

  不過我們也不急,落座后,閑聊起這家有著近百年歷史的6星級酒店,所發生的趣事軼聞起來。

  大概二十多分鐘,包廂的門被推開,一個長相與李家湖有著五分相似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他便是李隆春,李家湖的小叔。我們站起來,還是一陣寒暄,說了一陣久仰的話語。或許接受的是西式教育,菜還沒有上桌,李隆春便直截了當地進入了今天談話的主題,說明了事由,問我們對這事情到底怎么看?

  他這般說,我們也不回避,直接說這種可能是有的,而且也常有例子,但是具體的,卻需要見過他的兒子李致遠,再說。他點頭,說理當如此,請我們幫他這個忙,必有重謝,不過他有一個請求,就是整件事情,需要暗中調查,不能夠讓他的兒子知曉。

  雜毛小道拍著胸脯說沒問題,是不是,貧道只需要一眼,便能夠看清。

  李隆春將信將疑,草草用過餐,便喚來了一個穿西裝的年輕人,說是他的助理,這幾天但凡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去辦。說完話,他便起身,與我們告辭離開。我們面面相覷,而李家湖則在一旁解釋,說最近國際金融形勢風云變幻,他小叔忙得焦頭爛額,一直沒有時間。

  即使今天這吃飯的幾十分鐘,也是好不容易擠出來的,這也體現了他對自己兒子的重視。

  我低下頭,笑了笑,真的忙成了如此,難怪沒時間管教一下以前的那個紈绔子弟。

  人這一輩子,若生活得不安寧,掙再多的錢,又有何用呢?

  李家湖也很忙,他只是一個介紹人,既然大家談妥了,飯后便離開了。李隆春的助理姓鐘,是個近三十歲的男人,看著模樣很沉穩。他應該是李隆春的心腹,已經知道了老板布置的任務,問我們現在準備去哪里?我并不想在香港呆太久,急著回去,便說擇日不如撞日,要不然,就今天吧。

  鐘助理配有一輛黑色商務車,便載著我們前往李隆春的家里。

  路上的時候,鐘助理給我們介紹李致遠現在的情況:“李少現在在公司的投資部做項目經理,平日里正常上班,下班后就去健身房和游泳館,偶爾會參加同事聚會,但是終會在晚上11點歸家,生活十分規律;李少沒有女友,但是最近在追求一個國中女老師,他沒有表明自己真實的家庭背景,只是以一個公司職員的身份在跟那個女孩子談戀愛……這跟他以前一擲千金、夜店泡妞的習性相差甚遠。”

  我和雜毛小道靜靜聽著,感覺這小子有點像在演偶像劇。

  貧窮貴公子么?

  鐘助理很坦然地跟我們說,他是李總的老部下了,李致遠以前的一干表現,著實讓人不齒。說實話,他在感情上來說,更喜歡現在這個開朗陽光、有上進心,也懂得關心別人感受的李家少爺。所謂丟魂一事,純屬子虛烏有,李總完全可以不用放在心上的。

  我們都點頭,說希望如此。說著話,我們翻看著鐘助理給我們準備的資料,包括雙方當事人的照片。

  到了李宅,鐘助理問我們如何去見李致遠呢?我們面面相覷,都沒有個好辦法,特別是雜毛小道一身青衫,走到路上都很扎眼了,再讓那李家少爺看到,擺明著是過來看相的,必然心生警惕。雖然很理解李隆春患得患失的心態,但是他給我們出的難題,倒是讓我們一陣頭疼。

  最后沒了辦法,溝通了李隆春之后,裝扮成是上門找李隆春談生意的大陸客戶。

  由于衣著問題,鐘助理捏著鼻子帶我們去附近的品牌店,置辦了兩身行頭,我和雜毛小道西裝革履地走進李家的時候,自覺形象都高大了許多。進門之前,雜毛小道依然唱誦了一段清睛明目咒,在眼皮上涂了舌苔涌出的津液。

  在鐘助理的帶領下,我和雜毛小道來到了李宅一樓的客廳中。這家里空蕩蕩,除了菲傭,沒看到其他人,冷清得很。沏茶稍歇,沒一會兒,才從二樓走下來一個高大而削瘦的年輕人,跟鐘助理打招呼。

  他便是李致遠,我們需要鑒定的對象。

  這個年輕人有著一頭濃密的黑發,眼睛炯炯有神,打量著我們,然后疑問說公司的事情,怎么不在辦公室里解決,還往家里面帶?鐘助理說這是來自洪山的重要客人,比較急,明天就要走,李總今天晚上在和銀行方面談事情,完了就往回趕,讓他把客人帶回家中,這樣顯得比較重視一點。

  這解釋雖然牽強,但鐘助理終究是他老爸的心腹,李致遠聽完,熱忱地與我們一一握手,好是一陣寒暄。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應付著,然后仔細打量眼前的這個年輕人。

  跟照片上一樣,他生得一幅好面相:額頭寬而平,鼻梁高聳,臉頰削瘦,眼睛亮,精神抖擻。他并不是很健談,但是待人接物,文質彬彬,有禮數,大家風范。雜毛小道夸口說奪舍的魂魄,凝而不穩,一眼就能夠瞧出來,然而我平心靜氣,用鬼眼望氣,卻沒有發現出這年輕人有絲毫的異樣。

  李致遠陪我們聊了幾句,因為我們語焉不詳,只是應付他,他以為我們工作上的事情不好講,便抱歉一聲,離開客廳,返回了樓上去,留下鐘助理陪著我們等候李隆春李總的到來。

  見他上去,回到自己的房間,我問雜毛小道看出了什么沒有?

  他搖搖頭,說沒有。這位李少爺,身體健康得很,神情語態都很正常,也沒有出現魂魄不契合軀體的現象,和正常人一般無二。除了……咦,你家少爺有用什么香水么?

  聽雜毛小道這么說起,我也一聞,感覺空氣中果真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是檀香。

  鐘助理聽聞,說李致遠自高燒退了之后,開始敬佛,去內地求來一尊佛像,祭拜于內室;一串小紫葉檀的手鏈,戴在手上;并且每日清晨晚間都焚香,初一十五都食齋飯,說是為故去的母親祈福。李總是個天主教徒,拜上帝,但是李少爺有這份孝心,他卻是很感動的,也不干涉他的宗教信仰。

  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心中有些生疑起來。

  小紫葉檀香木,佛家謂之“栴檀”,是“與樂”、“給人愉悅”的意思,歷來都是安鎮心神、凝神靜氣的天然瑰寶、不二選擇;而每日的焚香禮佛,食齋飯,也是居士在家中修行的功課。這個李致遠平素是個花花公子,就算是有高人指點,也不會有耐心,做出如這般的舉動來。

  有了他這些舉動,反而更加顯得可疑起來。

  若不是神魂不穩,哪里要做這些?

  不過當著鐘助理的面,我和雜毛小道也不言語,心中記下便是。雜毛小道問鐘助理,說李少爺請的這佛,是什么個樣子的?鐘助理回憶了一下,說是彌勒佛,就是那個袒胸露腹、喜笑顏開、手攜布袋席地而坐的胖菩薩,是尋常瓷制的,若說貴重,也值不了幾個錢,頂多幾百塊。

  我點點頭,沒有說話。

  那個“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便笑,笑世間可笑之人”的彌勒佛,是佛家賢劫第五尊佛,又名未來佛,在民間的名氣不比如來、觀音低,無論天南海北,在香火旺盛的寺院里,總能夠看到這胖子憨態可掬的形象,民間的許多古董物件,也經常有他的造型,算得上是尋常。

  該看的我們都看到了,有正常,也有疑點,知道這事情需要從長計議,我們便起身告辭。

  在車里換回衣服,前行不久,李隆春打電話到鐘助理手機上,問起結果。我們只說見過了,表面無恙,用望氣術看確實也沒有可疑的地方。不過這件事情,還是有值得商榷之處,需要仔細推敲。正說著話,車路過鬧市,我突然看到一個人,眼皮一跳。

  咦,怎么是他?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