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三章 專屬符袋

  谷夏猝不及防,一下子就給人咬住了脖子,痛得哇哇大叫,而我們這邊則被對方中了這么多槍,都還沒有倒下的事實給震到了,旁邊的小魯果斷扳開保險,開槍射擊。

  能夠進我們單位,并不只是靠著關系就可以的,小魯在部隊的時候就是一級射手,此刻眼睛、準信和目標,三點一線,槍聲響起,那子彈便已經鉆到了紅臉漢子的腦袋上去。

  谷夏被腦漿子灑了一臉,結果那家伙不但沒有停歇,反而更加用勁,三兩下,就咬下了大半個脖子來,谷夏一身本事,但是被咬掉了氣管,生命瞬間就流失了,軟趴趴地倒了下去,而在這個時候,另外兩人已經嘶吼著,朝著我們這邊沖了過來。

  對方來勢洶洶,連槍都失去了震懾性,這讓我們都有些驚慌,戴巧姐本來準備上前救助谷夏,然而眼瞧著谷夏半邊脖子給啃了下來,曉得這邊可能是來不及了,便跟著我們幾人往后退。

  小魯幾次點射,將彈夾的子彈打空了,接著朝著戴巧姐大聲喊道:“戴同志,怎么辦啊?”

  戴巧姐也被這情形嚇得不行,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大聲喊道:“下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這些家伙怎么會這樣?”

  危機當前,我也忘記了剛才的齟齬,指著那踉踉蹌蹌沖過來的幾個家伙,解釋道:“這三個家伙是老鼠會的,不過他們剛才被孫老師給殺死了,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出現在這上面的,但是老鼠會已經將利蒼之墓給找到了,而且有人已經中了邪……”

  “什么,你怎么知道是利蒼墓的?”戴巧姐死死地瞪著我,而卻沒有理會她,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幾步奔來的那三個死人,停頓了一下才說:“你若有勇氣下去,自然也會知道這些。”

  戴巧姐見我又在諷刺她怕死,沒有搭理我,而是領著我、小魯、張知青和另外一名戰士順著左邊的山坳子往上跑。

  我和小魯都還好,多少也見過些世面,另外兩人瞧見這槍都打不死的家伙,整個世界觀都崩潰了,那個戰士發足狂奔,一陣好跑,直接就翻過了雙包丘的山包子,朝著另外一邊沖去。

  我和戴巧姐都不是怕死之人,一邊緩步跑,一邊扭頭來看,想著如何能夠將這三人給弄趴下,然而就在此時,卻聽到前頭又傳來了一聲凄厲的叫喊聲。

  這聲音是那個戰士的,沖到了山頂頭的張知青哭著朝我喊道:“二蛋,這里還有兩個,小樂被他們咬死了,怎么辦?”

  小樂就是剛才的那個戰士,我快步沖到山頂,瞧見在山后那邊,又出現了兩個黑影,正趴在那個戰士的身上狂啃,有一個看不清楚,而另外一個,則是先前被跳彈給擊中了的胖子老云。

  我當時的背脊梁便有些發麻,這情況簡直是讓人有些措手不及,不過仔細想一想,倘若附在張快身上的果真就是那古墓主人利蒼,那么對方自然能夠有出來的通道,而這些死去的人,只怕都中了邪咒,即便是死,也轉不了生,反而被奴役著。

  我若是死了,恐怕也是這副模樣吧?

  短暫之間,這兒就只剩下了我、戴巧姐、小魯和張知青四人,而那些不知道從那兒冒出來的老鼠會死人,則在啃完了血肉之后,開始朝著我們圍了過來。

  張知青沒有見過這場面,腿肚子都直打哆嗦,拉著我的衣服哭,問這是啥玩意?我說可能是僵尸吧,戴巧姐搖頭說不是,僵尸是集天地怨氣而生,自己體內本有惡魄,而這東西,根本就是死尸一具,應該是被邪魔意志所控制住的傀儡,天啊,到底是多么強大的東西,才使得這么多家伙都能夠動起來啊?

  她還在感嘆對手的強大,然而眼看著這五個家伙都已經走了上來,我渾身都繃得緊緊,指著對方喊道:“怎么辦?你能夠打得過這些家伙么?”

  戴巧姐從腰中取出了一把軟劍來,一抖落,立刻寒光升起,接著她惡狠地說道:“是騾子是馬,總得拉出來遛遛,我去看看,你照顧好他們。”

  她話音一落,身子一扭,便朝著前方撲去。此女沖得義無返顧,氣勢洶洶,然而她的對手卻并不是活人,根本不懂得欣賞這種美麗,瞧見有人迎了上來,立刻興奮得哇哇大叫,揮著手沖了上去。兩伙相交,一番拳風劍影,我瞧見戴巧姐果然不愧是名門之后,那軟趴趴的軟劍竟然被她使得一團大花,讓人大開眼界。

  這劍法犀利,一上去就將三人身上的諸多零件給卸了下來,鼻子耳朵,紛紛掉地,然而這些對于常人來說都是致命的傷害,但是對于這幫被人操控的尸體,卻連撓癢癢都不算。

  一方靈巧,一方則根本就不懼刀槍,誰也奈何不了誰,形成膠著,然而我這邊卻看不成戲了,因為剛才將戰士小樂撲倒的那兩個家伙也沖了上來。

  這兩人走路的姿勢雖然踉踉蹌蹌,但是我卻能夠感覺到它們并非僵尸,而是木偶一般的死人。

  這樣的東西雖然力量大、不畏疼痛,但到底還是沒有僵尸那般,有自我的意識,我當時也是狠下了心,瞧見這兩人沖上山坡,一個飛腳下去,踹在了那胖子的腦袋上。

  我這一腳踢得結實,只聽到喀嚓的一聲響動,那人的頸骨都給踢斷了,然而當我落下來的時候,這胖子的腦袋都一百八十度轉彎了,都還是能夠繼續站起來,朝著我橫撲而來。

  我當時就嚇得不行了,這樣的對手,根本就不是肉搏或者火器能夠解決的,唯有用道法,方才能夠與之鎮壓。

  可是我陳二蛋自小修道,但除了一把子氣力,其他的還真的不擅長,這邊一交上手,頓時就感覺對方雖然行動遲緩,但卻像是那帶殼的烏龜,根本就打不動。不但如此,而且對方左右而動,好幾次我都差一點兒被撲倒在地上。

  小魯又打空了新換上來的彈夾,瞧見這兩具尸體居然還能夠站起來,頓時就崩潰了,啊的一聲叫喚,朝著遠方跑開去,張知青也想跑,我叫住了他:“走開點,但別跑太遠,外面還有更厲害的家伙呢!”

  交手不久,我和戴巧姐再次碰到了一起來,她瞧見手持小寶劍的我戰意濃烈,也沒有受到多大傷害,有些驚訝地說道:“嘿,沒想到你居然還有些本事?”

  此刻的戴巧姐可比我狼狽,她身上的衣服給人撕成了布條,露出了潔白的胸口來,沒想到長相平平的她竟然有著好身材,白花花的胸口晃得我眼前一亮。不過因為胖妞的事情,我對她倒也沒有啥好臉色,只是惡狠狠地說道:“我要是沒本事,就不可能活著出來了。”

  我們三人且戰且退,短短的時間里,氣喘吁吁,累得不行,戴巧姐瞧見這情況,眉頭皺得緊緊,似乎在準備下一個很糾結的決定。

  而就在這關鍵時刻,張知青許是過于恐懼,一個踉蹌,竟然將腿給崴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去。

  張知青這一跌倒,立刻就掉了隊,沖在最前面的紅臉漢子一個猛撲,抓住了張知青的腿,往回拉。這勁兒大,張知青嚇得半死,大聲地喊叫起來。眼看著張知青就要落入眾人之口,我再也沒有退開,而是轉過身來,一個飛沖,一劍斬在了這家伙的手臂上。

  許是運氣,我這匆忙一劍竟然將那手臂給卸了下來,而我還趕在了那群家伙沖上來的間隙,將張知青給拉著往回走。

  張知青腿上緊緊握著只斷手,腳步踉蹌,崴了腳,根本就走不了幾步,瞧見這狀況,戴巧姐終于下定了決心,從懷里面猛然掏出了一件東西來。她是如此的鄭重其事,而我看到這東西卻愣了一下,瞧見我雙眼發直,戴巧姐得意地笑道:“知道這是什么嗎?這就是我的底牌——符王李道子親手所制的符箓。就這樣的東西,根本扛不過一張!”

  戴巧姐手上所拿的,自然就是我當初在巫山學校畢業的時候,被戴校長扣下的符袋,只見戴巧姐在這里面翻了翻,發愁地說道:“到底用哪張好呢?”

  我將張知青背在了我的身上,嘿嘿笑道:“哪張都沒用,你根本就用不了!”

  戴巧姐一劍刺中了胖子的肚腩,結果對方雙手一握,將這軟劍給緊緊抓住,她抽了一下,沒回來,旁邊的敵人又圍了上來,她立刻棄劍而退,從符袋里面掏出一張斗母玄靈秘符,大聲問道:“你個鄉下小子,連李道子都不認識吧,說什么大話?”

  有這女人擋在前面,我也樂得輕松,背著張知青在前面跑,哈哈大笑道:“你若是會,就用用看啊?斗母玄靈秘符用于鎮妖,使那妖丹不穩,神靈潰散,而此刻,你應該用符袋中的甘露符——這幾個東西是染了臟物,將其清洗干凈,超度亡魂,自然什么都了結了!”

  戴巧姐不信,強行驅動這張符箓,一手舉天而起,氣勢凜然。

  結果,冷風吹過,什么效果也沒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