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鄉下小子

  戴巧姐使符的時候,氣勢洶洶,然而卻根本無效,這情形讓她詫異莫名,而卻在我的意料之中。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當年李道子給我留下這六張符箓的時候,便已經考量過我這個小子,到底能不能夠將這讓很多江湖人珍而重之的符箓給保存下來,所以在落筆的時候,特意加了幾筆,使得這符箓只有我一人可用。

  專屬符箓,這事兒對于別人來說,自然是匪夷所思,然而對李道子來講,卻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

  因為,他是符王。

  這也是當初戴校長跟我談條件的時候,我毫不猶豫答應的緣故,因為我曉得總有一天,這幾張符箓終歸還是會落入我手里的。只不過,我沒有想到它竟然來得這么快。

  戴巧姐伸在半空中的手被一個家伙給抓住了,她先是一愣,接著一個流暢的過肩摔,將這個家伙給狠狠甩到了一邊,然后回頭過來問我:“你怎么知道我手上的符箓,叫做斗母玄靈秘符?”

  符箓無效,她第一的反應就是手中的這玩意是假貨,而后才想起我剛才的話語來,大聲問我,我則一邊跑,一邊指著她手上的符袋道:“這東西,本來是我的。”

  戴巧姐又出腳蹬開了兩人,回過頭來,一副見鬼的樣子:“你,就是我父親說的那個學生?”

  說話間,那些附有邪靈的尸體都已經沖到了跟前來,再不反擊,只怕我們就真的要赴谷夏和戰士小樂的后塵了,我沒有跟戴巧姐再多說,而是指著她手中的符袋,牛逼轟轟地說道:“天下間,能夠使用的除了我,就只有李道子了。李道子遠在天邊,而我卻近在眼前,你若是不想你我都死在這里,便把符袋給我,讓我來對付這些家伙!”

  符袋得來不易,戴巧姐還有些猶豫,一咬牙,從兜里掏出一把糯米、一把黃豆,口中默念一遍咒訣,然后朝著這五人兜頭灑去。

  這糯米和黃豆都是精心煉制的,有講究,對付僵尸一類的不死之物,最是有效,然而這些灑落在這幾個老鼠會的死人身上,卻是一點兒用處都沒有。

  這可就真的沒有法子了,戴巧姐此番前來,因為身有符箓,倒也沒有備上其它壓箱底的東西,一時間就犯了難。

  再好的東西,它總得用出去,才算是一個事兒,戴巧姐沒有法子了,這思想一通,便立刻果斷地將符袋扔給了我。這東西離我太久,接在手里,感覺符袋上面,一股女人香氣直入鼻中,指尖似乎都有胭脂的滑膩。符袋在手,我頓時就膽氣橫生,將背上的張知青朝著戴巧姐一扔,大聲喊道:“接著,看我的。”

  張知青給我輕飄飄地扔過去,戴巧姐下意識地伸手來接,手中一沉,雙眉一豎,整個人都不愉快了,大聲罵道:“你要干嘛?”

  “干嘛?”我冷笑了一聲,一步沖前,卻是折回了那五具活動的尸首之中,將斗母玄靈秘符納于袋中,又將甘露符給夾了出來,大聲喝道:“你不是說我是那鄉下小子么?那就讓我這個鄉下小子,來給你演示一下,李道子的符箓,到底是怎么用的!”

  此言方罷,我先屈食指,大指壓上,大指尖掐丑紋,再屈握中指、無名指、小指,如握拳狀并藏甲殼,然后錯開了兩人的抓咬,通過瞬間的調身、調心、調息,進入松、靜、自然的三階段。

  畫符者師法天地,引自然之力而凝于符箓之上,而施為者,除了特定的咒訣之外,還需將自己的心神放松,呼吸自然,思想自然,形體自然,順其自然,自然而然,這樣才能充分解脫識神的束縛,進入識神和元神同步修煉的佳境。

  “悲夫長夜苦,熱惱三涂中……二灑法界水,魂神生大羅,三灑慈悲水,潤及于一切!”

  此咒訣乃當日老鬼口傳心授,無論是語速、咬字還是唱腔,都是幾乎無二,此訣一出口,我立刻感覺到指間的符箓之上,有一種強烈、深刻、清晰的力量傳遞而來,而就在我將其往上扔出的那一霎那,有一種整個人身心神魂都滲透到筋骨皮肉里面去的投入感。

  接著我瞧見符箓升空而起,化作了一道青色的光華,將這整個一片區域籠罩,十米之內,霧氣蔓延,無數的水汽凝結,然后從上而下,有露氣落下,宛如毛毛細雨,將場中所有人都給沾染。

  冥冥之中,似乎還有仙樂傳來,就像是那古箏,錚然而動,悠遠綿長,讓人回味不已。

  這露氣于我們身上,疼痛消解,精力恢復,宛如那靈丹妙藥,然而落在了這幾個老鼠會的死人身上,卻是一陣白煙冒起,無數扭曲的光線氣息憑空而生,雖然聽不到那凄厲的叫喊,但是我的耳膜卻是一陣劇痛。

  這頻率,雖然聽不到,卻真實存在,并且已經將我們的耳膜震破。

  當那五具尸體悉數倒下的時候,我一屁股坐在了泥地上面,渾然顧不得旁邊的這幾具尸體,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呼吸著如此清新美好的空氣,感覺世界都是如此的美好。

  瞧見我真正使出了這符箓,戴巧姐整個人就有些懵了,先前還只是懷疑,然而此刻卻是實打實的戰績,由不得她不信,但是常識卻又告訴她,這不可能,于是她傻乎乎地上前確認道:“就這樣?”

  我艱難地爬了起來,使用符箓的后果是體力透支過度,不過在這甘露的沐浴之下,我倒也沒有如之前那般倒下,點了點頭,算是回答,然后朝著張知青問道:“張叔,腳怎么樣了?”

  張知青揉了揉腳,嘗試著站了起來,一愣,不由得驚喜地笑了:“哎呀,好神奇,居然好了。”他走了兩步,感覺無恙,而旁邊的戴巧姐則伸手過來,與我討要符袋,我沒有理她,而是平靜地說道:“物歸原主,這不是正好么?”

  戴巧姐眉頭一皺,正想辯駁,而就在此時,突然間我們腳下的土地一陣劇烈顫抖,我們三個人都站不住腳,失去平衡,跌倒在了地上。

  轟、隆隆——

  我躺倒在地上,大地仿佛被變成了一個攪拌機,左右搖晃,根本就起不來,張知青在旁邊大聲喊道:“地震了么?”

  我的后背緊緊貼著大地,感受著震源的方向,深深吸了一口氣,長嘆道:“有人在下面動了手腳,墓塌陷下去了,我估計就算是以后調集了大量的設備,恐怕也挖不到那個利蒼墓了。”

  法螺道場的黑袍人嘲笑利蒼不過一具殘尸,卻不知道人家早在兩千年前就謀算好了,不但通過育魔池將自己的靈魂保存下來,最后附著到盜墓賊的身上,最后好將自己的墓室沉下地底,讓誰都找尋不到。

  這震感足足持續了半分鐘,當一切結束之后,戴巧姐站起來,卻忘記了問我討要那符袋,因為這個時候,她的視線已經被一個剃著小平頭的年輕人給吸引住了。

  猶豫了一陣,她詫異地喊道:“張快?”

  來人正是被利蒼附身了的張快,也是科考隊曾經的臥底張快,我并沒有將墓室中發生的事情講得太過于明細,所以戴巧姐只知道后面的那個身份,當時就惱了,想著所有的一切,都是這個臥底和叛徒所造成的。

  我們的隊伍里死了人,這可是大事,說好了保護別人,結果卻造成了這般的結局,怎么讓這個自名為領導的女人釋懷,所以一瞧見張快的出現,她便一個飛身沖了過去,想要將此人擒下。

  至于擒下了,是用皮鞭抽,還是滴蠟燭,這都是后話。

  然而當時的我卻在想張快到底是怎么出來的,與他對陣的馬領導和黑袍人,到底什么情況。等我回過神來,喊出一聲“小心”的時候,戴巧姐卻已經沖到了張快的面前來。

  不出意外,這個女人雖然強悍,但卻并不是附魔張快的對手,一個擺手,她便哀嚎著朝旁邊滾了過去,生死不知。

  張快的目光越過山坡,朝著我看了過來,我感覺得到,最終還是落在了我胸口處的魔簡。

  我們的目光在空間的某一處點上交錯,我曉得他從墓地里爬起來,所為的就是那魔簡,于是二話不說,撒腿就朝著下方沖了過去,張知青想要跟上我,被我罵住了:“張叔你蠢啊,那家伙是來找我的,你不要跟過來,找死咩?”

  張知青停住了腳步,而我則是從上到下,越跑越快,幾乎是箭步如飛。

  我感覺自己的身子都開始飛了起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前方的路上突然出現了一個黑影子,來不及停止沖勢的我跟這家伙重重撞在了一起。

  我感覺自己好像撞到了墻上。

  張快竟然如此快,提前一步堵在了我的面前,我摔倒在地上,一路翻滾,手卻伸到了懷里去,心想著還有三張符,我到底應該用哪張才好。

  然而就在此時,張快的身后突然出現了一個瘦小的身影,手中一根長棍,騰空而起,朝著他的后腦勺兜頭打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