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六章 事件將盡,又生禍端

  這一夜匆忙逃命,我也沒有仔細打量那玉簡,唯一瞧了一次,結果眼睛都給亮瞎了,所以那玉簡之上,到底有什么東西能讓他們如此驚訝,這事兒我也不曉得。

  在看了幾秒鐘之后,孫老師的臉頓時就變得無比的怨恨起來,扭頭找了一圈,看向了我,三兩步就沖到了我的面前來,揪著我胸口的衣服喊道:“你敢拿假貨來騙我們?”

  在只有兩個人的時候,我怕他,是因為他兇狠,神經質,說殺人就殺人,說滅口就滅口,一點預兆都沒有,讓人感覺根本就沒辦法把握;不過眾目睽睽之下,我倒也不懼他,一把就將這老家伙的手給擰開,然后一大腳,將他給踹了開去。

  我受夠了這老家伙咄咄逼人的閑氣,出手也不顧后果,沒想到那孫老師本身就是受了重傷,結果被我一腳,倒在地上,半天都沒能爬起來。

  我這態度讓程老頓時就火了,質問我道:“年輕人,你這是干什么呢?”

  程老是考古界的泰山北斗,也是此行的首領,天生自帶這一股威嚴,我能夠對曾經想要對我圖謀不軌的孫老師惡言相向,但是卻不會挑戰程老的權威,不過我到底是少年人,性子轉不過彎來,只是生硬地回答:“這東西,就是我從古墓中摸出來的,是不是我不知道,但是我絕對沒有換過!”

  旁邊的申重和張知青等人也上前來勸,申重攬著我的肩膀說道:“二蛋這孩子為人向來誠實,是絕對不會說謊的,再說了,他若是要掉包,這黑燈瞎火的,上哪兒找來的代替品呢?”

  孫老師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從程老手中一把奪過了那展開的玉簡,扔在了我的面前,大聲喊道:“你們看看,這上面一顆字都沒有,根本什么都不是!”

  他氣憤莫名,而我則低頭一看,瞧見原本閃爍著亮光的那些符文竟然全部都消失了,這玉簡之上,根本就是光板白條,啥都沒有。

  這情況讓我大吃一驚,因為我分明瞧見過上面有文字,然而此刻,這到底是什么狀況呢?

  我在這邊發愣,而旁邊的申重則將這東西撿起來,一臉無所謂地說道:“這東西,或許還有別的奧秘,或許根本就不是,正品還留在下面的古墓之中,只要將其挖掘出來,事情就能夠明了。”

  程老一臉凝重地從他手上接過來,然后將其卷住,旁邊有一個他的得意門生上前來,用一個盒子裝好,而旁邊的孫老師則有些絕望地說道:“利蒼出來了,這個兩千多年的老鬼現世,只怕江湖之上,要永無寧日了。”

  他十分沮喪,然而申重卻并無太多的感觸,指揮著手下開始收拾現場,而我則和戴巧姐作為傷員,給安排在了山丘之上,還在旁邊給我們生了一堆篝火。

  看著忙碌的人群以及天際的淺白,戴巧姐長嘆了一口氣,似乎是在感嘆自己又活著見到了第二天的太陽,而我則摟著胖妞,默然不語。

  我這樣子看著似乎好像是受了很重的傷,然而卻不知道怎么回事,泡過那育魔池和內棺棺液的我卻感覺渾身一陣暖洋洋的熱流,在奇經八脈之間左沖右突,讓我焦躁得難受,恨不得撒開腿丫子跑上幾圈才得勁。不過我不敢跑,也不敢將自己身體的異狀說給別人聽。

  我隱約曉得一點,這可能是跟我修習的魔功有關,它或許是經過了這樣的浸泡,跟當初楊二丑對我的伐經洗髓一般,有了重要突破。

  越是如此,我越不敢張揚,因為劉老三曾經告訴過我,所謂正邪不兩立,這可不是說著玩兒的,要是碰到一些個腦袋里一根筋、嫉惡如仇的正道高手,說不定就要將我這樣子的小雜魚給凈化了。

  我從小便飽經磨難,對生死之事最是在乎,所以劉老三的交代我謹記于心,一點兒雷池都不敢越過。

  不過旁人沒有瞧出來,但是戴巧姐離我很近,卻能夠感受到我急促的呼吸和略微偏高的體溫,扭過頭來看我,問:“你怎么了?”

  從我成功地使出了甘露咒,將那幾個被邪靈附身的尸體給凈化,又與胖妞惡斗被利蒼附身的張快之后,這個女人對我的態度也就好了一些,至少沒有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不過我還是記著她先前的事情,不愿意理她,嗯了一聲,轉過頭去。

  然而我不想理她,她卻翻過身來,蹲在我的面前,伸出手說道:“甘露符被你用了,符袋里面還剩三張,還給我!”

  戴巧姐想要回自家父親送給她的壓箱之物,不過這東西既然已經物歸原主了,我哪里還會再還給她,于是耍賴道:“這東西,原本就是我的,你也用不了,還不如還給我算了!”

  我賴著不給,戴巧姐卻也沒有強求,而是對我提出要求道:“這東西是我父親給我留下來的,現如今交到了你的手上,既然是物歸原主,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可得答應我一件事情,要不然我是不會同意的。”

  符袋與我,不僅僅只是一份得力的道法屏障,而且還是我與青衣老道之間的一種聯系,能夠不放棄,我自然是不肯流入別人之手的,聽得戴巧姐提出了要求,我立刻點頭答應,說要做什么都可以。

  這女人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微笑,沒有立刻說出來,而是告訴我,說現在還沒有想好,那就暫且擱下,以后若是想到了,再來告訴我,可不許賴賬。

  我拍著胸脯說道:“你二蛋哥別的優點也不多,但是有一點,就是說到做到,這是絕對的。”

  大戰結束,眾人環衛,特別是有著那一群帶著槍的兵哥哥在周圍警戒,我和戴巧姐倒是能夠安安心心地聊著天,也不用擔心孫老師的危言聳聽。

  實力是一切人際交往的前提,戴巧姐一旦收斂起了先前的高貴冷艷,倒也還是一個可以聊天的人,而且我跟她之間也沒有什么不可調和的矛盾,在她一陣軟言討好之后,我也收斂起了先前那滿身的刺,平靜相待。

  戴校長是戴巧姐的父親,而這符袋則是戴校長不放心女兒送出的心思,所以她其實也聽說過我這么一個人。

  不但是我,便是巫山三怪,她也都有耳聞,別人不說,對蕭大炮特別感興趣,問了我好多關于忠哥的事情,而這些結束之后,她才想起了問我,說我在學校那么牛逼轟轟,一個人干翻了包括教員、憲兵在內的二十多人,咋就在這地界窩著,死心塌地地做一個小科員呢?

  “……蕭大炮在西疆都已經開始帶隊伍了,而巫門棍郎據說在西南局也是特殊應急隊的骨干,而你呢,要不是剛才那手段,我都不曉得你就是巫山三怪中鼎鼎有名的陳瘋子呢?”

  聽到戴巧姐這話兒,我一陣郁悶,沒想到我竟然還有這么一個外號。陳瘋子——我招誰惹誰了,誰沒事把我往神經病人那一撥劃拉啊?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天色也漸漸開始亮了起來,這時白合悄不作聲地出現在戴巧姐身后,那女人似乎感應到了什么,背脊一挺,坐直身來四處望,瑤鼻一嗅一嗅,似乎在聞著什么。

  白合有心作弄這女人,不過我怕這大水沖了龍王廟,示意她別鬧了,天都要亮了,趕緊回來,白合不情不愿地回了小寶劍,而當她一進來,戴巧姐立刻朝著我輕聲責問道:“你養陰神?”

  我含笑不語,沒有回答,而戴巧姐則不依不饒地說道:“這事情雖然能夠短暫的提升修為,但是很容易損傷自身,而且還會折壽的,你最好不要弄……”

  她嘮嘮叨叨,而這時下方一陣吵鬧,我瞧見有幾人從遠處抬來了一具尸體,其他人都圍了過去,不過離得遠,我也沒有瞧見什么,我被身體里的那熱流搞得懶洋洋的,也不想起來,瞧見小魯走了過來,連忙叫住他,問怎么回事,小魯告訴我,說剛剛找到了那個叛徒的尸體了,身上被打了十五槍,居然還拖著跑了五里地,是黃超班長帶著兩個兄弟從松樹林子里面,把他給拖出來的。

  聽到這話,我也顧不得什么了,立刻爬起來,朝著人群那兒跑去,到了地方,瞧見剛才兇如惡魔的張快此刻也就是死尸一具,臉蒼白,嘴唇緊緊閉著,早無生氣。

  旁邊的程老、孫老師和申重小聲議論著,音量壓得很低,不過都在懷疑那利蒼應該是另外找人附體還魂了,至于那人是誰,就不得而知了。

  我走過來,孫老師總是不懷好意地打量我,一副看賊的樣子,我受不了,又返回了火堆旁邊去。

  天已經完全亮了,幾個領頭的商量了一番,決定派人在這里看著,其余的人先返回山口的那個村子,我們這些傷員安置在老鄉家,而后請求上級,立刻派人過來增援,并且開展挖掘工作。

  我、小魯、張知青和戴巧姐四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害,暫且歇在村中。

  沒想到這一歇,又鬧出了一樁公案來。

2條評論 to“第二卷 第五十六章 事件將盡,又生禍端”

  1. 回復 2014/09/14

    屌絲

    作者大哥啊,我看完了苗疆蠱事就夢見了小妖好漂亮啊我好喜歡她,愛啊

    • 回復 2015/05/13

      陸左

      我還夢見了大咪咪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