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九章 和合石荒山嶺

  這個人,就是曾經鬧上李家,自稱是李致遠的那個窮學生,消失了很久的許鳴,

  這事情果真是湊巧到了極點,我們剛剛準備返回住處,他就出現了。

  經我的提醒,鐘助理和雜毛小道全部都瞧見了,鐘助理很肯定地點頭,說就是許鳴,不會錯的。這里是九龍城區的繁華街道,行人穿行如織,那個叫做許鳴的年輕人正捧著一個漢堡,朝一個人流密集的出口走去。時不待我,只要找到許鳴,便能夠從側面知曉事情的大概,雜毛小道和我立刻讓鐘助理把車子靠邊停下來,然后推開車門,追了過去。鐘助理在我們后面大喊,說開手機,保持聯絡。

  時間已經有所耽擱了,出了車,我們只知道許鳴的大概方向,望前跑,急追過去。下到地下入口,看見遠遠的有一個穿著黑色T恤的男子,在擁擠的人潮中,正是許鳴,我和雜毛小道便往前擠去。似乎感應到我們的注意力,許鳴回頭看了一下,正好撞上我和雜毛小小道的眼神。

  看著我們焦急地奔跑,許鳴立刻反應過來,知道我們的目標是他,便條件反射地朝著前面狂奔。

  這家伙,居然這么機警?

  我心中有些焦急,碰上這樣的對手,可真的不是一件好事,說不定又要大費周折。我們健步如飛地往許鳴的方向奔跑,旁人紛紛側目看過來,不明所以。許鳴也跑,他跑得沒我們快,但是油滑得很,盡往人多的地方鉆。這小子是本地人,地形自然比我和雜毛小道兩個人熟悉多了,三下兩下,我們沒過一會兒,就失去了他的蹤影。

  這一追足足跑了十幾分鐘,我累得氣喘吁吁,蹲在街頭的花壇邊歇息。

  雜毛小道在旁邊笑,說看看,好久沒有鍛煉了吧,跑幾步路就喘得跟剛剛洞房完一樣,真丟臉。我沒好氣地呸了他一口,說人都跟丟了,還在這里得意地笑個屁?他倒也不生氣,一口道出其中的本質,說找到許鳴又怎么樣?且不管兩人是不是換魂了,你自己想,同樣兩個兒子,作為父親,李隆春想要現在這個,還是以前那個敗家子?

  我聳了聳肩膀,以前那個紈绔子弟,一提起他所做的那些爛事,就讓人恨得牙齒癢癢,若真有得選擇,自然是這個要好許多。雜毛小道點了點頭,說既然如此,李隆春想要的,只是一個結果,一個讓他心安的結果而已。如果他的猜測是正確的,想必最終接受不了的,反而是他本人吧。

  我沒話了。

  按理說,我們要做的,僅僅只是還原事情的真相而已。但倘若這真相真就如同我們猜測的那樣,想必會有很多人不滿意,包括當事人。這里面的糾葛,還真就說不清楚了。事情的關鍵就在于,這里面的苦主,自稱是“李致遠”的許鳴,躲藏起來,不知所蹤了。

  當然,整個事情里面最受傷害的,莫過于許鳴的父母。

  雜毛小道說得對,往深了說,這件事情確實復雜至極,但往淺了說,也只是點頭、搖頭的區別而已。

  或許之前被請過來看的算命師傅們,正是琢磨到這個道理,所以才隨便糊弄過去的。

  我點了點頭,說那現在怎么辦?

  雜毛小道一笑,說我們也未必跟丟了啊,讓你看看我老蕭“大六壬”的本事,并非虛言!說完這話,他從隨身的袋子里翻出六根黃色的木簽子,用最長的一根刺破左手手指,然后將流出的鮮血,潤濕了這六根木簽子的尖口,相互搭著,雙手擺出了一個奇怪的形狀,口中念念有辭,然后踏著禹步,行走北宮斗門之數,停下,將竹簽全數拋于地上。

  我抱著手,在一旁看著雜毛小道蹲地默算。

  計算了一番,雜毛小道抬起頭來,說他已經算出了那個許鳴準備前往的地方,要不要跟著去?我不相信,說怎么可能這么神?雜毛小道一邊用嘴吸吮指頭的血,一邊撿起了地上的竹簽子,說他看了許鳴一眼,就足夠了——這世間萬物,都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只要有聯系,都可以算,只是你愿不愿、得不得法門而已。虧得你也身負著一脈傳承,竟然問出這么小白的問題,我都替你臉紅。

  我說去,早點搞完了事,結識了李隆春,說不定麒麟胎就在眼前了。看著這條街道陌生,不知道是跑到了哪里,連忙找出手機,打電話給鐘助理,讓他過來接我們。

  費了好大的勁解釋,將周圍顯著點的建筑描述了一個遍,鐘助理才找了過來,問找到人沒有?我們上了車,雜毛小道坐在副駕駛室上,指著前方,說我們這就去找。鐘助理奇怪,說知道那小子在哪里么?雜毛小道笑而不語,裝高人模樣,我則與鐘助理說只管聽這位道爺吩咐,凡事他兜著便是。

  鐘助理一肚子疑惑,然而卻也沒有反駁,把握著方向盤,聽雜毛小道指揮而行。

  一路北行,雜毛小道也不說在哪里,只是指著前面的路,說直行、左拐、右拐……每一個指令都隨意無比,哪里像是指路,簡直是在消遣鐘助理。我坐在車后面,也不說話,看著窗外的街道和景物,只當是坐了觀光巴士。如此大概行了一個多小時,我們愣是從九龍一直跑到了新界北區的粉嶺一帶。

  相較于繁華喧鬧的九龍港島,新界粉嶺這一帶就有些冷清了,許多建筑看過去都有些暮氣沉沉的感覺,很像是南方城市的郊區。雜毛小道似乎自有主意,也不喊停,讓鐘助理繼續開,一直到了一處僻靜的山丘附近,才停下來。我望著暗夜里黛青色的山巒,感覺有些冷,問這是哪里了?

  鐘助理苦笑著,說這里……這里就是著名的和合石,蕭大師,你莫不是開玩笑吧?

  著名?我撓了撓頭,說我還真的沒有聽過,和合石是什么東西?

  鐘助理指著遠處的山峰,說和合石就是個大墳場,大部分的香港人死了,都埋在這里。我頓時無語,這尼瑪,鬧來鬧去,是墳山啊?為什么雜毛小道要把我們帶到這里來呢?從車前的后視鏡中,我看見雜毛小道在閉目喃喃自語,旁若無人,依然測算著什么。

  終于,他睜開眼睛,對我們說道:“下車。”說著,他推開車門,走了下來。

  我跟著下了車,問到底怎么回事?我們不是要找許鳴么,跑到這荒郊野嶺的墳山來干嘛?雖然咱們經常跟著鬼物打交道,不怯,但是沒事來這里玩兒的,都是腦殼進水了的,有意思沒意思?鐘助理也是十分的郁悶,他是證劵公司的精英,公司里外都是一把好手,沉穩,所以李老板才叫他過來的,然而沒事跑到這兒,還是大晚上,果真有些瘆得慌。

  雜毛小道很自信,說陸左你信不信,我們過一下會看到一出好戲,到時候,你就不會后悔來此了。

  我說滾球吧,我打小就怕黑又怕鬼,沒成想長大了,還得天天跟些鬼玩意打交道,這也就算了,大晚上你還帶我們來墳山上玩兒……這么說著,我還是跟著雜毛小道的屁股后面走去。鐘助理卻不愿意下車,說他是個普通人,沒事才懶得進去。雜毛小道笑,說你不進來,怎么完成你老板交代的任務呢?

  鐘助理無奈,把車了熄火,屁顛屁顛地跟著上來。

  我們沿著公路走,不一會兒出現一條上山的岔路,不是正規的水泥路,而是山路,羊腸小道那種。其實這里離陵園還很遠,并不是墳山,不過夜里光線暗淡,只能順著月光,看見前路,山中又有清風吹,所以格外的清冷。

  雜毛小道走在前面,說不管你們信不信,他算到此間必有答案,所以便前來一觀,如是而已。

  我問老蕭,說你這算法,可靈驗?

  他傲然說當然,回回都準。

  見他說得信心滿滿,我放下心來,緊緊跟隨。誰知這賤人又飄出一句話,說這“大六壬”與太乙、奇門遁甲,并稱為周易三式絕學,屬最高層次的預測學,也是帝王之學。他自學會,平生就算過一次,那次準了,不知道這一次準不準。

  我不說話了,和鐘助理默默的走著。

  有烏鴉飛過,嘎嘎地叫著,在遠處的樹林子里撲騰著翅膀,我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種不祥的征兆。

  月掛枝頭,我們走到了一片空地上面,雜毛小道停住了腳步,讓我們退下道邊,來到幾棵樹后面,靜靜等待著。他不言語,我也便只有耐心等待,好在夏夜里有風,絲絲清涼,倒也還算是舒服,并不難耐。這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鐘,山道中有鳥叫,也有蟲鳴。這蟲子的吟唱,讓在我體內沉眠的金蠶蠱一下子就蘇醒了,撅著屁股就跑了出來,自顧著去尋摸吃食去了。

  好在鐘助理沒有看見。

  我突然回憶起了往日在山林間蹲守矮騾子的那天夜里,似乎也是這么一個情況。不過那個時候的我,初出茅廬,一身的膽兒。現在,見得越多,心里越是懷著敬畏之心。緬懷了一會兒往事,我發現附近的蟲子鳴叫聲開始漸漸的淡去,再無聲息。

  肥蟲子今天肯定又要吃多了。

  這時雜毛小道捅了捅我,我經提醒,往來路瞧去,竟然出現一個削瘦的人影。他走近了,月光照在了他的臉上,我旁邊的鐘助理渾身一震,險些發出了聲音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