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二章 受傷的狼

  “好黑手的小哥……”

  那個闖入人群之中的干瘦漢子萬三瞧見我以這狠厲手段,再殺一人,臉色也變得有些凝重,朝我勸道:“這位小哥,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不管有多大的仇恨,萬事皆留一手,方能活得更久啊!”

  此乃充滿誠懇的真理,也是好心之言,然而當時的我已經被張知青和小魯的死亡給沖昏了頭腦,哪里管得這些逆耳忠言,僵硬的臉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以示友好,而握著小寶劍的右手卻更加用力一攪,將那人的內臟攪得一塌糊涂,接著一腳踹了過去,那人悲鳴一聲倒地,便再也沒有起來。

  這時戴巧姐也加入了戰團,她剛才受了黑袍人一掌,又是中了胸部,多少受了些內傷,佝僂著腰過來,與這三人稟明身份:“宗教局戴巧姐,這個是我們局的同志陳二蛋,多謝三人的援手之情。”

  這身份一表明,那個少年便咕噥著說了一聲:“哦,原來是六扇門的人啊……”

  他是少年郎,說話渾然無忌,而那干瘦漢子則一邊與旁邊之人應付,一邊含笑說道:“哦,原來是官家的人,那就不用多說了,這乃應有之事,且莫多禮。”

  短短三言兩語,我們便已然結成同盟,法螺道場在此間的人手十來個,不過復仇心滿滿的我殺掉兩人,而還有三人在香案那兒維持那法螺道場,剩下八個,對我們倒是形不成壓倒性的絕對優勢,彼此一糾纏,我便發現那個自稱武當出身的道士雖然算不得一流,但是卻也能夠與黑袍人形成僵持,而這個干瘦漢子萬三也不是弱者,他也不是赤手雙拳,而是手拿一根紅線,不斷地結繩,一旦有人沖上前來,他便做出復雜的繩技,炫目至極,來人三兩下,便給捆住手掌,施展不得。

  他這是仁術,不傷人,只制敵。

  相比自家師父,那個叫做趙中華的少年郎就顯得戾氣許多,他才十來歲,個兒也不大,也就一小孩兒,不過一對腳卻仿佛踩在了彈簧上面一般,前后踢、側踢下劈、勾踢旋踢、推踢跳踢……那花樣多得很,簡直就讓人眼花,凡事覺得他小好欺負的,都莫不被他那花樣迭出的腳丫子給踹中,跌倒而去。

  雙方一交手,便陷入了膠著,黑袍人暗覺不妙,與武當道士方離交了幾回合手之后,突然朝著香案邊的那個紅臉面具的人喊道:“老黃,轉虛為實,法螺道場,超脫物外,起!”

  此聲一吩咐,那個端坐香案之后的紅臉面具突然一躍而起,踩在了香案之上,掏出了一把小匕首,朝著自己的手腕一抹,鮮血飚射而出,旁邊兩個小娘皮則大聲的嬌喝著,腦袋一甩一甩,整個人都陷入了癲狂。

  這三人一有異動,萬三立刻有所察覺,朝著自家徒弟喊道:“中華,阻止他們!”

  這邊一吩咐,那少年立刻沖天而起,朝著香案那邊沖了過去,我和戴巧姐也想過去支援,然而立刻有兩人攔在了我們面前,一臉獰笑地說道:“好小子,殺了我們兩名兄弟,老子可得把你的皮給扒下來,給他們作祭奠……”

  旁邊一個眉目清秀的漢子卻桀桀笑了:“平哥,別介啊,這小子細皮嫩肉的,要不然先給我玩玩,容后再談?”

  兩人彼此調笑,說得十分輕松,不過卻是嚴陣以待,我臉上沒有任何憤恨,然而卻是招招搏命,一副亡命徒的樣子,這狀態簡直就是發了魔怔,那兩人也是一方高手,無論是面對萬三還是戴巧姐,都是應付自如,然而跟我一開搞,卻有些手忙腳亂,步步后退。

  然而就在此時,突然周圍一陣陰風刮起,我們的頭頂處一陣旋渦生出,接著好多臉上涂著圓形腮紅的小娃娃便從天上掉落下來,隨之而來的還有長舌頭的吊死鬼,以及身披兵甲、騎著大馬的武士,這些東西極多,一下就將村前的整個土路給堵滿,有的甚至沒地方站,給擠到了兩邊水田里去。這模樣實在嚇人,特別是那些臉色慘白、卻涂著腮紅的鬼娃娃,有男有女,一雙眼睛怨毒得讓人相對一眼,便渾身發毛。

  紛紛掉落的紙靈之中,有一個靈巧的聲影也在翻滾,卻是那個叫做趙中華的小孩兒,他被那兩個小娘皮給逼退了,一臉氣急敗壞地說道:“師父,她們搞鬼,把衣服給撕開了,我根本不敢碰她們!”

  我聽到了,下意識地抬頭望去,沒有瞧見那兩個撕衣服的少女,而是瞧見那個紅臉面具揮動著一方沾有鮮血的令旗,朝著我們這邊揮來。

  這一揮,所有的紙靈都紛紛朝著我們這邊沖來,而法螺道場的人卻抽身往后退去,任這些紙上兇靈消耗我們,我的小寶劍犀利無比,連挑帶抹,斬落好幾個紙面娃娃,然而對手確實無窮無盡,宛如炮灰,根本就抵擋不住。對方援引了法螺道場的紙靈而來,不到一分鐘,我們五人都擠到了一塊兒來,望著滿天滿地的紙靈洶涌,而法螺道場的人則都退到了幕后看戲,那武當道士方離苦笑道:“今天真的是要栽了,貧道我名字里雖然有一個離字,卻沒有修習離火之法,應付不得這種場面啊……”

  我們節節敗退,戴巧姐也是一聲苦笑,說道:“即便有火,也沒法子——你看這紙靈,從那法螺道場之中,源源不斷而來,唯有斬斷其根本,方能與之拼命……”

  “斬斷根本?”干瘦漢子一愣,突然笑道:“我倒是有一樣東西,可以將這玩意給弄掉……”

  他說完,從懷中往外一掏,朝天撒去,但見是一張銀白色的金屬小網,不過它一騰空而起,便化作了一張透明而泛著亮光的大網,朝著云霧連綿的上空罩去,而這一籠罩,空中那些紛紛落下的紙靈便都被隔斷,另一處端口,原本靜寂無聲的兇靈竟然都發出了巨大的慘叫,顯然是被傷到了根本。萬三此舉一出,那個揮舞著令旗的鮮紅面具立刻渾身一震,他帶著面具,所以鮮血倒也沒有噴出來,只是全數流到了胸口,一團暈紅。

  截斷此陣,我們所有人的士氣大震,憑空又生出了幾許氣力,而就在此時,我前方突然一片混亂,那些洶涌而來的紙靈卻都紛紛散開,我瞇眼一瞧,竟然是胖妞尋得了我的氣息,從村中殺來,攪動一番風云。

  胖妞昨夜方才睜開額頭上的眼睛,損耗嚴重,此刻卻不能再次將身體里面的魔猿逼出,也使不得脖子上面掛著的法器,不過它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一根木棍,卻也是兇悍異常。

  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胖妞不知道是有著什么氣質,它并不強大,但是一出現,卻將場中的紙靈給攪得一陣惶惶,那些悍不畏死的紙靈竟然不敢與其交鋒,讓開一旁。

  這情形讓我們所有人都大為振奮,五人齊出,終于沖到了香案之前,戴巧姐抓住其中一個小娘皮的辮子,拽到了地上,而我則是一腔憤恨,也顧不得心軟,沖上前去,一劍給了那個紅臉面具封喉而殺。

  香案一倒,那紙靈立刻變得軟弱無力,有人上前而來,將那法螺給踱去,然后往后面退開,村子里也開始有了動靜,砰的一聲響,卻是工作組鳴槍示警了。

  這大勢已去,黑袍人不再糾纏,而是吩咐手下撤離。

  不過他們想走,我卻是不依不饒,感覺殺了好幾個人,不但沒有力竭,反而是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一聲叫喊,發足狂奔,朝著那些家伙追去。這一追一逃,一下就離開了村口好遠,那些人哪里瞧見過這般兇悍的對手,一時間有些心慌,有一個人頓時就崴了腳,掉隊了,我野狗一般撲上去,與他緊緊抱在一起,滾落在了旁邊的水田里。

  那水田耕過了一邊,放得有水,正等待插秧,里面盡是爛泥,我們兩人好是一番滾,他按住了我拿劍的手腕,而我的左手則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兩人較勁,他前面的同伙一聲驚呼:“老八……”

  法螺道場的人想過來救援,然而戴巧姐和那三名援手也匆匆趕了上來,黑袍人瞧見村口已經有戰士持槍追來,沒敢停留,而是拉著那人離開。

  我沒有參與追逐,而是與這個老八在爛泥田里面撲騰。

  那可是個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壯漢,一聲肥膘,口中噴出熏臭的氣息,像頭狗熊,然而即便是這樣,他卻依舊害怕我,因為我就像一頭受傷的狼,死死咬住他不放,小寶劍給弄丟了,我就一雙手,緊緊掐住了他的脖子。

  老八還準備翻過手來弄我,結果胖妞這幫兇適時一棒子,將那人敲得渾身無力,放開了加在我身上的手臂。

  ”媽的,去死,去死!“我整個人陷入了癲狂之中,腦海里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要干死這些個傷害我朋友的家伙,而這時旁邊有人過來拉我了:“小哥,別弄死他,要留活口吧……”

2條評論 to“第二卷 第六十二章 受傷的狼”

  1. 回復 2014/12/26

    趙中華

    哎,沒想到掌柜的我后來也入了六扇門,還當了性都的老大

  2. 回復 2015/05/13

    陸左

    這就是黑手雙成陳至程的由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