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三章 弱者忿恨

  我一腔怒火正要傾瀉,旁邊卻有人過來拉我,下意識地甩手過去,結果根本甩不動,我回過頭來,瞧見是先前幫手的那個干瘦漢子漢子萬三,正笑盈盈地看著我。

  伸手不打笑臉人,而且人家剛剛救了我們的性命,這般一想,我也收斂了幾分殺意,松開了手。

  誰知道我這手一松開,被我壓在身下的那個老八居然就地一滾,朝著我一個后蹬腿,正中我的胸口,我被他踢得騰空而起,摔落在了泥田中,而那人借機想要跑開去。不過那水田里面一片泥濘,根本就邁不動幾步路,走兩步便搖搖欲墜,而那干瘦漢子果然也不是好惹的,手一長,竟然便將那人的衣服抓住,微微一抖,那人便騰空而起,騰云駕霧一般,摔倒了土路上面去。

  胖妞在我旁邊,屁顛屁顛地過來攙我,還殷勤地遞上了那根不知道從哪兒找來的木棍,我借著木棍站起來,它便一出溜,爬上了我的肩膀上面來,萬三看得有趣,指著胖妞說道:“這猴子,是你養的?”

  對方雖然阻止我,但也是為了大局,我自然不會不識好歹,點了點頭,說是。

  這干瘦漢子頗有深意地瞧了我一樣,感嘆道:“后生可畏啊!”他似乎對我出手如此狠辣的作風有些不太認同,也沒有與我多攀談幾句,而是跳上了村口土路,然后手朝著虛空中一抓,將先前隔斷法螺道場的那張金屬小網給收了回來。

  我拄著木棍重新回到了土路,這時村子里的工作組成員和戰士都已經趕了過來,不過因為人員并不充足的緣故,也來不及去追趕逃掉的黑袍人一伙,而是在戴巧姐的指揮下,將那個殘余的老八押下,又將尸體給收斂起來。

  作為此行中的援手,萬三和他的小徒弟趙中華,以及武當道士方離三人自然受到了工作組的熱烈歡迎,戴巧姐和協助她的負責人丁三邀請三人到村里里面一敘,交流一番心得。

  萬三等人之所以夜里趕路,是因為要去鄂北的一個村子,幫人解難,因為著急,誤了村鎮,本來就準備找一個歇腳的地方,此刻倒也沒有推辭,與我們一同入了村。

  這一番鬧騰,半個村子都給弄醒了,程老也趕到了村口,詢問此事,得知緣由之后,意味深長地看了我和戴巧姐一樣,然后帶著學生離開,戴巧姐要招待這三位援手的江湖朋友,而我則顧不得多說什么,跟著丁三他們去確認張知青、小魯的生死。

  我帶著兩名工作組的成員直撲我住著的那老鄉家,沖進院子,來到了張知青房間的門口。

  在這房門前停頓了幾秒鐘之后,我撞門而入,瞧見張知青好好地躺在了床上,而并沒有出現在房梁之下。這讓我憑空生出許多希望,然而當我沖到了床榻前的時候,借著外面的微光,卻瞧見他的脖子處出現了一個深深的勒痕,嘴張得大大,舌頭搭在了下巴那兒,早已是氣息全無。

  我沉默了許久,此時此刻的張知青,雖然沒有跟法螺道場之中一樣,吊在房梁上面,但是死狀,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張知青死了,莫名其妙,稀奇古怪,我連那些人是怎么殺了他的,都不曉得,這讓我沮喪無比,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不安感,而與此同時,心中有充滿了憤怒——為什么,這世界上有這么多的不公?

  為什么,那些人可以隨意地殺人行兇,毫無忌憚?

  為什么,實力弱的,就該死?

  我跪在張知青的床頭,看著他那因為血液上頭而變得一片紫紅的臉,以及凸出眼眶的眼球,心中感覺到一種小人物的悲哀,以及濃濃的仇恨——法螺道場,惹到你二蛋哥,你他媽的死定了,老子窮極一生,一定要將你們這個狗屁團伙,趕盡殺絕。

  就在我們發現張知青的尸體沒多久,有人在村后的山腳下找到了小魯的尸體,這個年輕人倒在了草叢中,身上有四十多道薄如蟬翼的傷口,鮮血方干,整個人蒼白得像個布娃娃。

  張知青和小魯的死訊讓工作組陷入了一種深深的恐懼之中,而我曉得,倘若沒有那半路殺出來的幫手,只怕我和戴巧姐也不過就是這樣的下場,于是強行壓下了心頭的悲傷,來到村公所那兒,找萬三他們道謝。

  我到的時候這三人正在吃飯,雖然村里面有意準備些葷腥,但他們都是吃素的,就了點咸菜饅頭,倒也自在,旁邊有戴巧姐和另外兩個村子里的長輩在陪著說話,瞧見我來了,戴巧姐站了起來,給我引薦道:“哈哈,我們的小陳來了,三位,這就是你們剛才問起破了法螺道場邪陣的人。”

  我與三人見過,寒暄兩句,戴巧姐問我情況怎么樣,我將張知青和小魯的死訊給她講明,這話一出,三人皆肅然了,萬三站起身來,拱手說道:“先前還覺得小哥出手過于殘暴,現在看來,法螺道場的人,倒是罪有應得!”

  旁邊的戴巧姐幫襯著說道:“可不是,這兩人都是小陳工作組里面最好的朋友,也正是如此,他才會那般的拼命!”

  萬三、方離等人原先瞧見我如此暴戾,并不太喜歡,這知道原由過后,倒是熱情許多,紛紛出言相勸,讓我的心情好了許多,那方離還提出來,說一會兒給這兩位做一場法事,讓他們早些超生,免受其苦,這話兒讓我也有些感動,一并謝過。

  冰釋前嫌,大家又都是并肩子過命的交情,便也沒有太多的隱瞞,方離告訴我,說這位萬三哥是巴東楚巫傳人,最是厲害不過,而這小趙是河北滄州人士,罕見的習武天才,是萬三哥剛剛收的徒弟,此番受人相邀,沒想到適逢其會,也正是緣分。同道中人,自然會聊起師承,我此時也曉得了門第的重要,自言曾跟茅山李道子學過一段時間的道法,只可惜他老人家看不上我,沒有收做徒弟。

  這話兒一說出口,眾人皆驚,恨不得立刻站起身來,以示敬意。隨后萬三、方離等人紛紛感言,說這真的是可惜了,如果能夠讓那老神仙收作徒弟,當真是天大的福分。

  當然,即便不能當那記名弟子,便是能夠得到指點一二,也足以受益終身了。

  李道子的名頭很好地掩蓋了我的魔功,以及突兀的破陣行為,因為任何的不可能,只要聯系到了那個傳奇人物身上,都變得理所當然了,兩人又跟我確認了一下李道子的一些具體細節,頓時就像瘋狂的追星族一般,問了我好多問題,弄得我頭昏腦脹,竟然有些后悔起抱那個青衣老道的大腿起來。不過這有了共同的話題,倒也能夠很快地拉近距離,沒多久,我便與這幾人成為了朋友,特別是那個叫做趙中華的小孩兒,很有靈性,一臉崇拜地看著我,讓我不由得也有些飄飄然。

  在他的世界里,自家師父就是天底下最厲害的人,而那李道子則是他師父的偶像人物,那么與李道子沾點邊兒的我,便多少也值得尊崇了。

  再加上我今天夜里的兇悍表現,也頗和這小孩的脾氣,以及旁邊威風凜凜的胖妞,一時間便“二蛋哥、二蛋哥”地叫我,然而這“二蛋”兩個字,記雖然容易記,但是登不上大雅之堂,于是也不知道怎么著,他便開始叫我“陳老大”了。

  我與幾人相談甚歡,隨后歇息妥當之后,武當道士方離也擺下香案,開始給張知青和小魯超度亡魂。

  這活兒雖然我也會,但畢竟不專業,遠遠地看著,而這時白合也從黑暗中返回來了,戴巧姐忙活完審問俘虜之事后,神出鬼沒地來到我的身旁,幽幽說道:“陳二蛋,你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我這幾日的表現實在是太醒目了,戴巧姐從原先的忽視,到現在的好奇,心態幾經轉折,這里面的心路歷程自然不能與旁人所說,我跟她并不算熟,也不可能交出根底,隨口敷衍兩句,而這時她突然拉著我說道:“利蒼古墓里,那所有人都在找尋的東西,是不是給你拿了?”

  她這突兀的話語讓我一愣,扭過頭來看她,而戴巧姐則一字一句地說道:“別以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覺,那玉簡變成了無字天書,而神秘莫測的法螺道場竟然被你找出了生門,就算是你搬出了符王李道子,騙得了別人,也騙不了我——不止是我,你沒看到程老和孫老師他們幾個,都是一臉狐疑不信么?”

  我身子僵直,冷冷地說道:“是又怎么樣,不是又怎么樣?你是不是還打算去程老那兒,告發我呢?”

  我到底還是城府太淺,被戴巧姐一詐便露了餡,不過她卻噗嗤一笑,輕聲說道:“干嘛告發你?說句實話,我也頂不喜歡程楊那老家伙的作派,所以與其便宜別人,不如讓你得意咯?不過你可要記住,你還欠我一個人情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