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章 省局特別行動隊

  目標一千米——跑完。

  目標又一千米——跑完!

  目標一萬米——跑完!!!

  ……

  從七月到九月,每天早上,雷打不動一萬米,也就是二十里路,這樣高強度的訓練讓被借調到省局特別行動隊的很多成員折戟于此,黯然離去,也表明了總局組建這樣隊伍的決心和魄力,并非尋常的過家家,以及坐在辦公室里面動動嘴皮子就能夠勝任的;而與此同時,在高強度的體能訓練之后,是每天花樣翻新地針對性培訓,給我們上課的老師,有部隊里面的神槍手,有公共安全局里面多年的老刑警、法醫以及政委,有民間的武術大師,有廟里面的和尚和道觀里面的道士,也有賊眉鼠眼的街頭混混與小偷……

  培訓的科目五花八門,不過最多的,就是如何對付修行者,以及陰靈、僵尸等死物,這里面的講究很多,也是我在此之前,從來沒有涉及到的東西。

  比如修行者,從道家的角度來講,分為符箓派和丹鼎派——前者主張以符咒等方術治病驅鬼,后者主張煉金丹求仙,又分外丹與內丹二脈,皆為道法;而除此之外,還有佛家,講究修行于紅塵,度化世人,以功德為念,自有神通五法;又有巫術,詭異匪思,醫蠱降頭,除此之外還有邪魔外道的修行方法,和各密宗法門……諸如此類,玄之又玄,讓人根本就無從追根溯源,探個究竟。

  這里面的門道多了去,有一個白胡子老頭給我們講述高明的道術時,曾經給我們舉了一個例子——他在解放前的時候,曾經遇到過當時茅山宗的掌教虛清真人,曾經一葦渡江,然后橫空飛躍,一掌震天雷,甘霖而下,潤澤大地。

  這樣的人物,已經宛如陸地神仙一般,只可惜不理世務,要不然當今天下,又會有許多傳說。

  那些是頂級的,而我們所學,則是為了防備突發狀況,以及培養良好的職業素養,借以成為省局足以信賴的力量,處理各地的突發事件,免得當地的力量不夠,持續拖延。

  培訓的日子枯燥而又豐富,每天都會有這樣或者那樣的新知識可以學習,但是負責培訓的教官卻能夠總是揮舞著鞭子,將我們每一個人的體能都給榨盡。

  這樣的生活,讓我很多剛剛認識的準同事叫苦不已,然而我卻是樂在其中。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越來越發現了一個現實,那就是在利蒼古墓之中,浸泡了兩次神奇液體之后的我,在《種魔經注解》上面的修行,已經開始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我的魔功,也開始慢慢地走上正途,我更加強壯了,個長高了,也有力量,反應速度和敏捷度都有了極大的提升,恢復能力也讓人驚詫,而且體內的炁場越來越強,我甚至能夠空手模擬出一些印記,然后驅動我當初所學的道經了。

  所謂修行,一為入定觀想,體會自然,二為內視經脈,大小周天,老鬼交予我鼓蕩經脈氣血之法,堂堂正正,此乃道家內丹修行之術,卻因為李道子一滴精血而停滯不前,不過我走了魔功的路子,卻能夠另辟蹊徑,從此也算是踏入了修行者的行列之中。

  如此曲線救國,使得我在特別行動隊的培訓學員之中,成績出類拔萃,跟幾個世家出身的家伙一般無二,唯一讓我遺憾的,就是當初在法螺道場之中,眼珠子里突然出現的那個復雜而神秘的符文,后來一直都沒有出現。

  封閉式的培訓一直整整持續了兩個月,在此期間,陸陸續續淘汰了一大半,還剩下的十幾個人里面,個個都是各局挑選出來的尖兵,響當當的人物,而在最后一次考核之后,我們終于被正式宣布成為了特別行動隊的一員,并擁有了為期一個星期的假期,自由活動。

  這鳥兒一出了籠子,我馬不停蹄,立刻奔著江寧老城區的于大師家里趕去。

  我之所以去那兒,倒不是因為那把被不斷消磨戾氣的飲血寒光劍,而是因為我家胖妞在我封閉訓練之前,被我交給了于大師的孫子南南幫忙照顧,這都兩個多月沒見了,我自然是十分想念。

  當然,其實我最害怕的,就是胖妞那小家伙變節,以后就跟南南親了,便不再理會我。

  不過我這擔心顯然是多余的,當我出現在于大師家的院子里,正撅著屁股在葡萄藤下面蕩秋千的胖妞立刻感受到了我的氣息,轉過身來,“吱”的一聲叫喊,縱身一躍,便跳上了我的腦袋來,將我的頭發抓成了雞窩。

  南南對于我的到來也表示了友好的善意,他沒有上學,而是跟在自家爺爺家里打雜,學習技藝,他主要的愛好就是木雕,我瞧見院子角落擺著一排的胖妞,有笑的、怒的、兇的以及嬉皮笑臉賣萌的,十分可愛。于大師不在家里,南南告訴我,說他爺爺最近剛剛完成了一把得意之作,就是上次劉老三送來的魚骨,后來拿到了李局長給的外丹之后,弄出了一把能夠具有迷惑能力的魚骨劍,這會兒正在跟人試劍呢。

  聽到劉老三這人的名字,我就莫名有些高興,問那個家伙在哪里?

  南南搖頭,說來的不是劉老三,那個家伙已經把這東西賣給一個叫做慈元閣的無良商家,他爺爺正在跟他們的閣主談生意,說不定以后會跟這個商家達成一些定期的協議,要真的如此,以后天天都能夠有肉吃了。

  胖妞很好,這我就十分高興了,在省局特別行動處封閉培訓的日子里,我最擔心的就是它,不過這小猴兒沒心沒肺,倒也不太用我操心。

  我當天沒有在于大師家久留,而是帶著胖妞離開小院,前往省鋼那邊去探望一枝花母女,結果到了地方,才曉得她們搬了家。

  我好是一番打聽,才曉得一枝花搬到了附近的一處筒子樓,當我走進那狹窄的樓道,敲響房門,看到略有些憔悴的一枝花時,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幾分難過。見到了我的來訪,一枝花還是滿高興的,又是倒茶,又是忙著張羅我坐下,只不過這房間比原先的要小上許多,著實感覺有幾分緊迫,一打聽才曉得張知青的去世,讓一枝花跟老張家的聯系斷開了,老兩口對這個兒媳以及小妮這個孫女并沒有太多的感情,這種冷淡傳遞到關系戶那里,立刻讓一枝花變得很難安寧。

  不過即便如此,一枝花的生性還是蠻樂觀的,她告訴我,說現在能夠在城里面生活,進屋有電燈,樓道里面還有自來水,上廁所也不用在臭烘烘的豬圈旁邊,已經是十分知足了。

  一枝花的話語說得我心中一陣酸澀,這個家庭本來可以更幸福的,然而一切都因為法螺道場而變得如此的悲哀。

  我留下了一點兒禮物,幾乎是倉惶地逃離而去,走出了省鋼的時候,我被內疚的心思給逼得快要瘋了,恨不得立刻出任務,將那個法螺道場的一幫垃圾都給清除了,給張知青和小魯報仇。

  只可惜這怎么看都是奢望,因為我也是剛剛曉得,法螺道場一向都是在鄂北和神農架林區一帶活動,基本上都不會挨著江陰省。

  放假七天,然而沒等到了第四天,我就被緊急通知歸隊,這情形讓人有些詫異,不過在這一點上面,我基本上沒有什么發言權,于是乖乖地回到隊里,這時我瞧見了久違的申重,這個男人兩個月不見,竟然戴上了眼鏡,一副疲憊的表情。

  申重是作為省局特案專員的身份,前來總局特別行動隊預選基地的,他或許在個人能力上面,還不如我們之中的任何一人,但是對于案子的破解,人際的處理以及對人員的統管上卻深得上面的信任,這使得他能夠繼續留在總局,并且從還沒有建立的省局特別行動隊里面挑人,加入他的專案組里面來。

  作為老相識,有案子,申重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了,然后他又挑了兩個人,一個是老相識丁三,還有一個是淮南易經世家出身的蔣純,萬綠從中一點紅,是個女同志。

  將我們匆匆召集而來,一輛吉普車從集訓基地一直開到了以前工作組的駐地,就是位于郊區的那個大院辦公室里來,我在這兒瞧見了久違的戴巧姐,這女人正伸著懶腰,朝我打招呼,瞧她這優美的擴胸運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感覺她的胸口,似乎又腫脹了一些。

  難道,這是那個黑袍人毛旻陽的功勞?

  時間緊迫,閑篇少扯,路上大家都已經差不多熟悉彼此,申重便將卷宗拿出來,給我們開門見山地說道:“這一次緊急召集大家過來呢,是為了一起離奇的兇殺案。”

  這若說是兇殺案,直接找公安便行了,找我們算是南轅北轍,然而很快我們的臉色就變得凝重起來,因為申重告訴我們,這是近年來,第十一起作案手法幾乎一樣的詭異殺人案,至于地點,申重賣了一下關子,笑著問我道:“二蛋,你曉得是在哪兒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