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章 白布燭火演陰陽

  我跟申重一起辦過的案子并不算多,他這么一問,我立刻反應了,說是不是瓦浪山?

  申重點頭,說就是那兒,先前劉老三曾經布陣設局,散去陰氣,然而后來因為無人看管,又被人給破壞了,沒想到那兒不壓制還好,一經壓制,反彈地更加厲害,附近的好幾個村莊都說一到夜里,就聽到有陰鬼哭泣的聲音,還有田間路上,總是有黑色的、白色的影子飄來飄起,一會兒蹲在路邊看你,一會兒又藏在了林子中,村子里人群聚集,陽氣鼎盛,倒也還沒有怎么覺得,但是倘若有人膽敢夜行,必定深受其災。

  不過這些都只是小事,按理說民不舉官不究,之所以上升到了我們這兒,是因為在瓦浪山附近,連續有十一人死亡,這些人或者車禍,或者掉入糞坑淹死,或者上吊自殺,死法不一而足,最恐怖的一個,是瓦浪山下、孟家村附近的龍旺莊,一個新婚小媳婦,將自家的公公婆婆、丈夫和小叔子給全部殺死,挖心掏肝,然后將四個親人給藏在水缸下,后來鄰居聞到了腐肉的氣息,心生懷疑,趁著這新媳婦外出的時候,翻進屋子來,才發現了這一檔子事。

  最恐怖的,是村子里的人翻他們家廚房的時候,發現鍋灶里面煮著香噴噴的肝臟,用八角、大料等香料一同燉著,讓人口水都流了下來。

  然而這一家人平時的日子過得并不算好,就算是過年,都未必會有這么好的伙食,再一聯想到那發爛發臭的尸體,好多人頓時就將隔夜飯給吐了出來。

  是的,申重告訴我們的疑點在于,翻年過后,瓦浪山附近發生的這十一起案件,無論是如何死亡的,共通的一點,都是心臟不翼而飛。

  這心臟,除了先前說的那個新媳婦煮熬的幾個之外,要么就是下葬之前不翼而飛,要么就是發現的時候胸口就空了,也就是這樣詭異的場景,使得瓦浪山附近的村莊都在傳言,說這瓦浪山上面除了一個妖怪,專門吞食人的心臟,借以維持自己的性命。

  這是迷信傳說,鬼鬼怪怪的,本來沒多少人信,不過去年的時候,出了孟家村的那檔子事情,那兩米多長的巨型鯰魚,以及主人家二小子莫名被煮的恐怖情況,便有鄉野之人傳得繪聲繪色,南郊那一帶都有些人心惶惶了。

  按理說這些都是冤有頭、債有主的案子,改結就結了,不過再加上這樣的傳言一起,很多人便都坐不住了,于是省局這邊受到了壓力,便有申重牽頭,帶著我們下去看看。

  我們一行五人,申重牽頭,戴巧姐為副手,而丁三、我和蔣純則在這兩個月的集訓活動中也算得上是熟悉,所以彼此間也都沒有什么隔閡,當天便乘車趕往了南郊的凌云鎮,當地江寧分局的同事在接待我們,正好就是老孔。老熟人見面,自然許多話語要講,談了一下近況,老孔問申重,說要不要去看一看那個叫做王亞楠的新媳婦兒?

  申重問在哪里,老孔說在看守所,沉默了一會兒,申重點頭,讓老孔帶著我們前往。

  路上的時候,申重跟我們一起研究,說雖然老百姓的傳言有許多漏洞之處,但出現了這么詭異的“掏心案”,說不定還真的有一些詭異的事情,如果又是上一次那鯰魚精的延續,只怕到時候真的要弄個比較正式的祭祀,來消解亡魂了。

  老孔同意申重的說法,對我們講,他這邊已經提前去了瓦浪山水庫那兒查探過了,發現當初劉老三所布置的鎖陰之陣,已經被人為地弄開了,這行為,絕對是有古怪。

  我想起一事來,問申重:“當初楊大侉子親口承認,說這瓦浪山水庫的聚陰邪陣,是他弄的,所為的是提煉亡魂,鑄就一把犀利寶劍,雖然后來此事已經敗露,他也落了個身死魂消的下場,但是這瓦浪山的事情,說不定被他留在集云社的同黨給知曉,方才會出現這么些個禍事。”

  我的猜測是有根據的,當初劉老三曾言,說江陰省不敢說,但是這金陵的地界,但凡發生了跟我們掛鉤的事情,十有八九,就是那集云社弄出的事情。

  對于我的這個猜測,申重點頭,表示了一定程度的同意,跟旁邊的戴巧姐吩咐,說一會兒打電話回省局,查一查集云社這幾個月的行動,看看是否跟我們這邊有關聯。

  兩輛吉普,很快便來到了當地看守所,看外表一派森嚴,一打聽才曉得,這建筑根本就是幾十年前日本人留下來的,結果后來被改造成了看守所。相關的手續,自然有老孔這識途老馬來弄,不過我們這兒六個人,有些多,申重決定帶上我、蔣純和戴巧姐三人,去會面室與那個瘋狂殺人犯接觸。

  那個時候的看守所,條件非常差勁,會面室是一個黑黝黝的房間,申重和這兩名女人都有位置坐,而我便只有蹲在角落里,傳訊沒多久,便有兩名兇悍的女管教將王亞楠押送了過來。

  門開,我抬頭看去,瞧見一個臉色蒼白的小女子被人蠻橫地推搡進來。

  她腳上捆著腳銬,一步一瘸,不過旁邊的女管教卻是個膀大腰圓的中年婦女,使勁兒一推,她便倒在了地上,還沒來得及喊疼,那管教便像一頭暴怒的女獅子,朝著她大聲吼道:“裝什么裝,趕緊自己爬起來!”

  那女管教蠻橫慣了,而這小女子則勉強地爬起來,憤恨地瞧了她一眼,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女管教還是給看得有些后背發麻,還待發作,旁邊有人勸她,于是將這女犯的雙手拷在了審訊臺前的椅子上,關門離開。

  我蹲在角落,仔細觀察這個女犯王亞楠,發現她一個很清秀的女子,年紀估計還不到十八,柔柔弱弱的,很難把她跟先前我們所說的那個重案要犯,給聯系到一起來。

  申重對照了一下檔案,然后開始中規中矩地詢問起來,在此之前,王亞楠對自己殺人害命的行為供認不諱,不過一問細節,以及殺人動機的時候,她就一直以沉默來對抗,實在逼急了,就瘋狂地叫喊,像發癲了一般,這事兒我們已經聽老孔說過了,所以沒多久,那小媳婦兒便陷入了沉默中,抿著兩張淡薄的嘴皮子,頭垂下來,將自己埋在了陰影之中。

  這樣的情形,說配合也配合,不過用正常的手段,卻實在難以撬開嘴巴,在僵持了一陣時間過后,申重扭過頭來,看向了新人蔣純,試探性地低聲問道:“小蔣,我聽說你家學淵源,懂一些通靈走陰的法子?”

  蔣純點頭,說勉強懂些。申重很高興,低聲商量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們看看能不能通過走陰的方法,給她一點刺激?”

  蔣純苦笑,說申隊,你想得太簡單了,我這所謂的通靈走陰,可不是前往幽府勾魂,而是跟留在這人世間、心存執念的陰靈交流,帶它說出心聲而已,現在既然不能判斷那四名死者的亡魂是否已經離去,我哪里敢跟您在這兒打包票呢?

  申重擺擺手,看了一下那雙眼發直的王亞楠,然后跟蔣純解釋道:“老孔先前已經給這女犯做過檢查,并沒有從她身上發現什么邪門的東西,可見應該不是被邪靈附身,那么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能就需要一點技巧了——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通過‘通靈’的方法,弄出對方的親人回來的樣子……”

  蔣純還是表示不行,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而這時我突然想起了白合,便湊上前來,跟申重說道:“申頭兒,你說到這事,我倒是想起來,如果蔣姐將那氣勢做足,我倒是能夠請個‘演員’過來。”

  申重大喜,跟我確定之后,幾人輕聲商量一陣,然后蔣純站了起來,去外面拿了隨身的包裹,這里有諸等香料,分撒四周,接著在審訊臺上,將香燭點燃,線香裊裊,燭火幽幽,蔣純和戴巧姐拿出一張白布,遮在了這燭火之前,而申重則蹲在了女犯王亞楠的跟前,沉聲喝道:“王亞楠,那幾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不肯跟我們說,那便讓被你殺死的親人,過來問你吧!”

  他這一聲厲喝,雙眸里面死氣沉沉的王亞楠一愣,抬起頭來,瞧見我從蔣純手中接過白布,而那女人則直接口中持咒,往冰涼的水泥地上面坐了下去。

  蔣純是易學世家,因為體質特殊,故而跟老孔一般,能夠走陰,不過與老孔不同的是,她弄這事遠比老孔來得輕松,然而一陣癲狂之后,她朝著我看了一眼,顯然是沒有從王亞楠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眷戀不去的亡魂來。

  沒有陰魂,我們制造陰魂也要上,我悄不作聲地摸了摸隨身小寶劍,白合抱著胳膊就走了出來,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一扭身,朝著那白布撲了上去。

  一陣陰風襲來,背后有著香燭作為光源的白布之上,突然浮現了一個男人的身影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