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章 子夜活尸逞兇

  這人額頭寬而平,鼻梁高聳,臉頰削瘦,雙眼炯炯有神,走路時身姿矯健,從黑暗中出來,攜著風和露。

  他便是我們剛剛在李宅中見過的李致遠。

  這個家伙的突然出現,莫說是鐘助理,便是我,也是覺得十分的意外。此刻的他,不是應該乖乖地待在九龍城的別墅中睡大覺么?此時出現在這里,定然是有蹊蹺的。我沒有再說話,但是心中卻已然將他歸到有問題的一類里面。

  這世界的事情,就怕“概率”二字,要是有個玄之又玄的巧合,真就將兩人的魂魄全部給替換了,說不定也有可能。

  雜毛小道的“大六壬”算得果然準確,李致遠走到了我們前方的坡間平地處,便沒有再往前行,而是停了下來,謹慎地望著四周,低聲地喊:“韓月,韓月……”這附近除了他,便只有小路下面的我們三人,自然沒有人回應。沉默了一陣,李致遠掏出了手機,開始撥打起電話來。

  他撥打了幾次,都沒有通,第四次,從山路的上方,傳來了一陣清靈的和弦鈴聲。

  又有一個人從黑暗中走了出來,身形瘦小。

  是個女人。

  那夜的月光清冷,朦朧地灑落在地上,讓我們看清了這個女人:她并不高,只有一米五幾,黑暗中只能夠看清楚臉的輪廓,精致,有著立體的美感;她結著一條又粗又長的大辮子,在夜里,油亮油亮的,有著詭異的光華;披著一件吸光的灰黑色袍子,身體若隱若現,如同全息投影。

  她便是昨天在暗處,謀害我們的那個有著吉普賽占星師傳承的女人。

  我樂了,雜毛小道剛剛說的話果然沒有騙我,這幾天碰見的熟人,居然一個一個地跑到了這個荒山嶺來,聚攏。不知道這里到底有什么樣的魅力,以至于如此。

  “韓月,你這么急找我到這里來,到底怎么了?”

  李致遠迎上前去,出言問道。

  那個叫做韓月的女人走到了李致遠跟前一米處,停住,說道:“李……我最近接了一個活,結果遇見高人,失手了,身中劇毒,子午兩時便疼痛難當,想要昏迷過去而不得,誰都看不好。秦伯說有兩個方法,一是去找那人幫我解開,如若不成,便需要去馬來西亞,找班布上師拔毒。無論哪個,都兇險,所以找你出來,提前與你告一個別。”

  她的聲音軟糯,有一種異樣的腔調,像是外國人在說話。

  李致遠問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人,能夠傷到他?

  韓月說是她下手對象請來的高人,好像是大陸表哥,一個青衣道士,一個疤臉小子,都有些真本事。尤其是那個疤臉小子,跟班布上師一樣,是個能夠驅蟲的家伙,她這毒,便是給那蟲子給咬的。她說完這話,守在路埂下面的鐘助理便用目光,來回在我和雜毛小道的臉上巡視,說不出是敬佩、驚奇還是恐懼。

  不過窩在這里,他便是有天大的疑問,也只有時候再說。

  李致遠沒有繼續問,而是長嘆一聲,說:“韓月,害人之心不可有,常走夜路,難有不碰到鬼呢?你聽我一句勸,不要再待在秦伯的手下了。跟著他,終究不是個事。”韓月冷哼,說:“你現在倒是一身輕松了,但是你想過沒有,那個家伙到現在還沒有再來找你,多少,還是忌憚我在?他痛恨你奪去了他的一切,但是一直隱忍至今,不就是因為有我,罩在你上面?”

  李致遠依舊長嘆,搖著頭,說:“事情鬧成這樣子,你以為我想么?唉……韓月,不管怎么說,我還是要謝謝你的。”他說著,伸手過去,攬著韓月瘦小的身子,緊緊抱住。那個叫做韓月的女人渾身一震,終究沒有掙扎,靜靜地依偎在李致遠的懷中。

  雜毛小道眼眸子晶亮,忍不住流出了口水,等待著接下來的激情畫面。

  他就好這一口。

  然而沒有,這兩人似乎在演繹“情深深雨蒙蒙”的現實版,只是純純地摟著,沒有任何后續的動作,這讓重口味的雜毛小道不住搖頭。而我已然從兩人的只言片語中,發現了端倪,果然,這個李致遠,還真的就是原來住在屋村中的窮學生許鳴,而那個真正的李家公子,卻是因為這個韓月說的某種原因,沒有再出現。

  事實便是如此,果真是一件奇事。

  然而證據在哪里,難道要把兩人找來當面對質不成?而且,那個叫做秦伯的家伙,到底是誰,好像整件事情,都跟他扯到了一起。

  兩人抱了一會兒,空地里突然出些了幾朵亮光。

  這些光是由一種冉冉上升的幽藍色火焰,所發出來的。這火焰的模樣,我記憶深刻——是鬼火。曾幾何時,那幽藍的鬼火侵入到我的身體中,焚燒著我的身體,席卷了我的靈魂,讓我曾經誤以為這個世界都依然在夢中。這記憶深邃得已經融入到了骨子里,讓我銘記,每每回想,都是心中發麻,感同身受。

  半空中平白無故冒出這幾朵鬼火,雖然是墳山附近,但是未免也太奇怪了。

  李致遠和韓月也看見了,倏然分開,警惕地看著這突兀出現的鬼物。四周寂靜下來,在山下的路上,傳來了沙沙的聲音。這聲音在靜夜里傳出來,融入黑暗中,由遠及近,就變得格外的瘆人。終于,在所有人的注視中,路的盡頭出現了一個人,他行動有些僵直,像是個機械人,一步一步地走過這邊來。

  ——是許鳴。

此時的他,與我們剛剛追的許鳴,除了衣服一樣外,外表又出現了一些區別:行動僵硬,臉青冷。

  半分鐘之后,許鳴終于走到了空地邊,眼中有淡淡紅光,站著,朝向李致遠和韓月。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桀桀桀地怪笑,像夜梟。

  韓月往前踏一步,對著他說道:“李致遠,你怎么躲開的秦伯,你怎么能夠跑到這里來的?”許鳴,不,披著許鳴外表的李致遠停住了笑聲,往前走一步,腳在地上拖出一道痕跡來,他說:“韓月,我早已經猜到你住在和合石村了。整個香港,就這個地方陰氣最濃,也唯有在此,你們才能夠吸納修行。至于秦魯海這個混蛋……一年之期就要到了,生辰之日,便是我的死期,早死晚死,這對于一個活死人來說,有那么重要么?你們太高估了自己的掌控力,也低估了我對你們和這個幸運小子的恨意。”

  他又跨前一步,舉起雙手:“我這恨意,可滔天!”

  李致遠的聲音有如低沉的雷聲,在這空間里轟鳴著,那四五朵幽藍鬼火一陣搖晃。韓月雙手結印,默念了一陣,又從懷里掏出一把沉香灰,往前一撒。然而這香灰紛紛落地,月光之下,自稱是活死人的許鳴如標槍一般站立著,沒受到一絲的影響。韓月跺腳,說怎么回事?沒說完,臉色一變,捂著肚子,冷汗滾滾地冒出來,說糟了,到子時了。

  話音剛落,她便栽倒在地,蜷縮著抽搐,大聲地呻吟起來,痛苦不已。

雜毛小道朝我伸了一個大拇指,表示贊揚。

  二十四日斷腸蠱,自中蠱之后,每逢子時和午時,便會隨機性發作,讓人痛不欲生。

  站在韓月旁邊的西貝李致遠,俯身下來安慰一陣,抬起頭,怒氣沖沖地質問正主,說你早知道了對不對?你是算好時間,知道韓月這時候對你沒有一丁點兒制約能力,所以才找上門來的,對不對?你到底跟害韓月的那兩人,是什么關系?——等等,疤臉小子,青衣道士,這兩個人,是不是……

  活死人李致遠仰頭哈哈大笑,眼角居然流出了兩行血淚來。

他指著地上翻滾的那個女人,聲音顫抖地說:“想以前,我李公子鮮衣怒馬,看盡人間繁華,沒成想與你莫名其妙發生這種鬼事之后,先是被當作通緝犯藏來躲去,然后又因為靈魂不穩,被秦魯海這個畜牲看上,當作上好的鼎爐,煉制成了活尸。每到了夜間凌晨時分,就變成這恐怖古怪的生物,飽受陰風洗滌的煎熬。我上半輩子是造了孽,但是過也不至于如此吧?最可氣的便是這女人,若不是她介紹,我也未必會變得如此……”

  西貝李致遠忍不住辯解:“要不是韓月,只怕你早就死了!”

  啊——

  活死人李致遠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眼睛越發地紅了,月光照在他的臉上,尤其的蒼白,上面一道一道的皺紋浮現。他含著恨意說道:“許鳴,你這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家伙,最是可惡。我要飛灰湮滅了,但是我不甘心。憑什么你變成了我,繼承偌大的家業,還得到那死和尚的戒律,一聲棒喝定心魂,而我,則需要悲凄地死去呢?我不服啊,要死,一起死吧!”

  說完這話,他身體仿佛就像裝了一根彈簧般,一下子就躥到了西貝李致遠的面前,當胸便是一抓。

  他的指尖,又黑又長,在月光下,仿佛如同五把尖銳的匕首。

  上面似乎還有淡淡的青煙縈繞。

  風向變了,他身上的味道傳到了我們的鼻子里,在濃濃的香料味中,夾雜這死人陳腐的味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