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章 棺中藏貓夜奔忙

  在這樣漆黑靜寂的夜晚,剛剛刨出來的墳墓旁邊,那棺材突然響起來的扣動聲,讓所有人都為之一愣,細思極恐,感覺一盆冰水立刻從頭頂上面澆下來,雞皮疙瘩一下子就爬滿了全身。

  這從棺材里面傳來的叩門聲,怎么聽,都感覺是那鬼在敲門呢。

  清脆的聲音響起,嚇得旁邊的幾個蟊賊一陣哆嗦,有一個膽子小的,一個箭步,就跑到了十幾米開外,而旁邊兩個正在抽煙吹牛的兩人也是“媽呀”一聲叫,一個箭步,就跑開了去,唯有那個正在拿鐵釬的胖子氣喘吁吁地大罵道:“我艸你們大爺的,都進了這個行當里面來了,還他媽的這點兒膽?董老二,你他娘的前幾天穿著娘們的白衣服去扮鬼,自己搞得樂滋滋的,怎么現在就怕得要死了?”

  站得遠遠的那抽煙哥回過頭來,大聲喊道:“狄彥你這死胖子,沒聽到那棺材里面有敲木頭的聲音么,你還敢撬?要萬一把這棺材兒撬開來,是一頭大粽子怎么辦?”

  大粽子也就是僵尸的意思,這最早是土夫子行當里面,對那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死物統稱,胖子自然曉得,他卻并沒有離開,而是不屑一顧地喊道:“屁啦,真佩服你們,就這點雞毛膽兒,還好意思跑到這里來丟人現眼,老子還不信了,就這剛埋了幾十年的地主墓,它還真能變成僵尸來?”

  這也是個蠻橫的家伙,同伴的勸阻并沒有讓他放棄任何行動,而是將那鐵釬使勁兒一捅,然后一躍而下,雙腳踩在了那懸空的鐵釬之上。

  這家伙足有兩百多斤好肉,一身的肥膘,這猛然一跺腳,那棺材即便是上好的楠木,封口又都是上好的契釘,卻終究擋不住這千斤墜兒,轟隆一聲,那整個棺材蓋兒竟然騰空飛了起來,氣勢十足。

  而就在那棺材蓋兒騰飛而起的一剎那,突然有一道灰色黑影從棺材里面射出,朝著胖子的臉上抓去。

  胖子有些猝不及防,給那灰色黑影一下撲中,仰身朝著后面倒了下去,重重地摔在了旁邊的泥地上,而這時我們則聽到了一聲凄厲到了極點的叫聲:“喵!”

  這從棺材里面射出來的,竟然是一頭皮毛油光水滑的灰色大貓,這玩意一身的肥肉,一雙琥珀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閃爍著綠色的光芒,手腳并用,在胖子的臉上抓出了許多的傷痕來,仰頭一聲叫,就跟那野狼一樣。胖子凄厲的叫聲立刻引來了他的同伴,董老二幾人急吼吼地沖上前來,飛起一腳,將正在胖子臉盤上面肆虐成災的那頭肥貓給一腳踢飛,嗚咽一聲,鉆入了旁邊的草叢中去。

  “狄胖子,你沒事兒吧?”

  旁邊兩人過來將地上的那胖子給扶起來,噓寒問暖,而在度過了最初的慌張之后,狄胖子摸了摸臉上火辣辣的抓痕,一臉郁悶地吐口水:“呸、呸、呸,他娘的,這棺材里面竟然養著一頭肥貓,還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了,它怎么活下來的啊?”

  那一頭肥貓足有十來斤,一身褶子肉,很難想象這么肥的貓兒它是怎么鉆進那棺材里面,并生存至今的,董老二來到墓前,低頭一看,立刻釋惑了:“哦,看看,這棺材的底破了,有老鼠在里面,而那只貓,是進去抓老鼠的……”

  楠木作為棺材的一種材料,按理說是能夠存放百年的,不過材質到底有優有劣,底薄了,被老鼠啃通,這事情倒也不奇怪,幾個人也算是挖墳掘坑的行家里手了,瞧見這古怪的叩門聲,不過是只誤入其中的肥貓,便沒有在意,低頭一看,那狄胖子頓時就笑了起來:“嗨呀,老子這苦頭吃得真值,到底是地主老財出身,這狗日的竟然在棺材里面放了這么多的金條,兄弟們,趕緊把袋子拿出來……”

  財帛動人心,一瞧見那金光閃閃的錢財,幾個人頓時就控制住了對于未知事物的恐懼,全部都趴在了墓邊,朝著棺材里面摸財務,七手八腳,從那棺材中摸出了大小黃魚若干,以及一對晶瑩剔透的瓷瓶,和數塊美玉。

  那幾塊玉一看就知道是好貨色,那手電筒一照,碧綠翡翠散發出一抹濃郁到了極致的綠色光華來,就像是生命力的象征一般,讓人看著忍不住吞咽口水。

  有好東西拿,四人頓時就拋開了所有的顧慮,開始從棺材里面掏出各種陪葬品,用幾個不同的袋子分類裝好,這才停歇下來,有人一屁股坐在旁邊的土堆上面,大聲指揮道:“這里面的老頭子可真夠闊的,董老二,它的嘴里面還有幾顆金牙,一并敲下來,然后完了我們還要將這土坑填滿,遮蓋好——我們這個月還要在這山里再干幾票大生意呢,可別被人給發現了……”

  他在哪兒念叨著,幾個人也終于搜刮完畢,蹲在跟前來,清算起了今天的收獲來,你一言我一語,就像秋天時田里面有了好收成的農民伯伯,一臉的笑容燦爛。

  然而他們高興莫名,卻根本沒有發現到,在他們的身后,竟然站著一個臉上生蛆的佝僂老頭,穿著舊式長袍黑褂子,孤孤單單地站立著,一臉怨毒地死死盯著他們呢——那場景,看著就感覺瘆的慌。

  有兩個土賊正面對著那個一臉怨毒的老頭子,然而他們的眼中根本就瞧不見那個老家伙,而是滿地金光閃閃的大黃魚。

  眼看著那老頭憤怒地舉起雙手,朝著那個叫做董老二的吸煙男子掐去的時候,我捅了捅旁邊的丁三,低聲問道:“你看到幾個人?”丁三有點兒愣了,瞇著眼睛數一數,疑惑地問道:“不就是四個笨蛋土賊么?你難道連數兒都點不清了?”

  丁三的話語讓我確定了一點,那就是那老頭兒估計就是這墳墓的主人,不過它是鬼靈陰體,常人是瞧不見的,也就是我,吞食過那鯰魚精的眼珠子,方才能夠得以一見。

  我這邊正確定著呢,旁邊的申重瞧見差不多了,低聲吩咐道:“行了,大家出發吧,千萬要將他們都給擒住了,我們明天也好交一半的差事!”

  這頭兒一吩咐,在旁邊潛伏已久、蓄勢待發的我們便弓著腰,如那猛虎下山,飛身躍下了斷崖,幾個落點一踩過后,跳到了這背陰坡上面來。那幾個人挖墳勘測是一把好手,察言觀色、耳聽八方的功夫卻也不弱,我們這邊一有動靜,立刻反應過來,有的抓著賊贓,有的直接空手而逃,朝著旁邊散開。眼看著這幾個土賊就要跑開了,申重終于亮出了身份:“都給我站住,官家辦案,求者輕饒!”

  這話兒文縐縐的,實在是沒有什么殺傷力,反而刺激了賊人的運動神經,四人朝著四個方向,撒腿就是一通跑。

  我沖下來的時候,已經瞧不見那個佝僂背影的老頭兒了,就看到幾個邁著大腳丫子飛奔的背影,當下也是顧不得許多,照準了一個家伙的身影就直追不懈,好是一頓猛跑。

  這一追一逃,竟然跑了十多分鐘,我這邊后勁十足,而對方也是越野高手,一對腿就跟電動小馬達一樣,上山下坡,穿林而過,一直都沒有停歇的時候。不過這山路艱險,故而沒跑多久,我們兩人就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了,我朝著前面埋頭一通猛跑的家伙喊道:“董老二,你他媽的別跑了,值當么,還真要跑斷這一雙腿不成?”

  那董老二也是難過得眼淚水都快要掉下來了,頭也不回地大聲喊道:“兄弟,你別盡盯著我跑啊,要不然我這大黃魚分你一半吧,要不然我還真的有些拿不動呢……”

  我是個急躁的人,瞧見對方一下子將手給伸進了袋子里面,掏出幾塊黑乎乎的東西朝著我們這邊甩來,我下意識地一接,低頭一看,卻瞧見這東西并非什么金光燦燦,而是沉甸甸的石塊兒。我當時也是努力上前,顧不得許多,躲開了幾下之后,一把將人給撲在了一處坑里面,連滾帶爬地滾落到了地上去。

  我帶著任務來的,當時的手也沒有軟,死死按住這人,大聲喊道:“別動啊,別動知不知道,再開跑,打斷腿,曉不曉得?”

  我跟董老二兩人在地上一陣撲通,他終于勉強翻身爬了起來,然后看到了我,突然臉上露出了一副見了鬼一般的表情,哭喪著臉大聲說道:“天啊,你到底是什么東西,別過來!”

  他激烈地掙扎起來,我卻是一陣得意,上前一陣耳光,抽得他直哆嗦,然后隨身拿出了一根繩子來,將他的一雙手給捆得嚴實。然而當我將他給綁得結實的時候,疼得暈迷過去的董老二又睜開了眼睛來,咬著牙,一臉驚恐地哆嗦喊道:“小哥、小哥,你別忙著捆我,你先回頭看一下,你背后到底是什么鬼東西,好么?”

1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六章 棺中藏貓夜奔忙”

  1. 回復 2014/07/24

    美味使者

    陳老大的道路很艱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