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七章 蟊賊團伙謠言兇

  董老二的表情是如此的精彩,以至于我真的以為那個墳地老頭就出現在了我的身后,結果下意識地扭頭瞧去,黑漆漆的,什么都沒有,而就在此時,突然感覺小腹一痛,低頭下來,卻見一把森寒的匕首出現在了那兒。

  匕首的尖端插入了我的肚皮,而把柄則握在了董老二的手中,那個剛才還滿臉驚恐的家伙此刻一臉猙獰,眼眸之中,寒光乍現。

  終日打雁卻反而被啄了眼睛,我跟楊二丑、集云社和法螺道場那樣的兇人都交過手,本以為這幾個連盜墓行規都不懂的蟊賊就是個小活,結果反倒栽在了陰溝里,這事兒讓我憋著一肚子氣,一手緊緊抓著他拿匕首的手腕,不讓他進,接著憤然一拳,捶在了董老二的臉上。

  我這些日子一來,魔功修煉,一直都沒有停歇,總感覺那筋骨凝聚,氣血旺行,心臟里面好像裝了一臺小馬達,勁兒大得沒出使,所以這拳頭上面的力量也就重了許多,一拳下去,我便感覺到董老二的半邊牙齒都給我搗碎了。

  一拳,僅僅只有一拳,那個家伙就橫空飛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呻吟兩句,好像是要斷過氣去了一樣。

  我當時的心情好像那火山爆發,一股熱火而出,將插入我小腹之中的匕首給緩緩拔出來,用罩衣將傷口勉強堵上,然后走到了這家伙的面前,抬腿就是一陣猛踹。被人打很痛,然而打人其實也是一項劇烈運動,這般狂暴的踢法牽扯傷口,實在很痛,然而越痛,越容易發泄出我心中的怒火,結果這一陣猛揍,董老二就像一灘爛泥一般,癱倒在地,眼看著就要掛球了,這時有人來拉我,我猛然一甩,對方一聲嬌喝,我這才發覺竟然是戴巧姐。

  有人在,我也終于將心頭那股邪火給壓了下來,沒有再動手,而戴巧姐則手忙腳亂地將我給推開,俯身下來查看那董老二的傷情,這才發現對方也就只剩下一口氣了。

  瞧見這狀況,戴巧姐頓時就來了火氣,回身過來推我道:“陳二蛋,有你這樣的么?這些人雖然是罪犯,但他好歹也是個人啊,你犯得著把人家往死里面打么?”

  她一推我,指間不小心就沾染了鮮血,低頭一看,這才發現我受了傷,臉色這才好了一點,關心地問我道:“你受傷了?傷情怎么樣,來給我看看!”

  我推開了她的手,一臉苦笑道:“別臟了你的衣服,一不小心就給這家伙給暗算了,丟臉著呢。”

  兩人說著話,戴巧姐掏出了隨身的醫用紗布來幫我包扎,完畢之后,不安地看了一眼地下跟死人幾乎沒有什么區別的董老二,一臉擔憂地問我道:“二蛋,你剛才有多瘋,你自己知道么?”我渾不在意,將罩衣搭在了肩頭上,笑了笑,說陰溝翻船,一時氣憤,沒有忍住火……

  “不對!”戴巧姐一臉嚴肅地說道:“二蛋,你老實告訴我,最近這段時間里,你有沒有感覺到心煩意亂,小腹莫名發熱,突然間就厭世,很想去殺幾個人,這才覺得暢快?”

  瞧她說得一派凝重,我自然明白戴巧姐的擔心,訕訕地笑道:“戴姐,你多慮了,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個樣子……”

  有著先前的暴戾表現,我的解釋徒勞無力,戴巧姐擺了擺手,沉聲回答道:“二蛋,那魔簡有這么多的人在搶,自然有其獨特之處,不過你倘若是因為這東西而性情大變,并且做出了傷害他人、傷害自己的事情,那么我想告訴你,我會第一個將你給逮捕,送到最著名的白城子監獄去,信不信?”

  這婆娘惡狠狠的話語,讓我不由得想起了一個滿臉麻子的丑漢,他也說過類似的話語,不過可沒有這么客氣,那家伙所說的,是要親手砍下我的腦袋來。

  這話語讓我心中感覺一陣溫暖,只有真正關心你的人,才會這般表態。

  我點頭說信,戴巧姐重重捶了我一拳,問我還能走路吧?我又點頭,結果她一只手便將那癱軟如泥的董老二給提溜起來,押著與我一同返回了剛才事發的斷崖之下,瞧見除了我們兩人之外,其余的人都押著那三個土賊返回了這里來。

  墓地旁邊,點燃了一堆篝火,而那三個土賊給捆得結實,摞成一排地押在了地上,丁三瞧見我們過來,驚訝地喊道:“嗨喲,什么個情況啊這是,這蟊賊被你們玩壞了?”

  戴巧姐看了我一樣,平靜地說道:“這個小子暗算二蛋,差一點就成功了,結果在廝打中,二蛋將他給制服了,連路都走不了。”

  聽說我受了傷,幾人紛紛圍上來關心,申重看了一下我包裹過的傷口,拍著我的肩膀說道:“別太拼了!”

  一句話關懷完畢之后,旁邊的老孔檢查了下董老二身上的瘀傷,倒吸了一口冷氣,抬頭看我道:“二蛋,你這下手也真的是沒輕沒重啊,差一點這家伙就要給你打死了。”我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解釋道:“生死關頭的廝打,我哪里還能留手……”

  這邊說完,懂些急救術的蔣純過來給我和董老二都做了檢查,旁邊的申重等人便開始審問起了這幾個夜間盜墓的土賊,那些家伙瞧見董老二的這慘狀,頓時就嚇壞了,一兇,便什么都抖落出來了。

  這事兒其實倒也并不復雜,這四人為首的是那個叫做狄胖子的,他居然還是老鼠會出身,不過這小子只是一個外圍,養了一身肥膘,后來因為內訌,所以就給踢了出來,他倒也不氣餒,回家拉起了桿子,找齊了董老二、李桀等人過來幫手,先是踩點,然后趁著瓦浪山附近連續發生的兇殺案做文章,傳謠弄影,弄出了許多妖言惑眾的傳聞來,除此之外,董老二等人甚至還穿著白衣,扮作女鬼,四處招搖,將這一傳言搞得愈演愈烈。

  而當這傳言發酵得差不多了之后,他們這才放心大膽地出現在荒野墳地里,有條不紊地挖掘起之前踩點的目標。

  這事兒的手法,是狄胖子從老鼠會那兒學來的,雖然只屬于末流,但是卻也能夠唬得住不少人,神不知鬼不覺地連續盜挖了好幾處墓地,有肥有瘦,正是干勁十足呢,卻不料就闖到了我們的視線里來。

  這事兒也只能說是他們倒霉,審訊結束之后,申重忍不住問了一句,說這黑不隆冬地干這些事兒,你們難道不害怕那個傳言中的兇手么?

  旁邊一矮個子嘿然笑道:“怕個鳥啊,我們既然出來干這個,就是豁出去了;再說了,話兒都是我們自個兒傳的,我們怎么會害怕?”

  我們一陣無語,沒想到先前鬧得滿城風雨的鬼陰漫山,竟然是幾個不入流的土夫子、盜墓賊弄出來的把戲,我們先前那如臨大敵的模樣,還真的是有些過激了。不過這事兒才完了一半,我們還得揪出那個十一樁連環兇殺案的幕后黑手來,方才能夠算是了結此案。

  將整件事情的條理給疏通之后,天色已晚,而且我又受了傷,自然不會再在山上蹲守,于是申重提出將這四人以及賊贓給押解下山,然后等到明天天亮的時候,再將其送到有關部門去繼續審查。

  眼看著眾人就要準備著下山了,我突然想起了剛才從棺材底下跳出來的那只灰色肥貓,以及在那四個土賊身后怨恨相向的老頭子,便拉申重到一邊來,說起此事,問他們有沒有發現?

  申重搖頭,說一只貓兒,哪里能夠抓得到,至于那個鬼老頭兒,倒是麻煩,不過像它這樣的孤魂野鬼,形不成氣候,棺材一開,過幾天可能就煙消云散了。

  我們工作組四男兩女,而且還有我這么一個傷員,實在是不宜多生事端,所以我也沒有再堅持,于是在人的攙扶之下,押解著這四個盜墓賊下了山,重新返回了龍旺莊。這莊子最近一段時間,安排得有人巡夜,出去的時候沒發現,結果回來的時候倒是鬧出了點事情。

  與當地民兵一番對峙之后,我們來到了村公所,而申重也出示了工作證以及介紹信,龍旺莊的村支書這才安撫好了那些民兵,當得知被我們押著的這幾個家伙,就是最近風言風語的幕后主使者,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跟著也踹了幾腳。

  事情仿佛已經結束了,申重讓蔣純給我再次檢查了傷口,還換了藥,讓我先會老孔親戚家歇著,第二天的時候,莊子外面已經派了車子,我出門之后才得知整個莊子都已經知道了這事兒,都圍在村口看熱鬧呢。

  這人一多,我們隱姓埋名的行動就再無法繼續了,申重過來找我,問我是選擇跟車一起回去,還是留下來,繼續工作?

  一覺睡過,我感覺傷勢好像輕了很多,便說留下來,于是申重安排了老孔跟車押送,我們送車到了村口,瞧見那四人陸續給押上了車子,我突然瞧見那奄奄一息的董老二,突然沖我詭異地笑了一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