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八章 第十二兇煞案生

  董老二被我一頓胖揍,到早上都還沒有恢復過來,剛才還是被人抬著上的車,然而透過那車玻璃,我瞧見他竟然沖我詭異一笑,心頓時就咯噔一下,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哪里還瞧見什么董老二,那車早已啟動,一路煙塵而走。

  我愣了半天,旁邊的戴巧姐過來推我,問道:“你干嘛呢,傻不隆冬地杵在這兒,像根電線桿子似的?”

  我回過神來,指著那揚塵而去的車子說道:“董老二那孫子是不是忌恨上我了啊,剛才把臉貼在玻璃上,一副要將我給吃掉的模樣?”

  戴巧姐推了我一把,不相信地笑說道:“得了吧,你都將人家打得昏迷不醒了,哪里還有精力沖你兇呢?不過我要是他,說不定還真的把你恨上了,好家伙,那人給你打得,渾身上下,愣是沒有一處好肉。昨天你去睡覺的時候,老申那兒可頭疼呢,不知道回去的報告怎么寫?不過話說回來,老申倒是蠻維護你的,你可要記得人家的好……”

  我點頭,說我又不是不知好歹的家伙,這個自然曉得。戴巧姐笑了笑,說還有我呢,你可記得,你欠我一個承諾,到時候可記得兌現才是。

  我來了好奇,問到底是什么事兒,她羞澀一笑,又不肯說,反而是問了我的傷情來。昨天董老二偷襲我,一下刺入我的小腹,深達一寸,按理說這樣的傷口雖然并不致命,但也足以讓我行動不便,然而我昨夜不但愣是憑著自己的能力下了山,而且早上醒來的時候,解開包裹的紗布,發現那傷口竟然神奇的愈合了,只有一道結痂的疤痕在。

  這事兒說來神奇,蔣純特制的金創藥固然起了一定程度的作用,但是我的直覺卻告訴我,當初我在利蒼墓里面浸泡的兩次積液,說不定才是事情真正的原因呢。

  當然,人心隔肚皮,這些細節都不能在戴巧姐的面前談及,我也沒有繼續,只是推說我當初學道的時候,煉就了一些養生的功法,恢復能力還算不錯,只要不是劇烈運動,倒也無妨。道家的養生功法源遠流長,最是神奇,戴巧姐倒也沒有多問,車子離開了龍旺莊,申重回過頭來,召集了我們幾個留守在這兒的人開會,商議下一步的行動計劃。

  若是按照地方上一般的習慣,其實這場靈異事件到這會兒就已經算是結束了,至于那些兇煞之案,自然會有公安刑偵部門去處理,畢竟我們的性質,主要是處理類似的靈異事件,不過申重這人之所以能夠得到省局諸位領導的重視,也反映在他對待事情的認真態度上面,既然接了這個任務,那么就要刨根問底,一定要將事情的真相給找出來。

  對于此事,其實大家都沒有什么意見,畢竟那一系列的死亡案件其實都是找得到根源所在的,冤有頭債有主,所有的一切要么都能夠找到責任人,要么就是意外,唯一的關聯,就只有死者的心臟給人掏了。

  我們討論了好一會兒,感覺拿著紅銅羅盤,去山林里面巡查,找幾個可疑的地點守株待兔,或許不失為一種好方法,這件事情不需要動用太多的人力資源,有我們幾個便足以了,簡單方便。申重同意了這個方案,不過鑒于我受了傷,這兩天就暫且留在龍旺莊養著,好一些了再說。

  當天中午這四人就上了山,而我則留在了龍旺莊,名義上是做一個聯絡員,實際上就是無所事事地養著,好在老孔家的那個遠方親戚倒也算是和善,不但給我煮了兩個雞蛋,還讓他家孫女陪著我聊天。

  十一二歲的小女孩正是好奇心最濃重的時候,在得知今天那幾個壞人就是被我們給抓下山來的時候,拉著我好是一頓仰慕的詢問,搞得我好是郁悶,還好她們家大人懂得眼色,瞧見我沒有聊天的心思,沒一會兒就以“不耽擱陳同志休息”為由,拉著自家孫女離開。

  這人走了之后,一片寂靜,我便盤腿在床上,開始了每天堅持的修行來。

  種魔經修行,不同于正常的任督二脈,而是劍走偏鋒,氣起于足大趾內側端的隱白穴,沿內側赤白肉際,上行過內踝的前緣,沿小腿內側正中線上行,在內踝上八寸處,交出足厥陰肝經之前,上行沿大腿內側前緣,進入腹部,屬脾,絡胃,向上穿過膈肌,沿食道兩旁,連舌本,散舌下——將氣如此緩緩推行一遍,便為一個周天之數,因為需要全神貫注,而且還得控制力度,其行程之艱難,不足外人道也。

  這玩意跟鍛煉身體不一樣,是一種厚積薄發的奇異過程,也是改變一個人身體的神奇經歷,不斷地將體內經脈拓展,而到了使用之時,只要控制好輸出的頻率和力度,便能夠達到常人所不能夠想象的效果。

  無論是飛檐走壁,還是胸口碎大石,又或者抓鬼拿妖,皆以此為基礎,寶劍風寒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沒有這些默默的努力,是絕對不會有所成功的。

  我躲在老鄉家中,埋頭修行,傷口在次日早晨起來的時候,竟然已經完全合愈,雖然刻意按到的時候還會有所陣痛,但是好歹也算是能夠正常行走了,而這兩天的時間里,申重他們回來過一次,并無收獲,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時候,老孔也返回了來,找到我詢問傷情,當瞧見我活蹦亂跳的出現,頓時就樂了,說他還害怕我傷口發炎之類的,帶了些西藥,結果都白擔心了。

  傍晚的時候申重又帶著人返回了來,一詢問,還是沒有什么收獲,他們漫山遍野地走,有時候羅盤一陣晃,結果啥都沒有,有時候羅盤一動不動,結果又處處疑心,搞得幾個人神經一陣衰弱,難過得不行。

  不知道是那家伙見風聲不對躲了起來,還是我們根本就走錯了方向,情況陷入了僵局,我們商量了一下,決定先在這龍旺莊住上一晚,明天收工回城,先去將那四個土賊的案子給辦實了,再看要不要回來繼續。

  事情差不多決斷好,我繼續睡覺,就等著明天回城,然而到了第二天,突然接到消息,說又有人命案了,而且就發生在我們上次去過的孟家村。

  這事情一傳過來,我們立刻馬不停蹄地趕往孟家村,到的時候,村子已經來了當地公安機關的人員,過去一問,竟然還是老相識,就是之前一起破過案的劉公安對于我們的到來,他表示了歡迎,并且給我們介紹了案情,說出事的是村子里一個三十多歲的光棍漢子,獨門獨戶,跟村子里面的人來往也不多,屬于突然消失不見了,都沒有人關心的那種。那家伙死在了村后面的一個水洼里面,被發現的時候,胸口的心臟被掏了,經檢查,發現死者的下體有體液殘留,估計死前曾經跟人有發生過關系,不過具體的,還需要把結果拿回去檢查才行。

  現場暫時還沒有被破壞,劉公安帶著我們來到了水洼旁,瞧見了一具男尸,上面蓋著一床破床單,掀開來看,臉鐵青,一雙眼睛睜得大大,劉公安告訴我,說幫他抹了一下,結果愣是沒有閉上眼去。

  抹眼而不閉,這可是死不瞑目啊!

  最近的事情太多,而這一回又有人死了,圍觀的村民很多,里三層外三層,將整個水洼給圍得滿滿,因為我們先前曾經來過整個村子辦案,所以好多人都認識我、申重和老孔,老支書也來了,緊緊抓著申重的手,流著眼淚說道:“領導啊,你們可一定要將那兇手給抓到啊,要不然,我們老百姓可沒有活路可以走了。”

  老支書之前痛失愛子,頭發全部都花白了,人好像都老了十幾歲,讓人看著心中發酸,也更加憤恨起那個作孽的兇手來。

  申重跟老支書握手,說了好多話兒,然后讓老支書幫忙將村民給遣散離開,老支書一應照做,接著我們就開始搜查起了現場來,當老孔將紅銅羅盤給拿出來,放在尸體附近的時候,我們可以瞧見那指針正在瘋狂的轉動,顯然在此之前,曾經有過很強烈的負能量在此停留。

  很快,蔣純又在水洼附近瞧見了幾個淺淺的貓爪印子,從這個形狀上來看,跟我們那天瞧見的肥貓,似乎有幾分契合呢。

  看到這個,我感覺真相似乎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這痕跡挺新鮮的,論追蹤,丁三算是行家里手,于是當下也不停歇,讓劉公安帶著他的兄弟們在村子里面排查情況,而我們則順著痕跡,一直朝著村子后面的小路,朝著山上走去,一路摸,越過好幾個山丘,終于到了一個山彎子里,失去了蹤跡。不過這也沒事,對方的蹤跡突然消失,只能說明一點,那就是它的巢穴,說不定就在附近。

  申重手一揮,我們便開始四散開來,沒多久,我和戴巧姐便來到了一處掩藏在灌木叢中的山洞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