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九章 疑團冰釋異端起

  眾人分頭行動,四處搜尋,沒想到卻給我和戴巧姐找到了這么一個山洞來。

  那山洞十分隱秘,是在山壁的夾縫之中,前面有一片荊棘叢林和矮木給遮擋著,便算是仔細地搜尋,其實也很難發覺,不過說來倒也奇怪,我從這旁邊路過的時候,突然聞到一縷悠長的暗香,似滑膩的脂粉,砸巴一下嘴,感覺隱約間竟然還有一股甜膩的味道,于是撥開前面的草叢,只身而入,方才發現了這么一個山洞,井口可容一人出入,成紡錘型,跨步而入的時候,里面竟然還有一縷清幽幽的風吹出來,讓人感覺渾身一陣哆嗦。

  所謂山洞,這個我并不陌生,一般來講,大概分干燥的巖石洞,和濕潤的叢林洞,前者如果寬敞,可以住人,比如我在五姑娘山頂時的神仙府,以及神農架的觀音洞,而后者因為太過于濕潤,里面長滿了苔蘚和野草,有的時候還是蝎子、蜈蚣和毒蛇的住所,根本無法住人,另外還有一種,那就是山中野物的居所,譬如狼、狐貍、豹子甚至熊瞎子。

  當然,豹子和熊瞎子在這金陵故地,想來是不多的,但是狼和狐貍,以及夜貓之類的小東西,卻很正常,如果再意外一點,倘若里面還有一個專門掏心掏肺的家伙,可就更是危險了,于是我下意識地將小寶劍給拔了出來,以作防身。

  我在前,戴巧姐在后,兩人亦步亦趨地走進了洞子,里面一股濕氣,黑漆漆的,我停在洞口,而戴巧姐則將手電打開,給我照亮。

  繼續走,經過了一條將近十米長的通道,我們竟然來到了一處寬敞的石廳里面來,這空間深入山腹之中,進去之后,我們發現了一些雞骨頭以及熄滅的煙灰,在左邊的角落里有一塊平坦的石頭,上面滑潤光澤,感覺就像一張石床一般,四處一打量,便能夠瞧出許多有人生活過的痕跡,而且時間不等,有很久遠的,也有至少一個星期前的,戴巧姐俯身在那石床上面聞了好一會兒,抬起頭來,盯著我說道:“聞到沒有?這里有一股很濃的……騷氣!”

  所謂騷氣,其實講得通俗一點,也就是男女之間,情動之時發出的氣息,也有可能是汗水體液滯留而存在的味道,戴巧姐的鼻子很靈,這居然也聞得出來,我不由得好奇,問她道:“那你說說,這地方最近什么時候住過人?”

  戴巧姐沉思了一番,小心地說道:“多久?還真的不知道,這東西哪有那么好判斷?不過我可以說一點,待在這兒的那個人,修行的必定是邪功。”

  瞧見她這般篤定的樣子,我不由覺得好笑,問為什么?

  戴巧姐伸出右手來,食指在紅唇間舔了舔,然后結出一個類似于蓮花印一般的手勢,食指高高翹起,在空中晃蕩了一會兒,這才回答我道:“很濃重的陰煞之氣,這氣息已經濃厚到了足以改變周邊環境的程度,說明那人要么修行的是邪惡之法,要么就根本不是我族類!“

  即便如此,這到底還是一個空洞子,并無其他的人和線索,我們出了洞口,老孔得知之后,也帶著羅盤過來了,當下一靜止,那指針竟然停止不動,根本沒有戴巧姐所說的陰靈之氣,反倒是說有一種女人的香味來。

  我們在這兒查探了好一番兒,這時申重過來,告訴我們,他和蔣純在那邊發現了一個火堆,從余燼的溫度來判斷,很有可能是昨天夜里點燃的,叫我們過去查探。

  這發現讓我們所有人都振奮不已,匆匆趕到現場,發現這火堆附近,還有一處明顯被人碾壓過后的草地,瞧那被滾來滾去的痕跡,我不由得想起了一個猜測——那個死去的單身漢,昨天晚上最后的時光,難道就在這兒度過的?

  果然,在經過一陣細致入微的考察之后,申重竟然在那草地上面找到了幾根彎曲九轉的毛發。

  呃,好吧,還真的有人在這兒滾過草地,至于到底是不是那個死者的,這個就需要一些更具體的技術手段,方才能夠得知了。

  一番考察之后,再無結果,于是眾人準備下山,返回孟家村去,然而這個時候,蔣純提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個地方,說不定就是第一現場,是不是需要派人在這兒堅守著,要萬一有什么情況,也好有人照應。申重同意了這個說法,在問道誰人留守的時候,我因為總是感覺剛才那個石洞有一些詭異,所以堅持留了下來,最后經過商量,我和蔣純兩人將留在山上,等待其余人等下山交接之后,再行返回。

  隨著眾人離去,我與蔣純協商,她留在這兒監視,而我則前往剛才的那處洞子附近,兩人以一長兩短的鳥叫為信號,一旦有情況,立刻通知對方。

  蔣純將自己偽裝好,掩藏在草叢里面,靜靜觀察,而我則與她辭別,返身來到了附近不遠處的那片林蔭之前,撥開了草叢,緩步走回了那洞子前,小心進入,重新返回了洞中查看。這一次重新回到了石洞的時候,我再一次地毯式搜索,終于被我發現了其中的一處離奇地方。

  在西北角的一處突出的石筍之上,我瞧見了好幾處深深的鞭痕,這鞭痕的粗細我很熟悉,讓我陷入了一樁很不好的往事里面去。

  難道,真的是她?

  我的腦海里不由得想起了一個人來,她時而是一個稚氣未泯的少女,時而又是一個風騷嫵媚的女人,然而不管怎么樣,那根由人皮混合著蜥蜴皮、獸筋的皮鞭,卻差不離就是如此。想到這兒,我似乎能夠在心中勾勒出了一個大概的情形來,越想越生疑,也越感覺這石洞之中,突然變得無比的陰森起來,于是下意識地往外出去,然而剛剛走到洞口,我卻突然聽到有人由遠而近的腳步聲。

  來人是誰呢?

  蔣純么?我心中一陣疑惑,正要走出去與之打招呼,突然聽到一點,那就是這腳步聲并非一人,而是一前一后的兩個人,身子頓時一僵,準備抽身往回走,然而又想起那石洞之中的空間并不算大,雖然說不上一覽無余,但是要藏住一個我,還真的是有些困難,于是左右一打量,發現在進洞的那狹長通道旁邊,竟然還有一個“L”型的凹口,正好可以藏住一個人,不用被發現。

  這真的是天助我也,我心中一陣狂喜,趕忙閃身入內,而就在我剛剛躲好的一瞬間,那兩人便已經出現在了洞口處。

  憑著第六感,我能夠察覺到來者應該是一男和一女。

  或許是要印證我的猜測,兩人竟然并沒有立刻入洞,而是在門口停頓了一下,接著那男的開腔了:“小雅,你放手吧,最近你鬧得實在是太厲害了,連我在雨花臺,都聽到許多關于這邊的消息,省局震怒,聽說已經派了最精干的隊伍過來查辦,萬一要真的把你給堵在這里,一番纏斗,到時候不光是你,就連你肚子里的孩子,都有大麻煩的……”

  這人一開腔,我直接就傻眼了,整個人愣了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之所以如此,倒不是他話語之中的內容,而是說話的這個人,我認識。

  是的,這個人就是我以前在江寧分局二科室的時候,總是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的那個黃岐,這個家伙跟我有好長一段時間的相處,不但在二科,而且后來申重組建工作組,前往神農架,給科考隊保駕護航,他也在其中,對于整個人的聲音,我熟悉得很,甚至腦海里還能夠隨時回憶起一兩段他挑撥離間,或者譏諷我的話語來。

  竟然是他?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我腦海里一片混亂,然而這是又聽到了另外一個女性的聲音:“你就知道說,但是呢?要不是肚子里面這個小鬼每天拼命地吸干老娘的生命力,我何至于整天在這里奔波忙碌?事情是你弄出來的,但是你何曾給我分擔過一點?我若不是自己出來做這些事情,恐怕早就被那個小鬼給吸成肉干了,哪里還有閑情,在這兒聽你廢話?”

  這女人一陣埋怨,而我更是直接就想要暈倒了去——果然如我所料,雖然聲調有了一些微微的變化,但我卻還是能夠聽得出來,她就是楊小懶。

  楊二丑的女兒,我曾經的“小師姐”楊小懶!

  這兩個人,怎么就攪到一塊兒去了呢?而且聽他的談話內容,我幾乎可以肯定,這些被掏空的人心,可都是進了楊小懶的肚子里去。正在我疑惑的時候,兩人一邊聊天,一邊進了里面的石洞。那里面我們剛才進去過幾回,但凡有一點兒警戒心的人都能發現蹊蹺,我不知道楊小懶現在到底有多厲害,但是黃岐這廝,倘若我估計得沒錯,可是佩槍的,我根本玩不過他們。

  這邊思量著,一待他們進了去,我立刻閃身跑出了洞口,然而就當我閃身出洞,準備去叫援兵的時候,耳邊一動,下意識地朝地上一滾,接著便聽到了一聲清脆的槍聲。

  砰!

1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九章 疑團冰釋異端起”

  1. 回復 2015/05/13

    陸左

    我還真猜對了,就是岷山老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