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一章 被辱家人心魔起

  范供奉原本是前來追殺我的,務必要將我的性命給留下,然而此刻我卻反而生出了一種殺人滅口的心思,這般想著,還真的是有趣。

  不過心中即便有著濃烈的殺意,我卻還是調整呼吸,不慌不忙地說道:“你應該聽楊小懶說過我的事情,當初她老子哄騙我,想以之為肉鼎,卻不想被人給殺了,而我修魔修道,關你屁事?”

  瞧見我嘴硬,那老頭兒的臉上反倒是多了幾分笑容:“不錯,我就說你這么一個小子,怎么會如此難啃呢,原來竟然是跟我們同一根源的。不過你當真以為身手不錯,那就一切安好了么?”他冷笑著,手中突然拿出了一方玄色令旗來,在手中拋了拋,自嘲地笑道:“沒想到我范英杰的這驅神玄英旗,這么多年來,第一次開張,竟然是在你這么一個小輩身上。小子,光這一點,你就足以自豪,死而瞑目了……”

  我瞧見他手中的令旗,三角玄紅,周邊紋繪鋸齒狀的花紋,中間用黑色隸書寫著“敕召萬神”四個大字,顯得赫赫威嚴,十分神秘。

  我從上面能夠感受到一種莫名的力量壓制,當下也是心知不敵,二話不說,猛然一轉身,就朝著樹林子深處一陣狂奔。我走得突然,范供奉一陣錯愕,沒想到剛才還跟他打得風生水起的這小子竟然一點兒臉面都不顧,直接逃開了去。不過他到底是見過世面的老家伙,卻也并不驚慌,而是快步跟輟在后面,悠悠說道:“陳二蛋,便縱你有不錯的修為,不過在沒有系統的道法學習,又怎么能夠敵得過我這驅神玄英旗?你年少得志,實在輕狂,不過我倒是要讓你曉得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們修道之人,除了拼拳腳之外,更多的,還是要有門手段才行,要不然,那豈不就成了武夫了?”

  我在林子中一陣狼奔豕突,慌不擇路,然而范供奉卻是有條不紊,緊緊跟隨著,兩人一追一逃,便已經遠離了剛才石洞的那一片林區,基本上也擺脫了我被隨之而來的楊小懶和黃岐夾攻的危險。

  不過就在此時,那范供奉卻已是追夠了,雙腳一錯,騰飛若大鳥,一下沖到了我身后的一塊巨石之上,然后手一揚,那面令旗便插在了我前方幾米的位置。

  令旗一插入土,周圍的空間便是一震,就好像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張蒙皮巨鼓,有人用那獸骨巨棒,在上面重重一錘。

  轟……

  我整個身體的血氣一陣動蕩,突然眼前一花,瞧見兩個金盔金甲的大漢出現在前方,一人持偃月刀,一人持蛇矛,朝著我橫撲而來。

  所謂驅神玄英旗,便是能夠驅動內中法靈,與人為惡,這手段實在恐怖,不過這兩個金盔金甲的大漢雖然與常人無異,但周身還是微微有光華透出,又多了幾分虛幻之意,到底是不是貨真價實,這個倒是有待商榷,我又不是戰陣初哥,當然也不會太過于驚詫,瞧見當先一人持矛來襲,宛若毒蛇追洞,于是下意識地舉劍去擋。

  我并不認為對手的力量有多么強悍,然而當兩者一交鋒,我便從手中的小寶劍上面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貫足而來,不但當下的沖勢止不住,而且自己整個人都倒著飛了回去。

  我倒飛而起,后面又出現一人,手持金锏,朝著我當頭打來。

  依著先前持矛之人的力量,這一锏若是打中了,我的腦袋只怕就如同西瓜一般,直接爆裂開來,這情形讓我莫名一陣恐懼,足尖在空中輕點,強止下墜之勢,就地一滾,當我爬起來的時候,瞧見那一锏落在了草地上面,泥土飛濺,一個深坑立刻出現在我的眼中。我一身冷汗,退后幾步,仰頭朝著巨石上面的范供奉說道:“你這是什么?”

  范供奉居高臨下,有風吹來,將他的衣衫吹得獵獵作響,悠然說道:“三才陣,驅神玄英旗中之魂,分別取武圣關云長、燕人張翼德以及唐初名將尉遲敬德之念想,鑄就三位陰靈神將,此乃社中首席煉器師楊大侉子親手煉制,采用了著名的天山雪蛛蠶絲以及冥河之物為材料,我社大檔頭傳功鑄就,如此之榮幸,你小子真的是死得其所啊……”

  這玩意厲害,然而我卻并不想死,瞧見那三位陰靈神將徐徐圍上,我下意識地朝著胸口摸去。

  我胸口,貼身放在青衣老道傳給我的符袋,里面還有三張符箓,必要之時,我可以驅動一張,比如風符,可以逃命。然而那范供奉似乎能夠看穿我的想法,就在我手往著胸口一伸的時候,他果斷地厲聲喝道:“恭請三位神將,且莫讓這小子給逃脫了!”

  此令一下,那三名神將立刻一跺腳,大聲喊道:“喏!”

  態度一表,三人便紛呈而上,刀劈矛來,金锏如鞭,將我給完全籠罩,瞧著架勢,倘若我執意要逃,只怕還沒有驅動符箓,那人便已經如同肉糜,死得不能再死了。我雖說不是身經百戰,但是戰陣取舍,卻也是十分明了,眼看時勢不對,也沒有倉惶逃離的想法,而是憑空一番,逃出了第一番的攻擊,然后身子一轉,與那關云長和張飛貼身纏斗而上。

  這兩名神將雖然以那著名的蜀國五虎上將為型而鑄,但畢竟只是山寨,并非本尊,反而多出了幾分愚鈍刻板,原本持著長兵器的陰靈神將被我纏身而近,反而顯得有些亂。

  然而這也只是相對而言,這令旗之中的陰靈神將實在厲害,倘若不是這么一點點缺口,只怕我就已經命喪黃泉,但即便如此,當那個手持金锏的尉遲敬德上前而來的時候,我卻只有忙亂逃脫的份。不過即便拼命躲閃,我也還是被金锏刮到一下背部,感覺如有重錘敲擊,整個人的氣血都是一陣翻騰,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灑落到了前方的關云長胳膊上。

  讓我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那威風凜凜的陰靈神像被我這一口鮮血噴到,臉上竟然一陣扭曲,接著黑煙騰騰升起,動作也隨之遲滯。

  這讓我興奮莫名,曉得這生機稍縱即逝,當下也是一咬牙,避開了幾件兵器的交擊,沖到了那個痛苦不已的關云長懷中,小寶劍就順著他右臂傷口之處插了進去。沒想到那小寶劍竟然順利的一插而入,接著那劍身之上,有一排亮如金黃的符文顯現,分別為“斬邪斷瘟使院”此六個草字,被刺中的那關云長身形一陣恍惚,就像盛開怒放的煙火,整個人從手臂出開始焚燒起來,繼而化作了一團烈焰,迅速勾勒。

  人生就是這樣,峰回路轉,斗轉星移,就在我自知必死無疑的時候,對方最強大的鐵三角反而被我一口殘血給噴出一個缺口,而那把跟了我多年的小寶劍,也驟然發威了。

  我沒有時間去窮根問底,當下也是避開了這倏然而起的火焰,回過頭來,朝著捅我后背的尉遲敬德吐出一口鮮血,沒想到那家伙竟然還懂得閃避,躲開了我的這一血口噴人,不過已殺一人,我信心倍增,手持那把濯濯發光的斬邪小寶劍上前,正想殺個痛快,卻不料眼前黑影一晃,橫空飛出一腳來,我猝不及防被踹到,整個人往后跌飛而去。

  當我爬起來的時候,只見范供奉一臉扭曲地大聲喊道:“你這個小賊,毀我旗靈,壞我寶物,老夫我……”

  他激動得不能自抑,好是一頓長吸氣,這才怨毒地喊道:“哼哼,光殺了你,怎么能夠解得我心頭的恨?我一定要找楊姑娘打聽一下你的家人,我要將你父母的雙手雙腳斬斷,養于甕中,如蛆蟲供之;將你所有的親人朋友給全部弄死,抹除你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一切痕跡,讓你的亡魂永墜深淵,沒有一刻,能夠得到安寧……”

  他說得怨毒,一字一句,惡意的笑著,絕對沒有開玩笑的意思,這一點讓我的心中灼燒如火,每一顆字都仿佛敲打在了我的心頭,讓我感覺整個世界,都是一片眩暈。

  這個家伙,他居然敢去找我父母姐姐的麻煩?

  他殺了我都不算,居然還要去傷害我的家人?

  我感覺一點火星跌落到了心湖之中,頓時間腦袋就是一炸,好似火山噴發,在那一剎那,世間的所有一切都消失了,化作了紅色的鮮血和黑手的巖石,而下一秒,我恢復了意志,就像一頭野獸,一匹嗜血的狼,不顧力量,不顧身份,不過所有的一切,腦海里面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死他!

  殺死他!

  我只有殺死他,才能夠順著自己的心意活下去。

  在那一刻,所有的力量對比都失去了意義,僅剩的兩個陰靈神將我都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自燃起來,而我面前的這個集云社供奉,在我還有意識的那一刻,卻是在大聲哭喊:“媽呀,這是什么魔頭?”

  瞬即,他化作了一灘爛肉與鮮血,而我則暈倒在了無數污穢的內臟和碎肉之中,世界失去顏色。

4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十一章 被辱家人心魔起”

  1. 回復 2014/08/31

    大大

    喲喲 黃騰飛的爹

  2. 回復 2014/12/29

    fffffop

    前有陸十九,現有陳老魔,這2個人不濟的時候都有神附體現象…

  3. 回復 2015/05/13

    雜毛小道

    原來黃騰飛他爹是個二五仔

    • 回復 2016/06/25

      亂了

      這種爹都有,怎么過的嚴格的政審?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