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三章 圓靈掌心雷秘解

  病房的大門推開,進來一人,破舊的青色長衫,三縷長須,一雙老鼠眼滴溜溜地轉,十足的封建迷信,一看就感覺不像是什么好人。

  不過瞧見此人,我的心情卻莫名好了許多,朝著他招呼道:“嘿喲,劉老三,你怎么過來了?”

  來著正是鐵齒神算劉,我朝著身后看了一下,沒瞧見一字劍。劉老三笑盈盈地走上前來,擺擺雙手說道:“別人說來看病人,要么賣水果,要么買點麥乳精,不過老夫我最近生意沒開張,又給姓于的搜刮了不少,實在是湊不出余錢來了……”這人向來灑脫不羈,自然不會虛禮,我擺擺手,說這個倒不用,你人來了,這比什么都強。

  這話說完,我給劉老三介紹小妮,瞧見這粉嫩嫩的女孩兒,劉老三的眼睛都笑瞇了,發出了古怪地笑:“嘿嘿,陳二蛋,你還真的不老實啊,金屋藏嬌呢。”

  小妮也已經不是懵懵懂懂的年紀了,劉老三這壞笑立刻將她羞得臉一陣紅,起身說了兩句,然后逃也似地離開了。

  我埋怨劉老三這家伙,好端端的,那人家小女孩開什么玩笑,真的是葷素不忌啊。

  劉老三笑嘻嘻地坐在小妮剛才余溫未消的凳子上面,從兜里面掏了一陣,摸出了一本藍色封皮的線裝本,扔在我的懷里,得意洋洋地說道:“水果雖然沒買,但是見面的禮物,卻還是給你備齊了,拿著吧,自己沒事多看看,會有好處的。”我莫名其妙,從懷里拿起這書來,很陳舊的一本破書,邊上都起了毛,翻到正面,瞧見上面竟然寫著《圓靈掌心雷秘解》這七個大字。

  這字是繁體字,魏碑,仔細看一看,書本發黃,不厚,區區十幾頁紙,年代看起來已經十分久遠了。

  我拿起這本書來,問劉老三道:“你這是什么意思?”那廝不答,反而笑了笑,說你自己先翻一翻,看看有用沒。我依言而為,翻開第一頁,便瞧見上面寫著:“雷法出于天上雷霆之府,有符有咒,用以治痛去疾,祛邪伏妖,懲惡揚善、求雨祈晴。故心合于道,萬法靈通,便能作法召感神靈,無一不應……”略過文字,我又翻了幾頁,瞧見了幾個或坐或立的人,以及一些運氣行法的圖脈。

  一開始我還不當一回事兒,然而細細一讀,有過道經底蘊的我立刻明白了,這一本書,如果內容不錯,應該是道家之中,最為出名的攻擊修煉法。

  掌心雷!

  何為掌心雷,那就是積聚雷電靈子于掌心,存思畫符,從手掌心解放雷電的能量和信息,以達治病祛邪、護身自衛等作用,此法雖然并不如引天雷轟擊那般兇猛恐怖,但是就道法而言,只要修煉至巔峰之處,尋常的近身搏擊,幾乎沒有幾個敵手,而且此法針對于鬼靈邪魔之輩,最是有效,簡直可以說是鬼擋殺鬼,妖來滅妖的蠻橫之境。

  瞧見我倒吸了一口涼氣,一雙眼睛瞪得巨大,劉老三洋洋得意地說道:“我和殺豬的前一段時間去黔西做了一趟生意,結果得了這么一個東西,此乃烏蒙山圓靈門中五雷天罡大法中的近戰之法,殺豬的耍劍,我又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想來想起,也就只有你適合了。正好你這小子空有一身力氣,卻沒有一個具體的法子可用,只能跟別人扳手腕子,實在丟臉。怎么樣,要不要?”

  我的臉笑開了花兒,說要,肯定要啊。

  我正高興著呢,可劉老三的話音一轉,盯著我說道:“二蛋啊,老夫我這次來呢,除了給你送這玩意,還是有事兒找你。”

  我心中防著這家伙,瞧見他這般說,知道肯定又有說辭準備將我給繞進去了,于是小心翼翼地問道:“您說,有什么我可以出力的,但說無妨。”

  瞧見我說得敷衍,劉老三卻早有預料,站起身來,走到了病房的臨窗一邊,嘆了一口氣道:“二蛋,你的事情呢,我大概知道了一些,很為你可惜。就我個人的看法而言,你的前途,并不是在這片方寸之間,也不是在那個招牌下面——你現在的視野,永遠都只能看到這短短的一點點,做任何事情都收到無所不在的束縛,而你自己,卻不知道這天下之大,已經超乎于你的想象之外了……”

  劉老三突然說得如此沉重,倒是讓我生出了許多的好奇,問他道:“那你說說,我的出路在哪里?”

  “江湖!”

  劉老三斬釘截鐵地說道:“在江湖!二蛋,雖說六扇門中好修行,但是那是對于頂層的那些人來講的,就你這樣的小小辦事員,人家隨便一個小拇指,都能夠掐死你,你知道么?你不覺得壓抑么,不覺得郁悶么,不覺得身上有好些座大山,壓在你的身上,讓你連氣都喘不過來么?你為何不懂得說‘不’呢?你應該跳出這一切,做回真正的自己,恣意而為,讓自己真正的價值,得到最好的實現!”

  劉老三做的是街頭擺攤賣嘴的行當,最能夠忽悠,我給他說得一陣熱血,然而回過神來,一想起當下的情形,心氣又低落幾分。

  我們部門雖然掛靠在宗教局下面,一個招牌兩套系統,但到底還是秘密戰線,是一個紀律部門,就算我不顧一切地跟著他浪跡江湖,像一字劍一樣,跟他做一個狗腿子的打手,但是上面卻未必肯啊?劉老三瞧出了我的猶豫,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沒有再勸,而是指著我手上的線裝本說道:“這東西不是送你的,你待會兒死記硬背住,完了正本我還要送給別人的,知道不?”

  劉老三不再提拉我入伙的事情,交代完這些去,瞧見門口躲躲閃閃的小妮,哈哈一笑,說我跟這小姑娘挺有緣的,以后定當指導一番,說不定又是個女諸葛呢。

  他與我約定明天過來取《圓靈掌心雷秘解》,然后離開。

  小妮代我送了劉老三一程,回來問我,說這個伯伯挺有意思的,不過就是人看起來有些怪。我哈哈笑,怪就對了,就沒有幾個人瞧見他說正常的。小妮是過了給我送飯的,自個兒還要回家,她走了之后,我便翻開了劉老三給我帶來的這本書,開始仔細研讀。果然不愧是道家最著名的幾種手段之一,這掌心雷的修行,當真是極為苛刻,不但需要有各種禁忌,而且還得敬信誠行,諸多講究與條件,然而一旦功成,那掌紋之中,便有雷意,與人交鋒,簡直就是如有神助。

  這書上的說道弄得我恨不能立刻就付諸于實際,然而我終究還是躺在病床上,于是也是發揚了當年學習道經那種艱苦拼搏的精神,一顆字一顆字地背誦。

  整整一萬多字訣,我背誦一夜,至于其余的圖錄,我也找來了紙筆,將其一一摘抄完畢,以備后面的需要。

  劉老三交代得鄭重其事,我也曉得此法的隱秘,故而除了圖脈之外,其他的倒也不敢再付諸于紙面上,而是牢牢記在心中,次日下午,他過來收了秘籍,然后告訴我,說讓我有空,去一趟于大師的小院,我那只小猴子可想我了,恨不得跟著一起過來。對于胖妞,我也是極為思念,告訴他,說我出院了就去看它,等什么時候,我將那小猴子接過來,不再麻煩于大師了。

  劉老三笑,說麻煩到不至于,不過南南那孩子挺喜歡你家胖妞的,這驟然分別,他估計得有好長一段時間的不適應吧。

  我已經知道于大師家的孫子南南有一點兒輕微的自閉癥,平日里倒也正常,但是偶爾還是會有一些麻煩。

  我因為只是皮外傷和過度脫力,所以也沒在醫院待多久,因為受不了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于是在第三天傍晚就出院了,站在醫院門口,我想了好一會兒,不知道是該回省局報到,還是先去于大師的小院。不過我最終還是決定去看胖妞,畢竟那才是我真正關心的。然而我沒有走出多遠,突然間,感覺身后有人在跟在我。一開始我并不覺察,然而到底還是受過正經的培訓,我很快就發現了,于是下意識地進行反跟蹤,結果好是一通甩,終于在離醫院不遠的老城區,將人給甩丟了。

  氣喘吁吁地靠在胡同的墻壁上,我閉著眼睛響了好一會兒,思慮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我剛才其實想將跟蹤的那人給抓到,然而卻發現那人的身手,其實比我還要好。

  這讓我詫異非常,望著四下的黑暗,我決定先回省局,把這事情跟上級報告一下,要是什么兇徒,我一個人可擔不了。

  然而就在我剛剛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發現四周變得一片寂靜,而胡同兩邊的通道,卻出現了好幾個人,將我給堵得死死。不能善了,我的臉立刻變得一陣嚴肅,將小寶劍給拔出來,一步一步地走向前,突然間,我看到了一個讓我沒有想到的人,出現在前方。

  楊小懶!

1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十三章 圓靈掌心雷秘解”

  1. 回復 2014/08/04

    張,小妮…這是張艾妮啊!劉鐵嘴收了她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