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五章 李局神符狂瀾挽

  李局淡定自若的表現讓我心生崇敬,然而他這龍虎山弟子的身份雖然在系統里面吃得開,但是在集云社大檔頭的眼中,卻并不算什么,光頭佬嘿然一笑,伸手過來,將楊小懶摟入懷中,淡然說道:“這一回,倘若是張天師、善揚真人前來,我老朱也就屁顛屁顛地跑開了,不過你算是哪顆大頭蒜,還跑到我面前來裝蔥?朋友,你這回出來裝逼,算是走錯門道了,小心性命不保啊……”

  果然,光頭佬在左右一掃量,確定來者只有一人之后,不慌不忙,而李局卻也是苦笑:“這事兒,本來我的確可以置之度外,不過守土之責,便是如此,你們是匪,我是官,天然相對,我怎么可以當做看不見呢?”

  兩人簡簡單單聊了兩句,不再多言,光頭佬朝著我們的身后看去,而那奪命快刀得了大檔頭吩咐,手中的快刀一緊,倏然而上,再次沖殺而來。他腳步踩著的方位是有規律的,通過身位和刀勢的變換,來達到光與影的銜接和位移,使得讓一眼看去,漫天刀光,十分厲害,然而李局名門出身,卻也不是善茬,雙手一震,立刻有一雙道罡令牌滑落袖口,這令牌長約五寸,寬兩寸,材質非金非鐵,上面繪著猛虎龍紋,交擊之間,竟然有金石之聲。

  奪命快刀上前而戰,他的一個特點,就是快,更快,出于意料的快,讓人應付起來,有一種手忙腳亂的感覺,然而李局卻是另外一種風格,平緩,柔順,萬事皆安,自然就有一種節奏,讓人情不自禁地跟著他的意念而動,而貿然跳出他規定的格局,便會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沒三兩下,便憋得難受。

  這是奪命快刀的感覺,然而作為與之配合的我,卻是感覺如沐春風,抽空而上,偶爾一劍,便有倍增的效果。

  纏戰沒一會兒,李局的道罡令牌便戳中了奪命快刀的左臂,并不算尖銳的牌身在這一刻竟然如同銅錘一般,發出一聲爆響,那奪命快刀狂退三五步,回護肩上,臉上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汗水便從額頭之上,順著鼻翼滑落下來。瞧見自己的人并沒有如期解決對手,朱建龍的臉色也不好看,肥厚的嘴唇輕輕吧嗒一下,冷聲哼道:“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我真的是養了一個廢物!”

  這話說完,朱建龍的身形陡然一換,竟然出現在了李局的左邊,伸手一抓,就朝著李局的手腕抓來。

  此人竟然能夠縮地成寸,這實在是一種極為高深的造化,我突然有一種很不詳的預感,然而李局卻仿佛預料之中的一般,一對道罡令牌交擊,陡然間竟然有一道青光沖出,打在了朱建龍的身上。驟然之間,那大檔頭有些輕敵,竟然被一下擊中。這青光也不是什么致命之物,只不過那朱建龍的身形由鬼魅恢復了正常,而李局陡然之間,連吸了三口氣,整個人的皮膚似乎都在發光,然后大喝一聲,朝著朱建龍一令砸去。

  朱建龍倉促之間回手,伸出一拳,與李局長猛然一拼。

  轟……

  一聲震響,旁邊的我根本就站不住腳,朝著旁邊退開,瞧見那朱建龍向后退了兩步,而李局的身子竟然直接飛起,重重地摔在了胡同的墻壁之上。

  砰!

  李局的后背撞到了墻上,滑落下來,我趕忙過去將他扶起,只見李局臉色暗紅,眼神突然之間有些游離,這讓我心中難過,曉得是自己連累了他,而后聽到身后風聲一起,扭頭看去,瞧見朱建龍再次沖上前來,李局受了暗傷,可扛不住這老家伙的連續攻擊,我心中一定,一步上前,氣血由奇經之中灌足,陡然間,我突然又瞧見了一個點。

  一個黑點,在這漫天拳影之中,我瞧見了當初在法螺道場之中曾經出現過的那種情況。

  臨仙遣策,化繁為簡。

  小寶劍順著詭計,朝著這個點猛然戳去,而當我刺出去的那一刻,漫天拳影在陡然之間,化本歸元,又變成了朱建龍那短短的拳頭,勢消,神散。瞧見我竟然能夠擊出如此精準犀利一劍,朱建龍陡然一驚,朝著旁邊一閃,騰身躍出了幾米開外,眼神一下子就變得無比的陰霾起來,肥厚的嘴唇蠕動,沉聲說道:“你這小子,倒是給了我許多驚喜呢?”

  旁邊罩住場子的楊小懶慵懶地說道:“那是當然,我爹當初曾經說過,這小子骨骼精奇,倘若是讓他發展起來,便是我爹都不能壓得住他……”

  楊小懶的話語就像往火上面潑了油,朱建龍的臉上一陣扭曲,肥肉輕輕顫抖:“嘿嘿,這么說來,我倒是不能養虎為患了!”

  此言說罷,朱建龍步踩斗罡,整個人一晃,竟然陡然間就高大了幾分,接著他一聲獰笑,豁然而前,眼看著朱建龍即將殺到跟前,在我后面的李局突然沖出來,一把將我給推到了后面,從懷中飛出兩張符箓來,激射在了前方。他幾乎沒有了持咒,然而這符咒一出,立刻化作了黑色的火焰,由一化三,由三化九,九條翻飛的黑色火蛇將這個小巷子給籠罩,轟然一聲,氣勢儼然。

  那翻飛的火蛇長約兩米,表面冷焰溫度不高,不過那火焰冉冉,卻十分嚇人,朱建龍陡然退后幾步,瞧著這不斷小心翼翼接近自己的火蛇,臉上陰郁地說道:“怎么可能,我明明在這里設了免符令,隔斷炁場,你怎么還能夠弄出這般動靜來呢?”

  楊小懶走到了他的身邊,擔憂地看了兩眼,然后低聲說道:“這是他們龍虎山望月真人的快符,念發由心,全憑一股意念而為,我曾經聽我爹說過,這叫做九龍奪嫡玄符,由陰火淬煉,最是歹毒。”楊小懶他爹名號叫做“邪符王”,對于這符箓之道,也算是家學淵源,這般一說出口,朱建龍的臉色就變得無比凝重,而李局的手指舞動,那騰空而起的火蛇便游弋著,朝著這三人靠近而來。

  不過此符雖然能夠召靈燃火,但是朱建龍身為集云社的大檔頭,卻也只是小玩意,他臉色一變,從懷中掏出一個淡黃色的小葫蘆來,口中大聲喊道:“吞天!”

  此言一出,只見朱建龍的臉色陡然黯淡幾分,似乎受了什么重擊,然而他手中的那小葫蘆卻像活過來了一般,如活物一般蠕動,接著傳來一股詭異的吸力,有兩條靠近的火蛇猝不及防之下,便被那火蛇給吞噬進了葫蘆嘴中。吞入一物,朱建龍的臉色才恢復了一些,而李局則凝重了數分,驅使著剩余的火蛇散開,免得被他一網打盡。集云社這大檔頭到底強悍,這便一交鋒,立刻將我們給打回了原型,這時在胡同口那兒望風的奪命快刀出言喊道:“大檔頭,快些,我瞧見那邊好像來了幾人……”

  有人催促,朱建龍便不再多言,將小葫蘆拋給了楊小懶,讓其跟著收那上下翻飛的火蛇,而他則疾沖而來。

  李局雖然也算是龍虎山翹楚子弟,然而跟這般橫行一方的魔頭,卻還是有些距離,即便是我在旁邊幫襯幾下,也還是有些勉力,兩人節節敗退,然而這時那個奪命快刀又殺了過來,抄我們的后路,楊小懶更是騰身跳上了那墻頭,將李局放出來的火蛇給悉數收住,這朱建龍一出手,交戰不及幾分鐘,我們便已經潰不成軍了,李局再次與朱建龍對上,接著被一掌擊中了令牌側面,手拿不住,便直接跌飛而去。

  我與奪命快刀也對拼上了,他招招奪命,我步步后退,腳被磚頭絆了一下,身子朝后傾倒,眼看著那刀鋒即將抹在我喉嚨之上時,突然間一道碧綠光華陡然升了起來。

  叮!

  一聲清脆的響聲憑空而起,接著我瞧見一個黑影沖入了我和奪命快刀之間,兩人開始交鋒了,那是一場速度和力量的對決,刀光劍影,叮叮叮叮,兩者交擊之時的那錚然之聲,不絕于耳,就仿佛一位高明的古箏琴手,撥動琴弦。這樣的戰斗簡直就是炫目極了,衣袂翻飛之中,讓人連氣都難以喘息過來,在這樣的拼斗旁邊,讓我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動,而音樂再美妙,卻終歸還是有停止的時刻,一曲奏完,兩個糾纏在一起的身影驟然而分。

  兩人僵立,奪命快刀在左,那個神秘人在右。

  三秒鐘之后,奪命快刀脖子上面一條血線逐漸浮現,接著他口中艱難地說出了一句話來:“好快的劍!”

  玩了一輩子快刀的景辰轟然倒下,將李局給拍倒在地的朱建龍也緩緩扭過頭來,瞧著這個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問道:“你是誰?”

  來人抱劍而立,傲然說道:“一字劍,黃晨曲君!”

  這人正是那殺豬丑漢,相比于之前,他的名氣倒是能夠入得了朱建龍的耳中,于是這個大檔頭從身后一抓,竟然摸出一根烏漆墨黑的短棍來,嘿然說道:“來得夠齊的,看來今天,我是要大開殺戒了啊!”

2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十五章 李局神符狂瀾挽”

  1. 回復 2014/09/21

    屌絲

    怎么越看越無聊

  2. 回復 2014/09/21

    屌絲

    東城初二女生放學途中被拖進果林侵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