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六章 小懶進補反受害

  奪命快刀景辰不但是朱建龍的貼身護衛,而且還是他的手下大將,集云社中武藝最為精湛的其中一員,雖然他在此之前,對這高個兒快刀手呼來喝去,各種不滿意,但是這樣的損失卻還是讓朱建龍臉色大變,將手中這根墨黑色的短棍頭掂量起來,便是動了濃重的殺心。

  然而面對著這個準備殺人的一代梟雄,一字劍卻冷冷問道:“你姓朱?”

  朱建龍的臉色頓時就不好了,他這些年來雖然罕有露面,不過但凡進入金陵這一帶的江湖中人,沒有一個是不曉得他名號的,這種明知故問,簡直就是對于他威嚴的一種蔑視。但是面對著一個值得尊重的對手,他倒也沒有太過于狂妄,而是冷冷地說道:“對,我姓朱,怎么了?”

  一字劍的丑臉上面莫名地浮現出了一抹笑容,嘿然說道:“正巧了,我就是宰豬的出身!”

  這話兒就像火星跳進了油桶里,朱建龍頓時就勃然大怒起來,右手緊緊捏住了那黑棍兒,往上一揚,但見一股黑色氣息滾滾冒出。這氣息并非是那顏色或者煙塵,而是一種從炁場反應過來的古怪狀態,那兒翻滾著的,仿佛是無數冤屈的亡魂,單個來看,并不恐怖,而諸如此類的氣息疊加起來,卻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朱建龍與一字劍兩者交擊,劍棒相交,立刻就斗成了一團,氣勢洶洶。

  這兩人一個是橫行魔梟,一個是新銳劍客,戰得那叫一個兇險,以我的眼光,一時之間,倒也瞧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也不敢上前相幫,生恐殃及池魚。

  我左右一看,想去找倒地的李局,然而楊小懶卻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來。

  在兩大高手的對決中,我和楊小懶之間,卻顯現出了另外一種平靜,但見她嬌媚的臉上沒有再現風騷,而是浮現出了母性的光輝來,然后盯著我說道:“二蛋,當初在神農架觀音洞中,所有在場的人里面,我已經殺了四個,不過很遺憾,里面還有好幾個硬扎子,我暫時上不了手,所以給你的承諾,依舊實現不了。不過現在呢,最后一個死,和現在就死,這里面的意義并不大了,所以既然如此,那么就讓我來送你一程吧。”

  我看著這個小腹微凸的女人,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就醋意十足地說道:“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到底是誰的?”

  楊小懶沒想到我在這個關頭,竟然還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來,不由得樂了:“呵呵,我這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誰的很重要么?反正不是你的!陳二蛋,你要記住,當初要不是我爹為了你,去那湘西的南明古墓中找尋那護魂珠,他就不會死,我也不會變成這等鬼樣子!你害了我一生,這是你應該賠給我的!”

  這話音剛落,隨之而來的是皮鞭抖落在空中的炸響,接著楊小懶倏然一沖,抵臨到了我的跟前來。

  面對著這樣一個女人,我心中即使恐懼,又多了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眼見她殺上前來,那鞭子朝著我的脖子卷來,一副誓要將我弄死在鞭子下面的架勢,我心中咯噔一下,也曉得我與她難有善了,于是腦海里開始浮現出當初這娘們對我的各種惡言惡行來。坦誠來說,楊小懶偶爾的時候,對我還算是不錯,但更多的還是將我當牛做馬,我猶記得當初洗精伐髓,整整幾天沒吃沒喝,動彈不得,她竟然根本就不管不顧,稍有不和便是拳打腳踢,惡言相向……

  楊小懶的惡,太多太多了,這樣日積月累留下的憤恨,陡然之間,就被我放大了無數倍,然后如同火山,終于噴發了。

  一把劍,名曰“斬邪斷瘟使院”,宛如我的第三條手臂,倏然之間,朝著楊小懶的鞭子斬去。楊小懶善用巧勁,是個玩鞭子的行家里手,雖然那小寶劍鋒利無比,然而她卻能夠把握住這股勁道,然后微微一卷,連劍帶人,將我拉扯著朝她那兒撲去。我一開始還悠著,結果楊小懶一使勁,這才感覺到對方哪里是什么小姑娘,簡直就宛若一頭蠻牛,于是不由自主地走動,接著那娘們抽出了左手,朝著我的天靈蓋兒遙遙拍來。

  楊小懶的小手還是那么的瑩白如玉,然而此刻卻是十分的恐怖,我曉得這一掌倘若是要拍實了,只怕我就要真的報銷了。

  然而我修行日久,哪里能夠讓她牽著我的鼻子走?這般猝不及防,也能夠扎緊下盤,接著一個“地翻龍”,將其穩住,避開了這兇猛一掌,然而我與楊小懶交纏,兩個腦袋不由得碰到了一起來,當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突然瞧見她的雙眼,竟然是一片詭異的紅色。

  這紅色如血,里面宛如有無邊血海,波濤洶涌,而在海洋底下的最深處,則有一個小姑娘在對著我淺笑。

  這個小姑娘,正是當年素凈典雅的楊小懶,那一個完全沒有被老鬼俯身的小女孩兒。

  我被注視得一陣迷糊,稍微回過神來的時候,瞧見這女人紅唇微啟,接著就像那蛇吐信子,粉嫩的滑舌竟然伸出了口中好幾寸,詭異無比,朝著我的口中卷來。許是那紅唇粉舌太過于誘人,以至于我幾乎都忘記了這么長的舌頭,它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一個正常的人類女性身上,于是我便被一道滑膩的舌頭擠開嘴巴,整個腦袋都有些僵住了。

  我口中的舌頭被一陣撩撥,有滑膩的液體涌入而來,接著我的呼吸開始急促了。

  這急促,并非是因為男女之間那種情動之后的緊張和興奮,而是我感覺自己的陽氣,從丹田之下流出,源源不斷地朝著上方噴涌,最后通過兩人嘴唇之間的接觸,流轉到了對方的身上去。楊小懶的臉開始變得越來越紅,粉嫩無比,一雙眼睛也水汪汪的,仿佛含著大量的水分,我的眼神開始越來越模糊了,瞧見面前的這妖媚女子,就好像夢中的美人兒,發瘋了一般地想要與之親近,將她揉進我的懷里,化作一體。

  在一陣幸福的激動之中,我突然感覺到無比的虛弱,于此同時,我胸口處的心臟位置,也出現了五處尖銳的痛感。

  余光下移,我瞧見了楊小懶的手指尖銳如刀,一副想要將我的心臟給逃出來的架勢,而與此同時,她的鼻息咻咻,想要與我這一長吻,到地老天荒。我的心臟開始不受控制地劇烈彈跳起來,撲通撲通,完全就不算控制,而我也了解到楊小懶的溫柔殺人,即將到來。

  這情況讓我焦急萬分,伸手抓住了楊小懶的手腕,下意識地猛一咬牙,結果她那信子一般的舌頭提前撤離了,光潔的額頭緊緊抵著我的腦門,惡狠狠地說道:“我爹當初給你弄了那么多好藥,你全部都還給我吧!”

  我沒有咬到她的舌頭,懊惱不已,死死磨著牙,憤然說道:“去你娘的,有本事你弄死我?”

  楊小懶突然咧開了嘴,桀桀怪笑道:“你以為我舌頭出來了,就沒有用了么?老娘剛才已經通過了口水,在你食道里面種下了陰控,幾秒鐘之后,只怕你就要跪下來,求著我將你的心給吃掉了!”我們兩人緊緊相擁,誰也不讓著誰,聽到楊小懶的笑言,我心中劇震,一種死亡的恐懼緊緊將我的心臟抓住,劇烈掙扎,然而卻動彈不得,接著在楊小懶那得意洋洋的笑容之中,我感覺所有的陰寒都倏然朝著心臟集中過去。

  然而就在這時,我感覺到心房附近,有一絲溫暖升起,擋住一切,而楊小懶則是一副見了鬼的表情,大聲喊道:“天啊,你體內,還有誰的精血?”

  我體內,自然是當初李道子為了封印讓我無限倒霉力量時,血咒而下的那一滴精血,這是楊小懶意料之外的東西,結果她的臉色劇烈轉換,整個人頓時就萎靡而下,癱軟到了一旁。我沒由來一陣興奮,將癱倒的楊小懶給摟在懷中,小寶劍橫在了她的脖子上,朝著將一字劍逼得節節敗退的朱建龍喊道:“姓朱的,快住手,要不然我將你孩子他娘給殺掉,讓你兒子連出生的機會都沒有!”

  我這也是病急亂投醫,瞎蒙一句,然而即將戰勝一字劍的朱建龍卻還是在這關鍵時刻放棄了追殺,扭過頭來,兇神惡煞地看著我,冷冷說道:“小子,你以為她肚子里面的崽子,是我的?”

  他這么一說,我立刻曉得事情或許并不是我所想象的,不過倒也嘴硬,大聲喊道:“我不管。你要讓她活,就住手,要不然你就算是殺了我們所有人,得到的也不過是一具尸體!”

  我強硬的態度讓朱建龍哈哈笑了起來,他將手中的黑棒子望天空一拋,陡然間,這整個一個胡同居然都垮落了去,一股傲然煞氣,直沖云霄。

  而這個時候,一個身影從碎磚堆中爬了出來,咳咳說道:“我艸,騎墻頭看個把戲,這都中招,老子也太倒霉了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