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七章 金猴奮起千鈞棒

  這從碎磚堆里面狼狽而出的,自然就是鐵齒神算劉,我剛才還在想著一字劍出現了,劉老三怎么沒來呢,沒想到這個家伙居然偷偷摸摸地騎在墻頭,坐墻觀望呢。不過這個家伙的出現,并沒有影響到盛怒之下的朱建龍,但見那個家伙拋出的黑棍兒懸空而立,從上面竟然施加了龐大的壓力,隱隱籠罩全場,而這個家伙口中念念有詞,似乎在做著什么巫降請神的準備。

  劉老三忙不迭地爬起來,抬頭看來,瞧見這般狀況,頓時朝著一字劍大聲喊道:“殺豬的,快干掉他,不要讓他將玄天魔唳棒中的魔猿給弄出來!”

  這家伙平時悠然自得,幾乎都沒有什么著急上火的事情,然而瞧見這倒塌的胡同和頭頂上面的黑色短棒,卻一反常態地焦躁不安,大聲催促著,顯然是預料到了之后的效果,到底有多恐怖。一字劍跟這劉老三混了這么久,自然了解這個吊兒郎當的算命先生,關鍵時候不會瞎弄,于是也是呵氣成劍,將那碧綠石中劍往頭頂上一拋,手掐劍訣,朝著一片廢墟之中的朱建龍指去。

  劍指一成,意志牽連,那碧綠石中劍便發出了一道嗡然之聲,倏然而飛,這一招,便是當初斬殺楊大侉子的那一記飛劍。

  然而當初他出劍斬殺楊大侉子,憑的是一個出乎意料,幾乎沒有人能夠想象到這個麻臉丑漢,竟然能夠使得出傳說中的飛劍,故而才會中招,但是隨著此君在江湖上的名聲日益顯著,身為集云社大檔頭的朱建龍,卻已然是知曉了一些底細,當這宛若流星的飛劍倏然而至的時候,我們頭頂上面那根被劉老三稱作“玄天魔唳棒”陡然一沉,朝著下方壓來,正好敲中了這碧綠石中劍。

  兩者相交,倏然而下,常人倒也瞧不出什么蹊蹺,然而獨具一雙慧眼的我,卻陡然間感覺到了一頭巨大的魔猿,正與一頭無名野獸在肉眼瞧不見的地方拼斗著。

  飛劍失去了陡然而起的突然性,便也就喪失了大部分的威脅,當那嗡嗡顫動的碧綠石中劍被玄天魔唳棒壓得死死的時候,朱建龍卻是將空中無形兇煞融入體內,整個人陡然變換,由原先的那個矮胖老伯伯,化身為了一個肌肉猛男,個頭都足足高了好幾公分,扭頭過來,視線巡視一圈,竟然朝著并不起眼的劉老三沖了過去。這行為讓在旁邊優哉游哉的劉老三一時有些發愣,瞧了有幾分虛弱的一字劍,又瞧見將楊小懶給押著的我,驚恐地大叫道:“我艸,救我啊?”

  劉老三是個文夫子,并不擅長戰斗,絕對不會是朱建龍的對手,然而他在緊急關頭,腳步輕挪,竟然使出了罡步閃避術,在斗轉之間,將那魔梟給晃了過去。

  不過他雖然避得開一時,卻并不能夠逃脫朱建龍持續的追殺,于是哇哇大叫道:“我艸,你們誰救我啊?老子才四十來歲,還沒有玩夠呢,可不想就死在這兒了。”他喊得兇,結果朱建龍卻也是追得更兇,但是很奇怪的事情是,無論朱建龍如何襲來,卻都還是難以抓到這條狡猾的魚兒,三兩下,頓時就氣得暴跳如雷。而就在此時,我視線的遠端,瞧見又有一人加入了戰場,卻是于大師的孫子南南,那小孩兒眉頭緊鎖地站在坍塌一片的胡同口,然后朝著旁邊喊了兩句。

  他口中喊的是“悟空”,然而我卻瞧見是胖妞從墻頭沖了下來,但見這小猴子一上來便是毫無保留地睜開額頭上面的肉眼,一道黃芒而動,朝著朱建龍射來。

  到底是久經考驗的老江湖,朱建龍此刻卻也能夠分清楚哪兒的威脅最重,幾乎是極限地逃開了胖妞的這一道黃芒,接著我瞧見這玩意射到了磚堆旁邊的一棵書上面,陡然間那樹便化作了一大團火焰,將整個空間給照得透亮,也讓我瞧見了在胡同盡頭,以及黑暗之中,有著好多好奇的群眾。這些人也是恐懼,并沒有敢上前而來,不過好奇的他們卻也沒有君子不立危墻之下的覺悟,不遠不近地看著,一點也不知道自己隨時有可能陷入到危險之中。

  大伙兒打得興起,哪里顧得上這些小老百姓,朱建龍與那黃芒擦肩而過,也是驚得一身冷汗,低頭瞧向持棍奔來的胖妞,瞧見這小猴子身上,竟然浮現出了一頭兇戾狂暴的巨猿來,微微一愣,臉色大變道:“怎么可能,這世間居然還有那通臂猿猴這樣的神魂存在?”

  他這一驚訝,胖妞便已經一躍而起,手中的法器將罡氣凝結成實質,朝著朱建龍一棒打來。

  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今日歡呼孫大圣,只緣妖霧又重來。

  胖妞這棒子一抄,還真的有一點大鬧天空的大圣風范,然而當這棒子與朱建龍的玄天魔唳棒交擊到了一塊兒,卻終究還是露了底,那罡氣在黑棒子的侵蝕之下,再也撐不得多久,一擊即潰。朱建龍手中的法器簡直就是兇悍莫名,這情況讓胖妞有些猝不及防,接下來的兩招,被那家伙給步步緊逼,退到了一面還未垮掉的墻根處,眼看就要退無可退,身子一扭,身上那頭浮現而出的巨猿伸出一雙手,將這黑棒子給死死托住。

  朱建龍乃集云社的大檔頭,修為自然是冠絕群雄之輩,不過這一番車輪戰下來,到底還是有些氣虛,被沒有將胖妞身上的那巨猿給一下敲死,我瞧見楊小懶對他沒有半點兒威脅,反而有些投鼠忌器了,留在手中無用,于是便將昏迷不醒的她推到了劉老三的懷里,接著朝著朱建龍沖了過去。

  我自然知道自己并不是那魔頭的敵手,然而卻不能夠忍受胖妞獨自受罪,而與此同時,李局長也踉踉蹌蹌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奮不顧身地朝著朱建龍砸去。

  同樣做這件事情的,還有一劍射出便虛弱無比的一字劍,他在緩過了這口氣之后,終于回過神來,重新加入了戰團。

  四方齊出,然而平日里完全就沒有默契,一先一后,攻擊也基本上沒有什么層次,這讓朱建龍應付得無比輕松,然而我們的加入,使得胖妞不用再獨自一人面對這魔頭,騰起之間,也不至于太過于被動,因為它的身形靈巧鬼魅,能強攻能騰挪,倒也能夠在我們之間,形成一種潤滑劑的作用,將這戰局給勉力維持起來。這一番僵持,旁觀者劉老三開始給我們講解起了周易八卦的方位陣法來,口頭之上,一番排兵布陣,而我們下意識地照做,竟然還對朱建龍形成了圍毆之勢。

  這情形讓劉老三喜出望外,一邊指點,一邊拍著手掌大笑道:“三個臭皮匠,難倒諸葛亮!朱建龍啊朱建龍,你可曾想過,會被這樣三個遠遜于你的家伙給圍困,轉眼之間,就要將你給弄死?”

  他這邊得意洋洋,朱建龍則臉色扭曲,桀桀怪笑道:“你當真以為四個臨時拼湊起來的小輩,便能夠將我給拿捏住?”

  朱建龍信心滿滿,那黑色短棒陡然一扭,從里面突然也浮現出了一頭兇靈來,此物尖嘴猴腮,手長過膝,渾身的綠毛,看起來跟胖妞身上那一個,十分相像,唯一不同的,就是它沒有滿身的膿包,以及臉生雙目。此物一出,雙手擂胸,接著兇目一掃,立刻盯上了胖妞身上的那頭魔猿,異性相惜,同性排斥,這兩頭看似差不多的家伙,卻最是仇恨非常,于是那兇靈立刻撲到了胖妞身上,兩者交纏,好是一頓翻滾,卷起碎磚無數。

  鐵四角一旦被摧毀,朱建龍立刻占據了絕對的上風,盡快護翼在劉老三的南南也沖上前來,試圖頂上胖妞的位置,然而他一個手藝活大師的后輩,哪里是什么搏擊好手,沒兩下,被勁風一帶,便給弄得跌落到旁邊去。

  胖妞和那兇靈在周邊一陣翻滾,動靜頗大,而朱建龍此時則氣勢大盛,一拳將李局給打飛,而后又盯上了我來,緊追不舍。

  我除了先前那靈光一現的線條和點,哪里能夠跟這等兇魔纏斗,于是只有跑,好是一陣繞,旁邊的一字劍則強撐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在旁邊幫我拉扯。然而就在我們即將抵擋不住的時候,那朱建龍的腳步卻突然停止了下來,喘著粗氣,死死盯著劉老三身后的胡同口。激烈戰斗之后的短暫平靜,讓所有人都常常舒了一口氣,也下意識地朝著他目光注視的方向前去,但見黑暗之中,又走來了一個風度翩翩的青衣道人,停在了我們身后不遠處。

  這青衣道人生得一副好皮相,年紀不大,卻留有三撇美須,目光一陣漂移,并沒有注意到戰場之中的一干人等,而是瞧向了劉老三,平靜地說道:“這位先生,能夠將你懷中的那個女人,交給我么?她再不懂事兒,畢竟還是懷孕了,通融一下,可否?”

3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十七章 金猴奮起千鈞棒”

  1. 回復 2014/08/31

    大大

    悟空 太喜感了

  2. 回復 2014/11/14

    M

    楊知修?

  3. 回復 2015/05/13

    陸左

    那個道人可能李道子,或者,雜毛小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