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九章 你愛這個國家嗎

  我是被一頭霧水地拉到了位于玄武的省局,然后在人的指引之下,來到了省局大樓后面的一個小院子里,沒有我熟悉的人,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中年男子過來與我對資料,將我一年多來的履歷給過了一遍,那酒瓶子底厚的黑框眼鏡后面,一雙瞇著的小眼睛盯了我好久,然后告訴我:“排隊吧。”

  黑框鏡扔下我在這兒,自個兒進了屋子里,院子里面已經有了七八個陌生人,叫到名字的,就走進厚簾子的屋子里區。

  我與這些人素未蒙面,當他們瞧向我的時候,我微微欠了身,點頭,算是招呼,那些人都抱著善意,點頭致意,一個紅鼻梁的男人湊上來問我:“你就是配合著江寧分局的老李,將集云社大檔頭朱建龍給擒下來的陳二蛋?”

  來人十分熱情,我也客氣地回答,這事兒當初結束得簡簡單單,然而只有真正身處于這個城市的人,只有我們這種秘密戰線里面明白所有來往的家伙,才能夠明白那件事情的功勞,究竟有多大,即便是作為并非主力的我,在這一次案件之中,也獲益頗深,雖然由于一些原因,我并沒有得到立即的晉升,但是這幾個月的假期也不是白給的。不過將朱建龍擒下一事,出力最大的是那個來自茅山宗的道士楊知修,李浩然李局長也居功至偉,至于我,只不過是適逢其會而已,實在不是可以拿出來炫耀的資本。

  與人交往,最重第一印象,那人瞧見我“居功至偉”而不驕不躁,十分投緣,主動介紹道:“不錯,能夠有這樣清醒認識的人不多,我叫蕭子斐,是句容地方上來的,交個朋友。”

  我跟他握手,聽到“句容”一詞,腦海里突然想到一個人,說句容我倒是認識一個人,跟你同姓,叫做蕭應忠,你可認得?

  那人哈哈一笑,拍著手說道:“這世界可真小,天王鎮的蕭大炮嘛,他是我的堂侄……”

  這事兒兜兜轉轉,竟然還有這般聯系。有了忠哥的聯系點,我們兩個倒是能夠很好的交流起來,也沒有覺得這等待的時間有多長,沒多久,前面就只剩下一個人了,我這才想起問蕭子斐,說今天找我們過來,到底是什么事?蕭子斐搖頭,說這個他也不曉得,不過他瞧了今天來這個院子的這些人,都是整個江陰省中,屬于基層骨干的精英分子,估計又有什么重大的任務,需要選拔吧?一會兒別人問你,你有事說事,不要有什么心理負擔就好。

  這話交待沒多久,蕭子斐就被叫了進去,我后面還有兩人,他們彼此也認識,輕松地聊著天,給人的氣氛倒也不像是犯了什么錯誤,在此審核的。

  很快,蕭子斐就出來了,臉色繃得緊緊,目不斜視地了離開了,我還想跟他打個招呼,結果下一個就叫了我的名字,我與蕭子斐擦肩而過,掀開簾子,走進了房間,發現讓好幾個人臉色變換的屋子并沒有什么特別,中間擺放著兩張桌子,后面坐著三個人,中間的一個老者滿頭白發,旁邊一個黑眼鏡嚴肅無比,而另外一個齊劉海的中年婦女則埋頭,在文件袋里面翻了翻,將一個檔案給挑了出來,擺放在老者面前。

  “陳二蛋?”老者說話明顯帶著濃重四川話的味道,我立刻立正,挺直腰桿說道:“到!”

  他哈哈笑,擺擺手,讓我坐下,說道:“你莫緊張,我又不是大老虎,坐嘛。嗯,二蛋,抓到朱建龍那一次,聽說是你跟李浩然那小子一起辦的?不錯啊,二蛋,朱建龍一除,從源頭上面就將他們的組織頂端給端了,我們近段時間來對集云社進行密集性掃蕩,現在的成果斐然,主要還是得感謝你呢……”這領導一夸贊,我頓時就感覺有些飄,屁股挨著椅子,心情舒暢,不過立刻又穩住,謙虛地說道:“全憑組織培養,而且那天,我只不過是個配角而已。”

  閑著無事的話語,只說三兩句,接著老者臉色一肅,沉聲說道:“陳二蛋同志,我現在代表江陰省宗教總局給你談話,問你幾個問題。”

  我雙腿并攏,恭敬地回答,說是,老者說出了第一個問題:“你熱愛這個國家和民族么?”

  這話一說出來,我很自然地一愣,不過我雖然還小,但畢竟是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條件反射地回答道:“是,無比熱愛。”這話兒讓老者一陣滿意,繼續問道:“那么,你愿意為了這個國家和民族的事業,傾盡自己所有的力量,甚至付出自己年輕的生命么?”

  這是第二個問題,然而一連串地問起來,卻讓我莫名有一些猶豫。

  付出生命?到底是什么樣的任務,可以會讓我們付出自己的生命呢?我并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在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后,才依照著自己的心意,緩緩說道:“我熱愛這個國家,也熱愛這片熱土上面生活的人民,我愿意為了這些人,付出自己的力量,在必要的時刻,我甚至愿意獻出自己的生命——如果它犧牲得有價值的話!”

  這番經過沉思的回復讓老者十分滿意,他笑著點了點頭,然后扭頭看了一下旁邊的黑眼鏡。

  那人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于是老者這才說道:“陳二蛋同志,最近省局接到了總局通知,需要選拔出一批秘密戰線出身的基層精英,前往滇南的老山前線,進行戰爭觀摩,以及參與對安南非軍事力量的非常規打擊活動;我們呢,現在已經緊急從各市區抽調了相關的檔案,而你則是這里面表現格外優異的一位,而且經過了調查,我們覺得你完全符合這里面的要求,那么,你自己的看法呢?”

  我一聽到,心臟頓時就跳個不停,兩年前的那場對安南自衛反擊戰,是我國至浪潮之后,第一次與外國交手,報紙上以及宣傳中,將那些把自己的性命和鮮血揮灑在南疆戰場的戰士們渲染得無比偉大,而為期一個月的戰斗,我國在忍無可忍地情況下,在國境線反復進出,有力地將安南小霸稱霸東南亞的狼子野心,給予了最堅定的反擊,這讓所有的熱血男兒都十分的向往,我也不例外,有時還會幻想著自己出現在南疆的戰場,朝著漫山遍野的敵人沖鋒。

  然而我卻從未有想過,連軍人身份都沒有的我,居然還會有機會前往滇南國境線邊界,參與進去。

  兩年過去了,邊境線一直都不平靜,當初發出自衛反擊戰的時候,因為國際政治大氣候的緣故,所以我們準備得并不充足,去也匆匆,回也匆匆,安南軍趁我國邊防部隊后撤之際,竟然大搖大擺地占領了邊境上兩國交界線上的許多騎線點,又再次非法侵占羅家坪大山、法卡山、扣林山、老山、者陰山等我國邊境地區。這幾年,安南軍的正規部隊和民兵還不斷向中國境內農場、村寨、學校開槍開炮,制造摩擦和流血事件,這樣的行為,但凡是一個熱血男兒,怎么可忍?

  我當時什么想法都沒有,一陣熱血激上了腦海里,大聲表達了自己的決心,義正言辭,而老者點了點頭,揮手讓我出去等待。

  我暈暈乎乎地離開了這兒,出了院子,然后被帶到了旁邊的一處院落等待,這兒還有幾個人,不過我剛才認識的蕭子斐并沒有在。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那個黑眼鏡的人過來宣布了保密紀律,然后告訴我們,給我們三天時間處理好單位和個人的所有事物,然后在第四天的上午再來省局報到,接著就安排我們奔赴南疆前線。

  關于單位,我當時的檔案其實還是留在了江寧分局,不過是借調到了省局特別行動隊,但是最近一段時間,都是出于養傷放假的階段,倒也沒有什么工作好協調的,我都不知道自己的上級是誰,只是告知了申重一聲,然后又去拜訪了于大師和一枝花,至于劉老三和一字劍,這兩人全世界漂泊,居無定所,過著放蕩不羈的江湖生涯,重相聚輕離別,倒也不用特別的告別。給家里寫了信,連帶著將自己所有的工資都給郵回了家,我收拾好了行囊,然后在第四天,帶著胖妞,一起前往省局。

  養猴的小家伙,這是很多人對我的印象,所以帶著胖妞,倒也不顯得突兀,那名老者是省局的李慶亮李副局長,又對我們一番勉勵,然后派車送我們離開。

  從江陰省一路往南,汽車火車,一路輾轉,花了三天多才到了滇南小縣,當地有人過來接我們,然后將我們一路帶到了大山深處的一個軍營附近,下了車,拎著行李的我瞧見那些戰士在訓練得熱火朝天,號子拉得震天響,心中不由得一陣激動,然而就在這時,旁邊突然出現兩人,一左一右,將我給抓住,朝著地上按倒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