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三章 大比之前集市亂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這個世界從來都是充滿著激烈的競爭,部隊里面,有全軍大比武,有各種各樣的技能比賽,這都是用來檢驗平日的訓練成績,當然,最好的檢驗辦法,唯獨只有通過戰場,優勝劣汰,適者生存,不適者亡魂。

  至于我們這兒,其實倒也簡單,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培訓之后,結業評選總共分為兩級,第一級是筆試和臨場考核部分,通過考核的成員可以繼續留在這里,不及格的則會被遣返回去;第二則是從通過第一級考核的人員里面,分出三個項目來,分別是徒手、器械以及秘法三項內容,可報多項,也可以單報一項,不過據說如果能夠在這一場大比武上面獲得不錯的名次,便有可能進入快速上升通道,步入到總局領導的眼中,這是其一,其二則是在原本固定的人員之外,局里還會組織一個戰略執行小組,專門應付對面的非軍事、非常規的力量。

  這樣的執行小組,是三個營地、近四百多人里面挑選出來的最精銳成員,它將要面臨著安南兇名赫赫的黑巫僧人,以及來自東南亞的黑巫師,屬于最危險的一種。

  然而像我們這些人,最怕的就是平淡,而不是危險,對手越強大,越能夠引起我們的興趣,因為唯有與這樣的對手過招,我們方才能夠變得更強。

  這個世界上的修行者,除了那些修心唯上的老道學,基本上能夠入得此門中來的,莫不都是想著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強。

  因為你只有厲害了,方才能夠不被人欺負,去實現自己心中的理想和抱負。

  所以當這個消息一出來,整個營地都鬧瘋了,眾人摩拳擦掌,而我們這同一個宿舍的四個兄弟也彼此約定,說一定要拿到一個好名次,爭取一定要進入那個勞什子的戰略小組,到時候能夠參加幾次真刀真槍的戰斗,拿幾個安南猴子的人頭,免得以后回去跟人聊天的時候,說半天,連個吹牛的根據都沒有,合轍真的就是過來觀摩旅游的了。

  爭斗果然還是雄性動物的本能,除了寥寥可數的一些女同志,大部分都是斗志昂揚,連接下來的訓練也格外的賣力。

  不過這事兒雖然傳得沸沸揚揚,但是一直到了八月中旬,方才有了正式的方案出來,果然是三大營地集合,進行完最基礎的考核之后,然后在滇南文山州的一處大軍營校場上面開始分批比武。我們這么一個營地,差不多也就一個連的建制,方案宣布沒有多久,就開始了第一級的考核。

  考核的內容并不復雜,除了一些軍事管理條例和平日里的培訓內容之外,也就是一些敵情要點,這些并不算復雜,只要在這段時間里用心聽過的人,都不有什么問題。

  不過話雖如此,但是總是有一些人,因為各種原因而被刷了下來,然后黯然離去,其中有一個是與我一起,從江陰省過來的,我去送了一回,瞧見那人離開的時候,眼睛一直都是紅的。

  那是一個不茍言笑的男人,性格也是十分的堅強,然而在上車的那一霎那,卻哭得就像一個孩子,我當時突然明白了一些東西,或許在他們的心中,在那一刻,榮譽,才是他真正想要的東西,做一個失敗者離開,這事情但凡是一個有著自己想法的人,都不會去想。

  我不想像這哥們一般離開,于是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做的更好,至少要在接下來的全局演武之中,拿到一個靠前的名次,方才能夠和同宿舍的這些哥哥們一起,去那個叫做戰略執行小組的編制。

  不過其實仔細想一想,劉老三送給我的《圓靈掌心雷秘解》,已經被我練得算是入了門道,拳腳功夫方面,在有了《種魔經注解》的魔功加持,我倒也不會弱于常人;至于器械,這個我也能夠有發言權,畢竟跟努爾和一字劍學過許多,特別是一字劍的教導,更是讓我明白如何將劍當做朋友,化作敵人最可怕的對手,而且我這把從李道子傳承而來的“斬邪斷瘟使院”,也是不錯的兵刃;至于秘法,這個還真的有些頭疼,但是我修行道經這么多年,雖無手段,但身懷李道子的符箓,文可驅白合魅惑,武可馭胖妞化形,如此說來,倒也是信心滿滿。

  在第一級考核成績宣布的第二天,便開始了前線總局大比武的報名活動,我是廣撒網大捕魚,全部都報了,而蕭大炮、王朋和努爾仨人,三人都只報了兩項,除了大家都報了秘法之外,前者報了拳腳,而后面兩位,則報了器械。

  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每一個人都有自己所擅長的領域,而重復報名,只會過多的牽扯自己的精力,導致場場的成績都不佳,所以我是這個營地里少數一些全部報名的人,給我們填寫表格的是娃娃臉謝毅,他給我在報名表上面打了勾,然后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樣,也不多言。

  我和謝毅、劉春雖有私怨,不過在為國而戰的大背景下,彼此倒也沒有太多的表露,但他這一笑,卻讓我心中有些發毛。

  因為人數眾多,所以大比武需要持續三天時間,我們這營地離得近,便按照野外行軍的裝備,步行前往位于三十公里之外的軍營校場,而廣南那邊的營地據說能夠坐軍用飛機提前趕來,這讓所有人都流出了口水,恨不得自己當初也分在了廣南就好。

  在當時,飛機可是稀罕貨,能夠坐著它上天兜一圈,那可是一輩子吹牛皮的好談資。

  報完名,很快就到了大比的日子,我們收拾好了行裝,然后朝著北方開始行進,我們配發的是無肩章的綠色軍服,一路上倒也是斗志昂揚,有說有笑,路上的時候王朋問起了我一件事情,說你是不是跟一字劍黃晨曲君很熟?

  我點頭,對他說我使劍,有一部分可是跟他學習的。這情況讓旁邊幾人都十分好奇,我有些不明白,一交流方才曉得,那個殺豬匠在最近又干了幾件大事,將江湖上幾個惡名昭著的兇人給料理了,這里面的其中一個,真名不具,外號叫做魅魔,此人可是解放前一個神秘組織的大頭目之一,鼎鼎有名,結果卻喪命于此人劍下,讓很多人都感到震撼。后來那魅魔留下了兩個徒弟,一男一女,男的叫做耿傳亮,女的叫做劉子涵,糾集了一些邪道高手對其進行追殺,從東三省一直到內蒙赤峰,而后還越過國境,到了蘇聯境內,動靜鬧得頗大呢。

  這事兒一起,然后就有人開始著手進行調查,才發現這個一字劍幾乎是橫空出世,在此之前,他還僅僅只是在錦官城中的一個肉聯廠工作,殺豬掏下水的活計,而后便開始名聲鵲起了,其中的一項戰績,就是在金陵擒拿臭名昭著的集云社大檔頭朱建龍。

  另外還有傳聞,說許久沒有出現在江湖之上的飛劍,他手上就有一把。

  一字劍因為出身于錦官城,正好是青城山的勢力范圍,所以王朋倒也十分關注,我將與那麻臉丑漢子的交往跟他談及,王朋點頭,說不錯,他倒是個真漢子,而且既然和麻衣世家的人在一起,倒也不是什么壞事。

  談完一字劍,我們又是一陣埋頭急行軍,終于到了地點,有人引導我們進入軍營中歇息,用過午餐過后,開始過去勘測場地,以及了解大比武的行程安排。

  給我們帶隊的是疤臉劉春,他去開過會之后,回來告訴我們,說第一天會舉行粗步篩選,而第二天會進行各項目的十強選拔,到了第三天,則會最終決定名次,至于本次比武的比試規則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項,一會兒營房前面的公示欄里面,會有公告貼出來的。

  這一次的承辦方是滇南省宗教局,而且第三天的時候總局的高級顧問許老也將親臨現場,附近駐軍的首長也將受到邀請前來觀摩,劉春希望我們大家努力表現,比出我們自己的風采來。

  大戰在即,需要養精蓄銳,我們幾個也沒有太多的活動,也不會再臨時抱佛腳,而是放松心情,與指導員報備過后,出了軍營,朝著外面溜達而去。

  這軍營離附近的鄉場蠻近的,我們四人,外加一個小毛猴兒,溜溜達達,便來到附近不遠的集市上面,瞧見泥濘道路的兩側,有好多小攤子,很多附近的鄉民過來賣山貨。我們幾個人在軍營里待太久了,嘴饞,于是湊一湊,來到鄉場上面的一家小館子,要了點酒菜吃。胖妞這小東西喜歡飲酒,但給蕭大炮灌了三連杯,就頭暈,熬不住,就跑了出去,我想去追,他們攔住了我,說那小猴兒鬼精鬼精的,還能跑到天邊去不成?

  我一想也是,沒有再多在意,等吃得差不多的時候,我突然聽到外面一聲叫喚,卻正是胖妞,扭過頭去,瞧見這小猴子額頭上面竟然掛著一張黃色符箓,正跌跌蕩蕩地朝著我們這邊跑來。

  再看它后面,則追了五個跟我們一樣打扮的青年,為首一個,劍眉方臉,鼻若懸膽,卻是一個挽著道髻的人物。

2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二十三章 大比之前集市亂”

  1. 回復 2014/09/22

    屌絲

    東城初二女生放學途中被拖進果林侵

  2. 回復 2015/01/04

    劉子涵

    我還得感謝殺豬刀把我師傅除去,不然何時才能品嘗那么多小鮮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