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六章 兔子逼急奔雷掌

  我記得這個人的名字,叫做劉子銘,昨天被我陡然之間摔倒在地,弄得一身的臭水,要不是趙承風給攔著,他說不定就要上來,與我捉對廝殺了。

  昨天有人攔著,而且趙承風對他似乎有著很強的控制力,故而才沒有發作,然而現在一下場種,交手拼斗卻是名正言順,所以他一來就直勾勾地看著我,雖然在笑,不過那一雙眼睛里面,卻透露著惡狼一般的狠厲。

  這也許就是所謂的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吧?

  各位相隔兩米左右站定,接著主席臺那邊又開始講解起規則來,而我則一臉郁悶地朝著場邊看去,瞧見那幾個損友正一臉陽光燦爛地朝我擺手,特別是不用參加徒手搏斗的王朋和努爾,顯得是那么的幸災樂禍。

  視線收回來,我開始打量起周圍的學員,發現這簽應該是特別設計過的,基本上都是不認識的人,這樣一來,大家下狠手基本上都不會有什么心理負擔。

  規則念過了一遍,洋洋灑灑,而我則一直都在調整著自己的呼吸,盡量讓自己進入一種自然而然的境界。

  然而這僅僅只是我的起手,就我修煉的魔功而言,講究的是一個恣意妄然,狷狂暢意,由著自己的心思而來,一會兒倘若真的打將起來,我絕對做不到想趙承風那般的圓滑,以及收放自如。

  一通口水話之后,主席臺上同樣的一個領導,與那銅鈴一起,宣布了第二次比拼的開始。

  所有人的身體都繃得緊緊的,幾乎是在那銅鈴一聲清脆響聲發起的瞬間,那個姓劉的便一個跨步,朝著我一個鞭腿踢來。

  啪!

  氣勁凝如實質,直接在空中發出了一聲炸響,那腿風好似利刃,朝著我撲面而來。

  昨天被我像面口袋一般,一下撂倒,這劉子銘充滿了一股勁兒,極力要證明自己,于是一上來就發出了狠招,然而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拖著鼻涕的山村少年,經歷了這么多事情的我,也不可能讓這人一上來就將我給撂倒,當他一跳起來的時候,我便朝著旁邊躲閃開去。

  我很輕松地避開了這一擊,然而場中人員密度的程度,讓我根本沒有任何騰空挪移的空間,這邊一閃,旁邊立刻就有一個國字臉朝著我的腰間肘擊而來。

  這人的手法那叫一個干凈利落,一看就知道是軍中的風格。

  我的年紀不大,臉看起來嫩,連帶著被人看起來就感覺有些實力不濟,那人偷襲,其實也是想占一個便宜,然而真正到了拼斗之時,我又哪里會和和氣氣,一個翻滾,從他的旁邊鉆過,接著手一伸,纏在了此人的腰間。

  一肘落空,人影無蹤,那國字臉頓時就是一頓錯愕,然而我這邊卻是穩住了陣腳,將那人給緊緊摟住,然后一記膝頂,直接砸在了他的屁股上面。

  屁股多肉,能緩沖大部分的力道,教育小孩兒算是一個不錯的落點,然而用于格斗,卻最不方便,但是我這一頂,卻是直接奔著他的菊門而去。

  這兒連帶著腹股溝,匯聚了豐富的神經元,那人立刻中了招,痛苦地跪倒在地上去。

  然而就在此刻,我聽到場邊有人朝我搖旗,抬頭看去,卻見疤臉賤男春一臉嚴肅地朝我喊道:“陳二蛋,警告一次,不準攻擊下體!”這說法讓我一陣詫異,我們都知道,男人所謂的下體,就是褲襠里面的命根子,這個東西,平時就連訓練都不能碰,然而屁股這兒,哪里能算下體?

  我瞬間明白了,劉春這個家伙在公報私仇,看樣子是想要從規則上面對我進行束縛,如果沒有別的裁判站出來給我說話,我估計得被他弄得死死的。

  這就是他先前跟謝毅說的,“好好照顧”。

  這說法我自然是要反對的,然而正當我想要上前與其辯駁的時候,旁邊的人卻朝著我這里再次襲來,猝不及防之下,我的后背被重重打了一拳,那時的我已經將氣勁都集中在了背上,痛倒不是很痛,不過卻下意識地將這憤慨,集中在了這人的身上。

  一個沖天炮,我一拳擊在了那人的下巴處,然而這個卻比剛才那個還要厲害許多,伸出手,一下就拿出了我的拳頭。

  我這一拳,氣勢頗足,要倘若是一個普通人,就要給一拳打飛,然而來人卻輕而易舉地接了下來,然后伸腳一拌,想要把我往地上摔去。

  能夠來到這里的人,沒有一個會很簡單,這人不是,那么我也不是,就在他想要將我給絆倒的時候,我直接一個縱身而去,并不用力,而是使用那巧勁,像胖妞那小猴兒一樣,纏在他的身上,一個晃悠,左一下,右一下,繞得他連找尋我的時間都沒有。

  在一陣眼花繚亂地身形變幻之后,我終于蓄積了氣力,趁著那人一個閃身,失去平衡的時候,飛起一腳,將這人給踹到地上去。

  然而就在我以為自己得了一個積分的時候,卻瞧見正好有另外一個人撲在了他的身上,接著我下意識地朝著場邊看去,只見作為邊裁的劉春竟然舉旗示意,是剛才那個一不小心碰到的那個家伙,得分。

  木樁子上面的十名高手,他們所要做的,是掌控全場,防止過激的比斗和意外發生,而作為邊裁,則是檢查犯規以及積分的人員。

  邊裁只負責計數和提醒犯規,并不需要太厲害的手段,所以都會選擇個營地的指導員和生活班長來擔當,因為這些日子以來,他們算得上是與我們同吃同住,一旦打出了火氣的人員暴怒,他們介入的時候,多少也會給些面子,而在一片混亂中,劉春作為我們的指導員,按理說,應該不會對我有多大的偏倚。

  然而這廝的確是在整治我,倘若是一直下去,說不定我就真的有可能輸掉了。

  說什么要拿一個好名次,跟著蕭大炮、王朋和努爾一起,加入那個戰略執行小組,這話兒說得太早了,我說不定就要灰溜溜地離開這里。

  要倘若是因為我沒有實力,這個我自然認栽,但是被這樣窩囊地整治,又怎么能夠讓我服氣?

  憤怒,憤怒,那怒火將我燒得一雙眼眸都幾乎要充血了,然而在眾目睽睽,一片混亂之中,我倘若是中了計,沖出場中去毆打疤臉賤男春,痛快自然是痛快了,但是卻將我自己都給搭了進去。

  如此一來,倒是附了那家伙的心思。

  到底應該怎么辦?

  就在我怒火中燒的時候,我的前方突然又沖出來了一個黑影子,飛起一腳,朝著我的胸口踹來。

  這速度快得就像一根離了弦的箭。

  是劉子銘。

  場中一片混亂,每個人都主動或者被動地選擇著自己的對手,劉子銘與我擦肩而過,兩人便失去了交集,然而他再次回來的時候,氣勢更甚,我扭身躲開了他的這一腳,然而卻不料在他的身后,竟然還有一個人,將目標定在了我的身上。

  我再躲,結果旁邊又來了一人。

  一陣周旋之后,我環顧四望,發現在短暫的時間里,那劉子銘居然找到了兩位幫手,而這兩個人,正好昨天也曾站在趙承風的身后。

  有個臉上有青色胎記的家伙,昨天罵我罵得最狠。

  很顯然,就在我們昨天談論趙承風的時候,他們這些人,其實也是暗暗地憋著一股勁兒,就等著在這種場面拿下一個人出氣呢,沒想到我這么倒霉,竟然在同一場中碰到了他們的三人。

  三人將我團團圍住,周圍的攻擊頓時一陣停滯,而那劉子銘則咧著嘴笑道:“小子,我聽說你報了三項,不過,估計后面是參加不了了。”

  青色胎記則狠狠喊道:“兄弟們,廢了他!”

  一聲招呼,三人朝著我疾步沖來,而就在這間隙,我還看到邊場那兒的劉春,他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我瞧見他那一雙帶著惡意的眼眸,心中不受控制地回憶起了多年前的那一個夜里,一堆人高馬大的壯漢,將我給堵在了廁所里面的場景。

  再之后,我突然靈光一閃,想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我能夠像趙承風一樣,所有人都倒下了,只有我屹然站立在場中,就算賤男春再徇私舞弊,還能將我給淹沒了去么?

  絕無不能。

  于是我握緊了拳頭,然后朝著朝我圍攻的對手沖去。

  我的第一個對手,是劉子銘,不但因為他在這三人之中最是強悍,而且還以為我曾經一把將他給摔倒在地。從某種意義上面來說,我有心理優勢,而如果將他給一下弄倒,對付剩下的兩個人,我也不會很差。

  劉子銘騰身于空,看著似乎十分凌厲,然而在某一剎那,在我的眼中卻是空門大開。

  他們一直都以為我不過就是個運氣好的小子而已,卻從未曉得我在這背后的艱辛和汗水,我所有的努力,并非是自愿,而是因為我時時刻刻都面臨著死亡的威脅。

  箭步朝前,長手擊空。

  我的耳畔,聽到有人在驚呼:“奔雷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