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八章 冤家見面眼很紅

  上午的比試看著擊懷壯烈,然而最后一統計,即便有著一眾高手鎮場,仍然有近五十多人受了不輕的傷勢,難以進行后面以及其他項目的比試。

  這效率雖然上去了,但是如果弄成這一副場面,那么實在是得不償失。

  拳腳無情,刀劍更是無眼,下午的器械組比試要倘若還是按照這種規則,那么只怕這一次的傷亡指標,根本填不了這個大窟窿。

  所以上面的規則是五分鐘速戰,也就是說,雙方持械,要在五分鐘的規定時間內,與對手進行快速戰斗,以擊中對手的得分點,或者打倒對手為勝負標準。在經過一系列的抽簽之后,我們小團伙里面,第一個出場的是努爾。

  努爾的對手是一個身高一米九的東北壯漢,他從器械欄中抽出一把全場兩米的大關刀來。

  何為大關刀,這玩意講得明白點,就是關帝爺手里面的那根青龍偃月刀,長長的棍身,刀片子巨大,本來是那馬戰的利器,然而配合著這壯漢的體型,倒也有著十足的威懾力。

  努爾有自己用熟的專屬棍子,然而比試的時候并不能夠用,所以挑了一根普通的少林僧棍。

  兩人入場,站定,裁判講解完規則之后,銅鑼一響,那壯漢瞧著矮自己一個腦袋的努爾,凜然一笑,大聲喊道:“小子,你自己可得小心了,老子這刀厲害著呢。”

  那人其實也是好心,不過這威風凜凜的大刀片子還沒有使出幾回,面前的這個刷棍的男子就已經將棍尖戳到了自個兒的腳踝處。

  立圓舞花,提撩前壓,努爾在極端的一段時間內,幾招,便見對手給撂倒了。

  不用五分鐘,五秒鐘足以。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了王朋的身上,一柄鈍鐵劍,在他的手上舞出了漫天光華,當落下來的時候,他的對手那一身綠軍裝全部變成了碎布條,根本不堪一見。

  我的同伴都表現出了勢不可擋的態度,然而我卻在第一場,就遇到了一個強悍的對手。

  趙承風。

  當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我的心中一陣抽搐,我的確曾經渴望過與這個對手有一場激烈的過手,不過在我的預想之中,至少也應該是打過了幾場,前十的時候,然而沒想到一上來,就會有了這樣的交鋒。

  當名字一念出來,這場比斗,立刻受到了所有人的關注,因為我們兩個,都在上午的徒手比賽中,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這時的我已經從旁人的口中得到了這個趙承風的來歷,他竟然是龍虎山第一高手善揚真人的弟子,而且據說是龍虎山準備落足朝堂之上的重要棋子,簡單來說,或許幾十年之后,一代新人換舊人,他就會是成為總局許老那樣的頂尖人物,讓我們為之仰望。

  而我呢,且不說能不能活過十八歲,就算是改了命,只怕也只能仰人鼻息。

  然而那有怎么樣,無論做什么,要打過才知道。

  下場的王朋和努爾過來與我鼓勵,讓我一定不要怯,器械比斗是不能使用功法的,單單考驗那器械技巧與招數,所以他那龍虎雷音功是用不出來的。

  即便如此,然而我卻還是有些虛,因為我跟他的差距實在是太大的,一個是名門大派出來的真傳弟子,一個是鄉野小子,根本不能同日而已。

  我選了一把鈍鐵劍,趙承風也選了一把鈍鐵劍,兩人將長劍前指,對準了彼此。

  場外擠滿了看客,想要看一下上午大發神威的兩位,到底誰更強。

  旁邊的裁判在念規則,大意就是比斗只憑劍招,不可用上功法。

  趙承風不管旁人,而是對著我咧嘴一笑,露出了兩排白牙,欣喜地說道:“沒想到又遇到你了,還真巧!”

  這事兒巧不巧,還真的不能去猜測,畢竟有著劉春和謝毅上午的前科,我實在無法相信比試的絕對公平,不過既然面對面地站著了,我也不能弱了氣勢,而是平淡地說道:“早晚都會相聚的,早一點,晚一點,這個都沒關系。”

  趙承風點了點頭,說道:“也對,今天早上的時候,瞧見你跟子銘他們打得熱火朝天,就一直想要跟你討教一番,沒想到愿望竟然實現得這么快。”

  我們兩人說著話,裁判有些不滿,沒有說完,直接在旁邊宣布道:“比試開始!”

  趙承風劍尖前伸,與我輕輕相碰,臉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來:“請多賜教!”這話兒說完,他抽身后退,作了一個起手式,劍尖下沉,一副先守后攻的架勢。

  這是一副十分篤定的態度,也凸顯出了名家子弟的風范來,我瞄了他一眼,并無動靜,反而心中稍安了,也做了一個當初一字劍教授的起手劍勢,不悲不喜,不動不搖,一副老僧入定般的情形。

  兩人對峙,都不主動出手,這讓旁邊的看客議論紛紛,各種指責便都出了來。

  我臉皮厚,倒也不打緊,但是這情況讓趙承風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了,他腳本中的想法,是我一派搶攻,接著他輕描淡寫,將我的一眾攻勢給接下,然后幾招厲害招數,便將我給拿下,這樣子就能贏得漂漂亮亮,滿堂喝彩。然而我根本沒有動,這讓他有些不適應。

  這是一場意志的比拼,僵持了兩分鐘,旁邊的裁判語氣沉重地提醒道:“還有三分鐘,如果你們再不出手,那就雙雙棄權!”

  這話音一落,那趙承風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笑容來:“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客氣了。”

  趙承風手中的鐵劍一抖,便朝著我的心口刺來。

  這角度刁鉆詭異,看似直線,然而隱約中又帶著一絲弧線,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這一劍引動了一場爭斗,我即使地腳步錯動,伸劍去擋,輕輕一黏,便將這劍招化解,然而此次他卻是虛招,接下來那劍鋒一轉,又朝著我的手腕處狠狠斬來。

  先前若是用了三分力,那么這劍勢足足用了七分。

  叮、叮、叮、叮……

  雙劍一陣交擊,即便不是用上龍虎雷音功,趙承風手上的力道也足以讓人詫異,此人劍法一展,行如蛟龍出水,靜若靈貓捕鼠,運動之中,手分陰陽,身藏八卦,步踏九宮,內合其氣,外合其形,立即將一代宗師的雛形,給顯露了出來。

  能夠有著這樣的手段,難怪他剛才,會有那般的自信。

  不過在交手幾個回合之后,趙承風原本淡定無比的臉上,也露出了幾分難以置信的驚訝來,因為作為他的對手,我并沒有如他想象的那般,三兩招,便落于下風。

  事實上,一劍在手的我,快慢相兼,剛柔相含,劍隨身走,以身帶劍,神形之中便做到形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神合,此三合為一,劍招對拆之下,并沒有給他一種暢快淋漓的快感,而從力量上而言,我當初經過了洗髓伐經之法,全身的筋骨皮肉自然就有所不同,而后又是有著魔功淬煉,這魔功與道法走的兩個路子,一個淬煉肉身,一個溝通外力,所以這氣力也并不輸于他這龍虎山上的真傳子弟。

  兩人一交手,那劍鋒立刻化作了無數光華閃亮,劍風呼呼,一時間竟然分不出伯仲。

  場邊不斷地有人在驚嘆,有人瞧出了趙承風的這一套劍法,是那龍虎山上威力驚人的龍虎擎天劍法,這劍法我上場之前聽王朋談及過,此劍法分為陰陽兩片,陰者乃道術,用來向天祈雨,壇祭神求,而陽面則是殺人之法。

  龍虎山天師道當年入京,張天師就是用這一套劍法,將當時的一眾國師給拉了下來。

  然而也有人瞧出了我的劍法,喊出了一個古怪的名字——南海一字電劍法。

  所謂電劍,便是快疾如電。

  其實這只不過是當初一字劍交給我的一些小法門,并不全,不過在此時應付起來,倒也沒有太多的壓力。

  時間在劍光搖曳之間匆匆而去,離結束只有一分鐘了,然而我們兩人都沒有占到對方的便宜,這情形讓趙承風的臉色越來越凝重,因為器械比試的規則很苛刻,淘汰賽就是淘汰賽,如果打平了,雙方一起淘汰。

  我無所謂,正如蕭大炮的看法一般,我也可以輸掉這一場,因為還有王朋和努爾——只要不輸給趙承風就可以了。盡管這是一項事關榮譽的單人比賽,但是因為友情,我更愿意將我們四個人視作一個團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然而趙承風卻不能,我已經看出來了,出身與龍虎山天師道的他有著太多的驕傲,這讓他不能夠忍受任何的失敗,他的目標不是我,而是第一名。

  三科項目比試的第一名,三冠王,這樣的名頭念起來,方才會符合他的身份。

  所以他很急,到了后面,那柄鈍鐵劍幾乎都被舞成了風,也給了我最為恐怖的壓力,然而我卻最終頂住了。

  趙承風宛如瘋狗,在裁判即將宣布結束的時候,他騰身于空,將手中鐵劍朝天舉起,一聲大喝道:“吳鉤、霜雪明!”

  一道疾電,陡然而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