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章 八仙過海顯神通

  所謂皈依,也就是皈投或依靠之意,將會受到三寶的加持。而三寶,指的是佛、法、僧——佛為覺悟者,法為教義,僧為延續佛的慧命者。

  這是佛教徒入門的基礎,所以從某種意義上面來說,我面前的這個大漢,其實算是一個還未有受戒的大和尚。

  不過我實在無法把這一個一臉橫肉的壯漢,將那慈眉善目、與世無爭的僧人給聯系到一起來,而且像他們這樣的身份,為何會出現在這里,也是值得考量的。不過所謂佛陀也有真怒,佛陀座下也有護法金剛和羅漢,作為居士,這張良馗介入此中,也不算什么稀奇之事。

  來人禮貌相待,我自然也不會失了禮數,拱手說道:“陳……叫我小陳,請指教!”

  陳二蛋這個名字,我以前還未覺得,后來總局許老談及過后,我便越發覺得粗俗了,也知道有些場面,叫出口去不好聽,于是便換了一個稱呼,那個未受戒的大和尚點了點頭,恭聲說道:“我這法門,開山劈石,最是兇猛,小陳你可小心了。”

  這話一落,張良馗一步跨上前來,當頭就是一掌。

  此掌有力劈華山之勢。

  先聲奪人。

  此人給我的感覺,要比趙承風好許多,不過單論難度而言,卻更是讓人頭疼。他因為身體的巨大優勢,力大勢沉,大開大闔,宛如奔走的野牛,讓人難以正面捍敵,唯有不斷游走,在他的長拳鞭腿的范圍之外,不斷地游走。

  張良馗使得拳法,是佛家入門級的羅漢十八手,此法為少林拳一脈,講究攻則不露蔽,防則尋機攻,遇強不挨打,遇弱必取勝,有戰則勝敵,直來直往,以力取勝。

  這樣的對手或許缺點多多,我只要加快速度,倒也能夠有機可乘,然而讓我郁悶的是,每當我拳骨擊打到了他的身體部位之時,便會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涌出來,反而將我給震得不輕。

  橫練,橫練,一身功夫全在身體的筋骨皮肉里面,這反擊幾乎是下意識的行為。

  這樣的對手讓人頭疼,你打吧,拳頭痛得要命,得不償失;不打吧,對方追著你,讓你一口氣都沒辦法喘勻。

  然而敵人強,我卻也不甘示弱,當下也是退、轉、閃、躲、縮,一番折騰,充分返回了我短小精悍,而且還能旋轉的優勢,讓這大個兒對我也是無從下嘴,除此之外,我不斷地測試著上場之前,王朋跟我講的那些有可能是罩門的部位。

  比如雙目,比如太陽穴,比如臍下三寸丹田處,比如胯下……

  呃,這話兒說出來都有些害羞臉紅。

  近身纏戰,最著名的手段莫過于沾衣十八跌,這門國術我雖然沒有學過,但是一近身之后,卻能夠大概地領會到其中的意思,圍繞著張良馗不斷地擊打。

  然而這些部位,卻是交手者最能防范之處,實在很難打得到,而且即使被我抽空打中了,卻也是根本沒用。

  時間慢慢地進入了后半段,雙方的體力和意志都開始不同程度的減低。

  就在我一個強行扭身的時候,張良馗一個伏虎躍踢,腳尖重重擦到了我的右腿,我受不住力,一個飛起,朝著場邊倒去。

  身子重重落地,還未有消化好這傷害,對方化作了一股旋風,朝著我這里橫撲而來,誓要趕盡殺絕,不讓我有一點兒可趁之機。

  看著那即將飛起,與我身體接觸的巨大腳背,我心中陷入了一陣絕望——要輸了么?

  對方就如一倆鋼甲戰車,一聲橫練功夫已經練到了大成的境界,就算是那鎮場高手下來,也不一定能夠占到許多便宜,敗在這樣的對手之下,我的臉面其實倒也不會太差。

  只是,倘若我真的就這樣認輸了,跟兄弟們在一起的承諾該怎么履行?跟趙承風對決的狂言該如何應下?還有,我要是如此認輸了,那些兄弟們該如何看我?

  陳二蛋,不過就是個孬種,是吧?

  不,不要,我不能認輸!

  我抬起了頭來,使勁一咬牙,一股力量便從丹田之中,通過種魔經注解中的奇經而上,一直流到了我的雙眼之中。

  接著,我瞧見了,在張良馗身上,有一團很明顯的陰影。

  罩門!

  橫練功夫中最薄弱的一處,竟然被張良馗練在了左心房下的兩寸之處,并非王朋之前給我指的亂七八糟處。我心中狂喜,眼看著對手的攻擊即將而至,腳一蹬,整個身子便橫空跳了起來,然后一個揉身而上,與張良馗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拳是一扇門,我的雙手舞動地肉眼都難以看到,而唯一的殺招,卻是落在了張良馗的左心房下兩寸處。

  兩人緊緊抱在一起,而我的背上則被張良馗狠狠砸了兩拳。

  我口中有鮮血溢了出來,然而最終倒下的,卻是他。

  罩門被擊中,我留了手,所以倒也不會將他那一身橫練功夫給破掉,不過他卻沒有了再還手的力量。

  我贏了。

  當裁判宣布結束的時候,我就像一個死囚被宣布釋放一般,全身上下都充滿了情不自禁的喜悅,而那個被我擊倒的佛家子弟張良馗也勉強站了起來,一臉難以置信地表情,問我道:“你是怎么了解的?”

  我微微一笑,很平靜地說道:“直覺!”

  這個答案讓他十分郁悶,不過我是不會將“臨仙遣策”的一絲內容,告訴任何人的,直覺告訴我,有朝一日,當我能夠真正理解那顆復雜符文蘊含的意思的時候,也就是我一飛沖天的日子。

  更何況利蒼從墓中逃出,不知道附身在毛旻陽還是誰的身上,無時不刻,就是想要找回屬于他自己的東西,我怎么可能暴露自己?

  即便如此,張良馗還是對我的留手表示了感謝。

  這是個老實人,而且許多行為,還是諄囑于佛教徒的許多行為規則,讓人覺得如果能夠成為朋友,其實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第一戰勝利之后,我撤離了擂臺,昨天過來給大家治療傷病的那個老頭子出現了,讓我躺下,給我做全身按摩。

  他的這按摩可跟后世的大保健、泰式按摩不一樣,無論是對穴道、肌肉的拉伸和復原,以及其他經脈的疏通,都有著一套極為行之有效的方法,而且一陣撫弄之后,我感覺他那寬厚的手掌上面,竟然有灼熱發燙的暖流涌動而出,全身頓時輕松許多。

  這是一個絕對的高手,局里面為了這一次的比試,看來是十分用心了。

  我一邊在接受著按摩,一邊觀察接下來擂臺上面的戰斗,第二場比試的勝出者是張良馗的弟弟張良旭,沒有我這般靈光一現的觀察,他的對手面對著怎么一個硬核桃,無從下手,最后被拖至精疲力竭。

  第三場勝出者是一個叫做張世界的男子,個兒不高,只有一米六,然而那動作矯捷得讓人目不暇接,料敵預先,將對手給生生玩壞了。

  他昨天是蕭大炮他們那一波的勝出者,我記得忠哥被陰的時候,是這個男人最先出的手。

  因為我離王朋和努爾略遠,所以不曉得這個人到底是什么來歷,不過能夠進入到前列者,必定不是籍籍無名之輩。隨著他的下場,最后一場拼斗來臨了,趙承風對一個叫做叫做趙中棣的男子。

  聽說那人是自河北滄州的,我瞧他的眉目,總感覺好像在哪兒見過一般。

  名字也有些耳熟。

  兩人交手,你來我往,那個叫做趙中棣的男子已然將國術煉至明勁巔峰的狀態,在進一步,便是暗勁之地。

  明勁、暗勁、化勁,此為國術的三重境地,與道學修行隱隱有所對應,任何一名能夠步入暗勁的人,都是受人尊敬的國術名家,即便是明勁巔峰,也實屬難得,這樣的年紀,絕對是天才。

  不過再天才,碰到了趙承風這樣的龍虎山真傳弟子,都沒有出頭的機會。

  趙中棣展現了出神入化的格斗技巧,然而最終卻在趙承風的一招風雷奪命手中落敗,隨著一聲響如巨雷一般的勁氣對撞,將這“雙趙大戰”給落下了帷幕。

  繼續抽簽分組,仿佛是天意,結果是我對陣張世界,而趙承風對陣張良旭,那個法號名曰釋真饗的鐵甲坦克。

  比試隔了一個小時之后依次進行,趙承風先開始,他繼續以引吭高歌的氣勢,獲得了勝利。

  沒人知道他是如何找到張良旭罩門的,不過這一回他可沒有像我一般留手,在長達十多分鐘的對峙過后,趙承風斷然出手,結果張良旭跌飛出了擂臺,給我按摩的那個老頭子飛快趕到,結果這壯漢還是暈倒了過去。

  那老頭子臉色十分難看,顯然是對趙承風這狠辣的出手有些不滿。

  不過趙承風結束之后,卻意味深長地看向了我。

  我能夠感受到他的威脅之意,不過卻沒有再理會,而是登上了擂臺,與矮個兒張世界開始了爭奪決賽權的交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