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一章 這就是我的朋友

  總體上來說,我和張世界走的是同一個路子,那就是通過靈活多變的身形和走位,讓對手捉摸不住,繼而給予定錘一擊。

  不過不同的是,張世界受過很系統的訓練,有著一整套的手段和套路,而且還有所師承,并不如我一般,大多是的法門都是東拼西湊,從實戰之中一點一滴地悟出來。

  我登場之前,王朋在我的耳邊低語,說整個人昨天陰了一下忠哥,說如果有可能,最好給忠哥報仇。

  我、努爾、王朋和蕭大炮,四人在這一段時間里的情感已經得到了最濃烈的升華,四位一體,榮辱與共,這種抱團是由心而發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王朋這么說,我便知道一下子如何把握這個出手的節奏了。

  不過即便如此,這個對手還是讓人感覺到了十分的難纏,當開戰的那一刻之始,他就踩著迷蹤步,動作輕靈敏捷,靈活多變,腳下厚實,功架端正,發力充足,讓人難以捉摸,而一番纏斗過后,插襠套步,閃展騰挪,竄蹦跳躍,簡直比胖妞還要神出鬼沒。

  我聽到有人在臺下喊出了一句:“燕青拳!”

  我心中一跳,要曉得這燕青拳可是子午門三十六殺手功之一,此拳剛柔相濟,內外兼修,招式大開大合,有排山倒海之勢,內藏殺機,專擊人身之要害,往往一招半勢能制敵于死地。

  此拳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迷蹤拳,又名秘宗拳,是民國時國術大家霍元甲的壓箱之技。

  霍元甲和精武體操會的名頭有多大,這門手藝就有多強。

  很快,我便明白就徒手格斗的技藝來說,我跟這個叫做張世界的男子相差得有些遠。

  這有可能是二樓和五樓的差距。

  此刻的我,唯一的優勢在于身具魔功,一身筋骨皮肉連淬煉日久,算得上是堅硬難摧,而氣血也充足,比拼氣力也不弱下風,而因為包含臨仙遣策的那顆神秘符文一旦激發,就會在我的眼眸之中,浮現出一些指導我的線條和圓點來。

  這是我的優勢,于是盡管對手的燕青拳法耍得風生水起,我無數次地被那拳骨交疊而印,但是我卻最終沒有倒下去。

  野馬急奔槽!

  老僧雙推門!

  順手牽牛羊!

  立地沖天炮!

  ……

  校場周邊,圍得有上千的看客,這些人要么就是我們系統中精挑細選而出的學員,要么就是軍營中的現役軍人,這些人大部分都是男人,瞧見這般精彩紛呈的戰斗,不由得熱血噴張,加油歡呼聲震天響,不絕于耳,而我和張世界反倒像是兩片小舟,在人生鼎沸的狂潮之中,掙扎漂流。

  時間在一點一滴地走移,張世界的身形越來越快,最后竟然化作了一道幻影。

  迷蹤拳,迷蹤步,亂花漸欲迷人眼。

  張世界越打越快,而我則是越來越慢,到了最后,便宛如那入定的老僧,勘破所有的虛招,如果不是必要,絕對不會出拳相對,一招一式,沉緩得讓旁人看來,仿佛是在使慢動作。

  場邊懂行的人臉色開始逐漸濃重起來,我瞥見昨日裁判趙承風那劍意的領導也站起了身子來。

  我知道他們或許看出了蹊蹺,但是面對著張世界這暴風驟雨的攻擊,我也沒有辦法,只有將蘊含著臨仙遣策的神秘符文給激發出來。

  這東西的激發需要新鮮的血液作引,我將嘴唇咬得鮮血淋漓。

  比試還在繼續,在旁人看來,那張世界的優勢巨大,仿佛一直都是他在壓著我打,雨打芭蕉,傾盆而下,然而我臉上的表情越來越輕松,張世界的臉色卻凝重得幾乎都要僵硬了。

  時間仿佛到了某一個節點,就在我將所有的勁力都集中而來,準備爆發的時候,那個家伙居然從擂臺上面一躍而下,舉手示意道:“我棄權!”

  他的這行為讓我有力使不出,一股血氣在胸膛震蕩,有一種難過之極的痛苦,不過能夠勝利,這讓我終于笑了起來。

  裁判宣布了比試的結束,我是勝者,將獲得明天徒手比試的決賽參與權。

  主動放棄比試的張世界也是一臉輕松,當我下來的時候,他找到我,友好地問道:“兄弟,剛才我若是不主動放棄,你會使出哪一招來?”

  對方的態度讓我感覺不到敵意,再瞧見他那一臉明朗的笑容,我伸手與他相握,簡單地說道:“黑虎掏心。”

  黑虎掏心就是很簡單的直拳,聽到這話兒他頓時就有些遺憾,說早知道如此,我就不下去了。我微微一笑,說招式簡單,但是就算你防范得再嚴,我依舊能夠瞧見你胸口的破綻,你要是被我全力在胸口打上一拳,現在就不會站在這里與我交流了。

  我說得有些驕傲,然而張世界卻聽懂了我的話語,緊緊與我一握,低聲說道:“嗯,不錯!這樣的敵人,還真可怕,希望以后,能夠和你并肩站在一起,而不是作為對手。”

  我與他碰了碰拳,笑著說好,我們本來就是一塊兒的。

  我這邊結束了,在一千多人的歡呼聲中,這代表著上午的比試也同樣完結,我下意識地去人群中找趙承風,不過還是沒有能夠瞧見。

  他不關心我的勝負么?還是另有決斷?

  我心中充滿了疑惑,然而這些全部都被幾位好友蜂擁而上的祝賀給沖散了,努爾和王朋揉著我的頭發,大聲的笑,跟每一個旁邊的人宣告:“這是我的兄弟!”

  他們顯得無比驕傲,這讓我心中充滿了一種難以抑制的興奮。

  不過一切都是勝負未分,王冠上的明珠是第一名,我只有拿下了,方才算是將這名聲給揚出去。要不然,幾年過后,大家談論起這事兒來,誰還記得第二名,姓甚名誰呢?

  徒手比試過后,會場休整,然后到了中午,烈日正當頭,又開始了器械組的比試。

  因為沒有徒手組的那種高淘汰率,又有高手鎮場,及時喊停,所以這一回是十二個人共同參加。

  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這刀片子的比斗永遠比徒手要來得好看許多,圍觀的一眾群眾大呼過癮,喊聲整天,而那十二個器械組的競技者,則受到了偶像級別的待遇。

  參與的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所擅長的絕活,這些精選而出的家伙一旦耍開起來,簡直就是目不暇接,無數讓人眼前一亮的高手都露出了崢嶸。

  這里面最出風頭的,就是來自青城山的王朋,以及來自麻栗山的努爾。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與幾年前相比,這一劍一棍,已經到了驚艷的境地,好多圍觀的人在旁邊驚呼:“天啊,他們怎么能夠將手中的東西用得這么好?簡直就是出神入化!”

  結果不難想象,通過一番角逐,努爾和王朋雙雙晉級決賽。

  這之中自有一番曲折,同臺競技的一眾人等也各有讓人驚嘆之處,然而這個世間就是這般現實,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如果不出彩,沒有強悍的實力和意志,自然會有人把你踩在腳下。

  下午的時候我瞧見了趙承風,他和劉子銘、青色胎記等人站在一起,瞧見在臺上大出風頭的王朋和努爾,他表現得十分淡然。

  然而低下頭去的時候,我卻感覺他將自己整張臉都藏在了陰影之中。

  此時此刻,倘若說要有一個最恨的人,我估計趙承風無疑會將我列為頭號,因為我一次又一次的讓他的計劃難以實施,作為一個師出名門的完美主義者,那恨意,估計能過滔天。

  這也代表著,明天早上的決賽,將是一場非常讓人期待的比試,不過對于當事人的我來說,也絕對兇險。

  我瞧在了眼里,不過卻并沒有多說什么,人便如彈簧,壓力越大,反擊便能夠越大,倘若永遠平平淡淡,你便也從來不會知道自己的潛力,有多深。

  在雙雙獲得了決賽資格之后,我們幾人出現在了蕭大炮的臨時病榻處,發現這位老大的傷已經恢復得不錯了,也能夠下床了。

  瞧見我們,他大聲招呼,說外面的校場喊得震天響,日他奶奶個腿,害得老子心里癢癢,好幾回就想偷偷跑去看,結果被那巡查的護士給揪回來了,好沒面子。

  王朋搶著告訴他,說昨天偷襲他的那個小子,已經被二蛋給淘汰掉了。

  蕭大炮回憶起來,說:“你說的是那個矮個兒?那小子手底下卻是有幾手厲害的絕活,能夠陰我,也算是一種成就!”

  他這人就是這般,大大咧咧,英雄重英雄,并不會一些東西而勞費心神,不過說到了趙承風明天將要與我爭奪徒手第一名的好事情,他在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后,跟我講起了明天的策略來。

  在他的眼里,陰他的張世界那是最正常的搏擊格斗,各盡其責而已,唯有費盡心思、禍害胖妞的趙承風一伙人,才是讓他念念不忘的對手。

  是的,他蕭大炮就是這樣的人。

  是的,這就是我的朋友。

4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三十一章 這就是我的朋友”

  1. 回復 2014/08/08

    qq1667878386

    趙承風這么狠怎么叫外號袖手雙城,黑手雙城的稱號給了二蛋。

    • 回復 2015/05/14

      雜毛小道

      大師兄學成歸來崛起以后,趙雙城那點本事就只剩下腹黑的份兒了

  2. 回復 2015/05/13

    小佛爺

    切,再厲害又怎么樣,最后不是給我弄給半死?屠了青城山,滅了三鬼仙,宰了老和尚

  3. 回復 2016/03/28

    陸左

    小佛爺莫狂,帶我陸左歸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