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忠哥對我一番面授機宜,總體的策略就是要用掌心雷,以勢壓人,一上來就將趙承風的抵抗意志給壓垮。

  顯然,他并不看好我的手段,時間一拖久之后,當趙承風了解了我的實力和搏斗思路,必然會反客為主,占得上風,到了那個時候,只怕我不但不能戰勝趙承風,奪得頭名,還有可能被那個小子下重手,名正言順地將我給廢掉。

  這個擔心王朋和努爾都有,在他們看來,我的進步雖然已經讓人驚喜,然而如果對上趙承風這樣的人物,只怕可能也走不了多遠。

  所以他們一直都在給我鼓勁,又圓場,說其實只要闖入決賽,便已經入了上面首長的眼,到時候前程自然遠大。

  這話語里面的意思,明里暗里,都覺得我終究還是太小,并不能與趙承風這樣的人物抗衡。

  人最怕看不清自己,或者妄自尊大,或者怯弱膽小,我其實對自己的底牌是什么,最是清楚,此番倘若想要戰勝趙承風,唯一可以憑恃的,就是那枚與《臨仙遣策》有關的神秘符文。

  明天是龍是蟲,就得看那符文到底給不給力了。

  看過了忠哥,天色也完了,過了初試的王朋和努爾則將進行秘法方面的考量。

  由于此類東西的特殊性,所以第二次評選,則將在封閉的軍營中完成,組織里會挑出一些有著豐富經驗的評選領導,然后私對私的進行交流,接著就給這門秘法從實戰角度和等級評分。

  我早早地就返回了住處,摟著胖妞睡去,至于后面的結果如何,我還真的沒有給予太多的關心。

  相比于秘法,徒手比試對我來說顯得是那么的重要。

  第二日清早,我活動手腳,準備著最終比斗的來臨。看管盡管我感覺著這一次比斗有可能會一敗涂地,畢竟雙方的實力終究不是一個檔次,但是我仍舊讓我自己變得更加斗志昂揚一些。

  我不想讓旁人瞧出了我心中的擔憂和膽怯。

  天有些陰,烏云低垂,我聞到了空氣里面有一股風雨欲來的水腥味。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當我來到賽場的時候,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雖然也有好多跟我一樣不明了情況的學員,但是如昨天一般人山人海的場面,卻并未有瞧見。

  主席臺上的領導一個都沒有見到。

  我和王朋、努爾對視,不曉得發生了什么事情,竟然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還是王朋對這兒比較熟,左右一打量,找到了一個工作人員,問上面的首長到那兒去了,怎么決賽快開始了,人卻沒有蹤影?

  那人看了周圍一眼,小心翼翼地說道:“前線好像有消息傳回來了,幾個大佬關門在房間里面研究了一夜,現在什么情況,誰也不清楚呢,聽說有人進去匯報比試的事情,結果給扔出來了……”

  給扔出來了?那么說明大佬的心情可不是很好呢。

  又等了好一會兒,我瞧見了趙承風的幾個小弟也出現在了校場的邊緣,不過趙承風卻沒有露面。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王朋沒有原地等待,而是直接走過去與那個劉子銘說話,沒一會兒回來了,告訴我,說趙承風剛才被工作人員喊走了,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努爾這個悶葫蘆瞧見我一臉不開心,捅了捅我的胳膊說道:“他不會是給抓進去了吧?”

  這笑話一點兒也不好笑,兩個宿命對決的人,滿心斗志地奔赴決賽之地,結果一方竟然放了鴿子,這事兒擱誰身上,都不好受。

  不過沒有讓我們等候多久,劉春和幾個做過指導員的工作人員突然出現在了邊場,挑了幾個前兩天表現十分優異的人挨個兒說話。

  沒一會兒,劉春走到了我們三人的面前,沒有看我的眼睛,而是低聲說道:“上面的新通知,你們三個人,立刻前往小會議室,有一個重要的會議要在八點鐘召開,不要耽誤時辰。”

  說完話,他就要離開,這時王朋伸手攔住了他,問到底怎么回事?

  劉春躲開,匆匆說道:“你們去了就知道。”

  他不遠多解釋,扭身離開了,我們幾個對視一樣,均感覺好像要出大事了一般,于是也沒有再在操場邊停留,而是朝著軍營那幾排辦公樓的小會議室走去。

  到了地方,我瞧見昨天交過手的張良馗和張世界都在,見到我之后,都上前來打親切招呼。

  比斗不過是一時之事,交情卻是一輩子。

  我很自來熟地問他們,知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張良馗搖頭說不曉得,而張世界卻告訴我們,有可能是邊界發生了一些不可控的事件。

  也就是說,在雙方各安邊界不動的時候,安南猴子那邊卻已經開始挑釁我們了。

  這話一說,我們立刻理解了為何明明到了決賽,怎么突然又打住了。

  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沒有戰爭來得緊急。

  正說著話,又來了兩人,其中一個,是昨天跟趙承風比斗的那個國術高手趙中棣,他瞧見我們的時候,點了點頭,卻沒有過多的言語。

  看得出來,這是一個骨子里比較傲的人,昨天的失敗對他的打擊還是蠻大的。

  人員似乎都到齊了,我們幾個瞧了一下,發現都是此番比試中的佼佼者,因為這里面的人員有些重疊,所以人數并不算多,屈指一數,只有十五個人。

  王朋在我的旁邊低語:“倘若這比試真的要取消了,也不錯,我才懶得跟我兄弟比個高下呢。”

  努爾也點頭。

  他們兩人雙雙晉級器械組的決賽,如果真的要比,那么他們下午就要分出一個高下,孰強孰弱,就要真刀真槍地分曉出來了,這事兒別人或許愿意,但是他們卻有些不喜歡。

  兄弟鬩墻,終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蕭大炮才會放棄。

  人員到齊,沒等多久,就有人過來整頓會場紀律,讓我們各自坐好,不要妄動。接著那會議室的門被推開了,就在我們齊刷刷地望過去的時候,走進來了一個人。

  趙承風。

  來的竟然是這個家伙,我、王朋和努爾都感覺到十分詫異,然而瞧見他卻是面無表情地走到前排來,安靜坐下。

  隨著趙承風的到來,后面陸續走進來了一干人等,有第一天宣布比試大會開始的那個禿頭首長,有昨天指出趙承風劍意的黃臉老者,還有給我按摩的白發老頭,最后走進來的一個人,讓我們所有人都不由得站了起來。

  總局許老!

  沒想到,這個傳奇中的人物,竟然也過來開會了,看來事情還真的是有些嚴重了。

  首長們在主席臺上面紛紛落座,那個禿頭首長位于正中,將手輕輕一壓,四周立刻變得一片靜寂。

  他咳了咳,然后環顧四周,平靜說道:“你們心中一定都有一個疑問,那就是為什么馬上就要比試了,怎么我們這一群老家伙,會將你們都找到這兒來,而不是出外面去主持比試呢?對吧?”

  我們都沒有說話,而他則繼續說道:“很多人都猜到了,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我們才會中斷比賽!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他又停頓了一下,過了十幾秒鐘,才開門見山地說道:“今天凌晨三點,安南夜叩邊關,將我方一隊巡邏的戰士給全數殺害,我們部門布置在邊境的人員立刻趕到,一番激戰過后,對方退回國境,而我方的增援人員則全部躺在了祖國的土地上,這里面死者,還有我局的特勤隊長張金福……”

  張金福,外號“烈火巖豹”,是滇南局里面享譽盛名的高手。

  敵寇越境,不但襲殺了我們方戰士,而且還將我們局里面有名有數的高手以及增援隊給大部殲滅,這里面表露出來的意思不言而喻。

  挑戰,赤裸裸的挑戰,安南一方不滿雙方逐漸開始平靜下來的國境線,于是準備開展一場不一樣的戰爭。

  這就是所有的原因。

  幾乎不用動員,群情激奮,所有人眼中都有一種強烈的求戰欲望。

  禿頭長老宣布我們在場的人將進行整編,然后會分成兩個戰略執行小組,然后隨隊一同前往出發地點,隨時會與安南進行非常規戰斗。

  下面開始編組,趙承風被編在了一組,而我們幾個則被編在了二組。

  最后,是總局許老發言,他凝視著我們,就說了一句話:“祖國和人民,都在看著我們,不要丟臉。”

  一句“不要丟臉”,讓我們渾身的血脈賁張,此戰一起,我們的所有一切行為,有關國格。

  事發突然,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所以會議并沒有召開多久,在要求我們所有人都一級保密之后,領導讓我們花一個小時回去收拾東西,然后到軍營右邊的小營地里集合,準備開拔前線。

  我跟王朋、努爾一起出了會議室,結果沒走幾步,趙承風卻叫住了我。

  我扭過頭來,瞧見這個來自龍虎山的帥哥盯著我,好一會兒才說道:“不得不承認,我一直期待與你的比試,不過現在是完不成了。不過不要緊,自己人打自己人,一點意思都沒有,不如我們來一個賭約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