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四章 人民戰爭尋蹤跡

  看到我難以置信的表情,旱煙羅鍋慢條斯理地抽出了他那桿賴以聞名的銅桿旱煙槍,用腳底磕了磕煙鍋里面的灰,然后問我道:“你知道黑魔砂有多厲害么?”

  我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我剛從訓練營中摸出來,四面一陣黑,誰跟誰都說不清楚,哪里知道這人是誰,有多厲害?

  旱煙羅鍋瞧見我無語作答,環顧四周,問所有人道:“你們知道越境而來的這一伙安南人,到底是什么目的?有多少人?來的都有誰呢?”

  眾人皆搖頭,一頭霧水,瞧見我們一臉迷茫的表情,旱煙羅鍋輕嘆道:“真是一群嫩貨啊……”

  他一臉無奈,這是王朋突然插話了:“羅老,對方既然能夠將這么多人都給襲殺了,而且還能夠將我們烈火巖豹這樣的高手都給殺害,如果我們遭遇,顯然勝算也不會很大。不過張前輩他們也不是吃素的,肯定會給對方留下傷亡,安南人要將這些傷員和尸體帶走,必然就會成為拖累,我估計他們聲東擊西,明里折回,暗地里必然是向老山主峰移動,而這中間的幾個寨子,應該就是他們的必經之路,如果我們在那里扎住,說不定會有發現。至于實力,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這黑魔砂以及所來的是何人,還請明示。”

  王朋在此之前,曾經是西南局的精銳執行成員,思維和手段都不差,一番話說得旱煙羅鍋眼前一亮,抬頭問道:“你是……王朋?”

  王朋點了點頭,說是,西南局王朋。旱煙羅鍋停頓了一下,這才釋懷道:“嗯,你們都是從全國各局骨干中選拔的精銳,我應該對你們更加有信心才對。”

  這話說完,旱煙羅鍋叫來先前與他對話的那個中年婦女,讓她給我們介紹。

  從她的口中,我們這才得知,原來這個黑魔砂竟然是一個名震南疆的大人物,他最早是黑巫僧出身,曾經追隨過胡志明,卻因為一些政治原因離開了,返回叢林修行,后來成為黎筍衛士班的供奉,接著又轉入秘密部門,雖然并不是主要頭目,但卻也是安南有關戰線中的一條大魚。

  難怪連烈火巖豹這樣的高手都栽了,原來是這么一個人,聽說當初安南和我們還是兄弟之邦的時候,黑魔砂還曾經來滇南這邊學習交流過,跟旱煙羅鍋、烈火巖豹他們幾個都打過交道。

  就是因為認識,所以旱煙羅鍋才會有那種悲觀的想法,因為他曉得自己手下帶的這幫子人,十幾二十年之后,將是宗教局最重要的一批骨干,甚至會執掌大權。

  閃失不得。

  在經過了又一番的討論之后,旱煙羅鍋將王朋的判斷以及目前現在的狀況通過電臺給反饋了出去。

  回復很快就過來了,指揮部那兒已經得知了詳情,并且認可了王朋的判斷,在封鎖這兒邊境線的同時,也將布重兵在老山主峰一帶,秣兵歷馬,那些窩在防御工事里面的安南猴子倘若有異動,我們不介意用一場局部的戰斗,來處理這件事情。

  指揮部命令我們,沿著蹤跡,朝著中間的那幾處寨子移動,防止以黑魔砂為首的安南特別行動人員喪心病狂,將手段用在普通的山民身上。

  說句實話,現在的兩國勢同水火,這種事情只不過就在一念之間。

  既然已有了命令,我們便不再耽擱,點齊人馬,然后朝著西邊的林子尋了過去。這山路難行,尤其是兩國邊境,那路都只是附近的山民腳板底踩出來的,又窄又滑,所以我們的行程并不算順利。

  路途之中,王朋在請教努爾,說那個黑魔砂的什么鐵線蟲毒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么?

  努爾來自麻栗山生苗,其實也就是蠱苗,所謂的蠱苗,就是會玩弄蠱毒的生苗,巫蠱之禍,沿襲千年,歷來都是當政者所需要打擊的一脈,然而屢禁不止,一直都有殘余,努爾的師父蛇婆婆,便是這么一個養蠱的神婆。

  巫蠱之術與東南亞這些黑巫僧所修習的降頭巫咒之法,其實都源自于一本叫做《讖》的奇書,這是當初西行漫記中的唐三藏記載的,不一定是真,不過彼此之間的聯系,卻也廣泛。

  努爾新學腹語之術并不長久,不過卻也能夠將這事情給我們解釋清楚。

  這種東西,其實就是將那受降之蟲(也就是苗蠱中常說的蠱蟲)養在手掌處,平日里以精血喂養,以怨咒控制,而到了需要用的時候,以心交流,然后一掌擊出,印在對手的身上。

  鐵線蟲會在掌力逼迫之下,進入對手的身上,迅速完成受降過程,然后直取心臟部位。

  當死者在心跳停止的那一剎那,神魂喪失的力量會讓鐵線蟲在瞬間爆發,繁衍生殖。

  這是一種很痛苦的死法,中了這掌法的人生不如死,靈魂永無寧日。

  一番跋涉,我們終于趕在日落的時候來到了最近的一個寨子。

  這是一個傣族的村寨,依山而立,門口有巨大的木柵欄,這個是很久以前留下來的,是當地寨民為了自保而弄出來的防衛措施。

  傣族是源于怒江、瀾滄江中上游地區的哀牢人,云貴高原上最古老的人類之一,他們在泰國、柬埔寨、安南等國被稱為“泰族”,在老撾被稱為“佬族”,在緬甸被稱為“撣族”,在印度被稱為“阿洪族”,而在中國則被稱為“傣族”,很多時候,這些人的心中其實沒有太多的國家觀念,更多的,還是一種民族的認同感。

  所以在這個寨子不遠處,我們猶豫了好一會兒,不知道進去之后,是否會受到歡迎。

  然而旱煙羅鍋卻沒有這個顧慮,他一路領先,一直來到了寨門之前,然后大聲地唱起了一首低沉的山歌,這歌詞,卻是傣語。

  歌唱到了后半段,從里面來了一撥人,領頭的一個,是一名披著彩色長袍的老者,臉上紋得有許多古怪的刺青。

  這種刺青乍一看無比美麗,然而仔細瞧過去,卻感覺好像有無數的蟲子,在他的臉上游動。

  特別是他的額頭上面,用白色勾繪出兩個如同眼睛一般的圓形,旋渦狀,看久了,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好像會陷進去一樣。

  一首歌唱完,旱煙羅鍋和這個花臉擁抱,然后給我們介紹,說他是這個村子里的長者,叫做老刀。

  老刀自然是外號,不過姓刀應該是沒錯的。這刀姓是傣族古時首領的姓氏,看起來老刀應該來自于一個傳承已久的望族。

  旱煙羅鍋與老刀看著應該有著很深的交情,雙方說這我們聽不懂的傣語,然后熱烈地聊了好一會兒,接著便將我們給迎入了寨子里去。我們不知道旱煙羅鍋有什么打算,于是跟著一直來到了寨子里最大的一處房子里,大廳處,各人落座,有風情的傣族少女給我們奉上了茶,以及一種切成兩半的硬殼植物果實。

  少女請我們吃這種切成兩半的硬殼果實,我瞧見王朋、努爾他們都沒有拒絕,于是拿了一顆往嘴里一扔,感覺到一股怪味頓時就沖到了喉嚨眼里,差一點沒忍住吐出來。

  接著那怪味順著唾液吞咽如腹中,我感覺到一股熱意往臉上散去,臉立刻紅了起來。

  那少女瞧見我一副憋得難受的模樣,咧嘴一笑,露出了黑漆漆的嘴唇和牙齒來,唾液如血,讓人感覺十分的古怪。

  當她離開之后,我悄然吐出了這東西,旁邊的王朋輕聲告訴我:“這東西,叫做檳榔,他們最喜歡嚼這個,據說經過他們特別調配的檳榔,可以防止毒蟲和蠱毒……”

  我想起了烈火巖豹死時的慘狀,于是又將這東西咽了進去,滿鼻子里都是那種怪味兒。

  我在這邊反復折騰著,而旱煙羅鍋則已經跟老刀交涉出了一些結果。

  他同意我們在此駐扎,并且派村中的年輕人去附近的幾個村寨聯絡,讓他們小心防范那些越境而來的安南人,一旦有什么異狀,立刻過來匯報,讓我們第一時間,獲得敵人的信息。

  得到這個承諾,趕了小半天路的我們總算放下心來,因為在這個時候,那些過江龍和我們這些坐地虎,終究不如老刀他們這些地頭蛇有用。

  果不其然,沒有一個多小時,老刀派去聯絡的人就回來了,告訴我們,在北面的一個侗族村寨里,有人曾經瞧見過一些行蹤詭異的人,甚至還跟他們起過沖突,不過那些人最后還是沒有鬧得太大,反而是賠錢了事,然后默默離開了。

  事發之后,當地的軍隊大規模調動,已經將口子給扎好了,這伙人其實應該并不會立刻突圍出去。

  那么也就是說,他們就隱藏在這一片濃密的山林之中。

  得到這個消息,旱煙羅鍋并沒有先問詢那些人的下落,而是問起了那個侗家寨子,有沒有人不舒服,或者突然發生什么變故。

  因為按理說,黑魔砂那人,可不是這么好說話的,即便是四面包圍,他也會鬧出一點事兒來。

  要不然,他就會不痛快的。

1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三十四章 人民戰爭尋蹤跡”

  1. 回復 2014/08/16

    qq1667878386

    旱煙羅鍋是不是黃家大狗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