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五章 努爾的意外發現

  去辦事的人呢,心思單純,倒也沒有想到太多,所以旱煙羅鍋這么一問,其實倒也是白說,一問三不知。

  在考慮了一會兒,旱煙羅鍋決定前往侗寨一觀。

  老刀雖然極力挽留我們,說這香噴噴的酸肉糯米飯都已經在準備了,怎么能夠過門不入,一口飯都不吃呢?

  這話兒說得的確是有一些道理,不過烈火巖豹的死,卻讓旱煙羅鍋心中充滿了濃濃的哀傷之意,將這事情仔細講來,那老刀便沉默了,抓著旱煙羅鍋的胳膊,說行,老友,你自己考量,有需要我老刀的地方,只管說來。

  烈火巖豹也是老刀的朋友,當年的兄弟如今反目,卻也是讓人難過。

  我們離開了這家傣族村寨,朝著不遠處的侗寨走去,半路上,我們落在后面,看四周無人,努爾突然跟我和王朋說道:“那個傣族村寨里面,有一股新鮮的血腥味。”

  王朋腳步一聽,下意識地往前面看了一眼,那兒是老刀給我們派來的兩個向導,正在前面跟旱煙羅鍋說著話。

  待他們離得有一段距離后,王朋壓低聲音說道:“你這話可當真?”

  努爾點頭,說道:“應該不假,大概在村子的東南角,有一股死氣彌漫,一兩個死人是生不出這么多死氣的,除此之外,先前給我們倒茶的那個女孩,她的衣襟下擺處也有血斑,顯然是從另外一個地方過來的……”

  所謂死氣,這個還真的難以述說,不過努爾師出蛇婆婆,自然有一套自己的觀察模式,倒也不用懷疑。

  然而如果努爾說的是真話,那就是老刀騙了我們。

  他將安南人的死者甚至傷員都給收容在寨子里,給黑魔砂等人創造了巨大的便利,然后又過來忽悠我們,善意滿滿,兩邊都不得罪,其心可誅啊。

  我先前吃了檳榔,全身都有一種古怪的醉意,又聽到兩人談及此事,有些驚慌,問起他們有沒有在茶水里面,給我們下毒?

  努爾搖頭,他雖然不是養蠱人,但是跟蛇婆婆學過許多苗疆巫蠱之事,有毒沒毒,這個還是能夠判定知曉的,再說了,旱煙羅鍋帶隊,我們這一票精銳在此,借老刀十個膽子,他都未必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幾人在后面一番推斷,得出的結論,是這個傣族村寨夾在兩國之間,因為對未來的時局看得并不透徹,所以老刀就是想左右逢源,保全自己的寨子。

  他并非刻意欺瞞,不過卻并不知道,這覆巢之下無完卵,安南人倘若真的打過來,他們這般左右搖擺,能走多遠?

  我們商量了一下,然后派王朋上前去引開兩位向導,而我則跟旱煙羅鍋說起了努爾的推測。

  當聽到我將此事娓娓道來之時,旱煙羅鍋很是意外地瞧了我一樣。

  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后,他這才低聲說道:“不錯,老刀藏得這么深,都被你們給看出來了。不過你沒發現我們這里,少了兩個人么?”

  我左右一看,瞧見原先跟我們一個隊伍的那對男女不知不覺就不見了。

  這兩人在隊伍里面一直都沒有什么存在感,不過就這般沒有預兆地悄然不見,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在旱煙羅鍋的掌控之中。

  我看向了旱煙羅鍋,他一邊瞧著前面的王朋和那兩個從傣族村寨中陪出來的向導,一邊低聲說道:“你們說的事情,其實我也發現了,這事情我并不能怪老刀,他也是為了村子里那兩百多口人的性命著想,才會撒這慌。王淼和蘇蘇,已經被我派回去聯絡了,相信到了晚上的時候,指揮部會派人過來將那些死尸和傷員給搜走!”

  我跟著他,低聲說道:“這是其一,另外還有一點,那就是既然老刀靠不住,那么他所說的事情,說不定就是一個陷阱,黑魔砂有可能就在前面的某一個地方,張著口袋等我們走進伏擊圈呢?”

  我的話讓旱煙羅鍋停下了腳步,他有些遲疑地說道:“以我對老刀的了解,他不至于——他不愿意得罪安南人,更不愿意得罪我們,畢竟他們的村落,還在這一片國土上。他更愿意做的事情,是將禍水東引,讓我們在葛囖侗寨那邊耗時間。”

  他對自己的話語也有些不自信,我看著漸漸陷入了暮色中的天際,臉色肅然地說道:“其實對于老刀來說,他最希望看到的結果,不是禍水東引,而是一了百了。”

  我們且不說,旱煙羅鍋那是絕對的老江湖,看不出蹊蹺來是不可能的,老刀應該也知道這一點,然而他既然敢做,那么自然是把希望放在了黑魔砂等人的身上,倘若我們被弄死在這莽莽林原之中,誰還能追究他的責任不成?

  死無對證,這就是最好的保護措施。

  這事兒我都能夠分析清楚,旱煙羅鍋自然明白,不過他最主要的,卻還是被當年與老刀的交情給一葉障目了,所以才會將希望期待于下一個侗家寨子去。

  思路轉變過來之后,旱煙羅鍋立刻決斷過來,一揮手,吩咐旁邊的我和努爾道:“將那兩個家伙給我拿下。”

  這命令一出,我和努爾立刻一個箭步前沖,來到了前方,王朋瞧見我們氣勢洶洶的模樣,曉得已經跟旱煙羅鍋談妥了,手出如電,一下子就將這兩人給絆倒。

  我和努爾一個縱身,將這兩人給捉拿住。

  不知內情的人紛紛驚詫,特別是那一對在家的居士張良馗和張良旭,他們跟這兩個向導談過一點佛學,感覺良好,卻不知道我們這是在做什么,生怕有誤會,上前來勸解。

  然而當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性情比哥哥暴躁的釋真饗張良旭一拳,就將其中一個家伙給擂得吐了半口血。

  不過老刀這人做事,十分謹慎,他派給我們的這兩個人,對所有的事情一無所知,一問寨子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們回答我們,說前兩天上山采藥去而來,天麻星、茯苓子,好大一背篼,又講到兩人的出身來歷,原來是外姓人,也就是父輩是漢族,母輩是傣族,在寨子里得不到承認、地位也不高的那一類人。

  這根本就是兩個棄子,死了都不心疼的家伙,審訊結果一出來,旱煙羅鍋臉都黑了。

  萬萬沒想到,相交多年的老友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到底是黑魔砂的威脅有那么恐怖,還是給的利益已經足夠讓人心動,這個無從得知,但有一點,那就是我們原本以為將那一伙安南人給團團包圍了,卻不想竟然落入了敵人的圈套里。

  此刻的我們,離所要前往的侗寨有一個多小時的路程,而離傣族寨子有一個半小時的距離,如何取舍,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旱煙羅鍋暫時也沒有決斷,將目光投向了我們,得知了消息之后的眾人一陣后怕,然后商議,基本上覺得既然前面是虎穴,那便放他們一個鴿子,我們殺個回馬槍,將老刀那狗日的給扣下來,召集人馬,慢慢磨住黑魔砂不遲。

  然而趙中棣卻提出了另外一個說法,在這個敏感時期,黑魔砂越境而來,必然是有著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如果我們能夠將這事兒給破壞了,那便是第一功勞。

  他說得很有道理,以黑魔砂的身份,說是要越境而來,單單就是為了挑釁,這事兒還真的有些不靠譜,要知道安南那上百萬的炮灰不用,干嘛要煩他這么一個大人物?

  這結論獲得了所有人的同意,于是我們將這兩個向導給敲暈,然后綁在林子深處的樹上,周圍做了防蟲防獸處理。

  他們其實也是可憐人,事后我們會放過他們的。

  安南怎么做不管,我們自己,終究還是要以“仁義”為綱。

  雖然還是繼續往前,但是路途卻已經變了,我們繞開了大道,朝著林子深處摸了過去,我有著胖妞這第一號偵察兵,倒也不會浪費,驅使著這小家伙上前,去幫我偵查出潛藏在林子中的任何人。

  對于我這個小猴子,旱煙羅鍋一開始倒也不在意,但是瞧見它縱身隱入了林中,便顯得十分的好奇,拉著我問道:“這通臂猿猴可是洪荒異種,你是在哪兒找到的?”

  我不止一次地聽到有人說胖妞是那通臂猿猴,為此還特地找來了《西游記》查看,發現傳說中的通臂猿猴竟然是不入十類的混世四猴之一,拿日月,縮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端地了得。不過那都是傳說,實際上的通臂猿猴聽聞是洪荒異種,世間罕有能見,唯有幽冥之處,偶有得聞,所以當我說起胖妞的來歷,旱煙羅鍋倒也沒有再說什么。

  繞路潛行,天色越加地變得昏暗下來,我們在林子里快速移動著,時而停下,左右打量,離那侗寨越近,越能夠感覺危機之感,浮上眼前。

  來到一處針葉林里,前面突然一道身影閃過,接著胖妞從天而降,往地上扔了一坨重物。

  我接著月光低頭一看,卻瞧見居然是一頭比貓還要肥碩的老鼠,正呲牙咧嘴直叫喚呢。

  到了,到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