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六章 旱煙羅鍋身獨行

  那肥碩的老鼠被摔得七葷八素,然而沒兩秒鐘,骨碌一下又翻轉起來,朝著人群的間隙鉆去。

  我想要上前捉拿,而旁邊的努爾卻是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腹中低鳴道:“我來!”

  努爾一步上前,那根常年隨身的櫸木棍微微一抖,朝著空中一掄圓,砸下來的時候,正好將那肥老鼠的尾巴給釘住了。這老鼠可跟壁虎不一樣,尾巴連心,根本掙脫不得,于是只有圍著棍尖團團轉動,吱吱地叫。

  行進的隊伍驟然間就集攏了過來,有人開了手電筒一照,瞧見這肥老鼠當真是體大如貓,然后一雙三角眼兇光四露,不停地叫喚。

  這時胖妞從樹上落了下來,朝著那肥老鼠“嗤”了一聲,這家伙方才消停了些。

  旱煙羅鍋蹲身來看,沒兩秒鐘,又站了起來,語氣沉重地說道:“原來除了黑魔砂,御鼠王也來了。”

  御鼠王?我們都詫異,而旱煙羅鍋給我們解釋,所謂的御鼠王,其實是安南叢林中的一位奇人,這個人倒不是黑巫僧出身,自己也不修行,不過卻天生能夠與老鼠溝通,后來開宗立派,巔峰時期據說能夠御使上百頭老鼠行事,而且此人與南疆的降頭毒物結合,培養出來的老鼠,身上往往都有劇毒,只要一被盯上,那實在是一件恐怖之事。

  只不過這人脾氣最為古怪,向來都不與政府來往,自己在山林中驅獸收徒,自由自在,卻不知道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來。

  努爾剛才阻攔我十分及時,此刻我們低頭看去,卻見這老鼠身上散發出一股苦栗子混著著硝石一般的古怪氣味,顯然是有劇毒在身,這么一想,我不由得擔心地瞧向胖妞,只見它朝著我嬉皮笑臉地擺手,顯然這小猴子自有破解之法。

  努爾右手握棍,左手在棍子上面畫了一個符文,腹中陡然念出一聲:“莫勒定!”

  櫸木棍朝天陡然而立,仿佛生根了一般,無論那老鼠蹦得再歡,卻被定得牢牢,努爾這才躬身下來,從懷中的布袋中摸出了一根兩指長的銀針,緩慢而有力地插入肥老鼠體內。

  銀針入體,那老鼠竟然顯得無比的恐懼,不再反抗,而是蜷縮成一團,微微顫抖。

  努爾的銀針在肥老鼠的體內探了一番,抽出來的時候,尖端不斷地有白色煙霧騰身而起,不斷勾勒,竟然有一種詭異人臉的感覺。

  接著,這肥老鼠在銀針抽出來的一瞬間,雙腿一蹬,性命結束。

  努爾站了起來,臉色十分不好,王朋上前來問,努爾這才說道:“御鼠王,冤魂降……”

  旱煙羅鍋在旁嘆氣:“果然,之前就隱隱有所傳言,御鼠王為了達到更強大的御獸目的,與一個叫做薩庫朗的邪惡組織合作,將人體的亡魂強行灌入老鼠體內,導致其畸形生長,并且得以操控……”

  王朋注意到一點,問我道:“二蛋,你能問一下你家胖妞,這些老鼠到底有多少不?”

  胖妞能懂人言,我都不用復述,而是轉頭看向它,這小猴子雙手畫圓,比劃了一下,這意思就是前方兩里路的地方,上百來頭的老鼠漫山遍野游弋著。

  擺出這么大的陣仗,顯然不是只為了伏擊我們,我們對視一眼,心中憂愁,而旱煙羅鍋則對努爾提出了一個問題來:“努爾,你有沒有什么好辦法,讓那些老鼠發現不了我們?”

  努爾苦笑,帶著比劃說道:“這些老鼠倘若單單只是受到御鼠王的控制,倒也能夠通過氣味避免,然而它們個個體內都藏著一個亡魂,誰能避開?”

  這是一件難事,倘若是那種高來高去的人物,倒也不會怕這些肥碩巨大的老鼠,但是我們這一行人之中,雖然還算精銳,但是跟黑魔砂、御鼠王這樣的安南大拿,卻還是有一些距離,即便是對上那肥老鼠,也不能說是來無影去無蹤。

  在考量了一番之后,旱煙羅鍋一咬牙,然后把王朋拉過來,對大家說道:“從現在開始,此行將有王朋領頭負責,你們在這里原地待命,一旦有所異動,立刻離開,重返傣族寨子附近待命!”

  這話一說出口,王朋眉頭一豎,緊緊抓著旱煙羅鍋的手說道:“羅老,你是準備獨闖龍潭么?”

  旱煙羅鍋點了點頭,平靜地說道:“倒也不是獨闖龍潭,我這番過去,不過兩點,第一,我能夠確保自己的身手,不會被這些外圍的老鼠給發現;第二,我只不過是去探聽一下,看看這些人出現在這里,到底是為了何事。過去查探完畢,我立刻回返,這期間由你負責,你能擔得住么?”

  聽到旱煙羅鍋說得如此清楚,王朋點了點頭,斬釘截鐵地說道:“保證完成任務!”

  旱煙羅鍋將命令吩咐下去,見其余等人都沒有表達反對意見,于是便身形一矮,朝著前方黑黢黢的林中摸去,倏然消失。

  旱煙羅鍋一走遠,四月便將眾人給召集到一起來,我、努爾、明勁高手張世界、橫練兄弟張良馗、張良旭兄弟以及國術高手趙中棣,總共七人圍成一團,接著他壓低聲音說道:“羅老此去,雖然表明輕松,但卻是十分危險,這些冤魂老鼠最是機敏不過,他畢竟不能與胖妞相比,所以我們得提前做好準備。”

  趙中棣皺眉問道:“依你看,又該如何?”

  王朋說道:“敵勢頗大,我們的聯系電臺又被王淼和蘇蘇帶走,必須要有人找到他們,將消息給帶出去,讓指揮部知道這兒有事情發生,老趙,你可以聯絡到指揮部,找來援兵么?”

  趙中棣點頭,說他能夠在一個小時內找到王淼兩人,這個沒有問題。

  趙中棣的任務安排妥當,王朋對剩余的人說道:“羅老隨時都有可能退回來,我們立刻做好接應撤離的準備,各位自己找好伏擊點,等待時機。”

  這兩道命令下去,趙中棣離開了林中,朝著歸路走去,而我則和努爾一起伏在草叢之中,聽著蟲子在吱吱的叫,聲嘶力竭。

  努爾將櫸木棍放平,然后將插入肥老鼠體內的那根銀針拋來拋去,心思一片寧靜,我瞧得發暈,低聲問道:“努爾,你覺得羅老什么時候能夠回來?”

  努爾低頭看了我一樣,微微一笑:“這可說不準,羅老因為老兄弟的死,有點慌了神,所以此次行動,波折很多啊。”

  他是用腹語在說話,所以有一種古怪的口音,不過努爾到底是在刀尖上趟過的,竟然能夠看出旱煙羅鍋那份淡定下面的情緒波動來,這話兒讓我有些擔心,四處望了一下,瞧見其余人都埋在各處,皆不動彈。

  四下寂靜,一片蟲鳴,月光如水,灑落在林中,透過樹葉的間隙,將整個世界都照得一片光怪陸離。

  旱煙羅鍋離開的一刻鐘后,前面的林子深處突然傳來了一陣細微的動靜,我弓著的腰陡然就挺了起來,右手緊緊握著那小寶劍,朝著那個方向瞇眼瞧去。

  來人速度很快,我們剛剛聽到動靜,他便出現在了我們的視野之中,這種疾奔而行的速度讓場中的所有人都緊張起來,下意識地低下了頭。

  來的人,不一定是旱煙羅鍋。

  果然,一個四肢著地的黑影子從黑暗中倏然而出,飛快地沖到了我們剛才的劇集之地,然后健步如飛地朝著遠處跑去,瞧他的那動作,腳尖一點就是三五米遠,矯健得跟獵豹一般。

  不是旱煙羅鍋,那邊是敵人,跟隨著黑魔砂的安南高手。

  我望了旁邊的努爾一樣,他的臉色平淡,仿佛入定了一般,接著我又下意識地朝著四周看去,發現大家都藏好了身子,沒有一點兒動靜。

  獵豹男在這兒畫了一個大圈,然后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飛奔而去,瞧他的這個行動軌跡,似乎是在巡邏。

  隨后我想起了一件事情來,目光落在了剛才被我們拋在草叢中的那具肥老鼠尸體。

  不對,那人是過來找那老鼠的!

  顯然,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也有,當那人離去之后,前面的草叢躥出一個身影來,卻是矮個兒張世界,他一下就沖到了丟棄鼠尸的草叢,用一張布將其包裹住,剛剛想要帶著離開,突然黑暗中又沖出了一個家伙來,飛腳,直踹張世界的后背心。

  來人正是剛才那個獵豹男,那人顯然是已經發現了此間有埋伏,所以故意過去之后,又折了回來。

  我聽到有人在嘆氣,顯然是對這番暴露心有不甘。

  張世界身手極為利落,被人偷襲也能夠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一個翻身,避開了這一腳,然后左手勾帶,抓住了那人的衣服。

  刷!

  張世界將那人的上衣給直接撕扯了下來,露出了一身油津壯碩的腱子肉來。

  八塊腹肌。

  兩人的拳頭狠狠撞在了一起,結果張世界飛退開去,而那獵豹男只退了三步,便穩住了身形。

  接著他的手朝著褲兜里面掏去,應該是要發信號。

  就在這一刻,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都從草叢中躥了出來,朝著此人撲去。

  就算是死,也不能讓這人發出信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