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八章 虎口奪食身狂奔

  北部協調部隊是安南軍方一個非常規機構,專門召集和處理突發性的神秘事件,性質跟我們宗教局差不多,負責人是一個叫做王亞東的大拿,而不是這個阮將軍。

  不過自稱隸屬于北部協調部隊,而且職稱能夠叫上將軍的,顯然也是一個絕對厲害的大人物。

  難怪能夠一出場就將我們這一干精英都給鎮住。

  然而鎮住那有怎么樣,難道還想讓我們乖乖投降,然后蹲在地上讓他隨意踐踏不成?

  我們又不是蘿卜。

  努爾的這根銀針長約兩指,一直都是他拿來驗毒和消解亡魂所用的兇物,尖端部分,早已是毒液濃稠,常人難解,但凡被刮中一點,便有亡命的可能。

  眼看著努爾的偷襲有效,銀針沒入胸口,然而傳到我們耳中的,卻是一聲清脆的聲音——叮!

  這聲音只有可能發生在金屬與金屬之間,碰撞而出。

  阮將軍并沒有倒下,那根銀針出現在了他的手指間。

  被夾住了。

  胖子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恨意,從胸口取出了一枚勛章,用剛才的那種語速說道:“這枚‘胡志明勛章’,還是當年總理親自給我掛上去的,沒想到竟然會救我一命。年輕人,你們夠強,也夠不講規矩,倘若是再給你們十年、二十年的時間,我的祖國,可能要承受不可估量的損失了,所以……”

  他那一雙藏在肥厚脂肪里面的眼睛,陡然間冒出了最狠厲的光芒來:“讓北國天才,皆喪于我手!”

  阮將軍動了,一動,仿佛整個山體都在走移。

  咚、咚、咚!

  胖子一出,氣吞萬里如虎,然而最先行的,卻是努爾發出的那一根銀針,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它原先的主人射來。

  寒芒一現,我下意識地扭頭看過去,卻見努爾一棍朝前。

  銀針打入了櫸木棍頂,接著巨大的力量得不到釋放,半根櫸木棍都給炸了開來。

  櫸木棍有多硬?這玩意又名南榆,是絕對有名的硬木,然而卻扛不住一根投擲的銀針,勁力繼續釋放,努爾“蹬蹬蹬”一陣后撤,差一點兒就要迭出了山道外面去。

  危急時刻,張家兄弟攔在了阮將軍的面前。

  這一對自小便修習橫練功夫的禪家居士,雙手一連,鐵索橫江,想要抵擋住這頭發狂了般的大象。

  他們的筋骨皮肉都已經淬煉得宛若鋼鐵,只要不中罩門,便算是尖刀砍在身上,也不過是有個白印子,然而面對著這身型巨胖的阮將軍,不知道怎么回事,整個人都在顫抖。

  兩者相撞,不用一秒鐘,那氣勢凜然的堅固防線便被撞得稀巴爛。

  張良馗、張良旭兩兄弟騰空而起,口中鮮血狂吐。

  這已經不是修為上面的問題了,能夠對這么兩個一身橫練功夫的國術高手給予瞬間擊垮,阮將軍定然是用上了什么秘法。

  不過這個時候我們卻沒有心思去考慮這個問題,隨著張氏兄弟防線的垮敗,能面對他的,便只有我和王朋了。

  王朋向前沖的時候,總是比我快一步。

  青城劍尖寒芒動,一大蓬光華閃耀,將前方籠罩,然而在這劍網之中,阮將軍卻輕松地闖了進來,就像抓住努爾的棍一般,他拈住了王朋的劍尖。

  兩頭靜,中間確實勁氣鼓蕩,發出了嗡嗡的聲音來。

  王朋的臉在瞬間就變成了豬肝色。

  兩人相持,然而我飛出的一腳卻蹬在了阮將軍的肚子上面——并非我有多強,而是對方不閃不避。

  與我腳尖接觸的那一片肥肉以一種波浪般的震蕩方式不斷地回蕩著,所有的力度都在這緩沖之中消解,阮將軍右手拈著劍尖,而左手卻朝著我的腦袋上扣了下來。

  我感覺到一股寒勁臨體,這手掌邊緣帶起來的風,就像十二月冬天的寒冷。

  果然是用了巫術秘法。

  我當時也是豁出了性命去,瞧見這宛如天擎而下的肉掌,右手一緊,那把從李道子手中得來的小寶劍便朝前直刺而去。

  勁氣灌注,劍身之上有微微字芒浮動,卻是“斬邪斷瘟使院”六字。

  一直顯得十分無所謂的阮將軍瞧見這光芒,臉色卻是變了一下,右手一彈,將王朋連人帶劍給逼退幾米,接著以他那龐大的身軀在狹窄的山路上與我交手。

  身型雖然巨胖,但是阮將軍卻靈活得如同一個猿猴。

  對方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我跟他只過了四手,便被他鐵鉗一般的手掌給抓住,小寶劍易主,而我的脖子則被他單手給掐住了。

  阮將軍將我給凌空舉了起來,我感覺全身的血液在瞬間都往頭皮上面涌了過去,呼吸受阻,整個人就陷入了一陣無力的痛苦中。

  這胖子雖然將我給舉了起來,然而注意力卻并沒有放在我身上,而是直視著手上的小寶劍。

  “斬、邪、斷、瘟、使、院!”

  他一個字一個字地念,不知道為什么,我能夠感受到他話語里面,竟然有一種無端的恐懼存在。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后,他望了一眼四周又倔強圍上來的人們,目光又看向了我,臉上的肌肉在扭曲,凝重問道:“這把劍,是哪兒來的?”

  瞧見阮將軍這般作態,我立刻想起了那一位兩鬢斑白、一臉古板的青衣老道士。

  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許是慌了,我頓時就有一種扯起虎皮拉大旗的想法,于是大聲嚇唬道:“自然是我師父送的——我師父是天下符王李道子,你若是殺了我,他一定會追殺到南疆來的!”

  李道子的威名響徹中原大地,我也享受過了無數不知情者敬重的目光,所以下意識地說出了這話,然而我并沒有從阮將軍臉上看到我所期待的表情。

  他那扭曲的臉上甚至連恐懼都收斂了。

  接著他寒聲說道:“當年李道子就因為兩個愚蠢而無知的山民,便將我兄長殺害在金沙江畔,我本以為今生都沒有機會報仇了……”

  這話還沒說完,我的整個臉都綠了。

  他鄉遇故知,仇人。

  隨著這話說出口,我感覺自己漸漸被舉起來,而阮將軍的手臂之上,卻有濃濃的冰寒之氣傳遞到我的身上,將我整個人都凍得一陣僵直,連手指都伸不出來。

  然而就在阮將軍準備為他老哥報仇雪恨的時候,突然從那小寶劍上面,躥出了一股寒光,直刺他的胸口。

  “啊!”

  阮將軍根本就沒有防備這么一把掌握在自己手上的利刃,結果被那寒光擊中,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下意識地一揮手,結果我整個人騰云駕霧,朝著天空飛了出去。

  世界一片混亂,而我卻并沒有撞到什么東西,空中有人躍起,將我給攬了下來。

  我鼻翼間充斥著一股濃烈的旱煙味,剛剛一站穩腳跟,抬頭一看,卻見將我給救下來的,竟然是先前潛入密林中去的旱煙羅鍋,只見他從我懷中塞了一包東西,低聲吩咐道:“小陳,拿好這東西,然后趁機突圍!記住,它比我的命還要珍貴!”

  這話一說完,旱煙羅鍋將我推開,然后縱身朝著前方的阮將軍迎了上去。

  一雙肉掌,一根銅桿煙鍋,尋尋常常的兩個物件,竟然能夠發出重鼓雷鳴一般的聲音來。

  兩人交手十數招,驟然分開,阮將軍不斷地喘著粗氣,而旱煙羅鍋則一臉慘白,兩人對視好一會兒,那宛若肉山的胖子突然哈哈大笑:“旱煙羅鍋,你老了。當初在春城見到你的時候,還是一個意氣風發的漢子呢,現在就一老頭兒了。”

  旱煙羅鍋則平靜地說道:“阮錢錚,我是老了,不過還能殺人。”

  胖子臉色變得好冷,寒聲說道:“那么我今天倒是要看一看,到底是誰殺誰?”

  他擺起了架勢,而旱煙羅鍋則將手中的銅桿煙鍋高高揚起,吩咐我們道:“你們趕緊走,這人我來解決!”

  旱煙羅鍋此言一出,阮將軍陡然色變,厲聲笑道:“你解決得了么?你能擋我多少?就算是殺你會耽擱一些功夫,他們能跑得了多遠,能跑出我縮地成寸的手段么?”

  他說得自信滿滿,然而旱煙羅鍋陡然回過頭來,瞪了我和王朋一眼:“走!”

  我剛才盡顧著藏好旱煙羅鍋交給我的東西,旁邊白合將小寶劍幽幽捧了過來,正不知道如何是好,這時王朋過來一把抓住我,大聲喊道:“走,不要讓羅老白白……”

  我被王朋拉著狂奔,朝著山道旁邊跳了下去,旁邊的努爾和三張踉蹌跟隨,腦海里還一直想著王朋話語里那沒有說完的意思。

  白白什么?

  犧牲么?

  當我想清楚這里面的曲折時,我們已經從山道便撤離,朝著另外一個山口跑去,回頭瞧,看見月光下的兩人一追一逃,旱煙羅鍋似乎想把阮將軍給引到另外一邊去,然而這時,從另外一個方向,傳來了十來個矯健的人影。

  我聽到了怒吼,吶喊而出的那個人是如此的憤怒,以至于這話語充斥在了整個山頭,連我們這邊都能夠聽得清楚。

  他說的是安南語,我雖然在前一段時間學過一點簡單的生活用語,但是卻沒有能夠聽得清楚。

  而就在這時,旱煙羅鍋遞給我的那包東西,突然劇烈地跳動起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