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章 風符一開百里外

  大光頭倒也不諱言自己的身份,雙手合十后,有些好奇地看著努爾,笑著說道:“腹語?很有趣的本事啊?”

  這人和顏悅色,一點都沒有旱煙羅鍋形容的那般恐怖,反而就像一個鄉間老農,雙手抱在胸前,表示自己沒有攻擊意圖,努爾反而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氣勢:“有趣?呵呵,沒有你將自己多年的好友烈火巖豹殺害,更加有趣吧?”

  黑魔砂的臉變得有些深沉了,凝聲說道:“兩國交戰,各為其主,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對于張金福的死,我表示很抱歉,但是年輕人,一場戰爭,并不是像你們所理解、和看到的那般簡單和純粹,這些是不能夠用是非對錯來衡量的,只不過是立場不一樣罷了。好了,這些骯臟的東西,我不想跟你們談,我們還是來聊聊老羅剛剛拿走的東西吧?這玩意兒,你我都用不著,但是有人卻十分有用,所以我們來做一個交易,把它還給我,而我,則讓你活著離開這里……”

  “杳杳冥冥,天地昏沉,雷電風火,官將吏兵;上有六甲,下有六兵,借我御風,逍遙于行,急急如律令!”

  黑魔砂唯恐我們狗急跳墻,做了些魚死網破的荒唐事情,故而耐著性子跟我們兜圈兒,然而知曉其為人的我們,哪里信得過他?

  世間萬事,皆是求人不如求己。

  我在被逼到絕境的時候,突然想起了胸口的符袋之中,有一張符箓,恰好適用于此時此刻的這一份場景。

  風符。

  我不知道旱煙羅鍋是因為直覺,還是別的原因,將這么重要的東西交予我手,但是我卻曉得此物倘若是落入了敵手,那么不但烈火巖豹的犧牲白費了,而且舍身給我們拖住敵人的旱煙羅鍋也算是白走了一遭。

  于是我沒有在吝嗇這符袋中越來越少的紙張,回憶起當初老鬼教予我的咒訣,在努爾的掩護下,緩慢而堅決地念了起來。

  《登真隱訣》、《清微丹訣》、《太上三洞神卷》,我幼時所學道經,沒有一刻曾經忘卻。

  老鬼的教誨一直藏在我的腦海中。

  當律令出口的那一霎那,我一步上前,緊緊抓住了努爾的胳膊,緊接著我眼中最后的一副畫面,是黑魔砂接近扭曲的臉。

  那一刻,他應該很后悔自己的磨蹭,然而時機卻已經悄然流逝。

  我感覺自己的身子在后退,好像被一種強大的力量給碾扁。

  我感覺自己抓不住努爾的手了。

  不過我心中卻一直有一個意念,那便是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放開拉住兄弟的手。

  因為我若將他留下,狂怒的黑魔砂一定會將努爾給碾碎泄憤的。

  時間在那一霎那似乎失去了意義,我起先感覺自己仿佛被碾碎了,化作了一張薄薄的紙,然而片刻之后,感覺自己好像在空中飛翔,又或者浸泡在水中。

  很難形容的感覺,唯一讓我有些安慰的是,能夠有感覺,說明我活著。

  這便是極好的。

  有一段時間里我感覺時間仿佛是停止的,而很快我便感覺又回復了正常,雙腳踏踏實實地踩在了地上,然后下意識地往著后面退了幾步。

  我的身子沒有想象中的那種沖勢,于是很快就站穩了,抬頭一看,努爾被我緊緊抓著,黑夜里他笑了,露出一口白牙。

  接著他跪倒在地,狂吐不已。

  餿臭的嘔吐物讓我也有些頂不住了,當時也就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往外面吐出了尚未消化的壓縮餅干來。

  過了好一會兒,我們兩個昏昏沉沉的家伙方才曉得觀察起周圍的環境來,這才發現這兒跟兩國交界的叢林地帶有著很大的區別,我們站立的這個地方,是一個荒山,下面還有一些耕田,以及零落的村落,不過那村子黑乎乎的,陷入到一片死一樣的靜寂里。

  我和努爾擦干了嘴唇,面面相覷,不知道自己到了哪兒來了。

  接著我下意識地摸了摸胸口的布袋,發現那東西已經停止了動靜,徹底偃旗息鼓了。

  我不敢打開來,理了理思路,然后對努爾說道:“既然有村子,那么我們就過去瞧瞧,看看能不能聯絡上指揮部,要知道王朋和三張,以及羅老他們都還沒有脫離險境呢,一定需要支援的。”

  對于我的提議,努爾表示同意,于是我們兩人相互扶持著,朝著荒山下面的村落走去。

  然而走到一半路程的時候,我們便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因為我看到了半山腰上面,有巨大的彈坑分布。

  雖說是自衛反擊戰,但是戰爭其實是發生在安南北部山區一帶,倘若這是老山附近,這炮彈絕對不可能落在村子附近的,難道說,真的如同宣傳上面所說的,安南部隊沒事就炮轟我們的村子?

  努爾撿起了彈坑旁邊的一截化作焦炭的木頭,好一會兒都沒有說話。

  看著彈坑,似乎還有些年頭了。

  繼續往前走,我們發現這耕地幾乎都拋荒了,沒有任何農作物在里面,野草叢生,而當我們來到這個規模并不算大的小村莊時,發現好多房子都已經垮塌了。

  靠村口的地方,墻壁上面都是彈孔。

  我心中有些發虛了,不知道青衣老道的那風符,到底把我們給送到了哪兒。兩人繼續往前摸,弓著腰,小心翼翼。不過沒多久,我們便挺直了腰桿兒來。

  因為我們發現整個地方就是一個鬼村,一個活人都沒有。

  我們隨意找了一間還算是完整的房子,走進去一瞧,家徒四壁,格局跟我們在滇南邊境看到的完全就不同,墻上連家家都會有的老人家掛象都沒有,再仔細一瞧,努爾的臉色變得有些嚴肅起來,拉著我說道:“二蛋,我們有可能走過了。”

  我看著努爾,苦笑道:“難道我們已經越境,到達了安南人的地盤了?”

  這猜測說起來就讓人揪心,深入敵后,這倘若是主場,倒也沒有什么,而這個地方我們一點兒都不熟悉,語言不通,人也生疏,別人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兩國交惡,戰火燃邊關,對敵國的人向來都是懷揣著十二分的仇恨,就如同當初趙承風跟我打賭,說看看誰殺的安南人多一樣,這里的每一個人,其實都把我們當做獵物、仇人,無論是老人,還是小孩。

  那一場戰爭過后,安南出現了好多寡婦村,男人基本死絕了。

  這時的安南人可沒有什么國際公約好講,當初他們和整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美利堅戰斗,倘若是有所俘獲,能活下來的也不多。

  十年戰爭,已經讓它的國民變得相當的兇厲,對于生命,也到了一個十分漠視的程度。

  盡管如此,我和努爾還是沒有打算立即離開,往北走,越境回國。

  這一晚上的戰斗,已經給我和努爾太多的內外傷了,倘若是強行支撐著往北走,恐怕隨便來一個小兵嘎子,都能將我們兩個給撂翻到底。

  特別是努爾,跟阮將軍的比拼讓他受到了很嚴重的內傷,而后也是一直都在強撐,此刻稍微安寧一些,便邁不動腿了。

  眼看著努爾隨時都有可能昏迷過去,經過一陣簡單的商量之后,我們們在這個廢棄村落一個不起眼的地方落下了腳,我讓努爾躺在一張破草席上面先休息,而自己則在外圍布置了幾個警示機關。

  其實也就是通過線以及一些能夠發出聲響的東西組成,給沉睡的我們提前警告。

  布置完這一切,我返回了臨時落腳點,緊挨著努爾,靠墻坐下,那屋子上面有一個大洞,月光灑落下來,我這才將心思放在了旱煙羅鍋交給我的那個布袋上面來。

  這么多人為了它舍生忘死,那么這玩意,到底是什么呢?

  我突然之間,十分的好奇。

  這時我才發現,包裹著它的那個布袋,光華照耀下,隱隱有些發光,是金屬交織制成,上面還有用鮮血描繪出來的符文圖案,看著有點兒像是佛家的繪制風格。

  隔著布袋,我仔細地撫摸著里面的那條長蟲。

  這玩意其實并不算長,曲曲折折,最多不過一米,隔著布袋摸上去,爽爽滑滑的,然而卻沒有了先前的那一股狂躁和富有攻擊力的動靜。

  布袋的口子是用一根棉線、頭發絲和金屬絲交織而成的繩子,我猶豫了好久,不知道是否應該解開來。

  以剛才這東西的反應,只怕我一解開繩子,它應該就會立刻蹦出來,然后朝我咬來。

  努爾吃過了隨身攜帶的藥之后,昏昏沉沉睡了過去,有我看著,他表示出了十足的信任來,然而我卻在天人交戰,不知道是否需要將布袋解開,將里面的那玩意給拿出來一瞧。

  不管怎么說,我都是要看一下死活的。

  這般想著,我深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喚出白合幫我照看著,然后解開了那繩子。

  我預想中的情況并沒有發生,直到我將整個袋子給完全打開來的時候,里面的東西都沒有一點兒動靜。

  我伸手去撈,掐住七寸提溜出來。

  果真是一條白色的長蛇。

  不過它的腦袋上,為何還有一根小犄角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