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一章 窮途末路飽口福

  此蛇頭骨如鱷,口大,兩頜有多行細牙,半露而出的舌上也有細牙,身有微小圓鱗,體背是淺白色,腹部白色,側線發達平直,側線鱗明顯突出,身長一米不到,雙目緊閉,額頭有角。

  我一邊緊緊捏著它的七寸,防止其暴起傷人,然后用手掌內側輕輕摩挲那肉芽一般的犄角。

  犄角不大,黃豆芽兒一般,摸上去有一種玉質的感覺。

  這就是讓一眾身居高位的安南高手冒著巨大危險,越境而過,到我國邊境犯險的根本原因?

  它就是黑魔砂口中的小白龍么?

  我讀書少,但是也曉得一點,那就是蛇生單角為蛟,雙角為龍,從表面上看來,這東西應該屬于傳說中的蛟,的確是有資格勞煩一眾高手出動,不過我在它尾巴附近瞧見了一個對稱的瘀傷,看起來是被人給捏住了一下,沒有把握住勁兒,使得這東西受到了很嚴重的傷害。它落入我手中的時候,估計已經是在垂死掙扎了,而后我風符一用,巨大的風壓傳遞到了它的身上,便已然是沒有了生機。

  這條讓無數人追逐爭搶的小東西,已經死掉了。

  活著的蛟蛇,和死去的蛟蛇,兩者自然不可同日而語,我瞧著這條癱軟如面條的生靈,心中一陣酸楚,看得出來,它的年紀并不算大,要不然也不可能才不到一米長,然而這般早年夭折,倒是跟我有幾分相似。

  我命中當有十八劫,苦得跟黃連水一樣,說不定哪天也跟它一樣,躺倒在地上,誰也不會管了。

  我小心地將這條蛟尸給收起來,想著如果有可能,我還是將其帶回去的好,畢竟是旱煙羅鍋拼命奪回來的,怎么著也要交差。

  背靠土墻,月光皎潔如水,此處或許真的就是安南境內,異國他鄉,不過這空氣依舊是那么的潮濕溫熱,不時有嗡嗡而飛的蚊子,那些小家伙似乎能夠感受到我袋子里面的蛟尸余威,并不敢靠近。瞧見這么一條神奇的生命悄然而逝,我心中不覺有些莫名悲涼,然而還沒有等我傷春悲秋,躺在破草席上面的努爾突然一陣呻吟,身子不自覺地扭動了一下。

  我聽著有些古怪,借著月光低頭來看,瞧見努爾的臉上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赤紅如火,不時有蚯蚓一般的黑線從皮膚下面游過,呼出來的氣息滾燙灼人。

  不好,努爾中招了。

  我心中一陣警兆陡升,伸手過去,一把抓住努爾的脈搏。

  這尋診把脈的手段,我是跟我那當赤腳醫生的老爹學的,雖然只是皮毛,但是在炁場輔助下,倒也能夠捉摸一二。輕輕一搭,我便曉得努爾是在先前與阮將軍比斗的時候,那根銀針不但將他手中的櫸木棍給刺破,而是無形之中,還有隱隱的氣勁通過棍子的傳遞,入侵到了努爾的身體里。

  那一股陰寒幽冥的氣勁我也有接觸過,十分陰毒,必然是通過死者亡魂,或者折磨生靈而獲得的力量,以努爾的修為,本來是可以守得住的,不過他在懸崖那邊,卻將蘊含著自己精氣的舌尖之血,附在了我的手臂上。

  這會兒我沒事了,他卻受不住這陰火焚入,腑臟火燒而起。

  這是陰火,然而表現在人體身上,卻是滾燙無比,它使得努爾整個人處于暈迷狀態,而且還無限痛苦,額頭上面的汗滴狂涌而出,青筋直露。

  這溫度,我生怕努爾血管里面的血液都沸騰了。

  瞧見努爾這般痛苦的模樣,我也沒有辦法,使勁兒掐他人中,卻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于是去翻他隨身的袋子,悉數倒在破草席上面。在此之前,努爾是服用過了一點藥物的,那是他隨身攜帶的苗家秘藥,然而我翻出來的時候,四五個小瓶子,根本不曉得哪個是哪個。

  這里面,有傷藥,也有毒藥,胡亂喂是會死人的,我在一陣慌亂之后,終于穩定住了心神,雙手在胸口結了一個“凈身印”,然后加持咒訣,印在了努爾的額頭上,使勁兒一震。

  魔功加持,昏迷的努爾終于艱難地睜開了眼睛來,看了我一眼,那眼球不由自主地打轉,顯然還是處于一陣迷糊之中。

  我大喜過望,將這幾瓶藥擺在努爾面前,大聲問道:“努爾,哪個?哪個?”

  我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著這話語,并且不斷搖晃,試圖讓燒得迷糊的努爾能夠聽清楚,注意到這些,然而他卻不斷地眨眼,仿佛處于巨大的眩暈中。足足過了十多秒,他扭曲的臉上突然露出了苦笑,艱難地說道:“二蛋,不用費勁了,這些藥,應該都不行……”

  努爾的這笑容里包含著很多種意思,我閱歷淺,只能讀出決絕和釋然來。

  難道他知道自己是活不久成了?

  一想到這一層意思,我就感覺到一陣巨大的悲傷沖上心頭來,鼻子一下子就酸了,緊緊抓著努爾的衣襟,大聲喊道:“不可以,努爾,你要振作一點,你不會死的,我們都不會死!”

  努爾一雙眼睛不停地往上翻,喃喃說道:“不行了,我感覺到那些東西爬到了我的肚子里面了,它們要吸我的血,吃我的肉——二蛋,你死了,你幫我超度一下,引魂,別讓我找不到家。幫幫我,好么……”

  他用的是腹語,說到后面,音調越發地古怪了,我腦子里面一片混亂,想著努爾即將就要離我而去,永永遠遠,淚水就止不住地往外流出來。

  然而努爾說完最后一句話,又陷入了昏迷之中,這讓我一下子就有點兒崩潰了,抓著他的身子不停地抖動。

  努爾沒有回應,鼻息雖然還在,但是卻越來越弱了。

  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時候,我整個人突然之間卻鎮定了下來。

  真正到了關鍵時刻,哭也沒用,鬧也沒有,還是要想辦法的。有什么辦法,能夠讓努爾擺脫那巫毒寒勁的侵襲呢?我將思路迅速地捋了一遍,目光不由得瞧向了懷里的那個布袋子來。

  里面裝著小白龍的尸體,一種類似于蛟的生靈,而它則是安南諸多高手所找尋的對象。

  它死了,努爾也即將死去,我則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安然返回國內。

  這東西既然這么多人搶,必然是有著一定原因的,那么如果把它放血嚼肉,是否能夠鎮住那巫毒,救活努爾呢?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然而卻是唯一的希望。

  雖然我也知道有些東西不錯,卻不能亂吃,說不定會吃死人,然而我現在已經陷入了絕境,與其費盡千幸萬苦將這東西帶回去,還要防備被人截胡的危險,我還不如拿它出來試一試,即便是死,也讓黑魔砂、阮將軍這些惡人,不能得逞。

  對,你們牛逼,不過那又咋樣?那玩意都已經進了小爺肚子,你們還能挖出來不成?

  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我當時也是有些著了魔,看著努爾漸漸喪失意識的臉,一點兒猶豫都沒有,一把將那小白蛟的尸體給掏出來,然后熟練地在它的頸下部分開了一個口子,立刻有鮮血涌出。

  這鮮血呈現出暗紅色,邊緣處似乎還有一點兒金光。

  很吉祥的顏色。

  蛟肉細密,鮮血不多,我將努爾的嘴巴給撬開,盡數滴落在了他的口中。

  似乎有用,努爾的呼吸好像平緩了一些。

  這情況讓我頓時就是驚喜萬分,將傷口開得更加大了些,盡量將蛟血擠出來。然而這蛟畢竟不長,血滴了一會兒之后就沒了,我用小寶劍一劃,從腹中掏出了一個拇指大的東西來。

  這是蛇膽,又或者說是蛟膽,這玩意性涼,味苦微甘,具有祛風除濕、清涼明目、解毒去痱的功效,還可調補人的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和免疫系統,延緩機體衰老,是一寶貝,從小就在麻栗山上打蛇的我最明白不過,于是將其塞進努爾的口中。

  誰知他嚼了嚼,臉立刻皺成了一團,又將其吐了出來。

  太苦了。

  努爾吐了出來,可將我心疼得要命,當下也顧不得許多,將那咬破的蛟膽抓起來,往嘴里面丟去——我艸,當真是很苦。

  不過我卻不敢浪費,強忍著惡心,將其吞進了肚子里。

  一不做二不休,我瞧見努爾的呼吸變得趨于平緩,便將放開了血的蛟身剝了皮,將那瑩白的蛇肉嚼吧嚼吧,然后喂到努爾的口中。就靠著這樣的方法,他吃了半條,到后面牙齒緊閉,看來是吃不下去了,我也不浪費,自己全部吃掉了。

  還別說,這玩意吃起來也不腥,細細一嚼,還有一絲甜意,吞到腹中,一股熱流往上涌,不自覺地打擺子。

  旁邊的白合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看得吞口水。

  一條小白蛟,給我吃得只剩下一個腦袋。

  上面的玉質小角和皮,給我取下收好,我又將這腦袋給剖開,竟然掏出了一顆玉米粒大的小珠子來,白合瞧見,一下子就驚住了,指著這玩意就叫:“等等,這個別吃,我要。”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