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七章 一場戰爭的開啟

  雖然說的話兒不同,但是我一下子就聽出來是先前在溶洞里面,跟小觀音對話的那個鐵箍男。

  我本以為他早就已經離去,沒想到居然就在這朝北的必經之路上伏擊我們呢。

  我下意識地將肩上的自動步槍給取了下來,打開保險,朝著發出聲音的地方瞄了過去,心中那個恨啊,沒想到這短短的一天里面,竟然被三個女孩子騙了。

  不過我又有些疑惑,小觀音倘若真的是跟這些人站在一塊兒,又怎么會在溶洞里面掩護我呢?

  林中可以隱蔽的地方不多,我和努爾在地上蠕動,終于找到了一塊滿是青苔的巨大石頭,縮身藏在其后,探出頭來,便瞧見那個鐵箍男從前方的林中一下跳了出來,不遮不擋地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朝著我們這邊看來,大聲喊道:“兩位既然有膽孤軍深入,為何又不敢顯露于人前呢?”

  他這一副自信滿滿、掌握全局的樣子,讓人看著心中憤怒。

  我左右一看,發現林子四周都有人在不斷地走動,變換方位,營造出了一種插翅難飛的氣氛來,心思一轉,將步槍取下,給努爾一個眼色,然后從石頭后面一躍而出,冷聲說道:“我怎么會怕你?”

  瞧見我居然堅決地站了出來,鐵箍男聳了聳肩膀,瞇著眼睛說道:“哇哦,中國人,我很佩服你的勇氣,居然敢在這樣敏感的時刻,跑到我們的國境里面來,真的當我們是擺設么?”

  站出來了,我反而覺得無比的輕松,活動了一下腿腳,微微笑道:“你們不是也有人跑到我們那兒去么?禮尚往來而已。”

  鐵箍男眉頭一掀,疑問道:“你是指黑魔砂大師、御鼠王、阮將軍和彌勒大師的北方之行么?”

  這人倒也坦誠,我不想跟他在此事上面糾結,免得暴露了我們曾經擁有小白龍一事,于是便岔開了一句話:“你的漢語很不錯,哪兒學得?”

  鐵箍男回答我:“1973年夏天,我曾經去過滇南的紅河培訓基地進修過兩年,我當時的老師,是鼎鼎有名的烈火巖豹張金福。”

  聽到這個名字,我心中一陣刺痛,幾乎是咬著牙說道:“你的老師,現在死了。”

  鐵箍男眉頭一掀,下意識地驚嘆了一聲,接著追問道:“怎么死的?”

  我一字一句地說道:“被你們的黑魔砂給殺死的,鐵線蟲毒掌,被發現的時候,整個肚子都變成了蟲巢,到處都是翻滾的黑色鐵線蟲……”

  我本以為這個家伙會因為當年的師徒情誼而感傷一下,然而鐵箍男沒有,而是認同地點了點頭:“滇南這邊,能夠拿得出手的人不多,張老師算是一個,死了也好,我們的人也會多幾分安全保障。”

  這句話說得我整個心都涼了,看來此人的心智已經被戰爭磨礪得成熟狠厲了,一切皆以實用主義出發。

  跳過此事,我繼續問道:“你是怎么找到我們的?”

  這話兒問得鐵箍男灑然一笑,指著我們的回路說道:“你們真的以為那彌勒大師的小師妹來打一下掩護,就可以瞞過我們?其實阮梁靜早就已經發現了你,只不過是給那小女孩一個面子,不當面揭穿罷了,你真的當我們北方協調部隊是吃干飯的么?”

  這話說著,那個嘴唇烏紫的女人出現在他的身旁,用古里古怪地腔調說道:“我從小就能夠分辨一百多種氣味,你們身上的血腥味實在是太好聞了,想要找到你們并不復雜。不管你們是什么人,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免得浪費大家彼此的時間……”

  得知了我們為何會被發現的緣由,我釋然地點了點頭,接著還沒等這女人把話說完,便朝著后面一滾,然后大聲喊道:“啞巴!”

  我叫著努爾的外號,而一直在旁潛伏的努爾則直接沖出來,朝著面前不遠處的這兩個人就是一梭子。

  噠噠噠、噠噠噠……

  巫門棍郎不但耍棍子不錯,使弄這燒火棍兒也是一把好手,射擊精準無比,然而當我從草叢里面爬起來的時候,卻并沒有瞧見鐵箍男和阮梁靜躺倒在原地,而是失去了蹤影。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前面的努爾一把將我拽到了那塊巨石的后面去,力氣大得嚇人。

  接著我們剛才站立的地方便被一陣風暴似的的彈雨給淹沒。

  在巨大的槍火聲中,努爾一臉苦笑:“對方是高手,剛才并不是本人,而是紙偶替身,結果我們不但暴露了行蹤,還浪費了彈藥……”

  正說著話,突然右邊冒出了一個人影來,朝著我們這邊掃射,我和努爾連忙趴下,然后朝著那兒開火。

  那人被我和努爾交錯的子彈給擊中,一聲慘叫倒下,然而與此同時,那人身后又冒出了更猛烈的火力來,將我們兩人壓制得頭都太不起來。

  可以感覺到,對方來的絕對不僅僅只有八個人,聽這節奏,至少還找了一個排的游擊隊。

  槍聲驟停又歇,接著我聽到那鐵箍男再次喊話道:“兩位,放下武器投降吧,我保證你們會得到公正的審判的。”

  兩軍交戰,除非是投敵叛變,哪里有可能受到公正的審判?再說了,既然是要審判,那么今天早上與我們交火死掉的人又怎么算呢?我想也不想就大聲痛罵起來,讓自己像電影上面的烈士一般,然而對方在陷入了一陣沉默之后,接著飛來了幾個鐵疙瘩。

  手榴彈。

  對方確實不準備留活口了,落點準確得很,眼看著就要飛到跟前,努爾往懷里一摸,右手暗扣幾顆圓滑的石子,朝著這幾顆手榴彈射去。

  石子飛出,彈無虛發。

  手榴彈相繼爆炸的一瞬間,整個叢林中都是一片震動,白霧橫生,而趁著這時機,努爾拉了我一把,然后縱身朝著左邊的方向開始快速跑開,而我也是心有靈犀地緊隨其后,奪命狂奔。

  爆炸之后的那一瞬間,成為了我們逃出包圍圈的契機,然而右邊有火力壓制,左邊怎么可能沒有人呢?

  當我們沖到近前,草叢中突然爆起了一大團刀光,朝著努爾當頭罩了下來。

  對手刀法嫻熟,一看就是見過血、殺過人的角色。

  不過一寸長,一寸強,努爾隨手弄來的木棍在這一刻發揮了巨大的作用,陡然而出,掃開了一大片的區域,而那刀光也被棍影給攪和得一片凌亂。

  所幸這左邊雖然有好幾人埋伏,但是卻皆非強手,于是我們兩人也就強沖了出去,我將肩上的步槍取下,一邊跟著努爾往前沖,一邊回身射擊,將這些人壓制得不敢貿然追逐上來。

  彈夾很快就打完了,我將這變成燒火棍子的步槍往旁邊一扔,而努爾則回身繼續射擊,保持壓制。

  這一前一后,給我們爭取了寶貴的時間,當努爾將彈夾也打完了之后,我們已經跑出了兩百米開外,跟對方已然拉開了距離。

  接下來,就是腳板底的比拼過程了。

  在這一點上面而言,兩個來自麻栗山的年輕人,有著不輸于任何人的決心和勇氣,我們發足狂奔,進一步將這優勢給擴大。

  雙方一追一逃,開始了漫長的追逐過程。

  然而我們雖然在山林之中跑得飛快,但雙方到底還是距離太近,根本就甩不開對方,而且因為不熟悉地形,好幾次,都被對方給堵上,情況簡直就是驚險萬分。

  太陽西沉,天色越發地變得昏暗。

  我不知道跑了多久,但是這番長時間的奔行,對我和努爾兩個人來說,都是一種絕對的煎熬,此時此刻的我們已經將身上的子彈全部打空了,奔行的路上還干掉了三個普通士兵。

  我渾身氣血翻涌,然而卻意外地發現背上先前中了彈片的傷口卻已然愈合了,不知不覺。

  這是我自當初在利蒼墓浸泡液體之后就一直表現出來的能力。

  終于,努爾堅持不住了,奔跑中絆倒了樹根,整個人飛了起來,然后重重地摔倒在了鋪滿腐質樹葉的林子里,用手撐了一下,卻沒有再爬起來。

  我沖到他跟前,想要扶他起來,然而努爾卻一把抓著我的手,喘著粗氣說道:“那個女人不死,我們永遠都逃不出去。”

  這是實話,一個人的鼻子能夠分辨出一百多種氣味來,無論我們走到哪兒,她都能夠循著味兒,找到我們。

  我同樣喘著粗氣,胸膛劇烈起伏,想了好一會兒,這才問道:“那你覺得該怎么辦?”

  努爾冰冷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了一抹狠厲來:“我們不跑了,在這兒設伏,然后跟他們游擊,盡可能地將敵人的有生力量給消滅掉——殺光了,就不會有人來追我們了。”

  他的話讓我一陣震撼,很難想象這么堅決狠厲的話語,是會從這么一個沉默寡語的年輕人“口中”說出。

  接著我的腦海里浮現出無數的悲催的場景,有內部電影的,有我瞧見的。

  也對,憑什么黑魔砂、阮將軍能夠潛進我們的國土為非作歹,而我們卻要被這些安南猴子追得像狗一樣奔逃呢?

  爺們今天也硬一回,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