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一章 邪靈入夢險惡生

  空寂而寧靜的古舊城寨之中,陡然瞧見這么十幾雙紅芒閃爍,將我給嚇得腳底發麻,下意識地從旁邊抓起一根木塊,朝著那牌樓甩了過去。

  木棍帶著我的驚恐飛去,正中那牌樓之上。

  這建筑說是牌樓,其實也只是按照我當時的經驗來形容的,它大概就是一個竹樓拱門形狀,高約五米,樣式古怪,看著挺結實的,然而我這一根木塊甩過去,也沒有怎么用勁,那牌樓便一下子就倒塌了下來,掀起許多粉塵,連帶著周邊的建筑都搖搖欲墜。

  那十幾雙紅色光芒四散,接著我瞧見這些并不是我所想象中的恐怖之物,而是十來頭扁毛畜生,也就是被人們視為不詳的黑色烏鴉,在我們頭頂上面盤旋一圈,接著朝著狹窄的天空飛去。

  努爾的視線隨著烏鴉的蹤跡而走,望天,好一會兒,這才凝重地說道:“二蛋,此處有布置,很古老的陣……”

  說道陣法,我和努爾都是門外漢,不過感覺此間十分古怪,外面桃花瘴封山,這兒的天空又顯得分外的狹小,自然是有所布置,然而這些都與我們沒太多的關系,只不過這烏鴉的眼睛本為漆黑,此番卻閃動紅芒,讓人由不得生出了許多寒意。我記得在江寧二科的時候,老孔有一次告訴我,說小魯吃那鯰魚精的眼睛,還不如生吞烏鴉的眼睛有效,這方子,可是本草綱目上面有所記載的。

  我將此事講給努爾聽,他微笑,說這東西也不是隨意生吞就行的,有講究,就跟牛眼淚一樣,不得法門者,永遠難捉摸。

  當然,人鬼殊途,能夠見到鬼,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外面追兵隨時會來,我和努爾也沒有來得及細想,大致地將整個城寨都轉了一遍,然后找到一處結實的四層高樓落下腳,兩人輪流休息和警戒,等待著那些家伙的到來。然而我足足守了一個多小時,卻并沒有發現有任何人從前方的桃樹林中走進來,這時努爾休息結束,起來與我交班,一詢問,跟我分析道:“看來那些人是不知道我們到底是什么來路,所以也不想冒這個險。聽戴鐵箍的那家伙說起此谷,估計他們就守在石縫那兒,等著我們受不住自投羅網呢。”

  我有些詫異,不解地問道:“難道那些人不知道這山谷的桃花林后面,還有這么一個地方存在?”

  努爾想了一會兒,也無解地搖了搖頭,表示不了解,許是那些家伙并不了解沿著這山壁而行,卻還是別有洞天呢?

  一切都是未知的,在那些人眼中,或許這山谷口桃花樹林的瘴氣就足以讓人窒息而亡,便不再前行,又或者他們是想趁著我們放松警惕,再行前來追殺,不過努爾卻沒有再讓我猜度,而是叫我先將隨身的補給吃點,然后瞇困一下,他去前方,做幾個警戒布置,也免得我們一會兒被摸了窩。

  狂奔一天,我算得上是精疲力竭,將水壺里面的水喝去一半,然后隨意嚼裹了一點兒壓縮餅干,便靠在角落,昏昏沉沉睡去。

  本來我還與努爾商量,說兩人夜里輪流守夜,然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眼睛一閉,就困得不行了,迷迷糊糊就睡了過去,香甜無比,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突然被人拍醒了來,睜開眼睛,瞧見一雙宛如迷夢的白眼仁兒,緊接著視線收斂,卻是一個臉容嚴肅刻板的少年,藍色對褂,燈籠褲,渾身濕漉漉的,好像是剛從水里面撈起來的一般,朝著我沉聲問道:“年輕人,你是誰,怎么睡在這兒了?”

  我瞧見努爾并沒有在我的身邊,反而是莫名出現了這么一位少年,悄無聲息,老氣橫秋,頓時一骨碌就爬了起來,背部緊緊靠著墻,一邊小心防御,一邊反問道:“你是誰?”

  那少年瞧見我不但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還這么問,臉色不由變得很難看,磨著牙說道:“你來到我家,反而說這話,簡直就是不可理喻。告訴你,不管你是怎么來的,都給我滾出去,這里不歡迎你們。”我一聽,雖然心中詫異,卻還是有點兒過意不去,小聲說道:“對不起啊,小哥,我們也是被人追逐才會誤入此處,不是存心有意打擾的,你能夠告訴我這山谷的出口在哪兒么,我們會自行離開的……”

  “你們?”這白眼仁兒少年眉頭一皺,訝異地說道:“除了你,還有別人么?”

  他這么問,我突然想起了努爾來。

  對啊,努爾到哪兒去了,他不是說去布置幾個預警機關,就回來守夜的么,怎么不但沒有叫醒我,反而人都不見了?

  我正想詢問努爾的下落,這時突然木樓梯“蹬、蹬、蹬”地一陣響,下面傳來了一個悶聲悶氣的叫聲:“食狗鯰,你在上面干什么,奶奶叫我們四處看看,說有人闖進來了,讓我們將那些小東西給揪出來呢?”

  聽到這聲音,白眼仁少年有些慌亂,一邊將我藏在旁邊的凹口處,用幾個竹編籮筐給擋住,一邊朝著下面喊道:“鱷雀鱔,我曉得了,所以才上來看一看的。”

  “有什么發現沒有?”那聲音越發的近了,白眼仁少年開始往樓梯口處擠去,不耐煩地說道:“我看了好一會兒,什么都沒有,你確定奶奶不是在說別的事情么?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怎么可能會有人來呢?”

  那上樓的聲音停住了,咕噥了一聲,接著離開了。

  這時白眼仁少年則等了好一會兒,才走到了我的面前來,低聲催促道:“你趕緊走,要不然就沒有命了……”

  他連拉帶扯,將我給趕下樓,出了門,這時我突然發現原本漆黑一片的古老城寨在此刻居然燈火通明起來,好多人在街道上走來走去,就好像是夜市一樣。白眼仁少年瞧見人多,便拉著我朝著后面跑去,然而剛剛一推開門,便有一個巨大的腦袋印入我的眼簾中。

  這腦袋上面的五官跟人類幾乎沒有什么區別,但是比例卻十分奇怪,比如嘴巴,簡直能咧到了耳朵上去,而那一雙眼睛,就好像兩個大燈泡——這種扭曲的不和諧,形成了極具沖擊力的畫面。

  我朝著后面退開,而那人則一步一步地緊逼上前,朝著我桀桀怪笑道:“既然來了,你以為你能夠走得脫么?”

  我不知道為何,對這個大頭人感覺到十二分的害怕,連反抗的意志都沒有,一步一步地后退。

  然而退了好幾步之后,我突然感覺身后一陣晃悠,猛然扭過頭來看,卻發現消失不見了的努爾竟然被吊在了房間正中,臉色鐵青,舌頭長長,身下滴落一大灘鮮血,顯然已經是死了很久。

  努爾的死嚇了我一大跳,下意識地扭過頭來,還沒有平息這劇烈浮動的情緒,接著我突然感覺胸口一陣劇痛,低頭一看,卻見那個大頭怪人已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一只手倏然而出,掏進了我的心臟處。

  我耳邊響起了那人的輕喃:“既然來了,你就不要想活著出去,把命永遠留在這里吧……”

  把命留在這里吧……

  留在這里……

  劇烈的疼痛和失去摯友的悲傷心情,讓我陷入了巨大的眩暈之中,口中大聲喊叫著“努爾”的名字,伸出雙手,想要與這個罪魁禍首同歸于盡,然而我越是發了狠,整個人的精神則陷入了另外一種癲狂之中。

  “二蛋,二蛋?醒醒,你快醒醒!”

  就在我即將陷入死亡之中時,我感覺到憑空生出一場巨大的力量來,推動我的身子,我的眼皮變得無比沉重,然而額頭卻好像被人不斷地拍打,聲音是那般的熟悉……

  不對,這是夢!

  當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猛然醒轉過來,使勁兒地睜開了眼睛,當黑暗全部散去的時候,我瞧見了努爾一張充滿擔憂的臉孔。

  “你沒事啊!”

  我滿心歡喜,感覺整個人高興地幾乎都要炸開了,顧不上什么,沖上去抱住他,又笑又跳。

  努爾一臉嚴肅地抓著我,詢問我剛才到底怎么了,我不敢隱瞞,一一道來,他沉吟了好一會兒,這才說道:“二蛋,這個地方,應該有一個邪惡的意志在,而你剛才入夢,則被它侵入了,不讓你醒來——如果不是你意志力強,說不定就精神假死,變成植物人了。”

  這時我方才發現原來黑夜并沒有結束,一問,才得知我睡了不到一個時辰,此刻也就是凌晨三點多的樣子。

  我感覺自己仿佛睡了一個世紀。

  想起剛才夢中的情形,我有點不自在,左右看了一下,瞧見整個城寨都是一片空寂,問努爾,說這可如何是好,我們要不要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

  努爾搖了搖頭,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你隨我來,我剛才在這城寨的祭堂那邊,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東西。”

  努爾帶著我下了高樓,兩人來到了一處占地廣闊的建筑面前。

  由外往里望,但見無數的靈牌,與宛如點點繁星的冷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