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二章 王權象征趕神棍

  在此之前,我和努爾出于在這城寨之中伏擊追兵的需要,曾經大概地逛過一遍,然而我并沒有在這兒瞧見過這片占地廣闊的建筑,它有點兒像是宗族祠堂,最中間豎起一根高高的桅桿,下方有無數用于供奉的神龕,上面擺著許多靈牌。

  而充斥在這里間的,則是無數的油燈,冷冷的青色火焰浮起,平白生出許多幽幽鬼氣。

  我望向努爾,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平白無故,怎么突然就出現了這么一處祭堂了呢?努爾告訴我,說他剛才回來的時候,經過這里,總感覺跟他師父當初跟他說的一種情況“吃鼓藏”很相似,于是下意識地結了一個手印。

  努爾的這個手印叫做“格蚩爺老印”,是為了表達對三苗九黎的祖先蚩尤的一種崇高敬意,也是一種祈福之法,然而卻沒想到此印一出,前方景色變換,才顯現出這祭堂來。

  當年北越的甌雒國雖然曾經與耶朗大聯盟互為敵手,但其實都為九黎后裔,一脈相承,故而被努爾誤打誤撞,給解了開來。

  我與努爾緩步走進祭堂之中,里間廣闊,比籃球場還要寬一些,正中有三位神像居中為一樣貌雄奇之君主,兩旁為持劍大將,威風凜凜,而之下則皆是靈牌與燈火,我湊前一看,卻見這上面的文字歪歪扭扭,根本無法認出,而那青色火焰,卻是沒有一點兒溫度散發出來。

  什么樣的火焰,可以燃燒足以上千年,又或者說正是努爾剛才的那一“格蚩爺老印”,將其喚醒?

  無人得知,我和努爾兩人檢查一番之后,并無所得,于是一路直行而走,來到了正中的神像之前,我還待仔細瞧看這高的神像到底是石質,還是泥塑,卻見努爾鄭重其事地將手高高舉在頭上,接著身子呈九十度直角而拜。

  他的表情是那般的虔誠,好像自己就是甌雒國的遺民子孫一般。

  我在旁邊看著,不言不語,待努爾三拜九叩之后,方才問道:“努爾,你為何拜它?”

  努爾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正中君主像,好一會兒,這才凝重地說道:“二蛋,我有一種很強烈的想法,想要得到那東西,不過我也能夠預感到如果我拿下來,必然會出現很不好的事情,所以才拜一拜,希望它手下留情——可能會很麻煩,你會支持我么?”

  我順著努爾的目光瞧去,但見那君王雙手放在丹田位置,拄著一根雞卵粗的黃色舊木棍兒,這棍身之上凹凸不平,一開始只以為是疙瘩,然而當我凝目望去,上面卻是許多古怪的浮雕,有仙翁,有童子,有靈獸,也有長蛇。

  這些浮雕在周遭的冷光照耀下,竟然投射到了我們頭頂的天花之上,栩栩如生,光怪陸離。

  很古怪的一根棍子,很古怪的一派場面。

  我看向了努爾,發現這個平日里淡薄如水的朋友,眼中似乎藏著一團火。

  但是我卻能夠瞧得出來,他此時此刻,無比清醒。

  少年有夢,就去裝逼,就去飛。

  反正我們已經退無可退,生死不過兩面,當下我也是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而努爾則早已忍耐不住,臉上的肌肉一陣抽動,腳尖一點,人就朝著高臺之上飛躍而去,落在了居中神像的下方,雙手緊緊握在了那根黃木棍上面。

  他一臉嚴肅,然而事情卻簡單得讓人詫異,但見他微微一扭,那長約四尺的木棍便被他給輕松取了下來。

  這木棍對于高大的神像來說,也就一小拐杖,然而努爾拿在手里,卻是愛不釋手,我叫他下來,給我看看,他一躍而下,遞到了我的手上。

  我伸手一摸,發現這棍兒應該是用桃木做的,然而摸上去的時候卻溫潤如玉,指甲輕輕一彈,竟然還有金屬之音。

  查看完材質,我有琢磨這棍子上面的雕紋,感覺雖然并不精美,但是粗獷之中,卻有一種難以言喻地美感,隨后我在中間的紋飾中發現了四個古怪的字符。

  努爾得到我的提示,接了過來,對著燈光仔細一看,然后告訴我道:“這是古苗文,我正好認識——趕神殺威!好大的口氣,居然膽敢驅使神靈?不過看這上面的紋飾,應該是當年甌雒國的王權信物,就跟我們古時候的尚方寶劍一樣……”

  說著話,努爾愛不釋手地揮舞了一下,擺出幾個棍勢來,微微一抖,竟然無端生出幾許妖風,呼呼拂面,我心中羨慕,眼睛一轉,打量起了旁邊兩神將手中的長劍去。

  努爾這趕神棍是一件寶器,旁邊這兩個神像手中的劍,說不定也是什么好東西,我的心思蠢蠢欲動,然而剛要往前走,突然間,平白無故就卷起了一道旋風,朝著堂中吹來。

  呼——

  這風吹得人渾身僵冷,好似掉入了那冰窟窿里面去了一般,周圍的冷焰呼呼跳躍,我和努爾心中凜然,曉得這棍兒卻不是那般好拿的,于是左右一看,卻沒有發現有任何動靜。

  然而剛一扭頭,我便感覺身后無端生出一陣陰風,朝著我的腦袋招呼而來,我當下也是朝著旁邊一滾,避開這一下,扭頭看去,卻見一個青色而扭曲的身影出現在我剛才站立的地方,雙手如刀,狠狠地斬在了空處。

  “青焰惡靈!”

  努爾一聲喊叫,卻是認定了此物的來歷一般,手中的趕神棍一抖,朝著那身影橫掃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努爾將這趕神棍拿在手里,就仿佛如虎添翼,速度都陡然快了好幾分,這青色身影根本就來不及閃避,便被那棍子給一下砸成了粉碎,化作寥寥微光消逝。

  與此同時,旁邊靈牌前的一盞青芒熄滅,余煙裊裊。

  好厲害的棍子!

  我詫異地盯著那熄滅的青色冷芒,心中想著倘若那青焰惡靈是這玩意所化,那么這靈堂之中,可得有成百上千的火光,難道會幻化出無數的惡靈出來?

  還沒有等我想明白,旁邊的一盞燈光開始劇烈地跳動,接著從那火光之中,開始浮現出了一張扭曲的人臉來,雙目空洞,不過臉上卻浮現出了極為怨毒的表情,而下一刻,大半個身子就已經從火焰中,一點一點地爬了出來。

  “走!”

  努爾一把拽著我,朝著祭祀祠堂的門口走去,然而我們還沒有邁出幾步,前面便攔住了十來條飄忽如影的青焰惡靈,皆是鬼氣森森,一臉怨恨。

  “啊!”努爾一聲大吼,整個人便像是那猛虎出籠,一馬當先地撞入其中,手中的趕神棍揮舞出漫天的影子,重重前砸。

  趕神棍,既然號稱“趕神”,對付這火焰而生的惡靈,自然也不是什么難事。

  但見那棍身之上的浮雕宛如活物一般的蠕動,此乃炁,順著努爾的棍影而動,然后棍影之中,便多了幾分黑色氣息,就像重錘,狠狠地擊打在了這一群惡靈身上,就宛如熱刃破牛油,棍風過處,幾無抵御之法。

  這趕神棍就仿佛天生就是為努爾準備的一般,靠著這個寶器,他硬生生地沖入了一片青色身影之中,打出了一片天來。

  我在他的身后查遺補缺,小寶劍不斷挑動,橫挑豎抹,竟然也割破許多惡靈。

  情形似乎并沒有我們所想象的那般惡劣,這些青焰惡靈雖然看起來十分恐怖,而且密密麻麻,但是對于我們兩個來說,卻如土雞瓦狗,根本不值一哂。

  然而努爾的表情卻越加嚴肅了,以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奮力向前撲騰。

  只差一步,我們就即將沖到了大門口。

  外面是空空蕩蕩的古老城寨。

  然而就差一步,不知道哪兒憑空生出一股妖風,將這兩扇門給吹起,接著吱呀一聲,這門便關閉了上來。

  這扇門的關閉,仿佛將整個世界都做了隔斷,空氣中的溫度陡然冷了幾分,氣息也變得凝重。

  努爾一棍前沖,想要將這門給轟開。

  然而他卻仿佛撞到了城墻之上,那兩扇薄薄的木門紋絲不動,反而是努爾向后騰空飛了起來。此間便是如此詭異,偌大的一個牌樓,我一根木塊就直接轟倒,而這不值一踢的兩扇門,卻生生承受住了努爾傾盡全力的一擊。

  我將半空中的努爾一把抱住,往旁邊滾開,瞧見剛才還被我們舞動得不敢靠前的青焰惡靈,此刻身形變得凝固許多,無形之間,變得多出了好幾分狠厲。

  努爾在我的幫助下站定身形,一臉悔意:“不好,我大意了,這靈堂已成法陣!”

  法陣初成,這些青焰惡靈就變得無比的窮兇極惡,努爾依舊是揮動趕神棍,然而卻再也沒有能夠一揮而就,大部分都變得敏捷十足,而即便是打了個結實,沒有兩三棍,也是消散不得的。

  開門關門,形勢天翻地覆。

  面對著僅僅只是上百來頭的青焰惡靈,我和努爾便有些難以招架,然而就在此時,我的身后突然浮現了一個巨大的身影,一道劍風,貼著發梢吹來。

  我的余光處,瞧見臺上的那兩尊神將,已然不見身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