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六章 無端落木鮮花生

  這人是陰陽人的分身,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人是鬼,不過躺在這地上,卻感覺渾身乏力,于是只有不斷地調整呼吸,想著最后的時間里,看看能不能再沾點兒便宜。

  這一路上,我不知道宰了多少安南猴子,若是按照數學上面一減一的算法,我基本上算是夠數了,而且還大大的賺。

  然而世界上的事情說起來很操蛋,那就是別人的命,終究不如自己的值錢,臨到了死,我還是感覺到一些害怕,抿了抿嘴唇,這兒已經被我來回咬了好幾次,疼得很——我發現包含著臨仙遣策的那神秘符文,雖然能夠讓我用鮮血驅動,但是僅僅只能維持十幾分鐘,一會兒就消失了。

  這人一喊,那邊就傳來一陣急切的腳步聲,緊接著鐵箍男和陰陽人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那個發現我的男人模樣開始變得模糊,微微一抖,竟然直接就鉆進了后面到來的那個陰陽人身上去了。

  這速度很慢,一點一點地融入,所以看著特別的詭異,讓人寒毛直豎。

  鐵箍男站在了我的面前,居高臨下望著我,臉色陰郁,凝神說道:“啊哈,你們終于不跑了,對吧?”

  我苦笑,琢磨著怎么才能夠占住最后一點兒便宜,于是不說話,兩人似乎也曉得我正在這兒憋著壞呢,也不忙著靠近,仔細一觀察,才發現努爾已然昏迷過去,而我也是遍體鱗傷,有一種難以為繼的痛苦。

  什么是束手就擒,這就是束手就擒!

  鐵箍男頓時就變得十二分的得意起來,面目猙獰地說道:“不跑了,那就好,接下來我陪你們好好玩玩,免得北邊的同志們說我招待不周——對了,咱們折騰這么久,好不知道名字呢,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劉彥悅,代號黑狼,是河宣省縱隊的負責人,她叫美女蛇,而剛才被你殺死的那光頭和尚,則是契努卡的阿巴桑。你們呢?”

  他說到后面,臉容變得有些玩味起來,我也是想要拖時間,便也無所畏懼地說道:“我叫陳二蛋,這是我的兄弟啞巴,我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應該是誤觸了某種符陣,結果就出現在了這里,并不是有意前來挑釁。”

  “某種符箓?”

  鐵箍男桀桀冷笑道:“并不是有意前來挑釁啊?你們足足殺死了我們二十來個兄弟,特別是我負責的縱隊,這么多兄弟都死在你的手里,就連阿巴桑這樣的高手……”

  他說著,心情一陣激動,臉色都潮紅起來,這是仇恨,濃郁得化解不開的仇恨,我卻顯得十分淡然:“好像要殺人的,是你們,我們不過是反擊而已。”

  雙方說到這個地步,基本上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鐵箍男朝著旁邊吩咐道:“美女蛇,將他們兩個給捆起來吧!”

  那陰陽人默不作聲地點了點頭,一步上前,俯身想要過來繳我手中的武器,我憋足了勁,瞧見那人貼身上來,便將小寶劍虛晃一招,朝著他的胸口扎去。

  然而這美女蛇當真不愧于她的稱號,雙手柔軟如面條,朝著我的胳膊纏來,還沒等我瞧仔細,她微微一用勁,我便被控制住了。

  一招被制,并非對手有多強,而我有多弱,只不過是因為我太累了。

  我真的太累了,這幾天連續的奔勞和高強度的戰斗,已經差不多透支了我的體力,所有的一切都在努爾昏死過去的那一瞬間,將我給壓垮。

  美女蛇將我一下給撂倒,自己都有些驚訝,不過她卻是一個只做不說的人,雙手上下翻飛,將我的小寶劍奪下,接著毫不猶豫地用一根粗繩子將我給捆將起來,待我被扎成了粽子,他又俯身朝著已經陷入昏迷的努爾給抓去。

  我被捆之后,鐵箍男一把將我給拽過來,啪啪就給了我兩耳光,口中罵道:“小逼崽子,殺了老子這么多的手下,這一次不把你的皮給剝了,我誓不為人!”

  我被鐵箍男給扇得頭昏眼花,牙齦出血,然而目光卻死死地盯著努爾那兒。

  美女蛇將努爾依樣捆住,然后想要將那根趕神殺威棍給取下來,然而不管他用什么辦法,那根棍子就仿佛生長在了努爾的右手上面一般。

  生根了。

  美女蛇雙手握住趕神殺威棍,使勁兒拽,將努爾在地上拖來拖去,瞧得我心中滴血,忍不住大聲罵道:“你欺負一個昏死過去的家伙干嘛?有本事,你他媽的過來動我啊?”

  然而口舌之快,終究不能解決問題,鐵箍男擋在了我的前面,左右開弓,啪啪啪,給我直接上了十來個大耳刮子,扇得我兩耳嗡嗡響,整個人都暈了。

  然而就在鐵箍男還準備再一直扇到我昏迷的時候,突然間,我們都聽到了一聲凄厲的叫聲:“啊……”

  這聲音是美女蛇發出來的,拖長了音調,聽起來格外滲人。

  鐵箍男終于停住了手中的動作,扭頭回去,我也透過他身體的間隙,朝著聲音的來源望去,然而我們兩人都給驚呆了。

  原本被捆得結結實實的努爾,和戲謔一般玩弄著努爾的美女蛇,在這一刻都不見了蹤影。

  仿佛他們就沒有存在過一般。

  事情是如此的詭異莫測,鐵箍男大為驚訝,將我給猛然推開,然后縱身朝著石筍后面跳了過去,接著很快又出現了,左右地打量,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他幾乎沒有片刻停留,而是快速在附近各種石筍之間飛快走動,搜尋著自己同伴和美女蛇的蹤跡。

  過了好一會兒,他喘著粗氣返回了我的面前來,一把揪住我的衣領,惡狠狠地問道:“是不是你那同伙搗的鬼,人呢?”

  鐵箍男問我這個問題,而我也著實不了解,臉都被抽腫了,一臉茫然,默然不語,他瞧見我這副模樣,也曉得什么都問不出來,于是將我狠狠地往地上推下去,憤恨地仰頭吶喊道:“到底是誰,你他媽的給我滾出來啊?”

  鐵箍男喊了好幾聲,接著又換了安南語講,整個溶洞空間里,不斷地回蕩著他憤恨不平的話語。

  回聲,不斷地充斥在整個空間,來來回回……

  就在他陷入極度癲狂的時候,我瞧見黑暗中突然垂落下來一根柔順的枝條,在他身后的不遠處晃蕩。

  是枝條,就如同秦淮河畔的楊柳,那種隨風搖曳、不斷揮舞的枝條,不過它顯得更加長,更加柔順,晃晃蕩蕩,宛如藤條,或者麻繩一般朝著鐵箍男游弋而來。

  它就像幽冥之中的殺手,眼看著鐵箍男即將就要被靠近,我想要提醒他,不過最終還是閉上了嘴。

  這東西邪門得很,估計我們誰撞上了都得死,不過我反正都是死,死在這玩意手上,比死在鐵箍男的手上要安逸許多。

  至少還有兩個家伙陪著我們,這么想一想,真不虧。

  我臉上浮現出了暢意的笑容,正好被鐵箍男給看到,滿腔的憤怒終于找到了發泄口,于是指著我大聲怒罵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搞的鬼?你以事到如今,你還能耍出什么花樣么,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我艸……”

  鐵箍男正在憤怒狂罵,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根紙條陡然間朝著他的下身猛地一扎。

  噗!

  鐵箍男的一雙眼睛瞪得滾圓,兩把雪亮的尖刀跳到了他的手上,揮手就是一割。

  紙條入菊門,那是一件痛苦到極致的事情,而鐵箍男滿懷信心的一刀卻終究還是落了空,鋒利無比的刀刃碰到這堅韌的枝條,根本斬不透徹,而就在這時,黑暗之中陡然又鉆出了十多根相同的樹枝藤蔓,宛如游蛇。

  這些樹枝藤蔓在空中游動好一會兒,終于在一個時間節點驟然爆發,飛速而上,三下兩下,就將鐵箍男給捆得緊緊。

  然后“刷”的一下,朝著空中拉扯而去。

  我幾乎是目送著鐵箍男飛上了天去,一路滑行,來到了溶洞最中間的一根貫通上下的巨大石筍之上,我在那兒還看到好幾個黑影子,不用想,就是剛才消失不見了的努爾和美女蛇。

  到底是什么東西?

  容不得我多想,作為旁觀看客的我也終于不能再置身事外,這一回是我,但見那些藤條無端飛來,因為我也被捆得結實,所以倒是只有三兩根,凌空飛渡,接著我也被綁在石筍上面。

  咚!

  背部重重地砸落在了巨大的石筍上面,這才發現我的腳下是鐵箍男,努爾在我左邊的不遠處,至于美女蛇,則在我的頭頂上。

  努爾依舊昏迷不醒,但是美女蛇和鐵箍男作為此戰贏家,形勢陡轉直變,還有些轉換不過來,繼續朝著莫須有的空處破口大罵,似乎想要將這溶洞之中潛藏的黑手給罵出來一般。

  不過罵人這一招果真有效,幾分鐘之后,我瞧見頭頂處的那面銅鏡開始生出光華,接著匯聚在了一個點上面。

  那是一株巨大的樹干,樹枝上面盛開這一朵大如蓮座的鮮花。

  鮮花綻放,有一個蒼老的老婆婆顫顫巍巍地走了出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