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九章 似狼似虎似仇怨

  我心中充滿了好奇,然而卻知道這個時候再去計較那些細枝末節,只會耽擱逃命的時間,既然食狗鯰和鱷雀鱔都不見了,時機正好,我連忙叫小觀音想辦法將我給放下來。

  小觀音心不在焉,聽到了我的呼喚,這才將精力集中在了我的身上來,仰著頭,似乎在思考如何將我身上的藤條給弄下。

  然而就在此刻黑暗中突然跑出了兩個黑色的身影來,粗手大腳,身強體壯,正在朝著洞口處奔跑,路過這里的時候,瞧見小觀音正赤著腳站在這石筍之下,頓時就停住了腳步,當前的那個家伙粗聲粗氣地吼道:“你這個小姑娘,怎么進來的?”

  他走到前來,頓時就是一大股魚腥撲面而來,再看模樣,禿頭光臉,一雙眼睛碩大,而臉頰處則各自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魚鰓,一開口,吐出一串泡泡來,實在是嚇人得緊。

  而另外一個,光個子都有三米多,瘦竹竿一般,整個腦袋都黑漆漆的,頭尖如鼠。

  果然還是兩頭被樹奶奶點化了的妖物!

  這兩頭家伙模樣恐怖,然而小觀音卻并沒有表現出一點兒害怕的感覺,而是天真爛漫地問道:“我叫小觀音,你們是誰?”

  這兩個家伙模樣雖丑,但是卻也誠實,小觀音一問,先前說話的那個人便拍著胸脯說道:“咱叫暹羅巨鯉,它叫巨古蛇魚,我們都是樹奶奶門下的守護神靈……”

  這家伙十分驕傲地宣告著自己的身份,卻不想就在它自我介紹的那時間里,小觀音卻是從懷里甩出了兩張符箓來,朝著它們面前飛去。

  這少女冷聲哼道:“果然,還是兩頭水底里的畜牲,一點兒腦子都沒有。”

  隨著她的嘲諷,那兩張符箓無火自燃,陡然間散發出了巨大的熱量來,將這兩個家伙給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跳開了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白光從黑暗中躥了出來,直接將那個巨古蛇魚給撲倒在地,一條粗糙的舌頭便朝著此物的頭上舔去。

  虎舌有倒刺,隨便一舔,便是一大塊皮剝落下了來。

  這突然殺出來的白光,正是小觀音家里面養的白虎小熊,這頭有著與自己身份不符名字的猛獸個兒并不大,全長加起來也不過半米,一身肥碩直晃蕩,而被它撲倒的那家伙雖為人型,卻是三米多高,乍一看,十分不對稱。

  然而體型終究還是決定不了戰局,被這頭白虎撲倒在地,巨古蛇魚卻最終還是使不出什么可以抵擋的手段,兩者一陣翻滾,伴隨著哀嚎聲翻騰不休。

  天生壓制。

  巨古蛇魚出師不利,而暹羅巨鯉這邊卻沒有什么好進展的,小觀音別看這人小,然而敢在這漆黑的地下溶洞群中走來走去,卻并非只有白虎小熊榜身就可以的,但見她雙手一揮,那暹羅巨鯉便好像喝醉酒了一般,根本就站不住腳。

  七搖八拐,暹羅巨鯉就直接跌倒了地上來,而小觀音則雙手則開始指揮起了剛才的那兩張火符,倏然貼近,直接拍在了這渾身腥臭的家伙腦袋上。

  轟——

  一道火焰驟然而生,青白色的火焰將暹羅巨鯉給吞沒,接著在一瞬間燃遍全身,一團火焰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這個兇悍的家伙直接就滾落在地,翻滾了兩下之后,竟然變成了一條巨大的鯉魚。

  這魚兒長約三米,頭和尾巴不停地擺動著,使勁兒跳,然而那青白色火焰一點一點地蠶食著它的生命力,沒有過多久,它終于停止了動靜,直挺挺地躺在了那兒。

  我隱約之間,似乎有聞到烤熟了的魚肉香味,然而再想起剛才說話的暹羅巨鯉,一種止不住的惡心感就油然而生。

  不管怎么樣,我都無法接受智慧生物被做成一盤菜。

  然而小觀音卻不一樣,她踮著腳走到了這條被燒得黑漆漆的巨大鯉魚之前,低下頭來,撕了一塊肉往嘴里面塞,結果咀嚼了兩下,又吐了出來,一邊呸,一邊罵道:“這肉好臭啊——果然一旦被點化開啟了靈識,肉就臭了……”

  聽著這個漂漂亮亮的小女孩叨咕這么一件事情,我滿頭是汗,而此時她又轉頭看向了正在和巨古蛇魚廝打成一團的小白虎說道:“小熊,你好遜啊,再不快點,就要打你屁屁了哦?”

  小白虎似乎感受到了危機,悶吼一聲,直接將那妖靈給撲入了黑暗的角落去。

  一切解決完畢,小觀音拍了拍手,仰頭來看我,嘻嘻笑道:“陳二哥,容你久等了,我這就來救你。”

  她說完這些,然后走到石筍前面來,旁邊的白合雖然沒有辦法,但是也緊緊跟隨著。馬上就能逃脫生天了,我心中激動,不過卻還是出言提醒她,別被那藤條給弄住了,要不然麻煩可大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烏鴉嘴,我這里剛剛一說出口,黑暗中立刻伸出了幾根同樣的藤條,在空中游弋一圈,然后甩向了小觀音這兒來。

  小觀音正在努力地攀登這石筍,準備上來解開我們的束縛,結果這么一揮而來,她展現出了驚人的瑜伽功夫和柔術,那身段竟然能夠直直折斷過去,全身上下仿佛沒有一處是硬的,隨意扭曲,每每一下,都能夠避開這藤條的突襲。

  天啊,小觀音這功夫厲害得讓人詫異,她這么小的年紀,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比先前的那個阿巴桑還要厲害十倍?

  一陣精妙到了極點的閃避之后,小觀音終于爬了上來,她倒也大大咧咧,晶瑩如玉的一雙赤腳直接踩在了我的腦袋上面,有些發愁,跟我商量道:“陳二哥啊,這事兒難辦呢,這東西不知道是什么的樹根,雖然沒有什么意志,不過自我防衛的機制卻一直都在開啟,根本就無從下手呢,拉也拉不斷……”

  她說這話,那藤條像觸手一般地襲來,眼看著就要鉆進了她的身體里,小姑娘又一個翻身避開,結果這藤條尖端直接鉆進了那堅硬如鐵的石筍里面去,灑一堆粉末出來,落在我的頭上。

  小觀音躲閃兩回,從我頭頂一躍而下,又落在了地面上,白合倒是趁著這功夫,將鐵箍男黑狼捆在我身上的普通繩索給全數割開。

  不過綁在我身上的那幾根藤條卻是韌勁十足,她沒有辦法,碰都不能碰。

  倘若食人樹是一片火海,而她僅僅只是一團小火苗,實在比不了。

  當小觀音落地的時候,黑暗中已經生出了二十幾根不斷搖晃的樹枝藤蔓,張牙舞爪,就像是惡魔在游弋,小觀音雖然每每都能夠避過,卻也沒有什么法子,能夠將其給制服。

  看著小觀音這樣厲害的少女都難以將我救出,我突然心灰意冷,朝著她大喊道:“小觀音,你快跑吧,別把自己給折在這里了。”

  小觀音聽到了我的話,很奇怪的看了我一樣,突然轉身,目光越過一眾石筍和鐘乳石,朝著巖洞的口子那兒看去。

  在那個方向,出現了兩個人,一個肩上面扛著一條巨大魚兒的高大胖子,還有一個,則是身穿灰色僧袍的光頭青年,劍眉朗目,眸若寒星,嘴唇微微抿著,有一種獨特的男性魅力。小觀音瞧見了那個光頭青年,像被踩了尾巴的小貓,“啊”的一聲叫,就想要朝著黑暗處跑開去。

  光頭青年瞧見了小觀音,不由得笑了,揚聲喊道:“小觀音,你別躲了,剛才你家小熊一吼,我在外面都聽到了……”

  小觀音沒有再藏了,一邊避開那忽倏而來的藤蔓,一邊嬌聲說道:“師兄,你好慢啊,在外面這么久?”

  光頭青年一步跨前,竟然跨越幾十米的距離,直接走到了跟前來,不好意思地聳了聳肩膀,說道:“外面有兩個很兇的妖靈在呢,它們在水里比在地面上要厲害十倍,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

  小觀音仰著頭問:“那結果呢?”

  光頭青年的笑容有著讓人親近的魅力,平淡地說道:“呃,殺了一個,還有一個見機逃了;不談這個,你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指著這漫天的藤蔓和被綁在石筍上面的我,小觀音三言兩語,就將她和我的關系講了清楚,光頭青年點了點頭,然后仰頭看向了我,親切地打著招呼道:“陳二蛋兄弟是吧,我叫彌勒,是小觀音的師兄。”

  他講的是漢語,有很濃重的口音,我仔細一琢磨,好像有我們家鄉的味道,似乎是鎮寧、凱里一帶的話兒,于是跟他打招呼:“你好,我叫陳二蛋。”

  這時小觀音倒是奇了,睜大雙眼看我,驚訝地問道:“陳二哥,你不是叫陳老二么?”

  她這么一問,我陡然想起啦,小觀音剛才給光頭青年彌勒介紹的時候,只是說“陳老二”,而彌勒是怎么知道我真名叫做“陳二蛋”的呢?

  這時我突然從石筍的間隙瞧見了和彌勒一起過來的那個胖子,一雙眼睛立刻瞪得碩大——阮將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