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章 小觀音和帥彌勒

  僅僅只是一眨眼,我整個人就像冰澆過了一般,整個人都透著一陣涼。

  原本以為小觀音過來了,能夠將我給救出來,去沒想到這剛出了狼窩,又進了虎穴,真的是有完沒完了——我的命,難道就這么苦?

  而就在我心中哀嘆的時候,石筍下方的光頭青年彌勒和小觀音則已經沒有時間再聊天了,而是與這些密密麻麻的藤蔓開始交起了手來。

  這些怪舞亂手一般的藤蔓靈活極了,而且又極為堅韌,在空中亂舞之時,我瞧見這師兄妹兩人當真是一個師傅教出來的,那身段柔軟得真沒話說,讓人大開眼界。

  兩人好是一段閃避,那瞬間就能夠將我、美女蛇和鐵箍男給捆住的藤條對他們卻沒有什么辦法,一時間形成僵持,而遠處的阮將軍也沒有走過來,這胖子將見上面那條巨大的魚狠狠地摔在地上,一屁股坐下,開著拿著一把尖刀,剮起肉來。

  我瞧見那一條黑乎乎的大魚,心中有些悲傷,又期冀著這是那個惡狠狠的鱷雀鱔,而不是有著一顆真摯之心的食狗鯰。

  雖然非我族類,但是食狗鯰給我的感覺,卻比大部分的人類善良,它唯一的錯誤,就是沒有投好胎而已。

  戰斗一直都在持續,彌勒和小觀音在這一場說不上對手的對拼之中,顯得是那么的閑庭信步,讓人感覺當真是出自于名門之后,絕對比我們這些野路子出家的家伙要厲害許多。

  山中老人,當真是一個頂尖的人物啊。

  彌勒和小觀音這師兄妹兩人離開了捆住我們的石筍這兒,一步一步地朝著遠處那棵生長在巖洞之中的巨大神樹走去,腳步堅定,而白合則清楚這里面的蹊蹺,圍在我身邊,小心翼翼地看著遠處那個一直都坐在地上生吃魚肉的大胖子。

  小觀音說過,但凡被點化過的生靈,肉里面都有一股腥味,很難吃,但是這胖子卻吃得津津有味,滿嘴流血,瞧他那一副架勢,好像自己眼中的整個世界,就只有面前的這一大條魚尸一般。

  白合試了無數辦法,她甚至還找來了我的那把小寶劍,想要幫我給割開,結果惹到了這東西,上面綠意一揚,沾到了白合的身上,這小妞痛苦萬分,嗚咽一聲逃回了小寶劍上。

  辟邪小劍沒了支持,徑直掉落了下去。

  白合這種焦急的模樣讓我由不得一陣心疼,想起剛才還懷疑她私自跑路了,心中就不由得一陣內疚,當下也是想著如果有未來,我一定將她當做了最親的朋友來對待。

  只有朋友,才會這般舍生忘死地幫助于你,她或許并沒有太多的力量,但是這份心意,卻已經是滿滿的了。

  就在彌勒和小觀音即將接近那棵巨大的食人神樹之時,昏迷了不知道多少天的努爾卻醒了過來,他喊了我幾聲,一開始我心緒不寧,沒有察覺,后來聽到了,扭過頭去,瞧見努爾左右掙扎著,喊我道:“二蛋,這到底什么個情況?”

  我當時也來不及多講,只是簡單地講了兩句,努爾嘴上不能說話,心里卻特別的清楚,緊緊抿著嘴唇,胸口卻在動:“那東西,應該是《太平御覽》中所說的鏌铘食人樹,相傳是洪荒之種,如果真是,我們都活不出去了。”

  努爾說得悲觀,我心中一跳,望著小觀音和彌勒的背影,瞧見這兄妹倆在亂藤之中漫步云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輕聲說道:“不能吧?”

  努爾眼中透露著一股絕望,動了動手上的那根趕神棍,告訴我:“這棍子上面,真的有一股神威,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山谷前面那一片桃林之中生出來的桃元,然而現在才明白,原來是來自于這食人樹。二蛋,有的事情,說了你不信,這樹或許年歲沒這么久,但是它第一次出現,是在佛經里面,跟燃燈古佛一同出現的,它根莖之下有一種十分恐怖的東西,后來被度化了,早已滅絕,卻不想竟然還有一株殘留……”

  努爾說的,我還是有些不信,人嘛,不管怎么樣,求生的意志總是最強的,能不死,最好還是能不死。

  而且也正如我所希望的一般,那個叫做彌勒的光頭青年當真是強得厲害,竟然穿越了無數垂落下來的樹枝,然后走到了樹根之前,這讓眾人恐懼的食人神樹軀干龐大,占據了洞中的好大一片出來,它的藤蔓枝條遍布巖洞之中,然而到了近前,卻少得可憐。

  彌勒和小觀音也不是沒有辦法對付這些藤蔓,后者火符,沒完沒了,而前者更是憑借著一雙肉掌,但凡有靠近的,抬手就是一削。

  鐵箍男那兩把快刀都難以削斷的枝條,卻被他那凜冽勁氣一觸碰,立刻就斷成了兩截,綠色汁液蔓延。

  這得有多么厲害,自不必言,連悲觀絕望的努爾都睜圓了雙眼。

  彌勒和小觀音沖到了食人神樹的近前來,一切的枝條似乎都變得緩慢,望著則看不到盡頭、尖端已經沒入了巖石之中的大樹,小觀音驚奇地喊道:“天啊,好大的樹啊,這樹兒要砍下來當柴火燒,我們山谷小院得有多少年不用打柴啊?”

  她說得幼稚,旁邊的光頭青年忍不住擦了一把汗,汗顏說道:“小師妹,這柴火你來劈?”

  小觀音一臉理所當然地說道:“當然是你了!”

  兩人臨危不懼,一連閑聊,一邊觀察著洞中巨樹,突然間,黑暗中又出現了一種古怪的嗡嗡響聲,我想起了被咬成骨架子的鐵箍男和美女蛇,不由得朝前警告:“小觀音,小心,那些人面腐蛆蠅很厲害的……”

  這話音還沒有落,從樹冠之上就飛落下一大片的黑云來,這黑云便是由那些長著人臉、拳頭大的巨大蚊蟲組成,振動翅膀,朝下而落。

  瞧見這密密麻麻、層層堆疊的神秘蟲子,普通人會叫喊,而即便是修行高手,也說不得要被嚇得雙腿發麻,然而那光頭青年仰頭而瞧,俊朗陽光的臉上卻浮現出一抹邪魅的微笑,嘴唇微翹,淡淡地說道:“在我面前,玩弄這些蟲蠱,當真是欺負我師父的名聲啊……”

  他雙手畫了一個圓,簡簡單單,而里面竟然有紅色的霧氣浮現,接著蒸騰而上,將自己和小觀音給包裹住。

  那些附著而下的神秘蟲子但凡碰到一點兒這紅色霧氣,便直接失去知覺,渾身抽搐而死。

  烏云一般的神秘蟲群剛剛出現的時候,簡直就讓人毛骨悚然,然而彌勒這一番手段施展而出,立刻如雨落而下,根本就沒有沒有靠近的機會,便全部堆疊在了兩人的腳下。

  這一個俊朗邪魅的光頭男子,一個嬌俏可愛的赤足少女,站在神秘而巨大的樹下,仰首望天,一起來看蟲子雨。

  而就在此時,小觀音的那頭小白虎終于吞完了對手,出現場中,仰起頭來,朝著天空沉聲一吼:“嗷嗚……”這呼嘯聲聽著莫名威嚴,就仿佛我們在廟里面拜見菩薩一般,有一種想要直接跪下的沖動。

  這種威勢之下,那些神秘蟲子不再相逼,而是倉惶地向上盤旋,然后消失于黑暗之中。

  在空中亂舞的藤蔓枝條也終于不再動彈,一根一根地垂落下來。

  我旁邊的努爾已經激動得不能自抑了,腹語都說得結結巴巴:“白、白虎?這真的是傳說中的白虎?”

  所謂白虎,有很多種說法,有患了白化病的孟加拉虎,也有女子無毛的俗語穢言,而所謂“傳說中”的,那便只有道教歷史上鼎鼎有名的四圣獸——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種白虎是最受推崇,乃百獸之長也,能執摶挫銳,噬食鬼魅,歲中兇神,事殺伐,乃軍中崇拜之物。

  要是這玩意,那頭還沒有半米長、一臉萌態的小老虎可就牛逼大發了!

  就在我們震撼莫名之時,銅鏡聚焦在了一朵大如蓮座的鮮花之上,花兒綻放,中間走出了一個綠臉木紋的老太太來,瞇著眼睛,居高臨下地看了下來,空間中傳來了一個滄桑的聲音:“你是誰?為何要打擾我?”

  彌勒仰頭,微笑著說道:“老奶奶你好啊,我只是路過,沒想到這也谷中竟然還有這般洞天,當真是巧啊……”

  他說著話,而那樹奶奶則莫名憤怒了,手上突然多了一根木杖,使勁往下面一頓,大聲喝罵道:“滾出去,統統給我滾出去!”

  樹奶奶一發怒,整個溶洞都變得一陣搖晃,那些原本安靜下來的藤條也是群魔亂舞,直接將我們的視線給遮蔽住,什么也看不到了,而勒在我們身上的那藤條也越發用勁,有一種準備將我們給勒死的架勢。

  這時我聽到彌勒喊了一句:“阮將軍,快過來幫忙!”

  一直坐著吃魚的大胖子應了一聲,宛如一頭大象般地朝著前方沖了過去,而就在此時,我的頭頂上面突然一重,接著我瞧見一個黃乎乎的大松鼠,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