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六章 韓月的故事

  韓月現年17歲,生于1991年4月,那是個桃花綻放的日子。

  許鳴和韓月算得上是青梅竹馬的朋友,都是在屋村里長大。什么是屋村呢?它是香港的一種特有稱呼,也就是政府提供的公益性廉租房、福利性出租屋。按照我們大陸的觀點來說,在這樣的城市里有一個可供居住的地方,已經是莫大的欣喜了,然而世間萬物,就怕對比。屋村的居住者多是低收入人群,居住環境和配套設施,相對于尋常的居民小區,會顯得十分落后,而且龍蛇混雜,所以如同城市里的農村。

  許鳴剛認識韓月的時候,這個小女孩就像一個可憐的流浪貓,一天到晚都不說話。

  經過時間的累積,許鳴漸漸了解了這個女孩子的情況:

  她有一個做“一樓一鳳”的母親,生她的時候難產死掉了,父親是個有著二分之一歐洲血統的酒鬼。這個酒鬼雖然是半個洋人,但卻是某個意外的產物,所以半句外國話都不會說,為人也是極懶,整天也沒有什么正經營生,愛賭,也愛酒,喜歡在酒精的世界里,做自己的王。因此,韓月經常饑一頓飽一頓地過活著,而且還經常挨打,遭受到酒鬼的家庭暴力。幸虧有了社區部門的出面警告,所以勉強好了一些。

  韓月自小,便是個小老鼠的性格,膽小、驚疑、惶恐,對所有的事情都十二分的敏感。

  那一年韓月才6歲,而許鳴,他10歲。

  我無法想象一個10歲的少年是怎么生起照顧一個小貓一樣女孩子的心思,也無法從許鳴淡淡的描述中,在腦海里去勾勒當時的情景,反正命運就是這么奇妙,兩個人便認識了,并且很快就成為了朋友。許鳴家里面的條件也并不好,然而為了讓韓月多吃一點東西,他總是能夠找出一杯牛奶,半片面包,或者一碗熱騰騰的米飯,來給韓月吃。

  那段日子,許鳴回憶起來,說是他最幸福的時光。

  一直到韓月十二歲。

  在中國,我們通常罵人,最惡毒的,莫過于罵人“雜種”。這個詞,我至今想來,莫不是那帶有大中國自豪感的人發明,并且遺留下來的?然而從生物遺傳學的角度來說,往往雜交的,在某些地方(如相貌)吸收了父系和母系基因的優點,反而更加出色,比如雜交水稻,又比如混血兒。

  韓月自小就營養不良,但是卻抵不過她混血兒的優勢。因為母親據說是個漂亮的美人兒,父親又有外國血統,韓月到了十歲之后,模樣就慢慢出落得周正水靈了,面目精致而富有立體的美感,明眸皓齒,皮膚白皙,惹得很多少年子,暗暗吞咽著口水。

  我前面說過,屋村龍蛇混雜,小混混是極多的,韓月稍大一些,就經常被調戲和騷擾。

  而這個時候,許鳴往往會充當著韓月的守護神,經常和那些小混子打架。不過韓月終歸是小,花骨朵兒,小混混也是人,也有著感情和做人的底線,只是閑得蛋疼的時候,說幾句便宜話、摸摸臉而已,雙方都并未當真,也只是少年的世界中,一段插曲。這個時候的許鳴,覺得自己很偉大,有著滿滿的自信感。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千防萬防,家賊難防,在韓月十二歲的時候,居然被她那個酒鬼父親借著酒勁,給強暴了。而且這件事情,許鳴是多年之后,才知道的。

  我無法想像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是怎么面對至親家人的這種禽獸行為。當時的她,該有多么的絕望?

  許鳴也不知道。

  他僅僅知道的是,在韓月過完十二歲生日后,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他再也沒有見過她,只是聽說韓月后來和一個與旁人不怎么來往的老太婆,走得很近。那個老太婆是個外國人,有說是猶太人,二戰的時候從德國逃難到的香港,也有說是吉普賽人,因為她年輕的時候經常拿塔羅牌,給別人算命。當然,那個老太婆現如今已經風燭殘年,也沒有什么家人,和香港近百萬的普通老人一樣,安靜地享受著普通的晚年生活。

  他那個時候,正好處于考學的關鍵時期,因為之前韓月一直很正常,又有人來照顧,便放下心思,全力沖刺學業。

  畢竟,他除了是韓月的保護神,還是他父母的兒子,他大姐的小弟,作為家中唯一的男丁,他還有很多的責任和期望要背負著。他們后來也偶有見面,韓月的情緒很起伏,時而靜靜不語,時而又很熱烈,讓他摸不著頭緒,不過到了后來,韓月越來越成熟,越來越懂事了,也開朗了,這讓他終究心安了。

  如此忙忙碌碌又過了兩年,偶爾想起那個像小老鼠一樣的女孩兒,心中就是一陣柔軟和溫暖。在他考上中文大學的那個夏天,突然聽到了一個消息,韓月的父親,那個整日里醉氣熏熏的酒鬼死掉了,死于酒精中毒和過度驚嚇,據說,那個家伙的膽,真就被嚇破了,尸體圓睜著雙眼,死不瞑目。

  那一年韓月15歲,就已經成為了孤兒,而他差不多有小半年沒見到她了。

  聽到這個消息,許鳴立刻去找韓月,在離他家不遠的韓月家中,并沒有找到。他多方打聽,終于找到了那個老太婆的家里,找到了韓月。那個時候,老太婆已經死了近半年了,留下的一間屋宅,通過遺囑贈予的形式,讓韓月得到了繼承,由附近一個賣雜貨的老頭子作見證人和監督者。

  那個老頭子,韓月讓許鳴管他叫作秦伯。

  許鳴找到了韓月,極盡關心,說了很多安慰的話。而韓月的反應卻極為的平淡,對于剛剛死去的那個父親,沒有流露出一絲的懷念和感傷之情,這讓許鳴有一些意外。他知道那個酒鬼對韓月并不好,但畢竟是她的親生父親,如此反應,倒是讓他有些擔心韓月的性情,變得孤僻。出于一個大哥的立場,許鳴毫不猶豫地對韓月進行了提醒和善意的批評。

  韓月淡淡地講起了她父親對她性侵的往事。

  講述這件事情的時候,她面無表情,好像是在述說別人的故事,沒有一點兒情感波動。

  許鳴被震驚,愣在當場,心里面的難受和羞愧,讓他幾乎忍不住轉頭離去,找個地縫鉆下去——盡管這并不是他的錯。韓月還告訴許鳴,她那個父親,是她親手殺死的。說著這話,韓月的嘴角掛著淡淡的殘忍。風輕云淡、淡漠……這些詞語,是許鳴重新見到韓月的時候,感受到最明顯的印象。好在兩人的友誼是近十年的積累,雖然變得陌生了,但是彼此心中都留著一份情意。

  許鳴并沒有將此事上報到警察那里,而之后,他漸漸了解到,韓月和秦伯,并不是普通的人,他們擁有著常人所不了解的力量,譬如韓月,便能夠通過塔羅牌的排列,算出他將要發生的許多事情,準確率高達六成。他也知道了韓月經常會去大陸、澳門、臺灣甚至東南亞,做一些害人的勾當。

  他曾經勸過韓月很多次,但是那個時候的韓月,并沒有聽他的勸告,反而在迷失的路途上越走越遠。

  韓月變了,而許鳴無力阻止。

  他總是在意識中,保留著對一個膽怯像小老鼠一般的小女孩子的記憶。那記憶,像冬日里的一米陽光。始終照耀在他的心中,久久停留。再后來,他上了大學,開始了寄宿的學校生活,跟韓月的聯系逐漸的減少了。一直到今年,因為女人的事情爭風吃醋,他被李致遠給盯上了,幾次三番地找他麻煩,欺辱他、毆打他,甚至在最后一次,差一點把他殺掉……

  所幸他沒有死,而且還變成了李致遠。

  出事的第二天,韓月過來找他,本來是想要殺掉他的,可是他把自己的真實身份給韓月作了解釋,韓月將信將疑,帶著他去見了秦伯,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

  雜毛小道盯著許鳴的眼睛,說你似乎還漏了一些東西,沒有講。

  許鳴問漏了什么?他什么事情都已經說予我們聽了!我在一旁笑,說似乎還有一個死和尚的事情,沒有說明呢。你學習的佛道瑜伽和彌勒講述,以及你手上的這一串小紫葉檀香手鏈的來歷,似乎也沒有講哦。他低下頭,說這個東西,是一個功德高深的行腳僧人給的,并且收了他做記名弟子,他們一起待了幾天的功夫。師傅不讓他說,他自然不好說起。也不要問,讓他為難。

  雜毛小道聞了聞身上的熏臭,沒有繼續再問下去,而是擺一擺衣袖,嘆了一口氣,說走吧,我們下去,離開這個鬼地方。他站起來,朝天勾勒了一個奇怪的符號,然后深吸一口氣,袖子一揮,像是兜住了什么,率先下山。

  我跳下路邊,找到了蹲在草叢中的小妖朵朵,她表情難受,顯然是被李致遠尸體的自爆,震動到了,沒有恢復過來。她嘴硬,但是我卻心軟,舉起胸前的槐木牌,讓她進來修養。小狐媚子眼睛一橫,鉆身進來。

  我們在前面走,許鳴則背著韓月的尸身,摸黑慢慢走下山來。

  走到山腳,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停靠在前方的不遠處。這車就是我們來時乘坐的那一輛,這讓我們驚喜不用步行回城的同時,又疑惑:過了這么久,鐘助理怎么還沒有離開?是在等我們么?

  他有這么好心?

2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十六章 韓月的故事”

  1. 回復 2014/04/11

    啊鬼

    么么噠

  2. 回復 2014/05/11

    只爭朝夕

    人物比較混亂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