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三章 離國境只有一步

  努爾的話語讓我感到一陣驚訝,要知道小觀音的師兄彌勒可就在剛才,從阮將軍的刀下將我給救了起來,而且為了留我性命,甚至將實力遠超于我們的阮將軍給下手殺害,這般的情誼,說實話已經是夠意思了。

  所謂的好與壞,這個其實是要看立場的,從安南的角度來說,阮將軍是為國盡忠,而從我們的角度來說,只不過是拼死求存而已。

  努爾看我的模樣,笑了,說難道你不覺得彌勒殺阮將軍,是另有所圖么?

  他這般說,我倒想起了當時的猜測來。

  當時彌勒殺阮將軍,所為有二,其一的確是如他所說,是聽從了自己師妹的請求,以及顧及老鄉情誼,所以才不得不拔刀殺人;其二就很簡單了,四個字,殺人滅口。

  雖然僅僅只是片刻,但是我當時卻能夠瞧見彌勒從龍象黃金鼠口中得到了那枚佛威加持的神秘蟲卵之后,究竟有多興奮。

  連奔波萬里的小白龍蛟角都可以舍之不用,連努爾這根富有傳奇色彩的趕神殺威棍都看不上眼,便可以推斷出他納入囊中的蟲卵到底有多珍貴了,然而這事情不但被我瞧見了,被他師妹小觀音瞧見了,卻也被實力不遜他多少的阮將軍瞧見。

  當時的阮將軍提都沒有提起此事,但是并不代表他出了山谷之后,占據了絕對的優勢后就不會再提。

  財帛動人心,而對于修行者來說,還有什么比這些稀奇古怪的珍寶,更加讓人心動?

  這個世間為十塊、五塊而殺人的事情都存在,更何況這個?

  不過即便如此,彌勒放過了我們,終究還是顧及了一些情分,我和努爾兩人商量一番,決定不再停留,匆匆北上。路上的時候,努爾告訴了我一件事情,那就是甌雒山谷中的鏌铘食人神樹雖然已毀,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手中的趕神殺威棍卻得了好處,在水里的那段時間里,并非他有意潛伏,而是趕神棍被一股龐大的意志牽扯住——他有一種感覺,覺得這趕神殺威棍似乎進駐了某一種意志。

  又或者說,說不定那鏌铘食人樹的樹婆婆,還留得有后手,在了他的棍子里。

  對于努爾的這個猜測,我大為驚訝,借過那棍子過來看了好一會兒,結果終究沒有瞧出這黑漆漆的桃木棍上面,有什么變化。

  當然,此棍是努爾的,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旁人倒也察覺不得。

  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巖洞中綁了幾天,不過也正是這幾天的休養,使得我和努爾得到了充足的休息,此刻趕路倒也精神奕奕,先前連場大戰的疲憊也不再影響,而后更是按照著地圖,一路翻山越嶺,晝伏夜出,足足走了兩天的路,終于來到了兩國交界的一處原始森林邊緣。這里的蘇仙嶺山形挺拔險峻,江流湍急,是天然的屏障,也是兩國的交界之處,雙方部署的兵力很少,是越境而過最好的途徑。

  唯一的壞處,那就是雙方在這幾天的交戰期間,為了防備敵人奇兵突出,所以在這片方圓上百里的土地上,埋下了數以十萬、幾十萬的地雷。

  作為一種低廉而簡易的國防手段,地雷獲得了交戰國雙方的青睞,在這幾年時間里,無數的地雷成為了兩國交流的屏障,充斥在山林、河灘以及任何一處兵力所不能及的區域,不過相對于硬闖重兵把手的關隘來說,還是從此處行走,希望要來得大一些,畢竟只要入了夜里,我們還有另外的一種手段,那就是一直寄居在我小寶劍中的陰魂白合。

  是的,之所以敢走這條路,就是因為有白合這個底牌在,她雖為陰魂之體,但是卻能夠比我們更多一些視野,也能夠從茫茫林原之中,給我們指出一條出路來。

  在山林中潛行兩天,我們盡量地避開人群聚集的地方,餐風飲露,在第三天傍晚的時候,我和努爾分別從一棵大樹上面滑落下來,然后我拍了拍小寶劍,將白合使喚了出來。

  白合吞食小蛟未成形的內丹,凝住身形,努爾也能瞧見,而在此之前,我就曾經就此事與她做過確認,有了同生共死的幾次經歷,我和白合之間倒也能夠說得上是默契,調笑了兩句之后,我們就開始往著林子深處進發。

  東南亞的熱帶雨林之中,濕氣很重,而且夜間的蚊蟲烏央烏央的,俗話說“三個蚊子一盤菜”,兇猛得很,雖然沒有那人面腐蛆蠅恐怖,但是尋常人也絕對受不了,不過這些日子以來我和努爾卻沒有怎么為此煩惱過,我們兩人猜測,可能是因為前些日子吃過的蛟肉緣故。

  但凡靈獸,不說像小觀音的那頭小白虎,就算是這一條沒有成型的小蛟,天生也有一種威壓,這種東西對人沒有什么感覺,但是那些蟲子啊什么的,最是敏感不過。

  就比如貓狗、螞蟻能夠提前預感地震一般,經過這成百上千萬年的演化,趨利避害的生物本能早已根植在它們的基因之中。

  正因為如此,我們的行程倒也還算是順利,除了因為下雨之后的林中之路有些潮濕難行,倒也沒有太多的麻煩。我們一路行,大概走到了月上中天,努爾觀星定位,然后對比彌勒提供的軍用地圖,判斷如果我們再直行往前,應該能夠在天亮前的兩個小時內,趕回國境線內。等回了國,一切都變得簡單了,我們只要找到最近的部隊或者基層政府,便能夠回歸,跟宗教局的大部隊匯合了。

  想到這里,我和努爾心中不由得一陣激動,然后又開始對起了這幾日的事情來,關于小白龍,以及甌雒山谷發生的情況來。

  要知道,那個時候的政審可是相當嚴格的,倘若出點兒什么差池,到時候可是會很麻煩的。

  然而事情終究還是沒有我們想象的那般簡單,前方排查探路的白合突然折轉回來,告訴了我一個讓人震驚的消息,那就是她在前方雷區探路的時候,發現了一個老朋友。這老朋友不是人,而是一頭肥碩如貓一般的大老鼠,黑夜里,一雙眼睛直泛紅光。

  這個消息讓我和努爾渾身發寒,大老鼠的出現,代表著安南一方名震東南亞的御鼠王有可能就在附近。

  他為何會在這里呢?要知道這一片區域是交戰兩國共同確認的雷區,一般人是不會出現在這里的,就連黑魔砂、御鼠王、阮將軍一行人越境而過,走的也都是另外一條關隘,而不是這里,就是因為如果在這兒行動,實在是太容易出事了,真的踩到地雷,那可不管你是不是修行者,一樣炸得血肉模糊。

  黑暗中,努爾扭過頭來,看著我,低聲問道:“是不是彌勒出賣了我們?”

  我搖了搖頭,否定道:“彌勒只是提供了軍用地圖,他也不知道我們具體會走哪一條路線。不可能是他,說不定御鼠王前來此處,是因為別的事情。”

  不管是因為什么事情,御鼠王的麾下的一眾肥鼠出現,就意味著我們此行的風險陡然上揚無數倍,想在他那幾百號肥鼠的眼皮子底下悄無聲息地越境而過,這事情對于我和努爾兩個剛剛出道的生瓜蛋子來說,實在是一件難如登天的任務,要知道那些老鼠可不如彌勒的龍象黃金鼠可愛,大部分身上皆種得有冤魂,戰爭年代,人命賤如草,提供了御鼠王足夠的材料,十分難纏。

  出于安全考慮,我和努爾商議了一番,決定不得急躁,既然御鼠王出現此處,那么我們還是規避一下,先折轉回去,等過了這個風頭,我們再另外想辦法。

  我和努爾兩人并不是實力卓著之輩,也犯不著與御鼠王這么一個成名已久的江湖大拿死磕,于是兩人轉身便走。

  我們當時正在一處山梁之上,上山容易下山難,又不敢使用任何照明手段,行走得頗有些艱難,好在當時的月光還算是足夠,而我和努爾的夜視能力也強,所以倒也無大礙。然而一路往下,走到一片矮樹林之中的時候,依舊在前方探路的白合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過來說道:“不好,前面也有。”

  我和努爾聽到她的提醒,走前一看,只見月光下的樹林中,有兩個黑乎乎的身影,正在前面的林間小道中蠕動,一聳一聳的,黑暗中有紅芒閃爍。

  當我們看過去的時候,那兩對紅色的眼睛也正好越過林間,看了過來。

  這老鼠的嗅覺,可不比鐵箍男手下的阮梁靜差。

  目光相對,我立刻曉得我們被發現了,當下也顧不得隱藏身形,拉著努爾起身就往旁邊跑開去,然而就在我們兩人從草叢中躥出的時候,這兩頭老鼠吱吱一叫,音不大,卻清脆得能夠穿越山林,而我們還沒有跑出百米,便感覺四面八方的黑暗中都有細小的腳步聲跑動,不知道有多少的老鼠,出現在了我們的周圍。

  終于,還是被發現了。

2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六十三章 離國境只有一步”

  1. 回復 2014/11/23

    蟲卵

    我是那個渾身褶的蟲子嗎

  2. 回復 2015/01/21

    匿名

    是金蠶蠱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