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五章 揚眉吐氣逞威風

  他說的是漢語,聽到這話的時候,我明白了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對方并非有意在這里埋伏我們,那么也就是說小觀音和她的師兄彌勒并沒有算計我們;第二件,那就是我們的運氣實在是太糟糕,竟然悶頭撞進了敵人的天羅地網來,而且我們前幾日的動靜,也驚動了很多人,算是出名了。

  我還想裝一回啞巴,然而努爾卻是一把抓住了我,示意我看了一下他手中的趕神棍,以及我的小寶劍。

  這兩樣兵器,已然暴露了我們的身份,多說無益。

  凡事攤開來講,倒也無妨,努爾是君子坦蕩蕩,擋在了我面前,沉聲說道:“對,是我們。你們之所以埋伏在這里,就是在等我們?”

  聽到這話,猥瑣老頭旁邊的女人笑了——通常來講,安南這邊的女人外貌并不好看,然而這女人年紀不大,瓜子臉,一雙含著秋水的媚眼如電,雖然長得略微有些黑,但是比我見過的大部分女人都好看,所以她這一笑,倒有一種百媚生的感覺。

  不過她的話語卻并不好聽:“哼,你當真以為你們在河宣省做的那些事情,有多厲害啊,就算是阮將軍死于你倆之手,也沒資格勞煩我們在這里蹲守賣力氣;我們之所以在這里,卻是為了許映愚那個老頭兒……”

  她說的我眉頭一跳,許映愚何許人也,那可是我們總局的大人物,創始者之一,許老親自赴南督戰,怎么可能出現在這兒呢?

  難道雙方沖突日盛,相約在這里干一炮……呃,干一架么?

  想到這里,我感覺嘴里面直發苦,早知如此,我們何必要避開什么關卡要道,費盡心思跑到這兒來呢?

  既然御鼠王這些大拿都已經來到此處,我們若是按照原計劃,恐怕早就逃脫生天了。不過這世間并沒有后悔藥吃,既然已經撞到了敵人的埋伏圈里面來,我們就得硬氣一點,當下我也是一步跨前,惡狠狠地說道:“沒資格?一會兒我就讓你們曉得什么叫厲害!”

  我狐假虎威,虛張聲勢,然而就在這時,突然在東南方向傳來了一聲巨響,像是放炮,又好像是風云雷動。

  這聲音聽得人血液沸騰,我一開始還有些納悶,而后突然想起來,當初在五姑娘山,青衣老道浴血遁走之前,山下就傳來過這般的聲響。這聲音聽在了其他人的耳中,也是一陣興奮,先前點破我們身份的那個持棍男子激動得直顫抖,大聲吼道:“開戰了,開戰了,定然是黑魔砂大人和許映愚那老怪打起來了,兄弟們,北兇的宗教局一脈猖狂,即將敗亡于此了!”

  他興奮莫名,而其他人也是歡欣鼓舞,就連那個眉眼中分為猥瑣的老頭也露出了不齊的爛牙,而就在此刻,我身前的努爾突然使勁兒一捏手中長棍,大聲吼道:“山神野鬼,為我驅馭,且借道路,供我通行,疾!”

  努爾將那根趕神殺威棍高高舉起,面容嚴肅,像是奔赴一場宣法的儀式,而當他念完最后一句咒訣的時候,左手猛然抓住了我的胳膊。

  御鼠王原本還在微笑,然而瞧見這一副場景,立刻大喝一聲,也不曉得是在說什么,反正他自己也沖了出來。

  我感覺手臂被努爾抓緊之后,雙腳好像被某種東西一托,接著所有的景象都在瞬間變得扭曲,倏然之間,所有朝著我們撲來的人和動物都被我們莫名拋在了身后,兩耳生風,呼呼而起。

  我直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在翻滾扭曲,然而這種感覺跟當日使用風符還不一樣,速度似乎慢了一點兒,而且還有一股意志護佑。總之在一場天翻地覆的變化之后,時間不久,驟然停止,我和努爾兩人直接翻滾在地,感覺天旋地也轉,頓時就控制不住了,趴在地上直吐。

  我幾乎將肚子里面能吐的東西都下意識地全部吐了出來,這才稍微清醒了一點,瞧見旁邊的努爾正一臉冷靜地擦拭著那根毫不起眼的棍子呢。

  不過瞧他的身前,也有一攤穢物,顯然也是剛剛嘔吐了一回。

  我左右一看,發現我倆已經不在了剛才被圍堵的那片山林了,驚訝萬分,捅了捅努爾的胳膊,問到底怎么回事?

  努爾因為口不能言,所以話特別的少,不過對我卻并不隱瞞,他告訴我,說這幾日趕路過程中,他一直都在琢磨趕神棍的用處,發現此物能夠驅趕山魅神物,不過也看對象,倘若對方怯于威勢,倒也能行,若是不怕,反而會招惹禍害。

  當然,這法子并不成熟,他也在摸索之中,剛才也是被逼得沒有了法子,方才會貿然使用——所幸有效,不然真的就要死在那兒了。

  所謂天無絕人之路,說的就是我們,我當下也是顧不得一身腌臜,趕忙爬起身來,確定了一下方向,然后就要準備離開,然而努爾卻沒有動身,而是不斷地動著耳朵。我疑惑不解,問他道:“怎么了?趕緊走啊!”

  努爾的目光卻看向了另外一個方向,低聲說道:“二蛋,你沒有聽到什么聲音嗎?”

  經他提醒,我這時才曉得側耳傾聽,果然從那個方向有傳來刀劍對拼的錚然之音。我有些猶豫了,問他道:“那我們怎么辦?是過去看看,還是直接往北離開?”

  努爾又聽了幾秒鐘,眉頭皺了起來,不確定地說道:“不對,我好像聽到了忠哥的聲音。”努爾和我一樣,在巫山學校時候曾經與蕭大炮同宿同寢,承蒙他多多照顧,感情十分深厚,待他一說出這話兒來,我們兩個便沒有片刻猶豫,而是扭身直奔而走。

  相隔不遠,所以我們來得很快,在一片洼地附近,我們瞧見了交戰的雙方,那十幾個身形瘦弱、身穿黑袍的安南猴子自不必言,有一個兇猛若張飛的漢子,提著一把闊劍橫沖直撞,卻正是句容蕭大炮。

  這交手的雙方力數量有些懸殊,對方十四五個黑袍漢子,而我方則除了蕭大炮,認識的還有張世界那個國術高手,另外則只有三個身手只能算是馬馬虎虎的家伙在撐場面,至于其他的,則不知道是落下了,還是給人撂倒在地。

  蕭大炮一馬當先,無人可擋,然而安南人卻十分有戰斗經驗,派了六人纏住他,敵強我軟,根本不與他正面沖突,另外八個身手明顯高出一個檔次的家伙則一直壓著張世界等人,優勢占盡。眼看著同伴險象環生,蕭大炮倒也是曉得中計,想要撤回來,卻不曾想對方也是久經沙場之輩,既然下了套,讓他鉆進來,怎么可能放其離開呢?于是蕭大炮戰得不快,頓時就哇哇大叫起來。

  安南人按部就班地將埋伏圈收攏,一點一點,冷笑地看著放聲吶喊的蕭大炮,以為馬上就能夠建功立業了。

  他們以為蕭大炮不滿的吶喊只不過是軟弱的表現,然而卻不知道引來了兩個滿腔怒火的殺神。

  我和努爾沖到洼地附近,瞧見自己人被欺負得節節敗退,幾乎沒有一點兒停留,便從側面快速直插對方的陣型之中。努爾棍長,自然是一馬當先,這巫門棍郎自小習得就是以一敵多的戰地棍法,有了趕神殺威棍這傳奇之物后,更是兇危莫名,如虎添翼,陡然間掀起一場棍影暴風,一時間棍子與皮肉之間交疊而出的啪啪之聲,驟然響起來,立刻就有人直接栽倒在了地下去。

  努爾一招建功,我卻也不甘示弱,這些日子一來,要么就是像老鼠一般東躲西藏,要么就是和那些遠遠超出我們的大拿而戰,憋屈死我了,此刻瞧見這些與我們相差不多的安南黑袍,我一劍再手,雖然不如努爾那般棍打一片,但是卻也是一招突出,招招致命。

  我一肚子的火氣,殺人自然不會手軟,趁著這陡然殺出,敵人慌亂之機,一連捅翻了兩人,旁邊的張世界這才反應過來,朝著我驚喜地大聲喊道:“陳二蛋?你還活著?”

  “老子活得好好的,你娃別咒我死!”

  敵人終究還是占據優勢地位,我也沒有來得及跟張世界多套交情,跟面前一個黑袍人交手兩下,感覺對方手段十分毒辣,顯然是殺過人、見過血的扎手角色,當下也顧不得許多,一咬嘴唇,鮮血流入喉嚨,右眼之上的那顆符文立刻浮現,順著指引,我再次兇猛而上,小寶劍險之又險,與其貼身纏斗,就兩下,一劍扎進了那人的心窩子里,使勁兒一扭,那人的內臟便被攪成了碎肉,滑落倒地。

  我一上來便連殺三人,而努爾更是憑著一根棍子將其余等人全數牽制住,張世界等四人頓時間就士氣大振,洶涌上前,將敵人給打得連連后退。

  噗!

  就在我從那人的胸口拔出小寶劍的時候,努爾驟然出棍一捅,安南一方為首之人頭部中招,堅硬的腦袋竟然被這趕神棍給生生捅破,大半的頭蓋骨被掀了開來,腦花四濺。

2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六十五章 揚眉吐氣逞威風”

  1. 回復 2014/11/02

    黑手雙城

    我的嘴唇已經破的不像樣了

  2. 回復 2015/05/13

    小妖朵朵

    我怎么讀出我家陸左的感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