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九章 把生留給年輕人

  趙承風將旱煙羅鍋跌飛的身子接住,表現得十分輕松,心有余力,自我感覺極為不錯,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等待著眾人的歡呼呢,結果瞧見這個陡然而出的光頭大漢說起這威脅的話兒來,頓時就有些不高興了,臉色一肅,皺眉說道:“你是何人,膽敢說出這種大話來,也不怕閃瞎了你的舌頭?”

  黑魔砂也有些驚訝,嘴角上揚,似笑非笑地說道:“那你又是何人呢?”

  趙承風一步跨前,橫劍而立,傲然說道:“龍虎山弟子,趙承風!”

  安南在此之前,一直都是我們的小弟,無論是物資援助,還是效仿學習,都是有模有樣,聯系十分密切,所以聽到趙承風自報家門,那人也能夠明白,桀桀怪笑道:“難怪如此狂,原來是國教門下的高徒啊;即如是,那就讓我黑魔砂,領略一下你著龍虎山的手段吧!”

  這林中跳出來的人里,雖然只有趙承風一個,不過周遭的草叢和密林之中,還埋伏著十多個悄不作聲、敲悶棍兒的家伙,不知來歷,所以黑魔砂出手無比震懾,雙掌一抬,立刻就有風雷涌動,黑霧滾滾。

  實力不是吹出來的,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黑魔砂的這個架勢一擺出來,著實讓人心中發慌,而他將自己的名號念將出來的時候,趙承風的臉直接就綠了。

  黑魔砂是什么人?

  那可曾經是黎筍衛士班的御用高手,能夠力壓北方協調部隊一眾高管,統轄群雄的大拿人物,這樣的人物若是總局許老來,自然是不在話下,而他趙承風何德何能,哪里敢小瞧這巨梟?

  黑魔砂一出,趙承風便陷入了絕境,眼看著就要死去,卻也不甘心,從懷中掏出一張符箓,向前一扔。

  此張符箓倒也厲害,根本不用持咒的時間,離手便化火,一道火幕陡然而生,烈焰滾滾。

  龍虎山也有符箓宗,當世之時,長老望月真人也是一代大家。

  這火符燃化,瞬間而成,卻到底還是在了黑魔砂的算計之中,只見此人在抵達火幕之前,身子往后一縮,整個人就像一個蜷縮的肉球,接著超前一挺,整個人都彈射上了天。

  火符化強,燃勢雖旺,卻到底高不過兩三米,黑魔砂彈上空中,完全就避過了這火勢,垂落而下的時候,身子舒展,頭朝地腳朝上,沖著趙承風落下。

  瑜伽術,落地生花。

  趙承風已然早就將旱煙羅鍋給放置一旁,當下也是銳劍上揚,一劍前斬。

  這劍又快又疾,充滿了速度和力量集合而成的美感,是他集畢生修為而大成的傾力之手段,陡然而出,竟有劍勢蔓延而出。

  然而黑魔砂卻在千鈞一發之際,微微側動身子,避開了過去。

  高手便是高手,差之毫厘,謬之千里。

  黑魔砂從凌厲一劍之中側身讓過,朝著趙承風拍出一掌,這一掌擊出,顯然是用了秘法,周遭的空氣被擠壓成團,四下凝固,將趙承風的氣機鎖死,不讓他能夠躲避。

  趙承風臉變得扭曲,力道用老,避無可避,眼看就要被拍在了這一掌之下。

  烈焰巖豹張金福就是死于這么一掌,趙承風能夠扛得住?

  顯然不能!

  死期將近,趙承風的眼中這才充滿恐慌,而就在此時,一個身影卻突然豁然而立,站在了他的面前。

  抓著一桿從中折斷銅煙槍的旱煙羅鍋居然沒死,又爬了起來,用那斷口,朝著黑魔砂刺去。

  這情形是如此的詭異,黑魔砂也避之不及,被刺中了左手胳膊處,從下到上一劃拉,立刻鮮血飆射而出,然而黑魔砂集滿怒氣的一掌,卻結結實實地印在了旱煙羅鍋的胸口。

  一張一縮,即便是站在遠處的我,也能夠感受到那一位己方大拿的生機泯滅。

  旱煙羅鍋倒下的時候,目光正好越過趙承風,與白胡子老頭、黃臉門神對視,他似乎瞧出了老伙計眼中的詫異,在生命即將消亡的最后一刻,口中艱難吐出了幾個字來:“把生,留給年輕人……”

  一句話未完,他就閉上了眼睛,永久地沉眠。

  這個平日里拙于言語、不茍言笑的滇南高手,為了救一個比自己年輕許多的同志,就這般死去,唯一留下的,就是一句“把生,留給年輕人”這么樸實的話。

  趙承風屁股尿流地朝著后方退開去,旱煙羅鍋的死給了他逃脫的時間,來不及太多的傷悲,他便逃到了灌木叢中來。

  這里有他的一群伙伴,還有我們。

  人多,便是安全。

  他也怕了。

  黑魔砂一掌拍死了旱煙羅鍋,曉得這一下不能夠速殺趙承風,倒也不著急,而是往后望了一眼。

  他身后的十幾個手下這時也趕到,掩殺上來,因為趙承風的暴露,我們這些潛伏在草叢中的人也沒有辦法再隱蔽,于是只有抽身而出,不得不跟這些人貼身而戰。

  跟隨在黑魔砂身邊的,自然都是北方協調部隊的精銳,雙方一接觸,便能夠感覺到比先前我們截殺的那些人,陡然高上一個層次。

  即便是陡然而出,卻也只給我們襲殺了兩人。

  而我方卻也死了一個。

  現實就是這般的殘酷,每一分鐘都在有人流血,也在有人死去。

  龍虎山朝中勢力頗大,和趙承風一起而來的另外九人,皆是出身龍虎山,同根同源,自然是同氣連枝,眼見敵方勢大,立刻接陣自保,環環相扣。

  所謂劍陣,并非只是花花架子。

  每一個人都在步踏斗罡,每一下都踩在了星宿羅辰之位上,每踏中一方,相互之間的氣機牽引,以及沖天而上,接引天上的星辰之力,這都是有所講究的。

  別看他們舞得天花亂墜,沒完沒了,那劍光騰地而生,似乎只是一片光云,然而絢爛璀璨之后,卻是森森殺機而存。

  就在敵勢兇猛、我方即將崩潰的那一刻,趙承風的龍虎山兄弟團堅定地站了出來,宛如海堤,堅實地防衛住了這一道傾天之浪,力挽狂瀾,將陣腳給臨時穩固下來。

  這一下趙承風也從驚魂未定的情況中清醒過來,抽身入內,口中一聲大喝,喊起了俚語古調。

  這就仿佛是在喊號子,三兩聲之后,這劍陣立刻就變成滿身是刺的刺猬,啃不得、咬不動。

  安南一方壓倒而來,受了幾次挫折,便換了黑魔砂在前。

  這高手的修為簡直可堪恐怖,即便是十人連陣,相互之間的氣機牽扯以及援引自星辰之力,卻也顯得有些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崩潰覆滅。

  對手太過強大,而我方卻還是有些稚嫩。

  危急而至,當是時也,卻見兩個身影橫空而來,攔在了氣勢洶洶的黑魔砂面前。

  他們便是先前朝著我們大家奮力警告的白胡子殷義亭和黃臉門神。

  這兩人與烈焰巖豹張金龍、旱煙羅鍋一般,都是滇南有名有數的高手,當初選拔比試,他們是場中的坐鎮裁判,有著能夠力壓全場的絕對實力。

  他們先前在安南一方的大部隊碾壓之下奔逃,卻絕對不可以拋棄這么多人獨自離開,即便這些,都是我們的錯。

  這便是老家伙的驕傲,也是為什么旱煙羅鍋會為了一個年輕后輩去舍命的緣故。

  非舍生,是驕傲,一生無悔。

  白胡子老頭與黃臉門神的加入,使得黑魔砂不再是一往無前的鋒利,當他被這兩人纏住的時候,龍虎山兄弟團的劍陣終于不再岌岌可危,一邊穩住了戰線,一邊朝著前方沖擊。

  我和蕭大炮、努爾、王朋等人瞧見旱煙羅鍋的慘死,也是氣得眥睚欲裂。

  旱煙羅鍋曾經帶過我們一段時間,雖然平日里不茍言笑,但是卻給了我們一種寬厚溫和的長輩印象,我們每一個人都相信,倘若異地處之,如果剛才的趙承風是我們,他也會挺身而出的。

  長輩將生的希望留給了我們,但是我們又何嘗不想著能夠讓這些關心我們的長輩能夠長存于世呢?

  因為仇恨,便舍生忘死,故而鋒利無比。

  一盾一矛,我們竟然穩固住了形勢,甚至還開始有所反擊,這讓精于形勢判斷的黑魔砂感受到了一絲壓力。

  他立刻將這絲壓力轉而施加在了面前的兩人身上,一時之間,白胡子和黃臉門神便顯得有些艱難。

  黑魔砂可是安南的御用高手,即便是西南小國,那也絕對算得上是恐怖。

  他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過得如此艱難,眼中也都有了決絕之意。

  媽的,還能怎樣,不過一死!

  然而就在兩人都感覺到支撐不了,一根又黑又粗的棍子出現在了黑魔砂的面前來,擔下了黑魔砂的大部分攻擊,瞧著那棍子后面顯得有些年輕而稚嫩的臉孔,黑魔砂一時間有些迷糊,難以對上號。

  到底是哪路人物,竟然還能夠與他正面對抗,哪怕只是這么一點兒時間。

  黑魔砂想不通,但努爾的強勢介入,卻給兩位長輩一針強心劑,當下也是咬牙而上,頂住了黑魔砂的攻擊。

  形勢漸好,然而就在此時,我們身處的林子深里,突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紅光。

  冤魂肥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