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七章 秦伯出現,震懾當場

  若是以前,我們當然沒有什么好驚訝的,但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由不得我們不警覺。

  一步一步,我們小心地靠近著不遠處停靠的這輛車子,時刻防備著黑暗中可能突然殺出的鬼物妖邪。一直走到了近前,才發現車子里面根本沒有人。這倒是奇怪了,按理說,鐘助理受到了驚嚇,要么就報警,要么就直接開著車子,跑回城里去。他扔下這么一輛車子,撒丫子就跑開去,可能么?

  這附近可是墳山,能跑到哪里去?是去找附近陵園的工作人員求救么?

  這里離那兒可有好幾里的路程啊,為毛不開車?

  又或者,鐘助理出事了?

  是的,一定是鐘助理出了事,所以才會這個樣子。他是碰到了鬼打墻,在山路里迷失了么,還是下來時碰到了什么危險?我和雜毛小道面對著這關閉的車門,一籌莫展。車鑰匙在鐘助理身上,少了他這個車夫,我們依舊只有步行到最近的居民點,尋求幫助。

  可是這大半夜里,一身血漿的我們,是不是也太兇猛了?

  我突然想起來,得,雖然一番打斗,但是我手機還放在身上呢,打個電話不就清楚了?一想起來,立刻撥通了鐘助理的手機,是通的,我聽了一會兒,從不遠的路邊傳來了一首旋律悠揚的英文歌曲。這聲音,是鐘助理的,許鳴扶著車子歇氣,而我和雜毛小道則快步走了過去,一看,只見一個人伏在草叢中,臉朝下,但是看衣著,正是我們找尋不見的鐘助理。

  他這般趴著,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靜謐的黑夜里,那音樂聲尤為響亮,又有手機震動的聲響,對比著詭異的情況,格外讓人揪心,感覺未知的恐懼浮上心頭。我們走近,全身的肌肉緊繃著,小心翼翼地接近。在一旁的黑暗中,突然傳來了一陣咳嗽聲。我看過去,只見有一個佝僂的黑影,正站在不遠處,拄著拐杖,默默地看著我們。

  我心中一緊,仿佛黑暗中的不是一個人影,而是一頭潛伏在草叢中的毒蛇。

  又或者,一頭讓人不寒而栗的猛虎。

  我立刻擺出警戒的架勢,虎視眈眈地看著這個黑影子,而雜毛小道則拱手作揖,唱諾一聲:“貧道茅克明,乃茅山宗掌教陶晉鴻的親傳弟子,見過前輩。”那人咳嗽完,用手抹了一把口水,說居然是茅山道士,老頭子我待在香港此地近七十年,有多久沒有看過名門大派的子弟了,失禮失禮。

  他說是這么說,身子卻動也不動一下,表現得十分的倨傲。

  雜毛小道卻并不介意,踏前一步,想要寒暄套近乎。而在遠處的許鳴則背著韓月走到了近前,見到這個老頭子,大吃一驚地叫道:“秦伯?你怎么來了……”我心中一跳,這個人就是秦伯了?他走了過來,月光下,我看到的是一個老人,穿著棕紅色的對襟薄衫,身體佝僂,頭發稀疏,灰白色,臉上有些暗黃的老人斑。

  他說他在香港足足待了七十年,是吹牛皮,還是果真如此?

  至少從樣貌上來看,他好像才六十歲。

  秦伯盯著許鳴,說你這個臭小子,吃完嘴就想擦干抹凈,轉身就逃之夭夭,有這么容易的事情么?許鳴一臉的頹喪,說韓月死了。秦伯渾不在意,說這小丫頭,死了就死了吧,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她和你,都不應該把我苦心孤詣而制成的活死人,給毀去,這個樣子,就是真的不給我面子了。

  他說著,間夾著劇烈的咳嗽,說他等了多少年,第一次碰到這么好的胚子,多么好的時機,生辰八字、體貌、推演……特別是換魂的經歷!你們兩個雖隔三歲,但是生辰八字卻完全符合,所以才能夠在機緣湊巧之下,完成如此出奇之事。近半年的布置啊,這半年,可是花光了他多年的心血和積蓄,可惜啊,可惜,毀于一旦了——百般算計,最終還是落得個兩手空空,許鳴,你說我應該怎么辦?

  許鳴低下頭,眼觀鼻,鼻觀心,說不知道。

  秦伯恨聲說道,把韓月的尸體給他,他自有處置,至于許鳴,不要以為有班布上師這么一個記名師傅在,就可以肆無忌憚。不會的,所有的一切,組織上都會看在眼里的。許鳴不愿,他說他又不是里面的人,關他什么事?至于韓月的尸體,不行!倘若秦伯拿韓月的尸體又煉制什么古怪的東西,讓她靈魂得不到安寧,那么他就是拼死,都會反抗到底的,這一點沒得商量。

  我和雜毛小道在一旁,看兩人說著話,默默不語。

  這個秦伯是高手,我們不用試,光從他的站在那里表現出來的氣勢,就能夠感覺得到。氣勢這東西,說起來很虛,但是在出現氣感的人眼中,卻是很敏感,瞧上一眼便已經足夠。其實今天的事情,我們也明白得很,要說韓月約在這山上,許鳴、李致遠接踵而至,我和雜毛小道適逢其會,然后李致遠被逼得發出悲憤的咆哮召喚……這一系列事情里面,若沒有秦伯的暗中操縱,我第一個不信。

  但是他沒料到的事,韓月背叛了他,而我和雜毛小道則在這個過程中,扮演了破壞者的角色。

  老鬼被束縛在韓月的身體中,被雜毛小道給生生超度了。而這老鬼在之前與我們寒暄,則透露了一些信息,說什么在我們身上都聞到了熟人的味道,說什么秦時明月漢時關之類的滄桑感,似乎有很多故事,也不知道是忽悠我們,還是果真在感慨。這老鬼,想來便是秦伯煉就尸丹的關鍵。

  或者,秦伯想將這個老鬼給召喚還魂回來,共謀大事。

  可惜,他的如意算盤打消了。那么,他出現在這里,又是什么目的呢?我想著,蹲下身子來探了下鐘助理的脖子,有脈搏,還活著。我看著秦伯,問他把鐘助理怎么了?他笑了笑,說這些事情,總是要避開人的,知道太多,反而不好。于是把他弄暈了,過一陣子就能醒來。

  說完這話,他抬起頭來看著我,混濁的眼睛里面有著詭異的光芒。他的眼神看得我發毛,好像在男浴室里面被一個基友垂涎地盯著一般,各種的別扭和不適應,涌上了心頭,肌肉不自覺地緊繃著。我身上有好多血,是李致遠自爆時沾染的,現在過了一會,結痂了,成了硬殼,我的肌肉一繃緊,硬殼簌簌往下掉。

  秦伯又看了看雜毛小道,點頭,說他那老朋友說得對,都是青年才俊,以后的世界,就是你們的啦。

  他說話的風范,像即將退位的領導人,高風亮節。

  此話一完,我們一直感受到的壓力頓然一減。顯然,他對我們已經消除了敵意——至少暫時安全了。秦伯不理會我們,而是看向了許鳴,他緩緩地說道:“韓月跟我辦事,已經有了三年。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她的魂魄已然脫體離去,我留下這一具尸體,又有何用?只不過想將她帶回去,好生安葬,也免得你們麻煩而已——此間之事,自有我來收尾,你們自行離去吧。”

  許鳴驚疑不定,猶豫了片刻,終于答應將韓月的尸體,交予了秦伯。

  秦伯手一揮,黑暗處又出現了一個大漢,穿著黑色的對褂,手里面太提著一具裹尸袋。大漢利落地把韓月的尸體裝進裹尸袋中,向秦伯行了一個禮,然后抱著袋子朝著遠處走去。我順著看,只見路的盡頭,有一個中型貨車,車廂上面印著冰淇淋的圖案。

  秦伯拍拍手,說他也走了,哈哈,你們這些小子,果真是麻煩,希望再也不要有見面了,這輩子。

  我們與他揮手告別,看著這個拄著拐棍的老人顫顫巍巍地離去,竟然生不出一絲的反抗之意。

  不管別人怎么看,我心里是不敢當場跟他翻臉。

  這是一個能夠掌控人內心的人。

讓人恐懼。

  看著那輛貨車啟動,然后朝著遠方駛去,黑暗中似乎有幾個黑影子出現在我們剛才下來的山路口,往上面走去,顯然是秦伯安排處理首尾的人。離得遠,雜毛小道長嘆一聲,說小毒物,你可知道,我們剛剛從鬼門關中走了一個來回?

  我不解,說是那老鬼么?我總感覺不對勁,這么輕松的搞定了,似乎有些太容易了,不真實。

  他搖搖頭,說不是,老鬼的事情,回去與你說。單說這秦伯,你可知道,這個人厲害之極,舉手投足間,有肅殺之氣。這人你別看他垂垂老矣,風燭殘年,但是剛才我們若一翻臉,他定然是雷霆手段。我點頭,說是,光他弄在李致遠身上的布置,就讓我們手忙腳亂,何況他敢直接在我們面前出現,更是有恃無恐……不過,他好像是有什么顧忌,所以沒有出手。他之前提到一個老朋友,莫非就是這個讓他顧忌的人?

  他點頭,說有可能,那這人是誰呢?我們可沒有認識什么大人物啊?

  聽著他的話語,我心中突然浮現出一個形象來。

3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十七章 秦伯出現,震懾當場”

  1. 回復 2014/05/16

    虎皮貓大人

    嘎嘎

  2. 回復 2015/02/18

    哈哈

    真的是虎皮貓大人嗎?

  3. 回復 2015/02/23

    金蠶蠱

    都忘記小肥肥了嗎~ 嗚嗚~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